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发怵的乾人龙
    虽说听到楚天的判断后,乾人龙心中直呼贤婿,但当他平静下来,不由有些质疑。

    毕竟他可是踏入圣境多少年,走过的桥比对方走过的路都多,吃过的盐比对方吃过的饭都多,连他都判断不出的东西,对方能够判断得出来吗?

    就算有灵芸长老说的溯源瞳那门瞳术,他觉得理由依然单薄了些。

    当然,他倒是不认为楚天会在这种事上欺瞒,因为这本就毫无意义。

    他只是觉得楚天的判断怕是未必正确。

    究竟是否正确,还要留待时间考验。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乾人龙的确发现了,光明区域笼罩范围,的确是每一天都在扩大。

    要判断出光明区域的范围,并不需要溯源瞳这类的神术,但凡拥有超凡入圣以上修为,就很容易感应的出来。

    这般变化,倒是与楚天的判断无异。

    这让乾人龙暗暗倾佩。

    如此一来,楚天说的都是真的了。

    光明区域不断扩张,待扩张到一定程度,此间天地将会进化出光明神山来。

    那一天何时会到来。

    想必不会太远了吧!

    而光明神山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又会带来何种变化呢,一念至此,即便是乾人龙,也不由暗自期待起来。

    他们所在的光明区域,蕴含甚至能镇杀魔圣的光明力量,这是其特殊之处之一。

    其二,此地生机越来越浓郁,不似某些讯息说的那般极寒。

    起码,在目前这个时代,所谓极寒,可谓名不副实。

    不过这并不值得奇怪,毕竟,连光明域界这样违反规律的天地都已出现,足以证明这天地的大变已抵达了一个极致,这种情况下,即便出现什么变化都不足引以为奇。

    还有一桩特殊之处,便是当有强者在此间切磋时,交战处的天地规则会产生变化,将其隔离于原本的天地之外,似是形成一方战斗次元。

    如此以来,即便是修为达到相当层次的强者在其中交手,也不必担心会波及到外界。

    譬如此时,楚天和雨晨的切磋。

    话说自此间稳定以来,楚天便时时提出要与雨晨切磋,他一直惦记着之前切磋时晨师傅的话,想要检验一下,自他踏入因果之境后,是否与对方缩小了差距,又缩小了具体多大的差距。

    这件事他始终铭记在心,不敢有忘,这也是他体内战天之气日日澎湃,修为始终突飞猛进的原因之一。

    但不知为何,雨晨一直避而不战。

    楚天连连求战,后面雨晨见了他几乎都是绕道走。

    这次又被楚天堵上,碰巧其老姐雨薇在边,楚天咄咄逼人,雨晨自然继续避战,倒是让老姐一番冷嘲热讽。

    最后雨晨受不了了,战便战罢。

    或许,此子提升因果后,提升没他想象的大。

    那凭借他的能耐,应该还能抵御。

    毕竟,初入因果层次,再怎么厉害也有个瓶颈,此子之前已经那般变态,或许修为的突破,无法再次带来实力的再度突飞猛进。

    最终,他抱着这种侥幸心理与楚天切磋。

    他们切磋开始之前,他们附近的天地规则便是产生变化,形成个与外隔绝的战时次元,屏蔽他们交战的波动。

    他们交战时,这片空间圣力、剑气横扫,扭曲天地,一道道恐怖的波动更是湮灭虚空,使虚空碎片都如雾气一般蒸发,但是,纵然交手的威能大到这种地步,也始终没有波及到外界。

    这般隔绝之能,简直恐怖。

    看似激烈万分,令虚空颤抖的战斗,实际上仅仅持续了十几个回合便宣告结束。

    那片空间中,忽然有一道惨嚎发出:“别打了,我认输。”

    旋即,激烈万分的切磋停止,天地规则恢复正常,与外隔绝的战时次元消失,他们的身影仿佛重新回到这片天地间。

    雨晨狼狈不堪,身上有着多处伤口,其中更有着一道道淡黑色的死气驻留,即便只是盘踞着的散溢死气,也是极为棘手,雨晨将体内圣力运转了好几轮,并联合体内千锤百炼的精纯剑气,才艰难的将其消除。

