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那些扑火的飞蛾
    光明神山之巅的决战战场。

    一片死寂中,宋玉也是感到绝望。

    虽说他早就有着超凡入圣的野心,但当他真的走到这条道上之后,才发现这件事有多么艰难。

    刚来光明神山的他,虽是有着法相圆满的修为,却连进入圣源界的资格都没有。

    后来在光明神山外的一处福地中苦修一年多的时间,突破脱胎劫后,才有了进入圣源界的资格。

    后利用圣源界前所未有的修炼条件,加上这段时间日日坚持的苦修,近期才逼近心魔劫,却还没有将其真正度过。

    心魔劫后,还有更加凶险的入圣劫,度过入圣劫,才算是踏入了超凡入圣的门槛。

    可即便是超凡入圣的圣者,也完全无法主导大战的走向。

    甚至,即便是大陆阵营那两位最强的,传说级的存在,龙神、凤祖都几乎毫无防抗之力就被魔帝压在五指魔山之下。

    那五指魔山压在龙神凤祖身上,也沉沉的压在宋玉的心头。

    使他惊恐的发现,即便他获得了超凡入圣的实力,在可怕的魔帝面前也是蝼蚁,在本次决战中也难堪大用。

    这甚至让他多年来形成的武道之心都差点崩溃。

    认为人类无论再怎么修炼,也是有着自身的极限,无论做什么,面对魔帝都只能做那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宰割。

    然后,楚天出现了。

    刚才甚至显露出凌驾于龙神、凤祖的可怖实力,却让陷入绝望的宋玉看到人类抗衡魔帝的一丝丝希望,将他从绝望中救出。

    然而,如此惊艳的表现终究是昙花一现。

    宛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

    划过了就没有了。

    宋玉不由再度一呆。

    楚天,就连你这个奇迹之人,也不能抗衡魔帝吗?

    那谁还能拯救我?

    拯救?

    一念至此,宋玉骨子里的自傲散发出来。

    曾几何时,骄傲的他竟然会感到无能无力,甚至都到了靠旁人来拯救的地步了。

    他竟然堕落到将希望寄托到楚天这个昔日的宿敌身上。

    他还是他吗?

    “不,我是宋玉,有着自己的骄傲,即便面对不可抗衡的对手,即便不死,也要在死前做最后的挣扎,什么都不做就等死,这绝对不是我宋玉的风格!”

    一面之词,宋玉眼神冷冽,身上寒意升腾,右手一握,取出一把边缘宛如利刃的羽扇来。

    “楚天不要慌,我宋玉来助你。”

    话语落下,他身后冰魄修罗之影浮现,浑身寒冰气息暴涨,周围空间一点点凝结

    旋即,他修长的身形爆射而出,向魔帝扑去,他身影疾掠过空中时,像极了矫健的雄鹰。

    在场并没有魔族对他进行阻拦。

    那些魔圣虽然注意到这一幕,却均是无视,依旧将各自的目光落在场内的魔帝和楚天身上。

    一个脱胎劫的小角色罢了,即便放着不管,也没什么关系。

    支离破碎的天空下。

    空旷的天地间。

    魔帝脸上挂着一抹残忍的蔑笑。

    在其操控下,楚天浑身修为被封印,毫无反抗之力,往天上飞。

    而宋玉却是犹如一道冷电一般,疾速射来,迅速的向魔帝接近。

    同时羽扇一挥,他全身元气,肉身之力凝成一道冰蓝色的罡风,向魔帝吹拂而去。

    这冰蓝色的罡风,绝大多数同级强者对上了,都绝对无法避免。

    就算是心魔劫强者对上了,也要正目以待,否则未必不会有被重创的危险。

    以脱胎劫发挥出能够重创心魔劫强者的威能,宋玉倒是不愧为广寒宫天赋过人,能越级战斗的骄子。

    当然,这罡风吹拂过魔帝,没有对其造成丝毫伤害。

    宋玉没有放弃,不断挥动手中羽,一道道罡风向魔帝吹拂而去。

    飘飞在空中的楚天见到这一幕,不由微微错愕。

    是宋玉吗?

    对方修为的确不错,已然达到了脱胎劫的巅峰,距心魔劫怕是也只剩最后的临门一脚,一般的同级魔帅应该都远非其敌。

    可是,他到这里做什么?

