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81章:杜变屠龙杀!皇帝龙心大悦
    “厉婠婠妖女,我等你很久了。”

    看着杜变诡异的笑容,厉婠婠一惊,然后瞬间头皮一阵发麻。

    “轰……”

    顿时,以杜变为中心方圆十米的地面猛地炸开。

    绿色混合着一点点金黄色的毒雾,猛地炸开。

    圣火教的那九名宗师,十名准宗师本来真全力刺杀杜变,见到毒雾炸开的一瞬间,他们的玄气猛地从全身每一个筋脉穴道激射而出,试图弹开这些毒雾。

    这一幕,当时李文虺攻打厉氏别院的时候也曾经上演过。

    箭雨狂射,落在李道真和厉芊芊的身上。

    李道真就是激荡出一阵阵内力玄气,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玄气罩,将射来的箭弹开。

    当然,这不是能量罩,而是全身内力激射,仿佛炸弹爆炸冲击波一般,把外面的一切弹射开去。

    本来当然是有效的。

    这些可是宗师和准宗师级强者,连箭矢都弹得开,更别说是毒雾了。

    然而诡异的是……

    这些毒雾根本就无视激射而出的内力气波,依旧直接渗透了进入,站在皮肤上,钻入体内。

    瞬间……

    “啊……啊……啊……啊……”

    无比凄厉的惨嚎。

    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中,圣火教的这十名准宗师,九名宗师,全身的皮肉快速腐蚀烂掉。

    一块一块肉变成了烂泥落下,最后变成了一具具骨架。

    那无比凄厉的哀嚎,也变成了回声。

    几乎半分钟内,圣火教的十九名高手,全部惨死。

    ……

    杜变击败了厉彦的大军,并且杀了这个畜生之后,他第一想到对方的手段就是刺杀。

    厉如海的大炎王国,背靠着西域圣火教,高手如云,肯定会用最直接的办法除掉杜变,那就是刺杀。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总不能杜变为了躲避刺杀,时时刻刻都要躲在万军之中吧。

    所以,杜变主动出击,想出了这个请君入瓮的计策。

    而配出这个致命毒雾的,就是天才炼金师,侏儒先知司空叶,材料就是绿色腐蚀剧毒,加上被污染的圣井水。

    他说,关于圣井水他只是刚刚开始研究而已。但是第一个作用已经发现了,那就是对玄气和内力具有绝对的穿透性,所以当毒雾爆开的时候,圣火教的那些高手,无法用内力气波弹开。

    而整个计划,梦境系统同样几乎没有参与。

    至少到现在为止,请君入瓮计划非常成功。

    但关键是厉婠婠!

    ……

    杜变周围十米之内,全部被绿色复杂毒雾所笼罩,而杜变对毒雾是绝对免疫的,季飘飘在几十米之外,暂时不会被波及。

    半分钟后,毒雾全部落下。

    杜变站在中央,然后无比惊骇地发现,厉婠婠就在他的面前。

    美眸露出了诡异的绿光,朝着杜变邪异一笑。

    瞬间,杜变毛骨悚然。

    这毒雾如此强大,厉婠婠为何不会死,为何没有被腐蚀?

    杜变没有被腐蚀,是因为有辟邪丹,而且他的血脉已经变了。

    厉婠婠为何会没事?

    “杜变弟弟,好狠毒的计策啊。”厉婠婠娇声笑道:“请君入瓮啊?一下子将我的十九名高手杀得干干净净,好手段,好手段……”

    厉婠婠轻轻的鼓掌,绝世妖娆的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但眼眸确实冰寒一片。

    瞳孔,依旧是邪魅的绿色。

    她赤着玉足,就踩在绿色的毒雾上,完全安然无恙。

    “是不是很奇怪,这个毒雾如此厉害,为何我会安然无恙啊?”厉婠婠妩媚娇声道。

    然后,她的面孔变得无比冰冷,嘶吼道:“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从小经历了什么?从五岁开始就经历了什么?你对圣火教根本一无所知!”

