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愤怒的老丈人和丈母娘
    “王,他们想撤。”

    另一边,雨晨注意到那边魔族撤退的动静,向正在打坐调整、浑身浴血的乾人龙说。

    “魔族占优而撤退,必有变故,不过,我等损失更加惨重,不宜过于阻拦。不过,却也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知道我乾神族不可辱。”乾人龙霸道双眉一扬,不怒自威。

    “领命!”

    平时玩世不恭的雨晨,这会子倒是初期的严肃,视线遥遥看向魔族撤退的方向,曾令无数美貌女子如痴如醉的眼眸中,却是有着超乎想象的锋芒掠过。

    竟是犹如凝若实质的剑芒一般。

    旋即,他将手中宝剑,缓缓拔出剑鞘,虽然那挺拔的躯体之上,已是遍体鳞伤,并没有比乾人龙好太多,却依然有着令人惊怖的可怕剑气渐渐的释放开来。

    这片天地的空气似是被打破平静的湖泊,一圈圈涟漪蔓延处,整片天地都是沸腾了起来。

    黑暗的天空,宛如一片被煮得滚烫欲沸的滚水。

    他手持宝剑,天地剑人合一,遥遥一剑向前方斩出。

    那一剑算不得如何用力,起初迹象也并不如何惊人,只是一道微不足道的剑罡。

    但剑罡却在掠空过程中,宛如吸收水分的海绵一般,将周围天地之力吸收其上,那道剑罡便一层层几何倍数扩大,化作洪流,洪流汇聚,化作滚滚而动的剑道之海,翻滚着浪花向前淹没而去。

    每一朵剑道浪花,都有着将任何圣者以下似蝼蚁一般湮灭的伟力。

    剑道之海汹涌而去,翻滚着浪花,将那些撤退不及的魔族强者尽数淹没。

    这支人人都是魔帅的魔族精锐斩首队伍,其幸存下来的大半强者都被根除殆尽。

    没有被波及到的魔族,都是宛如受到惊吓一般惊叫,仓惶向虚空舰船方向逃去,狼狈不堪,仿佛恨不得爹妈多生一条腿。

    旋即,争先恐后跃至其上。

    好像生怕晚一秒钟,都会与刚才不幸的同伴一般下场,被那位可怕的乾神族第一剑圣给永远留下似的。

    诸位魔圣视线遥遥与雨晨在虚空中对接,视线中都是多了许多寒入骨髓的冷意。

    不过,此次任务的主导者,独蛟魔圣对此倒不甚在意,只是眉头皱了皱,待幸存下来的魔族都是撤到舰上后,便是下令离开。

    保护光膜笼罩整座战舰。

    战舰加速飞行,越来越远,不久便消失在这片天地间。

    而另一边,楚天在被推演的同时,便有所察觉,催动对其克制的鲲鹏道法,极为粗暴的摆脱了对方的推演,破坏了独蛟的推演圣器。

    倒是让他眼神微眯。

    这些魔族,真是罪恶滔天,无可救药。

    这种大陆的公敌,不管杀的再多,他都不会介意。

    如果不是怀里的恋人需要安顿,他并不介意追杀过去,将心生怯意的魔族杀的七零八落的。

    不过,还是优先送姐姐与伯父伯母团聚好了。

    而且,还要想法好好解释一下今晚这档子事。

    一想起今晚的事,他便将诛杀魔族的想法抛到九霄云外,开始觉得头大如斗。

    倒不是说他自卑,自认高攀不上乾神族这一人类顶尖族群。

    而是他再次之前,也有山盟海誓的恋人小静。

    有了小静,又发生今晚的事,貌似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换做别的家族倒也罢了,但乾神族乃人类四神族之一,伯父伯母他们血脉高贵,地位尊崇,不知能否接受让其掌上明珠,与小静一起二女共侍一夫呢?

    “这都要怪刚才那个老混蛋,头绪越理越乱,若不是那老混蛋作祟,我怎有现在的烦恼?”

