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得见本源
    自光明神山现世,黑暗魔渊席卷全世界后,天下对立之势日益明显。

    光明神山之内,种种洞天福地洞开,其中得到天道眷顾者,更能进入世界源头之地,圣源界修业,各族强者重拾信心,修为蒸蒸日上,大有三年之后,与魔族一争锋芒之势。

    而光明神山之外的世界,短短十日功夫,便尽皆被黑暗笼罩,纳入魔族的统治范围。

    如今,魔族的统治范围并不限于黑暗魔渊,除了光明神山外整个天下都归于魔族所有。

    魔道代替天道后,更有专为魔族而生的机缘和福地诞生。

    在魔族的指令下,分散在整座大陆上的一支支魔族,分别利用各处诞生的机缘和福地,以惊人的速度提升着自身修为。

    这种机缘,当然无法与天道不知已布局多少年才形成的光明神山相比,却也非同小可。

    另外,黑暗魔渊之中,黑暗圣杯之力达到新的高度,不断有各种邪魔诞生而出。

    如今,大陆各族,似是与魔族形成两大阵营。

    即为光明阵营和黑暗阵营的两级对立。

    这两级都利用各自的机缘,竭尽所能提升着己方强者实力,以期为三年后的大战做充分筹备。

    却说自圣源界开始后,楚天便在圣源界开始了深居浅出的修炼。

    其修炼的狠劲,即便乾神族那位嗜武如命的王,他的泰山乾人龙都是自叹弗如。

    他不由对楚天修炼时表现出来的狠劲表示惊叹。

    虽说他也承认,在此间修炼,的确是有着无与伦比的速度。

    可贤婿你天天以这种强度修炼,难道不会觉得单调,觉得无聊吗?

    连本王这个武痴都觉得无聊了,你还能一直坚持。

    这可真是的,本王一时都不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你这个小子,可真是个武痴中的头号武痴啊。

    不过,这其实是乾人龙这个泰山,并不了解楚天的缘故。

    如果他了解楚天,如果他知道,知道其心目中是怎么的喜欢静雪,对静雪的香消玉殒充满怎样的歉疚和自责,知道静雪的复活对其究竟意味着什么,知道为此楚天心中埋藏着怎样熊熊的火焰,他怕是就不会对此感到有丝毫的惊讶了。

    因为静雪复活这件事有了明确的希望,楚天仿佛溺水的人儿抓到救命稻草,沉浸黑暗亿万年之久的人重建那一丝弥足珍贵的光明,他体内的战天之气每一天都是超乎寻常的激情澎湃,以至于他的修炼速度都到了连此间所有大能都望尘莫及的程度。

    是以,那因果之境原比超凡入圣还要漫长许多倍的道路,也被楚天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行走的。

    他的修为,一日千里。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好诗,好诗!

    也许,唯有这句好诗才配得上他自进入圣源界以来的修为提升速度。

    甚至,小半年之后,就连偶然感受楚天修炼的乾人龙、姬元老族长,雨晨前辈都是感到匪夷所思。

    楚天的提升速度,实在太惊人了。

    委实达到他们都难以想象的程度。

    唯有他们自己清楚,他们在这圣源界,究竟获得了怎样明显的提升。

    踏入因果之境后,即便是他们,修为提升速度也会不可避免的缓慢下来,他们不可避免的便会遇到,这样的那样的瓶颈。

    可进入这圣源界,原本奈何不得的瓶颈也渐渐被突破,原本进步缓慢,相比之下宛如龟爬蜗行的修为进度,也是有了明显的精进。

    先前天道口称圣源界这个机缘前所未有,他们心目中还会有些不服。

    毕竟,有资格踏入此间的,都不是什么一般人,无不是凌驾于超凡入圣之上,踏入因果之境的绝代强者。

    这等绝代强者,无论放在那个地方,都绝对称得上一方大鳄。

    这些大鳄,无不是资历深厚,眼界高超之辈。

    如乾人龙,姬元这等人物,不知见过了多少洞天福地,突然出来一个所谓的前所未有的福地,他们当然会有所质疑。

    但那是踏入圣源界之前的事。

    自踏入圣源界这片土地开始修炼之后,他们便是清晰的察觉到,天道此言,却是没有丝毫的夸张。

    修炼的久了,他们甚至会觉得,这圣源界恐怕就是整个世界奥妙的起源。

    倒也未必确切,只是说他们主观上就是这么感受的。

    正因为有了这片宝地,他们修为都有了如此明显的提升。

    就连遭遇绝大瓶颈,修为止步不前已然数百年的姬元老族长,在圣源界这片神奇的土地上,都是突破屏障,铁树开花,再度焕发第二春,更别说乾人龙、雨晨这些小年轻了。

    总归,他们在圣源界,都是获得了在外界想都不敢想,堪称奇迹一般的提升速度。

    可即便如此,比起楚天的修炼速度,他们的进步就没有什么了。

    虽然每过一天,他们的修为都是有实质性的提升,但他们和楚天的差距,确实一天比一天拉远了。

    进入圣源界不到三个月,某次乾人龙感受时,都觉得有些深不可测,隐隐预测这位女婿的实力已然赶超自己。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自己修为的突飞猛进,这份深不可测感却越来越明显。

