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天地棋局
    突破因果之境,乃至超凡入圣的动静都是极大,堪称惊天动地。

    而本源虽然是远远凌驾于因果之上的层次,虽说本源与因果之前的差距,甚至比因果和一般超凡入圣更大,但突破本源表面上却是极简单。

    在楚天破开宛如无穷无尽的层层因果,并接触到本源的那一瞬间,那道横亘在本源和因果之间的屏障便被悄然破开。

    楚天眼中,整个世界都是变得截然不同。

    原本复杂的问题变得简单。

    宛如从水平面潜到深深的水下。

    就算此间原先觉得玄奥无比的圣源界,此时也能多少感觉到一丝丝的感觉。

    他甚至能感受到这片天地最本源的东西。

    在他感知发生变化时,他的躯体便是悄然散开。

    散开只有一瞬。

    下一瞬,便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天地间重组。

    感悟本源后,便以本源重塑身体。

    这一阶段的蜕变,甚至比起超凡入圣时的圣息初生对身体的改变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躯体重塑后,圣源界上方的虚空中,一道虚无劫雷凝聚成形,悄无圣息向他落下。

    劫雷落下时,他这段时间与武道修为一般日日精进的圣魂都是感到一阵战栗。

    这般威能,突破因果之境时的上道神魂劫,也远远无法与其媲美。

    如果是突破本源之前的楚天,遭遇这道劫雷或许还会提心吊胆,因为此劫甚至有着能让突破前的他身死道消的可怖伟力。

    可突破本源后,世界万物在他面前都会被洞悉本质,这道原先万难度过的劫雷,此时看来却不那么难以抵挡。

    本源境界虽属武道,但如果修炼到这个境界,便会有一种万法皆通的顿悟感。

    这不是说之前的精神修炼并无用处。

    而是说武道方面的观察力,也可化用到精神修行方面。

    这就要比高屋建瓴,层次高了,哪怕领域有所不同,却也不无可互通之处。

    这种情况下,原有的风险,或许就不再是风险。

    有惊无险的度过这道圣魂劫。

    他的神魂便是在原有基础上,再做蜕变,蜕变到与本源一般的武道境界上。

    楚天起身,缓缓摊开自己双手,感受着自身的内在。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但其实他已改变太多。

    他自然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强度,虽然这次突破的时间极短,只有短短几个呼吸而已,但现在的他,轻易而举便能镇压突破之前的他。

    “怎么回事,我好像突然间,变强了许多,这次真是变强太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楚天能感受到自己的内在,比起先前真是有了万分惊人的变化,变化之大,哪怕用脱胎换骨、金鲤化龙之类的词汇,都远远不足以形容。

    许久后,他才反应过来,双目浮现出一抹惊喜之色:“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本源之境?不会有错的,这的确就是本源之境,和龙神、凤祖两位前辈处于同一层次。”

    现在的他,纵然比起那两位还有所不如,但彼此所在的层次,是一样的。

    “这就是本源层次吗?真是太强大了。原先的我,根本就无法与现在的我相提并论,原来龙神凤祖,那些天魔圣都处于这个层次吗?难怪都会这般逆天,我现在终于懂了,为何这个境界会如此强大。”

    “因果,根本无法与本源相提并论,难怪那些天魔圣在原先的我的眼中,会是那么的不可战胜。”

    楚天只觉得,只要现在的他愿意,就能轻易而举将视线送到世间任何一个角落。

    第一反应,他就是想去感应下,魔族的那两位天魔圣。

    当然,圣源界环境特殊,还是要返还外界。

    但他在升起这个念头时,心中便不由浮现出一股不详之兆。

    让他暗暗惊醒。

    龙神凤祖倒也罢了,本就是老牌的本源强者,我如果现在感知,那岂不等于告诉魔族我用一年时间突破了本源,这恐怕会横生一些不必要的事端。

    魔帝,也未必会放任我继续修炼的。

    一年时间提升到这一层次,说不得会引起魔帝的警惕,对大局不利。

    “为了大局着想,作为新晋的本源强者,我方第三位踏入这一层次的人,我还是保持神秘好了。”

