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蜕变和超脱
    当见到各族勇士飞蛾扑火般扑入魔帝周围那万丈高度,熊熊燃烧的魔炎中,即便被焚烧而死,可在死前最后一瞬,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抵抗意识。

    因为偶然,楚天一瞬间就悟了。

    宛如醍醐灌顶般的领悟。

    “原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天命,即便有,也无法掌控一切,每个人,并非天命的棋子,无不是拥有自己独立意识的个体,而我对星空剑图的领悟,也全都错了。”

    “即便小静已然陨落,我也要苦苦寻觅那一丝复活之机。”

    “即便面对魔帝这种不可抗衡的敌人,这些勇士也不愿妥协,而选择慷慨赴死。”

    “就算强如魔帝,也没法强迫任何意识清醒的个体妥协,他们在魔炎中陨落的同时,也超脱了魔帝的控制。”

    “因此,无论能力如何,我楚天剑道中的星辰,也不该以宛如天命的恒定轨迹运行,天命并不伟大,伟大的是个体,只要个体不放弃,那连天命都未必不可逆转,这个世界上,最最可爱的并非天命,天道这类的东西。”

    “而是看似渺小微不足道的,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各族啊。”

    楚天眼前仿佛脱离了时空,出现了过去每一个与魔族对抗的时代。

    魔族在他眼中化作熊熊魔炎。

    而一道道先辈都如飞蛾扑火般扑入其中。

    只要各族生灵不灭,每个年代都是如此。

    正因如此,强如魔族,花了万年之久的时间,至今也不能将这片天地完全侵吞。

    下一刻,他银瞳中便是出现了一片星空,星空中的一颗颗星辰已然不再按照原有轨迹运转。

    每一颗星辰,都不再冷冰冰,仿佛一尊拥有自己不可取代独立意志的生灵,肆意的行走,行走之间,有着诸多可能的诞生。

    而其他星辰的轨迹也是多变起来,衍生出诸多可能。

    两者相乘,可能性又有了几何倍数的递增。

    楚天银瞳之中,那星空宇宙完全消失,宛如鸡卵般破开,诞生出亘古便存在、无始无终的无限可能来。

    他原本参悟的天命剑道,瞬间就破碎了。

    宛如将他紧紧保护的蚕茧一般破碎。

    化茧成蝶。

    蝴蝶逍遥自在的在他银瞳中轻盈飞舞,宛如无限。

    化茧成蝶的,不单单是剑道,他的武道也是有了类似的蜕变。

    他眼前出现了一条条通往超脱的道路,道路繁复,他原先只差最后的临门一脚就能超脱,但多日来,始终难以踏出这最后的临门一脚。

    形成一个超乎想象的瓶颈困住他多时。

    因为刚才飞蛾扑火的那些人,楚天在剑道和武道上都有了蚕茧化蝶般的顿悟,困住他多时的瓶颈也是开始摇摇欲坠,而他眼前那岔路一道道消失,互相连接,那真正通往超脱的唯一道路即将在他眼前浮现而出。

    所有这些,都是内地里发生的,玄之又玄,即便是魔帝,一时竟也不察。

    “愚昧!”

    魔帝注意到不断有更多的人送死,冷笑一声,继续维持身周魔炎的熊熊燃烧,便将注意力重新放到被他禁锢,如风筝般飘飞到上空的楚天身上。

    此时他也是有些感慨。

    能在三年内,从踏入因果也没多久,修炼到如此程度,他真不知该说是天道太过深不可测,还是其继承的神脉超乎意料,还是此子自身的优秀。

    应该是三者都有,如果不是天道之前突发奇想,下了多余的一步,妄想令龙神、凤祖两人击杀自己,将问题消除于萌芽状态,他怕是要到二十多天后才能获得如今的实力。

    而届时,此子怕是同样能够超脱圣境,届时对付起来就麻烦的多了。

    可以说,只差一点点,他就要面临被翻盘的可能了。

    “天道的确高明,楚天此子也惊才绝艳,但无奈本帝事先洞悉你们的谋划,提前恢复,发动进攻,不然本帝未必就没有被翻盘的危险。”

    “不过,最终还是本帝棋胜一招啊,桀桀。”

    “虽说就算此子超脱成功,现在的本帝也未必不能应付,但谨慎起见,为避免夜长梦多,事不宜迟,本帝这就送你超脱吧!”