    “杜变弟弟,你真的好了不起哦,用计杀了我十九名高手。”厉婠婠美眸一寒道:“但杀你,有我一个,绰绰有余!”

    杜变背后的汗毛,一根根竖起。

    见鬼了,真他么见鬼了。

    这个毒雾应该是无人不杀的啊,厉婠婠竟然没事,这,这就有天大的麻烦了。

    厉婠婠的武功有多高?简直让人发指。

    若她全力出手击杀杜变,会是什么结果?

    “死吧……”厉婠婠猛地一声厉喝,眼眸的绿光猛地爆出。

    “唰……”

    猛地一剑,惊天的一剑。

    无比强大的一剑。

    足够将杜变杀死十次的一剑。

    强大诡异的剑气,距离杜变仅仅两尺,猛地激射而来。

    杜变本能,猛地挥舞手中绿色屠龙剑。

    厉婠婠的惊天剑气,猛地激射在杜变的屠龙剑上。

    “砰……”

    杜变整个人,直接飞出去了几十米之远,如同纸鸢一般。

    厉婠婠坚信,这一剑足够将杜变杀死十次。

    但她还是闪电冲上前去,要直接将杜变的脑袋斩下,带回去给父王厉如海。

    然而下一秒钟。

    她惊骇地发现,杜变站在地上,安然无恙,连一口血都没有吐。

    紧接着,一个侏儒老者朝着左边移动一步,从杜变的背后出现。

    见到这个老者,厉婠婠眼眸大睁,猛地倒抽一口凉气。

    “魔眼司空灵……”

    紧接着,下一秒钟她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杜变,你竟敢收留我圣火教的敌人司空灵?”

    “杜变,你就等着我大炎王国的十万大军,将你的百色城踏为平地,将你的三万军队斩尽杀绝!”

    厉婠婠的声音,响彻在整个青龙会的上空,人影早已经消失在很远之外。

    ……

    从杜变身后出现的,当然不是司空灵,而是他的孪生兄弟,绝世地下城的侏儒先知司空叶。

    司空灵,就是那个亲手将《吸星大法》卷轴交给杜变的侏儒前辈。

    见到他,厉婠婠竟然连杜变都不杀了,直接遁走消失。

    知道他的人很少很少,但圣火教除外。

    司空灵没有修炼《吸星大法》,而且他也不是北冥剑派的北宗传人,司空灭才是。

    但是……

    他的武功却超过了司空灭。

    而且他一开始就拒绝了吸星大法,因为练习吸星大法之人还来不及天下无敌全部都暴毙了。司空灭之所以没事,也是因为司空灵的监督和帮助。

    绝世地下城的流星一族性命都很长,曾经在武道上的造诣是非常惊人的,但因为固步自封,坐井观天,所以之后几百年连一个大宗师都没有了。

    但是,从绝世地下城逃出来的那些人,每一个都很强。

    纪阴阴,当年几乎横行天下。纪惗惗,纪千仇,北冥剑派大长老,世间顶级强者。

    本来对于司空灵的武功几乎是没有人知道的,但是在二十几年前,司空灭被圣火教所抓。

    一个没有舌头的侏儒,冲入婆罗帝国北方圣火教,杀死了两名大宗师,十名宗师,救出了司空灭。

    从那之后,司空灵就出现在了圣火教的最危险名单之中。

    为了诛杀司空灵,西域圣火教总部曾经派遣了三波高手,进入大宁帝国,安南王国。

    对于圣火教名单上的危险人物,厉婠婠记住每一张面孔,每一个身影。

    所以见到这个侏儒出现在杜变身后的时候,她真的是全身冰寒,用尽所有的修为,瞬间遁得无影无踪。

    她厉婠婠自信自己的武功绝顶,但魔眼司空灵,那可是杀过两个大宗师,十名宗师的绝世强者。

    妖女厉婠婠走了很久之后。

    “噗……”

