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永远解不开的谜题
    东域如今势力分布与楚天离开时已有了一些变化。

    之前征战黑暗魔渊,东域各教精锐都是损失惨重。

    虽然付出损失惨重的代价,但能活着从征战中回来的强者,实力均是更上一层楼。

    如灵武学院这样的,三大院长归来时,修为更进一步,与此同时,由于更加优越的修炼条件,天席导师中的苍玄和沐青阳,以及其他几位长老都突破到域主境。

    当然,也有损失惨重,一直元气未复的。

    同样成长的,还有东禅寺、水月阁等实力。

    至于其余势力,如纵天教,元圣教等,都是损失惨重。

    这些势力,背后在中域都多少有点背景,若在平时,未必不能东山再起,恢复原状。

    可战时来临,他们的背景之前也忙着征战黑暗魔渊,后面就是魔帝出世,自顾尚且不暇,哪有功夫管他们死活。

    即便他们的背景,也在黑暗魔渊有损失,更何况是他们。

    反正大家都有损失,也就管不了这许多了。

    最为凄惨的,要属邪剑宗。

    其精锐在黑暗魔渊中被一网打尽。

    上至宗主,下至精锐弟子,无一存活。

    这就导致了邪剑宗的直接分散解体。

    之前提过,邪剑宗老祖早已被某位老魔夺舍,有这样的内奸在,其覆亡也是可以想见的了。

    此魔夺舍邪剑老祖不知多少年,在和平时期一直深深沉寂,一到了乱时,便利用宗门精锐的野心,将其引诱到黑暗魔渊一网打尽,倒也算是隐忍。

    不过,那个时期,如果放眼整座大陆,因为征战黑暗魔渊覆灭的势力不计其数。

    所以,即便是邪剑宗这样的实力灭亡,都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

    但凡到黑暗魔渊见识过,并安全归来的强者都是知道。

    今时不同往日,三教四派的局面稳定这么久,战时到来,该有新的局面出现了。

    因此,这几年,灵武学院几家变得更强,原本纵天教、元圣教衰退,邪剑宗覆亡,而由于天降福缘,东域各大势力卡在通灵圆满不知多久的强者纷纷更进一步,踏入域主之境。

    原先只有少数顶尖势力才拥有的域主境,在如今修炼条件变得更好的东域也并不罕见。

    域主境越来越多。

    自然,有域主境坐镇的势力也越来越多,并不仅仅限于原先的那几家。

    况且,虽说灵武院,东禅寺的实力更强,更加不可动摇,但是,这几家势力相对佛系,只是埋头发展自身,并多少称雄争霸的心思。

    不过,其实力摆在那儿,都是有着超然的地位。

    是以,三教四派的局面被打破。

    新形成的,是以灵武院等几家为主导,其他各大有域主境强者坐镇的势力群雄纷争的新局面。

    当然,上述局面,其实已经也是以前的事了。

    随着魔帝吞噬虚空神族史前空间,天地大变,这行程没几年的局面再度被打破。

    各方有域主境镇守的新老势力,都是听取其镇守者的指示,组建一支支队伍前往光明神山。

    毕竟域主境以上都对光明神山有清晰的感知,其号令之下,麾下自然莫敢不从。

    和中域一样,东域前往中域极寒之地光明神山的队伍也遭遇了截杀。

    不幸中的万幸,由于黑暗魔渊实力最强大的那批,已经在中域各处盘踞,是以派到周边四域的强者要下降一个大档次。

    虽然如此,可东域的强者数目也无法与中域媲美。

    就算天降福缘已有数年,武道水平有明显提升,但与中域长期形成的巨大差距,却不是能在短短几年内尽数弥补的。

    不过,也就是整体武道水平有提升,这才能与截杀队伍有一搏之力。

    是以,自东域通向西域的路途中,战斗在多处开火。

    每一处截杀与反截杀的战斗,都可以说是两大阵营在周边四域交锋的一个缩影。

    血腥,惨烈,不留余地。

    其中某处战斗。

    与大多数场面与众不同。

    这支魔族队伍实力强悍,有着诸多魔帅,这么强的队伍,即便在中域诸多截杀队伍中,也算比较强的,派遣到东域的其他那些魔族队伍,完全无法与之媲美。

