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无限剑道
    魔帝本以为虽然此战艰难,却也能够顺利迎来本战的胜利。

    毕竟他的枪法并不寻常。

    他以吞天魔枪施展的枪术,名为噬道魔枪,催动到极处,连武道之心也可吞噬,就算对上同层次剑客,也能随着战斗的推进,而对其剑道进行蚕食,自然,对其体内的神力(世界之力)也会进行蚕食。

    这么以来,短时间或许看不出来,但长时间战斗下去,对方劣势就会越来越大,最可怕的是,连自己的武道也会变得支离破碎,最终武道信心衰落,除了沦为魔帝腹内之物别无结局。

    只是与楚天真正对上,才发现不是这样。

    虽说他的枪法能蚕食对方的武道、剑道和信心,但楚天给他的感觉,就是剑法无限,其武道、剑道、信心、斗志都好像无穷无尽一般。

    这些东西无论他再怎么蚕食,都会有相应的新生之物填充其中。

    而且,由于剑道无坚不摧的锋利性,即便他对楚天体能的神力的蚕食也不得不被迫停下。

    因为与他战斗时,他能吸到的神力之中,都蕴含着令他都感到忌惮的锋锐剑气。

    这些锋锐剑气每吸收一点,甚至都会对他造成损害。

    他再怎么吸收楚天体能,也是两败俱伤,所以这种事毫无意义。

    “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剑道,竟会强到这种地步,该死,这该死。”魔帝紫瞳喷火,在招架楚天凌厉攻势时,这位与天道博弈万年之久的魔道至高存在也是分外的抓狂。

    楚天的剑道,自是有着其独特的来历。

    说起来,楚天之所以偶然超脱,还是源于剑道。

    他从己方众多如飞蛾扑火般慷慨赴死的身影中,从众人死前也好不屈服中,顿悟出了天命有穷?    人力无限的至理?    借此打破星空剑图第九图星辰运转固有轨迹,诞生出重获新生的剑道。

    那便是无限剑道。

    无限剑道?    即意味着拥有无限可能?    他参悟过的一切武学,功法?    甚至精神秘术,都有可能以剑法的方式显露出来?    施展出来的威力?    也丝毫不在同级强者经过磨砺的绝招之下。

    如今,楚天的剑道再度提升一个境界,完全超越了大道,达到了所谓至道的境界。

    单纯在境界上?    当初因静雪之事突破?    斩杀黑暗魔渊第十八层的剑圣西门,达到的,也正是这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正因为触及到至道的境界,才能够以因果层次的修为,越级硬撼天魔圣?    又在各种因素的帮助下,连灭、烬两大天魔圣都被其诛灭?    创造了至今仍被天下众多剑客、强者称颂的丰功伟绩。

    甚至,就连当时魔帝在得知其真正修为时?    也不由认为南败天不过如此,而西门如此战力却是难能可贵。

    只是?    其实连当时的魔帝都不清楚?    所谓至道境界恐怖到何等地步。

    当日的西门依仗至道?    以因果层次抗衡本源的天魔圣,可其实他并没有将至道的应有威力尽数发挥出来。

    虽说西门剑道境界高超,堪称前无古人,但要将至道发挥出真正威力的修为门槛,实在太高了。

    漫说因果层次,就连本源层次,也不能发挥出至道的真正威力。

    只是,此时偶然踏入超脱之境的楚天,却是有足够实力将其威力发挥出来了。

    与西门不同,他不单有与其媲美的境界,还有足够将至道这一利器发挥出极致的威力。

    刚开始还有些生疏,但越来后来,魔帝越感到难以抵挡。

    只见楚天刷的一剑过去,剑刃带起风流,石光电影般掠过魔帝肩膀,魔帝虽尽力躲避,但无奈此剑带块,肩膀却被带起一道伤痕。

    虽然无足轻重,却有魔血流淌而出。

    此法取自楚天习练的第一门武学,旋风掌,三品武学的品质,在他们这等存在面前本该微不足道,但在达到超脱之境,并掌握无限剑道的楚天的手中,却是脱胎换骨,伤到了魔帝这位魔道魁首,超脱存在。

    这比起平民竖子以一己之躯,诛杀一方国度的君王还要离谱不知多少倍。

    但这就是无限剑道的奥妙。

    化不可能为可能。

    拥有无限可能。

    纵然天有崖海有角,但道无尽头。

    是为“无限”。

    无限剑道要做到这一点,却犹如凡人吃饭喝水一般简单,本能而已。

    虽说伤口微不足道,但伤口内那飓风似是凝聚锋锐的风刃,对伤口进行旋转切割,那般感觉,宛如伤口上撒盐,撒整整极大袋的盐。

    强如魔帝,都忍不住闷哼一声,面露吃痛神色。

    而楚天却得理不饶人,招招源自不同层次的奇妙招式化用到无限剑道中,却彼此连贯,浑然一体,宛如狂潮暴雨般向魔帝毫不留情倾斜而去。

    趁他病,要他命!

