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渺茫的变数
    乾神族灵妖族在楚天、菲菲的牵针引线下,在那座日渐荒芜下来的城池中汇合,旋即也没多做停留,稍稍修整一下便登上各自的虚空战舰,结伴而行。

    楚天自是回到灵妖族的战舰上。

    楚楚也想跟去,却心中羞臊,不怎么好意思。

    正在犹豫时,菲菲将她一手拉了登上舰船。

    乾人龙云瑶注意到这一幕,都没有反对。

    反正已经这样了,楚楚提前和公婆熟悉一下,没什么不好的。

    是以,乾人龙露出乐呵呵的笑容,而云瑶也是笑吟吟的,在乾人龙魁伟的身体旁,窈窕玲珑的她,笑得像是一朵衬托之下格外明艳的花朵似的。

    鲜花还须绿叶衬。

    就是这个道理。

    两波人马分别登上舰船行进。

    安全起见,各自分散的并不远,都在圣者感知笼罩的范围之内。

    就算发生什么意外,也足够来得及互相支援。

    类似一种互为犄角的阵势。

    两支队伍汇合后,声势大震。

    不考虑状态,就层次而言,双方可是有着乾人龙、雨晨、楚天足足三位的因果圣者镇守,圣者数目则是更多。

    就算考虑到状态,这么多哦圣者集合在一起,也算一股了不得的势力了。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是平安无事的向着光明神山方向靠近。

    第一批抵达光明神山的,并不是那一顶尖势力的队伍。

    而是一支只有一位法相前期带队的队伍。

    队伍中,诸多头颅耸动。

    原来是一支苦行僧组建的队伍。

    并不是说他们实力如何强大,速度又多么迅疾,而是他们原本所在的苦寒寺,本就在极寒之地的周边罢了。

    可魔族的进犯似乎无所不在,即便如此,他们在进入极寒之地后不久,也是遭遇了一支魔族队伍,在付出大量强者和两位法相境领头者生命为代价的情况下,终于仓惶遁逃到此。

    按照他们的感应,光明神山位于极寒之地的核心区域。

    但当他们真的降落到核心区域时,他们一个个的,均是不由傻眼了。

    原来这片地带,除了变得温暖一些,与极寒之地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眼前,竟是一片荒原,但极寒之地不同的事,不知怎的,这一天温度变暖许多,甚至融化了的冻土上,道道裂缝间,都有青翠欲滴的嫩苗萌生出来。

    只是,这种后有追兵,性命攸关的时刻,谁还有心思注意这些细节。

    见到这副光景,他们都是欲哭无泪。

    他们的位置没错啊,按照感应,已经到光明神山的地界了,但山呢?别说山,就连小土坡都没见着?

