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魔帝之陨
    两大超脱境决战空间内。

    无边无垠的天地间。

    由魔帝所化十万丈饕魔之影发起无比猛烈的进攻。

    犹如龙卷狂风,犹如倾盆暴雨,犹如惊涛骇浪,不,应该说用这些词语都无法形容其万分之一。

    而气息不断暗淡下去的楚天,在这惊涛骇浪般的猛烈攻势下,就好像一只随时都可能淹没的小船。

    虽然彼处空间内无风无雨。

    但观战的诸圣,众多强者都是不由想起风雨飘摇这个词语。

    彼处虽没有狂风暴雨,却有着电闪雷鸣。

    彼处天地规则都似乎因为两大超脱境强者的交锋而毁灭,一道道粗大的闪电不断的坠落下来。

    这是因为世界规则混乱而产生的闪电。

    混乱闪电落下的威能,连在外观战的各族诸圣都感到心悸。

    他们深深的知道,即便是他们,碰到任何一道混乱闪电,怕是都会形神皆灭,当场陨落。

    见到楚天完全被压着打,而自己丝毫帮不上忙,不少叹息声响起,甚至有人在哭泣,天地暗沉,似乎世界都在哀鸣。

    而实际上,楚天虽然实力遭到压制,毋庸置疑落于下风,但实际上,他也未必如众多外界观战者所料,毫无反抗之力。

    表面上或许也差不太多,但他也有着自己的盘算。

    他虽然连续败退,宛如风雨飘摇,但他的决心和意志始终未变,宛如古井无波,比起丝毫波澜。

    而他眉心的血妖瞳中,不知何时已尽数染为溯源归根的琉璃之色。

    琉璃之色映照下,他自是看到了许多别人看不到东西。

    这并非是之前独创的轮回三法瞳,也不是他自创的归墟,而是原本的溯源瞳。

    却又不是原本的溯源瞳。

    因为他突破超脱后带来的不可思议的眼界,由于无限剑道潜移默化的影响,他将溯源瞳施展到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的程度。

    虽然只有溯源这一种特性,却将这一特性发挥到匪夷所思的程度。

    战况上落于下风,楚天却越来越专注?    越来越心无旁骛。

    心无旁骛的状态下?    他听不到远处的喧哗和绝望的哭喊,甚至听不到近处魔帝志得意满的大笑。

    他什么也听不到了?    什么也看不到了?    除了溯源瞳中映照的那具似饕似魔的影子。

    琉璃般的瞳孔中,倒影出一方琉璃色溯源世界。

    溯源世界内?    饕魔的影子不断的被溯源归根。

    楚天在找饕魔的漏洞所在。

    他只是本能的觉得,所谓物极必反?    魔帝吞噬这么多?    这十万丈庞大的饕魔之体内,必然有着某种漏洞存在。

    他甚至来不及多想,便一面启动溯源瞳观察,一面与敌激战。

    在之前的观察中?    饕魔之体都显得完美无缺?    甚至以楚天的能力,都怀疑设想中的漏洞是否存在。

    不过,后面他已没有了退路。

    事到如今,就算没有漏洞,他也要硬找出一个漏洞来?    因为除了这个方法,就再也没有其他办法击败眼前强大无边的魔帝。

    所以他就继续洞察。

    他只能继续洞察下去。

    或许是气运所在?    或许对方本就有漏洞,或许是本来没有?    随着战斗的进行才出现,或许是溯源瞳施展到极致?    真的能逆转乾坤?    总归?    战斗到某时,他终是察觉到一丝漏洞的迹象。

    他依照这个迹象,继续加大对溯源瞳的催动。

    催动到极致。

    一滴滴鲜血流淌出来。

    自他化作琉璃色的瞳孔中滴落而下。

    某一刻,他突然就把握到了那唯一的破绽所在。

    正是那万魂祖饕体上众多魔纹中微不足道的一道上面。

    那道魔纹在魔帝的心口,看似平平无奇,夹在饕魔之躯亿万一模一样魔纹中毫不起眼,但根据楚天观察,这道魔纹却是魔帝唯一的破绽所在。

    现在还不是破绽,需要被他溯源成原本的模样,这个破绽才能被利用。

    因此,楚天便忍痛,将琉璃色的血妖瞳看向那道魔纹。

    血珠一颗颗滴落。

    那道魔纹便被层层溯源。

    首先化作一道冤魂。

    冤魂化作一道精纯的能量。

    那道精纯的能量也在进行溯源。

    每溯一层,血珠滴落之势便急剧加快。

    在楚天琉璃色视野即将被血红淹没之前,这道魔纹终于被溯源成原本形态。

    那里,似乎有着一位身着白裙,娇小玲珑的倩影浮现。

    其大大的令人生怜的紫瞳中,有着深深的迷茫。

    竟是玄麟。

    “我是谁,我到底为了什么诞生在这个世界上。”

    玄麟眼神空洞而迷茫。

    楚天微微错愕,却平静的“答”道:“你是玄麟,我也不知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诞生在这个世界上,但我想,现在这副状态,也不是你期望的吧,快醒过来吧。”

    这个回答,其实就是以超越极限的溯源神通,将玄麟原本失落的记忆,重新回归到期身上。

    在他的帮助下,玄麟渐渐找回了人格和记忆。

    很快,她便渐渐想起了一切。

    “原来是你救了我,楚天。”