    杜变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瘫坐在地上。

    侏儒先知司空叶,也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艹,这女人太强了。”司空叶道:“真是见了鬼了,那无人不杀的毒雾,竟然对她一点作用都没有,她……竟然和你一样。”

    杜变擦拭嘴角的鲜血道:“若不是借你兄弟司空灵前辈的威名,我们两人都要交代了。”

    侏儒先知司空叶道:“还是你算无余计,备有后策,否则真是危险了,这妖女实在太强了。”

    不过,妖女厉婠婠那惊天的剑气,却仅仅只是将杜变震了一口血,受了一点点内伤而已。

    不是杜变有多么牛逼。

    而是杜变手中这支屠龙剑牛逼!

    何止是牛逼,简直是牛逼冲天了。

    因为,它将厉婠婠那惊天的剑气全部吞噬了!

    没错,这支屠龙剑能够吞噬敌人的内力玄气。

    厉婠婠妖女何等强大?她那惊天一击何等惊人,屠龙剑竟然完全将这股力量吞噬了。

    此时,杜变清晰地感觉到,这支宝剑里面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力量,正在涌动,仿佛要喷薄而出。

    杜变道:“梦境系统,这屠龙剑能够吞噬敌人的玄气进攻?”

    梦境系统道:“对,牛逼吗?”

    牛逼!

    就在此时,忽然响起了一道掌声。

    一个中年男子,一边故障,一边缓缓走来。

    他长着一张非常平庸的脸,丢在人群中几乎认不出来。

    但是他的身体修长,充满了强劲的敏捷和力量,全身黑衣,手握细剑。

    这是一个刺客!

    又是一个刺客,但不是厉氏的。

    “杜变大人真是让我叹为观止,刚才那一幕,我真的要吓尿了,幸亏我没有先出手,否则我现在已经被腐蚀成为骷髅了。”这个中年男子刺客笑道。

    “厉婠婠公主的武功实在是太强太强了,但是杜变大人的计策更牛。竟然用这个和魔眼司空灵长得一模一样的侏儒,直接吓走了厉婠婠公主。”

    “还好,还好我留下来听了这么一大段,否则我也被吓跑了啊!”中年刺客不断走近。

    距离十米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原来这不是魔眼司空灵啊,而是他的孪生兄弟,而且是一个武功很一般的孪生兄弟。”中年刺客道:“杜变大人,你真够调皮的。对了,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算不算就是那只黄雀啊?”

    杜变望着这个中年刺客,寒声道:“你是谁派来的?广西巡抚杜江?还是广西提督袁天兆?又或是两广总督高廷?”

    中年刺客露出委屈的表情道:“杜变大人,这还重要吗?重要的是我杀了你,这就可以了呀!”

    杜变点头道:“对,确实不重要,总之你是方系派来杀我的就对了!”

    中年刺客缓缓拔出细剑道:“厉氏做事太讲究排场了,杀您区区一个杜变,竟然动用了二十个高手,还被您害死了十九个。真是太夸张了,完全没有必要啊,杀您只需要一个宗师级的刺客就可以了,对吧?”

    这话确实是对的。

    中年刺客道:“听说您很牛逼,厉彦那一剑竟然刺不如您的心脏?”

    他怎么知道的,李道嗔说的?

    中年刺客道:“那这一次,我一定会非常认真割掉您的脑袋的,因为可以向我的主人换一万两银子呢。”

    杜变道:“那我给你两万两?”

    中年刺客道:“不行的,因为我的死活和前途,都掌握在主人手里。方系之强大是您无法想象的,您无知者无惧,敢和方系为敌,我可不敢呢。”

    “好了,聊了那么久,我也该办事了。”这名中年刺客寒声道:“我要杀了您了哦,你放心我会干脆利落,直接斩断脑袋了!”

