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存在的意义
    听到玄麟的疑问,即便是魔帝也不由露出惊诧之色,惊诧之后,是长时间的沉默和沉思。

    “父神,女儿认为,只要这片天地的生灵,都向我族臣服就够了,倒是不必对其欺压过甚,各族奉我族为尊,我族可领袖各族,一同在这座大陆上和平相处,代代延续。”

    玄麟见魔帝沉思,便是如实说出自己心中所想:“我族这段时间所为,是否残暴了些,如此就算各族臣服于我等,却也结下了仇怨。因此,女儿认为父神大人先前所为,有着一些过失。”

    说到后面,她底气渐趋不足,仿佛心虚似的,音量越来越低。

    虽然如此,她身畔的莲姬却是樱桃小口微张,美目中露出难以置信般的神色。

    即便天塌下来,她也不会露出如此强烈的不可置信。

    天呐,她听到了什么,玄麟她竟然在质疑父神?

    这…这怎么可以呢?

    这个世界上,唯有父神,是绝对正确的存在。

    一番沉思罢,魔帝脸色数变,终是摇头道:“玄麟,我不知你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你刚才所言,简直大错特错。我族为这天地的唯一主宰,其他各族并没有与我族相提并论的资格,不过是我等畜养的贱畜罢了。”

    “强者为尊,本帝只是行使自己的权利罢了,何错之有?”

    玄麟依旧摇头道:“不,父神你错了,这世间的各族,都有其存在的价值,无论强弱,每个生灵也有其存在的价值,父神,我就见过一个人类,她毫无修为,却能烹饪出可口的佳肴。”

    说到这里,她脑海里便是浮现出一道苗条俏丽的倩影来,依稀便是小月的模样。

    “所以,就算强者可以凌驾于弱者之上,也应给予弱者基本的生存权利,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能变得更加有趣,否则,即便我族统治了世界…”

    说到这里,玄麟蓦然发现,魔帝紫瞳中的神色已是一片冰冷,她不由感到心虚,光洁如玉的额前,香汗也是淋漓而下,但她最终还是一咬牙,勇敢的说:“这个世界也将是毫无生机的一潭死水!”

    听闻她这般大胆直言,莲姬差点没吓晕过去。

    怎么可以这样,反抗父神呢?

    完了。

    魔帝闻言,不由悲悯的看向玄麟,道:“玄麟,我之所以将你创造出来,就是为了让你作为魔族公主,更好的为本帝,为我族服务,我本以为你能够成长为更纯正的魔族的。”

    “我真没想到,当初为了瞒过天道,使你出生在人类世界,会对你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真不该让你出生在人类世界的,以至于到现在为止,你的思想都没有真正变回一个合格的魔族。”

    “合格的魔族?”

    玄麟情绪暗淡:“难道在魔帝你的眼里,我是个不合格的魔族吗?”

    魔帝则是说:“不错,枉你是本帝亲手创造,即便只是一个合格的魔族,都只要要顺从于我,都知道这是个强者为尊的残酷世界,强者拥有一切,弱者一无所有。”

    “我族实力强大,足以凌驾于天下各族之上,是为天地之主宰,既为天地之主宰,就算将此间生灵消灭殆尽,也是毫无过错,何来残暴一说?”

    魔帝缓缓从帝座上起身,背负双手,脸色冷酷了下来:“本帝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连最基本的丛林法则都不懂,罢了。”

    “看来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你使命已尽,还是归于本帝的怀抱吧!”

    话语落下,一道邪恶到极致的浩瀚魔息升腾。

    一道黑洞蔓延而开,宛如连光线都能吞没的黑色大日一般,一瞬间便将玄麟娇躯包裹。

    她面前的天地都是暗淡了下来。

    昏暗的天地间,玄麟也是心情绝望,感到了一阵迷茫。

    我的存在,便是一个错误吗?

    我的存在,丝毫没有意义,在这片天地间都没有留下过丝毫痕迹吗?

    真的,是这样吗?