    又一番眼花缭乱的连功后,魔帝刚获得一口喘息之机,却发现楚天手持神剑,扬起,眼神之中,宛如有着忧郁的蓝色海洋涌动。

    虽说对方眼神忧郁,但不知怎的,却让魔帝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下一瞬,楚天便将天道诛魔剑斩出。

    一道天地涟漪便向前方斩去。

    一剑斩出,天苍地老,万物枯寂,仿佛天地都在枯寂。

    此为将昔日的斩灵第一式斩灵化用到无限剑道中。

    虽说如今早和静雪冰释前嫌,不再将她当作心中的恶灵,但这不影响将眼前的对手当作恶灵去斩。

    天地涟漪穿梭层层虚空,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向魔帝斩去。

    速度之快,连龙神、凤祖这两位曾经的至强者都丝毫无法感应。

    但魔帝紫瞳却能把握到那道轨迹,眼神浮现出一抹怒色,将枪杆对准那道蔓延而来的天地涟漪狠狠一抽。

    那天地涟漪却如梦幻泡沫一般粉碎。

    然而,魔帝却露出如遭重击一般的神色。

    因为他枪杆抽到对方攻势上,却犹如抽到水面上一般,对方这一剑并没有散开,而是化作无数道肉眼不可见,甚至连他都一时没有感知到的散乱剑气命中他身后的邪灵虚影。

    在这一斩之下,他身后的邪灵虚影明显变矮了一些,仿佛被硬生生削去了一部分。

    自然,他因这项神术受到的加持便少了相应的一部分。

    而且,这一部分好像暂时不可修复。

    “怎么会这样?”

    魔帝咆哮一声,他脸色难看至极,完全无法接受这一点。

    这也不就是说,楚天再用这一招,继续斩他十招八招的,他的加持之术就会消耗殆尽。

    而且,他能看出对方这一招不过是其剑道的正常衍变罢了,并非什么消耗巨大的禁招,连续斩个十下八下的,根本不是难事。

    楚天却不管他作何感想,身形已是出现在他面前。

    魔帝一时没想好该怎么应付,本能的说:“且慢!”

    楚天闻言,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

    对方好歹也是魔族的领袖,黑暗魔渊的最高掌控者,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幼稚,停手?

    事到如今,他有可能停手吗?

    想得美!

    心中这么想着,他手头却没有哪怕一瞬的停止,无限剑道运转,将陨石天降这副自然现象融入剑道,他剑上燃烧起熊熊烈焰,宛如瞬间变得无比沉重,真的宛如陨石一般狠狠向魔帝当头砸去。

    这道攻击刚一形成,就将此处空间层层封锁。

    魔帝趋避不得,无奈之下,只得抬起枪杆去挡。

    他此时邪灵虚影受到削减,状态自然逊色于楚天。

    惊天动地的一般声响。

    魔帝的身影便是犹如皮球一般被狠狠的抽打而下,宛如炮弹一般向下射出。

    当在场所有人反应过来时,魔帝已不见踪影。

    唯有悬浮在半空中观战的人,才能看到彼处地面上多出一道不知有人形大洞,魔帝脖子以下都被没入其中,唯有脑袋在地面上方。

    己方自是神色振奋,一道道欢呼响起。

    而魔圣,魔族们则是神色惊惧,如丧考批。

    下一瞬,彼处地表湮灭。

    魔帝重新上空,紫瞳愤怒的看向楚天。

    身为堂堂超脱境强者,魔族领袖,他自是从未遭遇过这等待遇。

    就算是天道,也只是将其压制修为,至于被镇压,他也存了利用镇压之机,寻找天道弱点的心理。

    本以为对上一个刚入帝境的小子,犯不上用压箱底的招式。

    毕竟,施展那一招的代价可不算小。

    他还是天真了,否则,又岂会被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

    无论发出何等代价,他今日一定要杀了楚天。

    “该死的小子,本帝今日发誓,若不诛你,誓不为人!”

    话语落下,便有一处空间投影到这片天地间。

    正是黑暗魔渊最深处的情形。

    巨大的魔帝行宫之旁,那座魔山寸寸湮灭。

    黑暗圣杯从中爆射而出。

    浮现在魔帝面前。

    魔帝便是开始凝印,便进行眼花缭乱的变化。

    只见黑暗圣杯宛如活物一般蠕动,便是形成了一只饕餮之影。

    与先前的虚幻之影相比,这次得影子却是无比真实,宛如一个货物,身上散发着某种天地初开,世界诞生之前的古老气息。

    却是一只祖饕之影。

    祖饕张开血盆大口。

    一股不可抗衡的吞噬伟力出现。

    光明神山上众多魔族,都是不受控制的被吞入其中,连魔圣也不能免难,在一声声惨嚎中化作一道道魔气,宛如百川归海般向祖饕之口凝聚而去。

    见状,在场诸圣,众多强者都是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他们我万万没想到,这魔帝为了取胜,竟是如此不择手段。

    连自己族人都吞?

    这,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