    而后方,还有魔族舰船在死死追击,如果没有得到任何庇护,很快就要被追上了。

    这一种苦寒寺的僧人都是感到欲哭无泪。

    他们只当这光明神山这最后的救世之地。

    不料却是一场天大的骗局。

    而在这时,后方一道虚空舰船飞来,他们正待继续离开这所谓的光明神山区域,乘坐自己的舰船继续赶路。

    却是不料,舰船出了故障,一时启动不了。

    早在先前,后方的魔族队伍就有位强者袭击了他们的舰船,虽然没将其彻底粉碎,却是埋下了祸根,又赶了这么久的路,此时已是到达极限。

    苦寒寺的舰船上,一道道裂纹蔓延开来,最终光芒暗淡,哪里能启动的过来。

    而后方,魔族则是狞笑着向这边赶来,舰船之上,一道道手沾血腥的魔影安静的伫立,释放着无边杀气。

    这群僧人之中,实力良莠不齐,都是速度不一的遁逃。

    但每个人都知道,苦寒寺怕是完了。

    因为后方的魔族队伍,比他们强大许多。

    又失去了虚空舰船,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脱离其魔掌。

    自今日后,位于极寒之地边缘处,享有一定声名的苦寒寺就要成为历史。

    便有僧人在心里哀悼。

    然而,那些哀悼的僧人便怔住了,因为他们突然听到,后方传来一道道惊呼声。

    只见那踏入这片区域的魔族战舰,竟是整个凝固在空间中,丝毫动弹不得。

    其上一道道魔影也是僵硬伫立,宛如陷入湖泊的昆虫。

    而这时,这片天地间却是有着一道道光辉绽放开来。

    当那魔族战舰,以及魔族的躯体触碰到光辉时,却像烈焰上的些许雪花一般,无比迅速的冰消雪融。

    眨眼间,那艘魔族战舰,以及战舰上的一道道魔影,都是犹如气化蒸发了一般,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见到这一幕,不少苦寒寺僧人都是喜极而泣。

    光明神山。

    这是光明神山。

    黑暗世界中,最后一线希望凝聚之地。

    虽说这与其中域主境以上强者感应的光明神山的样子有些不同,虽说比起光明神山,似乎光明域界这个字眼更加贴近现实,但无论是那种情况,他们每个人都是确信,此处必然就是神山所在之地。

    否则,他们这些人又如何能绝处逢生,并亲眼见证如斯神迹在他们眼前发生?

    “此处有神明庇佑,只要待在这片地方,便会没事的。”

    这支苦寒寺的迁徙队伍,都无比确信这点,便在此处找个地方安顿了下来。

    魔帝掌握全局,却始终注意着这片地带。

    因为早在这次黑暗魔渊开始向全大陆扩张之时,他便感应到天道事先布置下的这招暗子。

    今天,这天道在这场博弈中的,为此间生灵留下的最后庇护所,可是真正的由暗转明了。

    魔帝神色稍显凝重,看向中域西北极寒之地方向。

    他冷漠瞳孔中,神秘深邃的紫光流转。

    在他窥探下,那道颇为广阔的区域,便是渐渐的浮现出了其庐山真面目。

    他便是见到,那片区界看似广阔,但其实就是一丝光明,这丝光明看似微不足道,却在他的窥探下不断演变,每一天都在不断演变,最终在他眼前化作一座绽放万丈光明的无尽恢宏巍峨的神山。

    神山之内,自成洞天,仿佛携带无穷玄妙,仿佛有无穷多的空间折叠凝聚而成,蕴含着芥子须弥的大玄奥。

    而光明神山最深处,却是有着更加神秘的空间诞生而出,这道空间极为神秘,本身就仿佛是天道的化身。

    正在窥探中的魔帝忽然魔躯一震,即便以他意志,也不由吃痛闷哼出声,双目微闭。

    微闭的眼角处,有着一滴滴魔血流淌而下,映衬着魔帝英俊白皙的面孔,显得分外的妖异。

    魔帝却是笑了。

    原本他已掌握全局,但当他刚才窥探光明神山之秘时,却是不由隐隐察觉到,原本固若金汤的全局似是出现了一丝变数,变数的源头,便是他感应中光明神界深处即将孕育的那更加神秘的空间。

    更有趣的是,即便他如今掌握这座大陆过半奥秘,但由于天道很早以前就布置的这招暗子,除非他能彻底摆脱天道压制,恢复以往那完全超越圣境的实力,否则他也和其他魔族一样,根本就无法进入那光明区域,更谈不上提前破坏了。

    “有意思,原本本帝百分百能胜利的局面,竟然再度出现一丝变数,可是,即便那神秘空间颇有玄秘,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出数年,本帝便能再度恢复帝境实力,届时,就算是这光明神山,也丝毫无法阻拦本帝的脚步。”

    “只能延续如此渺茫的一线希望?天道,你真的以为会有什么改变吗?桀桀,痴心妄想!”

    一连串叩问后,魔帝并没有去等天道回应。

    作为互相博弈万年之久的老对手,他知道这个高冷的家伙根本就不会回应。

    是以,他继续将全部心神,投入到操纵黑暗魔渊蚕食圣武大陆的大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