    楚天不由想到,如果伯父伯母能够像姐姐一般好说话,那就好了。

    就怕…

    “算了,我想这些有的没的,也没什么用,去见了就知道了,反正,不管他们什么反应,我都不可能放弃姐姐和小静任何一个的。我楚天,两个都要,哪怕有人将刀放在我脖子上,也是这个答案。”

    一念至此,楚天的身形便是更加迅疾了。

    无论结果如何,他都给予揭开心中的悬念。

    这种热锅上的蚂蚁的感觉并不好受。

    另一边,战事停止,一波波走散了的乾神族族人正往这边收拢,与这边的队伍汇合。

    收拢的人数越来越多,却终不见掌上明珠归来,云瑶便为楚楚感到担忧。

    可楚楚的实力,已是在她之上,和平时期倒也罢了,但在这种时候,以她修为独自外出,平白让丈夫担忧。

    如果是央求其他圣者的话,族内几位圣者都在调养。

    她不好为了自家女儿劳烦对方。

    毕竟,只是她自己担忧。

    说不定只是走的比较远呢。

    反正现在大多数族人还没归来。

    虽说如此,但她今晚眼皮子直跳。

    身为人母,她隐隐觉得,今晚一定有大事要发生。

    今晚绝不会是个平静之夜。

    就在她芳心七上八下,没有着落时,一对璧人般的身影出现面前。

    自然是楚楚和楚天。

    或许是女人的直觉,在看到他们的第一眼,云瑶便察觉到他们不对劲。

    态度,神色,关系无疑迥异于先前。

    虽说他们平常也经常在一起,但云瑶却察觉到,这是完全不同的。

    她几乎是肯定了先前所想,心中似有一块大石不断的往下沉,但还是抱着一丝丝侥幸,问道:“女儿,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吧?”

    “娘。”楚楚扭捏的叫了一声,两腮浮现出一抹桃红,“别问了。”

    旋即,低垂螓首,纤纤玉手揉捏着衣角。

    云瑶芳心咯噔一声,证实了心中所想,猛然扭头,美目看向楚天,厉声斥道:“楚天,你快说,你将我女儿怎么了?”

    楚天没想到对方反应竟是这么激烈,一时被吓住了,任他打了一千遍腹稿,也是张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有时候就是这样,太紧张了,就会什么都讲不出来。

    乾人龙本在疗伤,闻言心下一急,忍不住一口老血喷出,引动些许内伤。

    但他却丝毫顾不得这些内伤,不知何时起身,突然出现在楚楚面前,狐疑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旋即纳闷的看向云瑶:“瑶瑶,我觉得女儿很正常啊,这的确是我们女儿啊,没有什么大伤,你何出此言哪?”

    楚天闻言不由大汗。

    之前只是觉得,伯父他身为神族之王,威武难言。

    但今天才发现,其除了威武之外,竟然还是如此的耿直。

    欺负老实人,会不好意思。

    所以,做贼心虚的他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住口!”

    云瑶粉脸胀红,怒斥了一句,乾人龙这实力强悍、在因果层次也算一流的神族之王,也如乌龟一般一缩脖子,一声也不敢吭。

    云瑶美目打量下四周,只见不少族人已是睁开眼来。

    比如雨晨这厮,就是连内伤都不疗了,双目中满满都是好奇八卦之心。

    她便压低了声音,用极轻的声音说:“别让旁人看笑话,都跟我来,都没人的地方讲清楚。”

    旋即,她便带着乾人龙楚天楚楚离开人群,向没人处走去。

    却是没有察觉到,雨晨好奇心发作,也是借故离开人群,小心翼翼改变天地规则隐藏自己,不远不近的跟在他们身后。

    乾人龙实力虽比他胜出一层,但他情况未复,不防他跟踪。

    而楚天感知虽然敏锐,但他眼下自己也如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焉有兴趣去关注晨师傅跟踪没跟踪?

    最终,他们在一片无人之处停了下来。

    却没注意到,此处的不远处有着一颗大树。

    而雨晨则一路改变天地规则,跟随他们至此,在树干的另一边停下,好奇心发作,全心留意他们这边的情况。

    云瑶不知有人偷听,便俏脸肃然的看向楚天,“楚天,讲讲是怎么回事吧?你到底把楚楚怎么了?”

    虽然乾人龙耿直,却也并非毫无头脑,刚才只是事起突兀不做他想,这才闹了笑话,此时却是不由猜出了几分事实来。

    他整个人都是变得不好了。

    虎目异常凶狠的看向楚天。

    堂堂神族之王的他,为了护女,俨然化身一尊择人欲噬的猛兽。

    “楚天,快说,你到底把我宝贝女儿怎了。”

    他的眼神,犹如要将作恶者生吞活剥了一般。

    触及乾人龙、云瑶这样的目光,楚天不由头皮一阵阵发麻,似有着如山般的沉重压力向他压迫而来。

    那么,他将如何渡过此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