    魔帝缓缓扬起右手,旋即虚空狠狠一握。

    他话语里的“超脱”,并不是指要助楚天超脱圣境,与他平起平坐。

    而是要直接将其残忍的杀死。

    之所以没有着急杀死龙神、凤祖,是因为这两人潜力有限,没有超脱的潜力,未必不能将其收为己用,为他们魔族服务。

    而楚天不同,潜伏惊人,甚至能超出他预料之外,三年内从因果提升到超脱之境,这让魔帝感到不可驾驭。

    不可驾驭的东西,还是毁掉算了。

    随着魔帝右手握紧,楚天周围,将其如囚犯一般禁锢的空间便是活了过来,带着超脱之境的伟力向他狠狠挤压。

    而在天地囚笼挤压过来的同时,楚天眼前,那一条条岔路终于消失,一段段道路被连接而上,终究连成一条弯弯曲曲,却能通往超脱之境的唯一道路。

    天地牢笼挤压而来,他的身躯便是寸寸湮灭。

    而菲菲更是悲呼一声,竟是直接昏厥了过去。

    “小天。”

    楚楚痛哭出声,美目中有着盈盈珠泪不断的滴落下来。

    天地间众多叹息声响起。

    甚至,就连那飞蛾扑火般扑向魔帝的一道道身影也有一瞬间的停滞。

    黑暗笼罩每个人的心头。

    惊才绝艳如楚天,也终是陨于魔帝之手了吗?

    龙神、凤祖两位前辈被镇压。

    更加强大的楚天竟被当场抹杀。

    这片天地,真的要沦入魔族的统治吗?

    难道从今以后,他们世世代代多要沦为奴仆吗?

    即便是那些原先飞蛾扑火的勇士们,此时也是眼神暗淡。

    诚然,他们可以在今夜慷慨赴死,但这并改变不了结局,他们的亲友要被魔族统治,后辈也要被通知,世世代代都要沦为魔族奴仆,被其当作猪羊一般畜养。

    就在各族绝望,魔族们欣然亦或露出解恨神色时,魔帝却是神色疑惑,一番感知后,紫瞳浮现出一抹森冷,冷喝道:“不要装神弄鬼了,快给本帝滚出来!”

    众多魔族的冷笑戛然而止,各族强者都是将目光投向魔帝注视的某处。

    他们便是见到,有着无边无际,磅礴到难以想象的天地之力向魔帝注视处凝聚而去。

    凝聚时,光线越来越强盛。

    最终形成极为耀眼的万丈光芒绽放而出。

    漫说今日受到遏制的光明神山,即便是往日的光明神山,遇到这般耀眼的光芒也要黯然失色。

    旋即,那万丈光芒开始凝缩,宛如百川归海一般向中心处凝聚而去。

    最终凝出一道修长挺拔的光影。

    当光芒渐渐散去,那道身影便是宛如洗尽铅华般浮现而出。

    忧郁深邃的眼瞳,根根蔓延风中的银发,英俊的相貌,挺拔的身材,不是楚天正是谁人?

    “楚天竟然还活着,这怎么可能?在吾帝手下,此子焉能活命?”

    几位魔圣便是忍不住惊呼出声,他们眼中都是露出见了鬼一般的神色。

    楚天却是没有去关注这一声声惊呼,甚至没有关注对面的魔帝,而是摊开他的右手,仔仔细细的感受自我,感受自己的每一寸身体。

    这便是所谓的超脱境吗?

    真是强大到难以想象啊。

    原先他还是太天真了。

    之前的他,怎么可能会是达到这层境界的魔帝的对手呢?

    这怎么可能啊。

    唯有他自己才知道,看似没有蜕变的他,究竟有了多大的蜕变。

    即便距这层境界只有最后临门一脚的他,与超脱境界之间的差距,也是天壤之别,差距之大,比起圣者以下与圣境的差距,还要大上不知多少倍。

    在他感知下,他丹田处的圣息,脑海中的圣魂尽数消失不见。

    圣力,精神,肉身之力,三元归一,形成一种全新的伟力,其中蕴含着真正能改天换地,毁灭一方世界的无穷力量。

    伟力之下无休无止的冲刷和改造下,他再非血肉之躯,每一快血肉都是浩瀚到无法想象,宛如一个真实的世界一般。

    之所以没有圣息、圣魂,是因为那种力量对现在的他来说实在太低级了。

    他体内流淌着的任意一滴鲜血,都能轻易碾压一位圣者毕生功力凝聚的圣息。

    两者之间,丝毫没有可比性。

    感受自己后,又感受世界。

    他的感知,不到一个刹那,便将整座圣武大陆笼罩在内,甚至,连四海尽头也完全避不开他的感知。

    他便是自然有了与天地平起平坐的感觉。

    原先的他,纵然执掌本源,也终归是天地的一分子。

    而现在的他,却是与这片天地,整个世界平起平坐,与天道、魔帝平起平坐。

    原先的天地,对他而言是天地。

    而现在的天地,对他而言,不过是个居所,对凡人而言的一栋一览无余的房屋罢了。

    如今的他,已经达到了全新至高的境界。

    这个境界,拥有许多不同的名字,但不同的名字,不同的形容,都是一个意思。

    在魔帝看来,那是帝境,在天道看来,可以称作世界境,在楚天、龙神、凤祖等看来,应该叫做超脱。

    在普通强者乃至圣者看来,这层境界恐怖无边,不可抵御,如神如魔,可称神魔境。

    总归,因为各族勇士奋不顾身的飞蛾扑火,楚天终是在被魔帝捏死之前,蜕变自我,抵达从未有过人类抵达的超脱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