    一念至此,她一生的经历便是一幕幕电光石火般在她脑海中掠过。

    原先的她,本以为觉醒记忆后,她的人生才算真正开始,她才算是真正成长起来,而在十八层魔狱觉醒之前,她都算是记忆懵懂的幼生期,一无所知。

    但奇怪的是,在她感到绝望,回光返照的思考时,记忆觉醒找回使命后,她的生活便开始变得无趣起来,仿佛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魔帝魔族服务,宛如一潭死水一般。

    与其相反,在她觉醒记忆之前,生活却是鲜艳多彩的许多。

    回想起来,她觉得过的最快乐的,乃是那段与楚天在一起的生活,虽然老狐狸的手段并不精彩,可她却一点也不厌恶那段生活,反倒非常喜欢。

    突然间她就明白了,为什么她吞噬妖兽,妖族时,能够毫不留情,丝毫没有心里负担,而每次目睹魔族屠杀人类,都会感到严重的不舒适。

    这全都是因为,她曾经和楚天这个人类在一起,并曾长期在以对方为中心构建起来的人类世界幸福生存过的缘故啊。

    是的,她从未生而为人。

    就算是在过去,表面上也只是一只属于妖族的麒麟。

    骨子里是魔帝之女。

    但都要怪她在人类世界中遇到的那些混蛋,将她给同化了。

    小月为她烹饪美食的样子。

    楚天和她同甘共苦,一起在外闯荡的样子。

    第一次品尝到静雪手艺时,对其手下那几乎超越美食范畴的美味佳肴的样子。

    在灵武学院的一段时间,楚天忙碌时,将她寄养到杨云昭那里,她在云昭以及其小伙伴之前耀武扬威、骗吃骗喝的样子。

    所有这些,她过去忽略的细节,却是成了她一潭死水的黑暗世界里的一丝明亮的光彩。

    因此,她便是开始挣扎起来。

    尽管她的挣扎如蚍蜉撼树般毫无益处。

    “魔帝,你不能吞掉我,即便我是你创造的没错,可自我诞生在这个世界之后,我就不应由你掌控,我玄麟不属任何人掌控,我和这个世界上众多各族生灵一样,也是一个有着自己独立思想的生灵啊,我的存在,绝非毫无价值!”

    即便挣扎无益,玄麟也是发出一声呐喊,她的挣扎更加剧烈了。

    似乎但凡她还有一个呼吸在,就不会放弃挣扎。

    而黑洞之外的莲姬却是目瞪口呆。

    疯了,玄麟她疯了。

    眼前这个挣扎着的陌生少女是谁?

    和她一样,都是为了顺从父神使命而生的妹妹在哪里?

    听到这声呐喊,魔帝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黑如锅底。

    冰冷眼神从紫瞳中掠过。

    黑洞一番蠕动,便是将挣扎着的玄麟彻底吞噬进去。

    吞噬,消化,分解。

    当黑洞收起时,娇小可爱的玄麟已是不在,只有丝丝缕缕的气息残留。

    魔帝以大神通将玄麟还原成其诞生出来之前的样子。

    就是他体内的一道精纯能量。

    然后,他便将这道精纯能量收回体内。

    很快,这道能量便被他体内如渊如海的邪恶圣力彻底同化了。

    玄麟的存在,便是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将她抹杀后,魔帝也是兴致缺缺,抬手让莲姬离开,当走出庞大的帝宫之外,莲姬不由又回头看向这座象征着父神至高权柄的帝宫。

    她秋水般的美目中,便是有着晶莹的珠泪一滴滴抛洒而下。

    她的妹妹玄麟,因忤逆了至高的父神的意愿,所以在这座行宫中离开了这个世界,重归父神的怀抱。

    哭泣了许久。

    当她转过身时,她的眼神已是一片冰冷。

    妹妹陨落了。

    究其原因,是因为先前在人类世界中生存过,不知不觉被低贱的人类同化过的缘故。

    “如果不是有人类这一族群存在,玄麟就不会陨落,我姐妹可共享父神开辟出来的美好盛世界。”

    “该死的人类!”

    她眼神已是一片冰冷,恐怖的气息从她曼妙娇躯之上升腾而起。

    这片天地都似乎战栗。

    下一瞬,魔帝仿佛感受到了她心中的杀气和意志。

    一瞬间便将她从黑暗魔渊中传送到外界。

    可想而知,尚未进入光明域界的人类,怕是有不少人要遭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