    正在对一个名为震天宗的迁徙队伍展开一边倒的屠戮。

    震天宗的诸多强者,在其宗主的带领下,围绕着那停顿下来的虚空舰船设下层层保护,浴血奋战,奋不顾身。

    然而,敌我实力相差悬殊。

    虽说天降福缘以来,和其他宗门一样,震天宗的实力大进,甚至出现了好几个域主境,但在魔族压倒性的实力勉强,没有任何意义。

    宗主被杀死了,几位域主境也均被杀死,强者如被收割的稻草一般,一个个倒下,层层防御被突破。

    而虚空舰船内部,有着震天宗的老弱妇孺在瑟瑟发抖的看向逼迫而来的魔族强者,面露绝望。

    当先是一对母女。

    相互依偎着,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留着眼泪,而娘虽然尽力安慰女儿,却也脸色煞白。

    因为魔族越来越近了。

    一位魔族率先逼近她们,桀桀怪笑,五指嚣张,指甲变得尖锐,宛如一把把锋锐的匕首一般。

    其魔爪之上,已是沾满了鲜血。

    母女美目中都是珠泪盈盈,面露绝望。

    她们前方,已经没有能够守护他们之人。

    就在这时,他们身前空间一阵波动,一道娇小玲珑的娇躯出现在她们面前。

    那是一位白裙少女,有着一对神秘的紫瞳,容颜精致,宛如玉石雕琢出来一般晶莹剔透。

    正是玄麟。

    战时到来,魔帝将她派遣到这个地方磨砺自身。

    “够了!”

    玄麒淡淡的开口。

    那位魔族停止狞笑,面露愕然,心中甚是不解,却也只得收起魔爪,恭谨道:“遵命,殿下。”

    “这支队伍中有修为的,已是尽数伏诛,剩下的老弱妇幼,就由他们去吧。”

    玄麒抬起美目看天,似是不愿去看满地的血腥,随意吩咐道。

    后方的魔族面面相觑,不知殿下为何有此言。

    以他们的观念,这座大陆的生灵,无非就是低贱的牲畜,他们魔族相杀就杀,即便是老弱妇孺,那也是牲畜,何必要特意放其离开。

    “殿下,本帅觉得,这些人之中,也未尝没有祸害,理应将其斩草除根。”

    在场的魔帅互相对视后,其中实力最强,达到心魔劫层次的那位提出异议。

    玄麟陡然转过身来,紫瞳冷冷的看着他,也不说话,体内圣息熊熊,却有如渊如海的浩瀚气息升腾而起。

    圣者之威蔓延开来。

    还有类似魔帝般的至高无上的威压。

    包括刚才那位提出异议的魔帅在内,在场的魔帅,众多魔族都是一个个跪了下来,浑身战栗,瑟瑟发抖。

    良久。

    玄麟才收起威压,淡淡道:“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我这般处置,你们可还有异议?”

    “没有!”

    在场魔帅,众多魔族都是异口同声的道。

    而刚才提出异议的那位魔帅,额前不由大汗淋漓。

    他怎么忘记了,殿下不但身份尊贵,尊为魔族殿下,而且还是一位超凡入圣的魔圣大人啊。

    跟魔圣大人提异议?

    找刺激呢?

    既然是魔圣发话,那他就没什么废话了。

    魔圣大人的指示,能理解的要执行。

    理解不了的,也要执行,先执行,再慢慢领会。

    不要说什么道理。

    他们魔族,拳头硬才是最大的道理!

    既然玄麟发话,他们便是舍弃了那些震天宗的老弱妇孺,乘坐魔族的战舰离开此处。

    快速飞行的虚空战舰前方。

    亭亭玉立在舰首的玄麟眼神却是有些迷茫。

    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魔族要与这大陆上的各族互相残杀呢?

    为什么,大家不能够平安无事的好好的相处呢?

    或许,玄麟心目中的难题,是个复杂到永远也解不开的谜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