    这个刺客戴上了一张特殊的面具。

    “嗖……”

    瞬间,这个中年刺客瞬间化作一道黑影,冲到杜变面前。

    “断魂影攻击。”

    杜变精神力攻击猛地激射而出。

    但是……

    完全无效,竟然被刺客的那张特殊面具挡了回来。

    那是什么面具?竟然能挡精神攻击?

    “死吧……”

    中年刺客一声厉吼,手中细剑猛地朝着杜变的脖子刺去。

    然而下一秒钟……

    杜变手中的屠龙剑猛地斩出。

    “轰……”

    一阵龙吟虎啸,一声炸裂。

    中年刺客的身躯,直接飞了出去,在空中猛地被斩成两半。

    “艹,这怎么可能?见鬼了吗?”

    这位中年刺客临死之前无比震惊,死不瞑目。

    这还不止。

    紧接着,他被劈成两半的身躯猛地炸开,瞬间粉身碎骨。

    杜变呆呆望着手中的屠龙剑。

    又望着变成粉碎的那具中年刺客的尸体。

    日!

    厉婠婠的内力玄气,真是逆天了!

    竟然直接把那个中年刺客劈成两半,而且身体炸开。

    这支屠龙剑,更,更加逆天了!

    不但能够吞噬别人的玄气进攻,而且还能够马上释放出来,去攻击别人?

    这,这真心逆天了!

    方系,杜江,袁天兆!

    没有想到你们那么快跳出来啊,竟然玩双保险。

    厉氏来刺杀我,你们也来刺杀我?

    你们等着吧,等这一波和厉氏大战之后,我就会去找你们了。

    轻轻抱起季飘飘,她全身发紫,身中剧毒。

    厉婠婠那个妖女,连劈出去的掌风,都是有剧毒的。

    杜变掏出辟邪丹,塞入季飘飘的小嘴之内。

    片刻后,她身上的紫色渐渐褪去,身体恢复了温暖。

    ……

    大宁帝国京城,皇宫!

    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皇帝内心的焦灼。

    每一天都有坏消息涌来。

    女真帝国在朝鲜王国势如破竹,十几万大军已经包围了朝鲜王国的都城了。

    朝鲜王国的使者,每一天都在泣血求援。

    皇帝给辽东守军下了十几道旨意,让他们想办法偷袭女真帝国后方,解救朝鲜王国之危。

    辽东守军也出战了!

    三次出战,全部损兵折将,然后再也不出一兵一卒。

    还有安南王国,上一次镇南公和黎昌国王的联军获得大胜,将叛王阮天成击退了二百里,原本形势一片大好。

    结果,厉氏趁机谋反和叛王阮天成遥相呼应。

    阮天成军士气大阵,再一次卷土重来,围攻顺化府,大战再一次开启。

    而最最让皇帝担心,甚至惶恐的,还是帝国西南的局面。

    厉氏谋反,天下惊变,西南半数沦陷。

    每一条消息,都是惊心动魄,都是充满了亡国的预兆。

    然而,群臣攻击的目标竟然是杜变这么一个区区小任人物。

    他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谗言了,杜变逃跑了。杜变骗了桂王府的六百骑兵进入百色之后,发现百色已经成为了空城,死城,于是逃之夭夭了。

    皇帝每天至少要听几十遍谗言。

    杜变抗旨了,杜变逃跑了。

    皇帝坚决不信,他信任一个人就信任到底。

    紧接着,李文虺率军七千进驻了百色城。

    然后,厉氏四万大军围攻百色城。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十天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

    杜变依旧没有出现!