    于是乎,他心中便不由回想起了过去在魔帝出世之前的心悸感,他便是暗自做下决定。

    为避免横生波折,他以后还是尽量在圣源界修炼,能不出去就不出去。

    毕竟如今天下,黑暗笼罩外界,唯有光明神山才是安全的地方,而圣源界,则是光明神山中最安全的地方。

    就算要和姐姐,家人们聚,也要尽量少聚,而且,走出圣源界,最好也要压制修为,压制自己的气息,待的时间也不能太久,否则就有被魔帝发现的风险。

    楚天做下决定后,忽然想到,自己究竟是怎么察觉到这一点,有了这个本能的反应的?

    应该是单纯的因为,轮回天心诀的玄妙吧?

    轮回天心诀。

    他之前一直窥探不出其真正奥妙。

    那么,执掌本源后的他,是不是有这个能力。

    抱着这种心情,他果然在自己体内窥探到那门天下第一功。

    虽说他依然无法与静雪一样,将其真正催动,但在他本源层次目光的窥探下,却是多少从中窥探到一丝丝熟悉的气息。

    他便是催动溯源瞳,将溯源瞳的力量催动到极致。

    或许是因为一年来天地变化的关系,或许是因为他见过那位的缘故,当溯源瞳的力量达到极致,他终是在轮回天心诀上看到一丝熟悉的青金色光芒来。

    此法竟是天道所留。

    一念至此,脑海中过去的一幕幕,过去轮回天心诀一次次的提醒,浮光掠影般在他脑海中掠过。

    他知道,这些提醒对他都是极为有益,甚至几次救他和对他很重要的人脱离险境。

    按照道理说,他应该怀有感激之情。

    可他现在更想知道,过去心中的一道道警示,究竟是轮回天心诀给他的,还是天道给他的?

    如果整个轮回天心诀都是天道给他的。

    那轮回天心诀给他警示,不还是天道给他的?

    也就是说,天道通过轮回天心诀给了他这些提醒。

    而轮回天心诀本身,只是一个渠道,更有甚者,不过是一个幌子?

    天道为了掩饰自己存在所用的幌子?

    由此,他忽然想起了一个无比可怕的事实。

    那就是他一直被那位暗中操控,而始终未知。

    这应该并不是从他开始的,甚至也不是从静雪开始的。

    而是从几万年前,创建轮回神族的那位先祖,六道仙人领悟出轮回天心诀时,或者在更早,大家的命运都开始被那位操控。

    而被操控命运的,必然不单单是他们几个而已,甚至不会是少数人,怕是圣武大陆有史以来,一代代生存过的所有人,都被那位操纵而不自知。

    如果不是那位被魔帝逼到极致,如果不是如今天地大变,二级对立,甚至那位都要开辟光明神山和圣源界,从幕后真正走到幕前,恐怕连他都无法发现这一惊人的事实吧。

    或许,如果一切都这么平稳下去,人们一代代的生存下去,一切就这么正常下去,恐怕这一惊人的事实永远都不会暴露。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棋盘,横竖交错的棋格,仿佛时代与世界的交错,棋局的一次次演变,就代表着每个时代的兴衰存亡。

    有史以来的诸多英雄人杰,乃至受人仰慕,立于武道之巅的圣者,均是化作因为布局而重要程度不一的棋子,分别落在需要的位置上。

    一时间,也分不清那位置,究竟是他们希望的,还是天道希望的。

    而他楚天,也是化作一枚重要的棋子,宛如白玉一般,正捏在那位深不可测,不可揣度的天道手里,而天道的目光,正落在魔帝布局已成的重重黑子的包围上,正准备予以其致命一击。

    一念至此,即便是执掌本源后,比先前强大不知多少倍的楚天,也是感到一阵阵的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