    到了半年后,漫说乾人龙,就连姬元族长这等不知活了多少年、智慧渊深、目光如炬的老古董,偶尔感应楚天时,都开始觉得,楚天此子有些深不可测起来。

    而且,和人龙的感受一样,每过去一天,此子身上那种深不可测之感便更深了一份。

    或许是因为其体内有一半灵妖血脉的缘故,后来老族长感应楚天时,甚至都觉得眼前此子并非人类,而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妖圣。

    不夸张的讲,此子给他的压迫感,竟是丝毫不比此间那几位顶尖因果层次,要比他寿命更加悠长的妖族古圣差。

    那一层次,即便放眼天下,也是仅在龙神凤祖之下的那一层次。

    他倒是不知,在他有了这种感觉的同时,那几位来自妖族寿命更加悠久的古圣,如麒麟族的那位比他活了多久,已将王位传递三代的上上上代那位老麒麟王,神猿族当代族长的祖爷爷,那位之前隐世多年的太上长老悟天等等,都是不复原本的冷漠和淡然,忍不住对楚天多了一份关注。

    因为如果他们所料未错,此子的实力怕是已然突破到足以赶上他们这些老古董的地步了。

    只是,这怎么可能呢。

    他们好歹都有上千年的积蓄,这般积蓄,以人类之力近乎不可能打破。

    至于轮回神族那位神女,之前的剑圣的确是人类没错,但这两位本就是超出常理的存在,不算正常人,故不纳入考虑。

    排除这两个不正常的,他们的积蓄,可以说已然超出人力的范畴。

    却又怎么会被区区一个毛头小子,在这么短时间内赶上?

    楚天先前的事迹,他们也是知道。

    层次不同,眼界不同。

    在老麒麟王,神猿族的太上长老悟天等在千年之前就超凡入圣的妖族古圣眼中,所谓魔心假面,不过是初入因果之境罢了,与他们这些因果顶尖层次的完全没法比。

    楚天就算击败了他们,也没什么了不起。

    进入光明神山后,他们也对此子略作感应,认为也就是一般因果佼佼者的程度,虽说在这个年纪算是惊才绝艳,潜力无穷,其潜力值得大肆夸赞,但论实力,此子还嫩的很。

    可是,这才短短半年啊,他们的天,就算是在圣源界内,这提升也太假了吧?

    他们却是不知,更假的还在后面。

    又过一个月,也就是圣源界开启的第七月,他们再感应楚天时,楚天便有了他们都隐隐觉得被赶超的实力了。

    第八个月,他们会明显感受到那种压迫感。

    宛如一块沉重的山脉压在他们心头一般。、

    第九个月,隐隐有了深不可测的感觉。

    十个月,那股深不可测的感觉更加浓郁。

    十一月,当深不可测的感觉浓郁到极致,反而归于虚无。

    楚天看上去就像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然而,这种感觉却丝毫没有老麒麟王,悟天太上长老感到放松,反而有了一丝不妙的念头。

    所谓物极必反,有这种感觉,总不会是…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那可是连他们进入圣源界之前,都感到虚无缥缈,甚至无望突破,甚至进入圣源界,触碰到的几率依然非常低的高深境界啊。

    一念至此,即便是老麒麟王,悟天这几位妖族古圣都是感到心中不安。

    他们心中的不安并没有持续多久。

    时间如白驹过隙。

    转眼又过了一个月。

    第十二月。

    也就是圣源界开启一年后的那一天。

    楚天依然照旧在圣源界修炼。

    在他细心感知中,整个天地都似发生变化,宛如有无数的因果丝线构筑而成。

    与平常一样,他感受着这片天地,并换来一阵云雾来参悟。

    那种凝若云雾的规则中,因果的感觉尤为明显。

    层层因果宛如洋葱般被层层剥开。

    原本,尽管他修为一日千里,这种剥开也宛如没有尽头一般。

    但这天,也许是积蓄已久水到渠成的缘故,也许是体内的神脉,也许是战天之气,也许是复活静雪的意志,亦或者,并没有原因,总归,他的感悟力也在某个微妙的一刹那化作无穷。

    无穷对无穷,便是有穷。

    在他主观感知力,化作有穷的层层因果劈开,终于露出被层层包裹在内的内核。

    似是整片天地,整个世界,最本源,最原始的样子。

    那便是本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