    越来越多的人指着皇帝说,你看错了人,杜变本就是一个幸进的小人而已。

    皇帝陛下竟然倚为心腹,真是荒谬可笑,昏君之像啊。

    帝国西南局面即将崩溃,你堂堂皇帝陛下竟然想要依靠一个小太监,而且竟然册封他为帝国子爵,百色知府,百色参将。

    他的东厂千户都已经是超常擢升了,现在你竟然把一个小太监当成大救星,竟然将一根稻草当成了擎天玉柱。

    你这不是昏君是什么?可笑可耻的大昏君。

    时间一天天过去。

    李文虺马上要兵败身亡了,百色城马上要沦陷了。

    杜变依旧没有出现。

    无数奏折又蜂拥而上,李文虺是为了救杜变,才率军进入百色孤城。李文虺对杜变恩重如山。但是现在李文虺要死了,杜变依旧没有出现,对自己的义父见死不救,简直禽兽不如。

    无数奏折逼迫皇帝拨乱反正,剥夺杜变爵位,剥夺杜变所有官职,派遣厉镜司捉拿定罪。

    这是真正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这些人要剥夺杜变爵位,要给杜变定罪只是表面,根本还是针对皇帝,要让他认错,进而逼迫他退位。

    如今,每天跪在他书房外面的老臣已经越来越多了,全部都是六七十岁以上的退休老臣,资格老,不能骂,不能责怪。

    他们也不明着逼皇帝退位,就是逼迫皇帝认错。

    “陛下心盲啊,竟然把杜变小贼当成了国之柱臣,区区一个小太监竟然册封为帝国子爵,百色知府,百色参将,完全是昏聩之举,亡国之兆啊!”

    “陛下啊,那杜变是奸佞小贼,败坏陛下名声,当拨乱反正,剥夺所有官职,下旨捉拿,这样才能挽回陛下声誉啊。”

    “陛下,您忘记了当年的李英图了吗?您也是对他百般信赖宠爱,不断加官进爵,甚至想要把宁雪公主赐婚,结果呢?叛变了,成为了女真帝国的郡王了,成为我大宁帝国最大敌人,你今天再一次宠幸一个小人杜变,这是要重蹈覆辙吗?”

    听到最后这段,天允皇帝几乎一口鲜血都要喷出来。

    拼命地喘气呼吸,他闭上眼睛,手握佛珠,继续闭目道:“杜变,你不会辜负朕的,朕相信你,朕相信你……”

    然而,如果百色城沦陷,李文虺死。

    那……那杜变的名声再也无法挽回了。

    对义父见死不救,就是天大的罪名,就算黄河之水也无法洗清。

    到那个时候,那皇帝也要彻底绝望了。

    而就在此时,外面的一位大臣。

    这是一位内阁大臣,已经没有面见皇帝很久了。内阁和皇帝已经撕破脸很久了。

    而此时,这位内阁大臣竟然出现在皇帝的书房之外。

    这位内阁大臣叩首道:“启禀陛下,桂王世子宁充曜弹劾杜变勾结桂王府副总管李陵,强夺桂王府最后的六百骑兵。以至于桂王府毫无防守之力,近日被流氓地痞冲入王府烧杀奸夺,致使桂王殿下惨死,桂王世子上血书,恳请皇帝陛下定杜变之罪!”

    这话一出,皇帝的脑子仿佛被一道雷劈中,瞬间一片空白。

    桂王?死了?

    他最信赖的一个兄弟,死了?

    顿时,外面所有的老臣跪下道:“陛下,请下旨捉拿奸佞宦官杜变。”

    “陛下,请下旨捉拿奸佞宦官杜变!”

    而就在此时!

    一个年轻飞快飞快地冲了进来,大声道:“陛下大喜,陛下大喜,帝国子爵,百色知府,百色参将杜变,率领三万五千大军杀回,击败厉彦大军,拯救李文虺公公,拯救玉真郡主,拯救了百色城!”

    这话一出,全程震惊失色。

    天允皇帝一听,先是不敢置信。

    每天都是坏消息,乍一听到好消息,还以为是幻觉。

    因为他无数次幻想着这一幕。

    足足好一会儿后,他猛地站起,脸色通红,放声大笑!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