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化身“恶魔”
    难怪太阴魔圣见到楚天会面露惊骇。

    他的确是自认即将能够抗衡楚天,可那应该是在他在炉鼎的帮助下突破因果之后的事。

    现在对上楚天,用屁股想都知道是什么结果。

    虽然他是在超凡入圣这一层战力超凡,但比起魔心、假面那等真正的因果魔圣,还是要逊色一筹,对上更强的楚天,必定是死路一条。

    楚天瞟见楚楚模样,便能大概猜测出发生了什么事,便是将手探入虚空,抽出那把圣器冰流剑,浑身杀气和剑气交织,身后灰色气流变为淡黑色泽,云雾层层散开,最终凝出一道有着猩红冷漠眼眸,手持夺命两道的阴影死神来。

    阴影死神出现的一瞬,天地空间都陷入凝固。

    太阴还在对楚天的突然出现而不可置信。

    毕竟,早在行动之前,在灵妖族存活下来养伤的邪辰老魔便向魔帝大人提出这个难题。

    说是那楚天似乎能够随意出现在各处,着实棘手。

    而魔帝大人则是回应道,天地规则改变,日渐倾向魔族,此子纵然之前能够随心所欲,此时也要受到牵制,与原先大不相同。

    正是基于魔帝大人的金口玉言,加上自认今夜之后实力不在楚天之下,太阴魔圣他们才会对与此子关联不小的乾神族下手,将其魔爪抓向楚楚。

    对太阴这样的魔圣而言,魔帝就好像是信仰一般,信仰倒塌,即便意志再怎么坚定,也必然会有一瞬间的愣神。

    可一瞬间的愣神,就足够了。

    天命剑图第五图,已是全力施展。

    楚天便是双手持剑,目视太阴,照着对面的方向虚斩一记。

    在他虚斩而出的同时,那死神之影也是挥动镰刀,妖异血红的镰刀划过虚空。

    一道淡黑色毫不起眼的剑光融入面前虚空。

    下一瞬,太阴魔圣脖颈上便是出现了一道黑线。

    他一双老眼中充斥着不可思议的震撼。

    怎么可能。

    就算对手是那能灭杀魔心、假面的楚天好了。

    又怎么可能在一瞬间就杀死自己。

    要知道,他虽然尚未踏入因果,却也绝非一般的超凡入圣。

    以他的真实战力,即便比起真正的因果圣者,应该也能坚持个十几招、几十招的,也绝不会在瞬间就落败。

    孰不知,他诚然不是一般的超凡入圣没错。

    可楚天也不见得就是一般的因果圣者。

    其在超凡入圣这一阶段,修为尚不如太阴时,就能凭借修罗第九斩,天命剑图等手段抗衡真正的因果圣者,修为真正踏入因果之境后,水涨船高下战力再度暴增,怎可与一般的因果圣者相提并论?

    也对,当日灵妖族一战,他只是大致知道了楚天战胜了魔心、假面,并不知道战斗的细节。

    只是想当然的认为是苦战。

    实则,在那一战固然魔心假面已经倾尽全力,可对楚天而言,不过是牛刀小式罢了,待他通过二人熟悉了因果圣者层次的战斗方式后,天命剑图一旦全力出手,二魔便立即被诛。

    其实,太阴自视甚高,倒是高估他自己了。

    就算他真正踏入因果境,也绝非现在的楚天的对手。

    突破之前,面对楚天的愤怒一击,自然会被干脆利落的秒杀了。

    干脆利落的秒杀太阴魔圣后,楚天收剑,连看向楚楚。

    只见楚楚包裹在一团粉色光芒中,俏脸上的神色无疑是痛苦的,可以往清澈的杏眼却有些迷茫,泛着些许奇异之色。

    不知怎的,一看到这样的楚楚,先前一剑秒杀太阴的楚天竟是有些后怕,心中暗自恼火。

    刚刚那个该死的老家伙,究竟对姐姐施展了什么恶毒的手段。

    早知此魔如此无耻,刚才就不让他死的那么轻松了,一定要虐他无数遍后,再将其残忍的杀死。

    人魔不两立,对立阵营,是没有残忍不残忍一说的。

    “姐姐,你怎么了?”

    楚天好奇而担忧的问道,虽然有些莫名的后怕,但出于关心,身子还是本能的靠了过去。

    楚楚娇躯扭动,俏脸上陷入挣扎。

    被喜欢的人看到她这副狼狈样,她真的生不如死。

    因此,她便是很努力的控制,才控制住喘息:“小天,杀了我,快点杀了我。”

    “说什么傻话?让我看看,你怎么了?”

