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彻底折服
    即便楚天在踏入因果之前,凭借其惊人剑道,已足以抗衡一般因果层次。

    即便他踏入因果层次之后,实力更为精进,魔心假面纵然联手,依然毫无悬念被其诛杀。

    即便他如今战力之强,已经算是因果层次的一流,纵然比起全盛时期的乾人龙,也未必会差出太多。

    但此时此刻,触及乾人龙伯父、云瑶伯母的目光,他依然不由得头皮一阵发麻,沉重如山的压力向他暴涌而来。

    就在他压力山大时,旁边的楚楚见他们为难楚天,便不满的说:“父王母后,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小天也是迫不得已…”

    说到这里,她感到羞涩,桃腮浮现出一抹嫣红,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这般话语,不由让乾云二人更加想入非非。

    乾人龙额前更是不由浮现出道道黑线。

    敢情他女儿被占了便宜,这小子还是迫不得已了?

    于是,他看向楚天的目光便是更加凶狠了。

    一副恨不得扑过去咬上一口的既视感。

    楚天见状,知道任由小姐姐继续讲下去,只会越描越黑,便是不敢隐瞒,定了定神,语气虽有些颤抖,却一五一十将今晚之事交代清楚。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嘛。

    这个道理,他懂。

    闻言,乾云二人都是一时怔住。

    这是自然。

    天底下任何有掌上明珠的父母,对这种事怕是都无法太过坦然的接受。

    因此,他们看向楚天的目光更加凶狠起来,锋锐的宛如明晃晃的刀子一般,让其觉得刺眼。

    不过,那刀子一般明亮的眼神,终是渐渐平静下来。

    因为他们都是有理智的成年人,都是知道,眼下这情形,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熟饭,他们就算再气,也不能够如何。

    于是,他们目光平静下来后,确认了眼神,都是大致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

    坦白讲,楚天这个女婿对他们还是很不错的。

    以楚天如今的实力和地位,就算配他们的女儿,也绝对不算高攀了,而且,此子的优秀在如今普天之下年轻一代已算是头一份,同辈间绝对无人能够与其媲美。

    毕竟,即便是最顶尖的骄子,目前也仍是以超凡入圣为目标而奋斗。

    虽说目前天降福缘后,应当会迎来英雄辈出的时代。

    但即便如此,目前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只能算是刚刚开始。

    万物初始,这座大陆的骄子还不足以真正成长起来。

    天下天骄虽多,而且在先前黑暗魔渊的历练中,应该都有长足进步,但迄今为止,他们目前还从未听说有除楚天之外的第二人成功入圣。(静雪已陨落数年,故不被他们考虑在内)

    他们其实只是吃惊于这件事的突然罢了。

    如乾人龙,原先心中就无比看重楚天。

    在他失去了韩枫这位得意弟子后,似是对年轻一代更加看重,而年轻一代中,优秀如楚天者,无人能出其右。

    因为楚天和楚楚的亲密关系,他之前还发愁怎么帮他们捅破窗户纸,让楚天做他的乘龙快婿。

    到时候,爷俩实力都是不凡,平时也能操练一下不是?

    讲道理,小夫妻间要做那事,也是天经地义,任谁都无法阻拦的。

    然而,你们还没成亲呢?

    就已经这样了啊?

    楚天,本王的乘龙快婿哦,你是不是太心急了点哦?

    所以,就算对方是乘龙快婿,他先前也是无比的暴怒,宛如化身择人欲噬的猛虎一般。

    但现在听有太阴魔圣这回事,心中怒火便是散了大半。

    毕竟,就算做了这种事,也总比女儿香消玉殒要好上太多。

    而且,收楚天做乘龙快婿,难道不正是他的初衷嘛?