    这种实力,面对魔帝,根本没用的啊。

    唯有真正对上,才知道达到超脱境的魔帝有多可怕。

    圣者以下皆蝼蚁。

    不过,对超脱境强者来说,圣者,哪怕是本源强者,也未必不是大一点的蝼蚁。

    事实就是这么夸张。

    一阵阵接连不断的罡风吹拂过去,魔帝自然毫发无伤。

    虽说毫发无伤,感知到这一幕的魔帝眉头却是微皱。

    明知道对手不可抗衡,也要硬上吗?

    这个大陆的人类,真是讨厌。

    本帝都不搞不懂,这个人类脑子里在想什么?

    “这只苍蝇真是讨厌,既然你一心寻死,本帝就成全你吧。”

    魔帝念头微动,宋玉身边的天地便是宛如活物一般蠕动,旋即带着不可抗衡的力道狠狠挤压。

    宋玉便是身躯一颤,化作一朵血花在虚空中绽放。

    对魔帝来说,即便要将其湮灭,也是易如反掌。

    但对这种反抗者来说,一定要让其死的凄惨,这样才能震慑余者,放弃抵抗,甘心做他们魔族的猪羊。

    虽然,他有着灭杀此间所有人的实力。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没有此间其余各族的愚昧和卑微,怎能衬托出他们魔族的伟大?

    却说宋菁菁、韩璐璐二女,刚一回过神,宋玉已是犹如鹰隼般凶狠的扑倒魔帝身畔,不及反应,宋玉便在她们的美目中躯体破碎,在虚空中绽放出一朵凄美的花。

    那朵凄美的花,宛如凝聚着宋玉这个人一生的骄傲。

    二女一声悲呼,差点没昏厥过去。

    诚然,见到这朵血花时,不少人神色惊恐,对魔族提不起反抗之力,但这却激怒了此间更多的强者。

    “跟他拼了!”

    “不能让楚天小哥死,他天赋绝顶,才是这座大陆最后的希望,快去救他。”

    “马拉个巴子,人谁无一死,跟他们拼了。”

    一道道强悍的气息爆发而出,各取兵刃,甚至有强者凝出数千丈高的法相,以迅猛的态势,向魔帝扑去。

    魔帝一声冷哼,便有一道魔气升腾而起。

    那道魔气迎风暴涨,甚至达到万丈高度,其势熊熊,化作一道兼具吞噬和灼热之能的巨大魔炎。

    来自人类的,妖族的,甚至巨人、半兽人等遗留世间来此避难的一些史前族群分支中的强者,也是向那道魔炎扑去。

    不论进去的是什么,是躯体,是法域,还是更强的法相,都宛如泥牛入海一般,掀不起丝毫的波澜。

    先被吞噬其中,而后众多英勇的不知名强者,便是在熊熊燃烧的魔炎中焚烧殆尽,连一片灰烬也没有剩下。

    楚天银色眼瞳中,看到众多奋不顾身的身影,飞蛾扑火般扑来。

    他心底不由浮现出一抹疑惑。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魔帝这般强大,难道他们所有人的命运不是注定的吗?

    他们这些强者在魔帝手中战死,一般人只能乖乖的等魔族统治,被当作猪羊畜养?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可这难道不是大陆苍生唯一的结局吗?

    这难道不是唯一的天命吗?

    众生必将迎来这种命运。

    就好像星空剑图中,每颗星辰都要遵守自己的轨迹,没有可能偏离自己的轨道一般。

    为什么,要反抗呢?

    生死关头,他反而出奇的冷静,望着飞蛾扑火般的人们,不由对自己的剑道和走过的武道之路差生一丝疑惑。

    魔帝强大无比,而扑来的众多强者,坦白讲,在楚天看来很弱小,甚至大部分连法相境强者都没达到。

    为什么要送死呢?

    但当他将目光转向那熊熊燃烧的万丈魔炎时,见到在魔炎中葬生之前的一张张脸庞,却是心头剧震。

    即便浑身沐浴魔炎,那一位位强者脸上也没有丝毫妥协,神色狰狞,怒喝着,然后被焚烧至死。

    这一瞬间,楚天突然就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