    玄麟紫瞳复杂的看着楚天。

    按说被魔帝吞噬的人,永远归于其体内,绝对不能进行这般交流。

    但因为楚天达到超脱之境,溯源瞳这门灵妖族古老的终极瞳术,在他手里发挥出匪夷所思的能力,竟能她失落的记忆复原。

    这并不比黑夜日升,天地颠倒简单丝毫。

    甚至,其难度犹有过之。

    玄麟不由想起和楚天在一起的日子。

    享用唯一擅长烹饪烧烤的样子。

    同甘共苦,一起在外闯荡的样子。

    做楚天陪练的样子。

    所有这一切,当身在其中时,不觉得有什么,但当她失落记忆被找到时,却是最先被找到。

    那些弥足珍贵的记忆啊。

    在他们互相注意到时,他们的精神便通过溯源瞳进行某种玄妙,而不为外人所知,就连魔帝也一时不差的奇特联系。

    他们瞬间心心相印,楚天明白了玄麟为何会在那道魔纹之中,玄麟也明白了楚天刚才的境遇,刚才所悟,以及现在的情形。

    “这世间任何一个个体,都不受任何人,以及所谓天命的控制,而是拥有自己独立思想的个体吗?楚天,没想到,在这一点上,我们所见竟是相同呢。”

    玄麟不由想到,情绪却是暗淡了下来。

    如果她能够早明白这一点,是否就不会落得如今下场。

    她同步注意到了楚天的窘境,便是说道:“楚天,向我这里刺来吧,向我刺来,这庞大的魔体便会陨落,应该没有人比你更明白这一点才对。”

    楚天却有些犹豫。

    虽说他现在知道了玄麟是魔族之女,但现在看来也不是敌人,加上先前的感情在,他一时又如何下得去手。

    “想什么呢。早在魔帝吞噬我的那一瞬,我就已经陨落了啊,你现在刺我,并不是杀我,而是将我从这可恶的牢笼里救赎,我就算归于虚无,也不愿看魔帝破坏这片世界,毕竟,这个世界中,也包含我深深喜欢着的那些地方,那些人。”

    玄麒却是笑了。

    而此时,楚天神力消耗严重,溯源瞳超越极限催动,溯源瞳都要彻底淹没。

    再过几个呼吸,溯源瞳关闭,玄麟再度沉沦,这唯一的破绽就没有了。

    “没办法了,对不住了,玄麟!”

    楚天点头,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十万丈庞大的魔躯心口。

    并将手中天道诛魔剑刺出。

    无限剑道同步运转,将残余溯源之力,以及原先斩灵剑道诛魔那一招同时融入其中,水如交融,浑然一体。

    饕魔不明此间要害,狞笑着将巴掌拍向楚天,对刺向他心口的剑没有丝毫理会。

    毕竟,在先前战斗中,对方这么做不是第一次,并不能给他造成实质性的损伤。

    然而,当天道诛魔剑没入其躯体时,其距楚天只差一点点的巴掌却是停止了下来,饕魔脸庞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魔帝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仿佛不可思议。

    他倒是不知,这一剑与先前决然不同。

    先前楚天没能将玄麟溯源,心口这处破绽便不是破绽。

    现在的情况,倒是与先前截然不同。

    “给我破!”

    楚天眼神一冷,天道诛魔剑上溯源力道爆发。

    “谢谢你,楚天哥哥。真遗憾啊,最终还是没能将你奴役。”

    玄麟突然就露出绝美的笑颜,然后她最后的存在便一点点诡异虚无。

    同时,饕魔的心脏便是缺失了一块。

    蛛网般的裂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十万丈庞大魔躯上蔓延开来。

    刹那间支离破碎。

    宛如无限巍峨的山岳一般坍塌。

    露出一道只有常人高低的魔影。

    魔帝不可思议的看着楚天,脸色苍白异常,右手剧颤,似乎都有些持不住吞天魔枪,紫瞳中有着一丝不可置信。

    怎么会,不该这样的,这怎么可能?

    旋即,他嘴角不受控制的流出一丝鲜血。

    万魂祖饕体固然强大无边,可横扫同级超脱强者,但刚才被破开,他也遭受严重反噬,损耗了九成九的战力。

    这一招实际上是双刃剑,一旦被破,那就全完了。

    所以,他才没有一开始就用出。

    外界,爆发出一声声欢呼。

    那些欢呼声尚未落下,楚天便再度冲向魔帝,与其展开大战。

    毁灭性的波动蔓延开来。

    然而,这次没交手多久。

    楚天天道诛魔剑一剑斩出,命中魔帝,魔帝血肉之躯崩溃,寸寸湮灭。

    旋即,一道黑光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冲出。

    眼看就要冲出战时空间。

    但四周天地规则改变,宛如在四面八方都形成墙壁,将黑光层层封堵,使其不得不停顿下来,却是一道黑洞。

    当然,黑洞的威能,与战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天道,你竟行此卑鄙手段,有种跟我公平一战,公平一战,本帝可不惧你!”黑洞中显露出魔帝苍白的面容,咬牙切齿的道。

    楚天正打算说些什么,但不待他开口,那四周如牢笼般的天地障壁,已是宛如四道山岳一般向魔帝所化的黑洞碾压而来,宛如蕴含道天道之威。

    与黑洞接触时,只是微微停止。

    旋即,无尽碾压之力爆发。

    “本帝不甘啊,本帝万年谋划,更是预测到未来,将决战时间提前,凭什么,凭什么输得是我?”

    不甘的咆哮之后,那黑洞便是寸寸湮灭,须臾消失在天地之间。

    再无一丝存在的迹象。

    魔帝“噬”,万年谋划,一世枭雄,几乎统治整座大陆,却因为气运因素,先是魔体被破,败于楚天之手,逃脱时又遭天道这位老对手围堵碾灭,终是彻底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