    误打误撞,这事成了,倒也没什么不好的。

    虽然先后步骤搞反了,咳咳。

    对楚天的优秀,云瑶的确是欣赏,虽然她心中还有一个疙瘩,但目前木已成舟,却是顾不了这许多了。

    他们对视一眼,便是明白彼此的心意。

    那就是趁早让楚天把他们女儿给娶了。

    明媒正娶,正宗娇妻。

    那今夜之事就只能算是步骤提前,就算不上亵渎了。

    虽然心中不无满意,但云瑶还是黛眉微皱,道:“虽然今晚事出意外,但木已成舟,楚天你得把楚楚给娶了,值此战时,诸事从简,如果那光明神山安全,你们就将婚礼办了如何?”

    楚天闻言,自无不可,便是老老实实的点头。

    这点要求,并不过分。

    见楚天答应下来,乾人龙,云瑶便都松了一口气。

    不料楚楚想了一下,却是提议道:“爹娘,我们的婚礼,能不能靠后一些?”

    云瑶黛眉微皱,一时不语。

    她大致能猜到女儿想说什么?

    母女连心,楚天和静雪的感情,楚楚听楚天讲过,无意间也向云瑶说过。

    云瑶是知道事情始末的。

    她猜想女儿大概是会说什么傻话。

    乾人龙对这些并不知,而是好奇的问道:“这却又是为何?”

    楚楚便长话短说,将所有一切简明扼要的告知父亲,旋即看向乾云二人,神色坚定的道:“父王母后,小天和小静相恋在前,而我和他今天才确定关系,所以,我想等小天把小静救活,然后我们三个一起举办婚礼。”

    云瑶尚未回答,乾人龙却是怒道:“岂有此理,能得我女青眼有加,便该知足,怎敢拈花惹草,勾三搭四?竖子欺我太甚。”

    楚天闻言,却是有些委屈。

    于他而言,确定关系的,就小静和姐姐二人罢了。

    一加一等于二。

    他哪有勾三搭四了?

    楚楚却嗔道:“爹爹,你不讲道理!”

    “我哪不讲理了?你说说看?”乾人龙不服的说。

    “小天和小静先好的,我们后好的对不对?”楚楚出谷黄鹂般的清脆语音响起,连珠炮般的问道。

    “对。”乾人龙犹豫了下,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

    因为这本就是客观事实,不容他质疑。

    以他乾神族之王的身份,向来都不屑于撒谎。

    虽说如此,以他长期以来的经验,却是隐隐有不妙的念头出现。

    果然,楚楚振振有词的反问:“既然他和小静要好在先,那他们之间的交往,就是正常的情侣交往,何来拈花惹草一说?”

    “这?”乾人龙哑口无言。

    虽然他隐隐察觉到有些不对,但就是说不上来为什么。

    “所以说,起码到目前为止,小天还没有拈花惹草。就算有拈花惹草,那他拈的那朵花,也是你女儿我,怎么?难道你对这个有意见?”说到这里,楚楚俏脸微凝,目光宛如刀子一般。

    楚天闻言不由冷汗直流。

    什么叫目前为止?

    我这么个人见人爱、人畜无害的青涩少年,姐姐你竟然还不信任我?

    使神族之王的乾人龙都似感到一阵阵不可抵御的杀气,不由心底一凉,连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不,你们都没有错,是本王错了,拈花惹草是对的。”

    他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啥,拈花惹草是对的?

    本王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本王,今晚真是日了狗了!

    呜呜呜。

    让这位一生专情于云瑶一人的乾神族之王说出这么违心的话语,真是难为他了。

    楚楚却嫣然一笑,乘胜追击:“所以说,小天既有恋情在先,拈的又是女儿这朵花,这么说,是我们对不起小静,而不是她对不起我们,所以,女儿才要等她一起,这样的婚礼才算圆满,否则,女儿心里,会愧疚的。”

    “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此时此刻,堂堂乾神族之王乾人龙心里,除了这句话,还是这句话,他已是为自己掌上明珠的聪明才智彻底折服。

    呜呼哀哉,他已无话可说。

    1603454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