    楚天当然不能照做。

    他感知之下,在楚楚体内,感受到一道粉色的奇毒,他便是拉着楚楚右手,小心翼翼将圣力沿着她的手腕渡入体内。

    他力图镇压此毒,可此毒乃太阴秘术所凝聚,而楚天来的又晚了一步。

    最关键的是,此毒成型,在楚楚体内根深蒂固。

    而楚楚虽然有心魔劫修为,但其娇躯,在圣者面前依然是很脆弱的。

    楚天施展圣力时,根本无法放得开。

    如果不是在她体内,而是外界战斗,楚天只用调动一两成的圣力,都足以轻易镇压此毒。

    可在楚楚体内,这么点圣力,他也是不敢调动。

    否则就会超越她的极限,导致其香消玉殒。

    所以,纵然楚天修为通天,此时也是一筹莫展。

    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就在此时,一只如玉藕攀援而来,一只樱桃小口轻轻吻在他的脸上。

    他只觉脸上一凉,旋即全身都是火热起来。

    腹部更是有无名邪火涌起。

    似要将他焚烧殆尽。

    楚天便是见到,楚楚美目中再没有一丝清澈,其中充斥着些许迷茫,然而,这让她看上去更加诱人,媚眼如丝,桃腮似火,让他一时难以把持。

    “冷静,冷静,这是你姐姐,你来救她,这不过是小小的奖励,这种事,以前也有过,也有过类似的事的,所以,不要紧张。”

    楚天以莫大毅力,努力平复情绪,同时额前浮现血妖瞳。

    血色瞳孔中,有着一道道器械般静谧的瞳纹流转。

    溯源瞳。

    自然,以他因果层次修为施展的,与一般灵妖族强者施展的,天差地别,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溯源瞳之下。

    天下一切都没有奥妙。

    这太阴春毒虽然玄妙,却也被层层剥开了笼罩其上的神秘面纱,露出其庐山真面目。

    “此乃会让女子疯狂的奇毒,身中此毒的女子,将对身边的男子毫无反抗能力,此毒在姐姐体内根深蒂固,我修为受限,无可救治,而且,此毒之下,女子宛如身处十八层炼狱一般,如果一柱香时间内得不到救治,必然会内火喷发,香消玉殒。”

    “救治的方法,倒也简单,只要得到男子的…用来败火即可,这个…还是算了。这魔头,当然邪恶,真是个罪该万死的魔鬼。”

    楚天洞悉了此毒的本质后,恨得咬牙切齿。

    这魔头,怎能如此歹毒。

    如果早知如此,他刚才就不该让其死的那么干脆。

    就算秒杀,也必然要留个尸体。

    他要鞭尸,再鞭尸,再再鞭尸。

    不过,事到如今,情急之下,他也没其他办法,只能将圣力控制到合适程度,来镇压春毒。

    而后差距无效,又把圣力转化为不灭星力,将其中太淼星的净化之能催动到淋漓尽致。

    也是无用。

    因为无论什么手段,都要在楚楚相对脆弱的体内施展。

    环境如此,再怎么玄妙的手段都是无用。

    期间,迷失自我的楚天,竟是做了许多让楚天旖念连生,邪火涌动的举动,但他都始终把持着自己。

    不过,如此诱惑下,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多久。

    而一柱香的时间,终于即将抵达。

    包裹楚楚的粉色光芒更加浓郁。

    楚楚娇躯之上,雪玉般的肌肤上,都出现出裂纹,鲜血流淌而出,内火影响下,不小心溅到楚天身上的芳血,竟是犹如烈焰一般滚烫。

    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否则,要不了多久,一柱香时间就会到来,楚楚就会真的在他怀里香消玉殒。

    如静雪一样香消玉殒。

    “不,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能让同样的事情在我眼前发生,事到如今,我已无他法,就只能按照那固定的法子,那般败火救治了。”

    “可恶,这该死的因魔。”

    楚天心中忍不住再次咒骂已然陨落的太阴魔圣一遍,旋即再度看向楚楚。

    而此时失去神智,彻底迷茫的楚楚却是在他眼中更加迷人。

    美目半开半张,媚眼如丝,青丝散乱。

    “为了保住姐姐性命,今日我楚天也只能化身恶魔了。”

    楚天心中一声悲呼,却是只得将颤抖的手向面前陷入迷茫的绝色丽人碰去。

    粉色光团陡然扩张,将他们包裹在内。

    光团之中,片片衣衫剥落。

    两道年轻的躯体再无距离,紧紧纠缠在一起。

    夜色如幕,月华淡淡,这座偏僻的山谷内,却有美妙之事悄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