    “不打了,不打了,再打我小命也得交代在这,你这个小子,还真是个变态!”雨晨埋怨的向楚天道。

    早知道此子会对胜负这么看重,早知道其会因当时的经历持有与他切磋的执念,上次切磋时,他就不占口头便宜,不那么装逼了。

    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做人还是实在点好,不要瞎吹比。

    否则,某天吹过的比都会报应到自己头上。

    楚天倒是对雨晨的抱怨充耳不闻。

    他并没有看不起雨晨前辈的意思。

    坦白讲,他一直对这位晨师傅相当敬仰。

    早在很早的时候,对方的剑道造诣在他心中可是与西门前辈在同一水准的,都是令他高山仰止。

    后来,即便他超凡入圣,实力大进,之前与其切磋时,对方依然游刃有余,反正在他看来,是游刃有余的样子。

    但今日踏入因果之境后的这次切磋,却让他很突兀的就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此时此刻,楚天脑海里翻来覆去的就只有两个字:“就这?”

    倒是不说实力太弱。

    而是与他的心理预期差太远了。

    原本他只是期望与雨晨前辈缩小一点差距。

    因为晨师傅先前在切磋时游刃有余的表现,尽管他修为突破,也是心存敬仰,他都认为晨师傅深藏不露,实际上怕是比自己的泰山都要强上不少,所以他战前对自己不报乐观态度,只是希望能缩小差距而已。

    却一不小心就将其反超。

    这种过山车的感觉,让他极不适应。

    “雨晨前辈,你没有让我吧?我怎么觉得你没尽全力?你太谦虚了,不用对我这么客气的,我还扛得住。”楚天疑惑的问道。

    闻言,雨晨老脸便是一黑,“可我扛不住。”

    旋即,他便欲匆匆离去。

    但在走到他老姐雨薇身畔时,却被她纤纤玉手一把拉住。

    对他翻看。

    细心的查看。

    待察觉到身体无碍后,便是松了口气,旋即便是纳闷道:“阿晨,这种战果,不科学啊,明明你更先踏入因果之境,没道理斗不过楚天啊。”

    “此子就是个牲口?太变态了!”

    雨晨抱怨了一句,待他看到老姐嘴角的揶揄之色,便知道对方是在调侃。

    当他落入火里时,在浇上一锅油。

    “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雨晨一脸不悦,拂袖而去。

    而雨薇见他被气到,则是咯咯娇笑起来。

    旋即,秋水眸略带惊异的看向楚天。

    此子,实力强的过分啊。

    旋即,她又不由看向乾人龙。

    云瑶也看向乾人龙。

    面对妻子和其闺蜜的注视,乾人龙秒懂了她们的意思。

    毕竟,他们三个,实在是太熟了啊。

    对方是想知道他和楚天谁强。

    事实上,这个问题乾人龙自己也不知道。

    真要知道谁强,还是要打过之后才知道。

    楚天上次与雨晨交战时,他当时就对楚天的实力高度赞赏,并且做好了有一天与其切磋的打算。

    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即便是身为武痴和战斗狂人的他,也是不由感到有些纠结起来。

    和这小子打,本王,不会输了吧?

    当着瑶瑶和薇薇的面被自己女婿击败。

    那岂不是颜面全无。

    倒不是他惧怕。

    而是赢了理所当然,输了颜面全无,这种战斗,想想都觉得发怵嘛。

    想起身上状态未复,他便是不由哈哈一笑,慨然道:“本王也很想与女婿交手,他这般强大,委实让本王心痒难搔,只是,本王一路奔波,状态至今尚未全复,待复原好了,再与他切磋好了。”

    云瑶抿嘴一笑,轻点螓首道:“人龙你虽有消耗,但过去这么多天了,也该好个大半,而且此间环境特殊,怕是要不了多久便能痊愈,抵达巅峰的你,倒是可以与楚天淋漓尽致的切磋。”

    乾人龙闻言,脸色微变,打个哈哈道:“这个再说吧,来日方长,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