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79章:首战厉氏!一面倒屠杀!大胜
    杜变几万行军太艰难了,那几百里的无人区原始森林就足足走了十几天。

    走出原始无人区森林区,再北上几百里就是百色府的天保县。

    原本这个县里面驻扎着几千大军的,此时已经全部被调去攻打百色城,成为了一座空城。

    也就是在这里,杜变才知道干爹和玉真郡主竟然率领七千军队前来营救杜变,然后代替他驻扎百色城。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杜变几乎心急如焚。

    整个人都颤栗起来,这已经过去了十几天啊,干爹和玉真郡主凭着七八千军队要抵御厉氏几万大军,随时可能沦陷啊。

    一旦沦陷,义父和玉真郡主会遭到何等结果?

    杜变想想都不寒而栗,于是他命令义兄李陵率领五千士兵攻打天保县,并且驻扎下来。

    因为天保县刚好卡在百色城和绝世地下城的中间,必须保证百色城和绝世地下城的道路畅通,因为很多物资都需要从绝世地下城运来。

    然后杜变暂时抛下了大部队,率领三千六百骑兵风驰电掣,疯狂朝着北边二百里处百色城冲去。

    ……

    厉彦首先见到的是几百个狼骑兵,真正的狼骑兵!

    狼骑兵不算很奇怪,沙隆硕也有狼骑兵,甚至还有大象骑兵。

    但是眼前这狼坐骑如此神骏,如此高大,甚至超过了战马,关键他们的奔跑速度太惊人了,超过千里马都许多。

    几百个狼骑兵,每一只巨狼都神骏凶猛。

    身后的那三千多骑兵,每一匹战马都超过两千斤,超过六七尺之高,远远超过厉氏的大部分战马。

    而且每一匹战马的关键部位,都裹着鲜明的铠甲。马上的骑士,每一个都非常高大,每一个都穿着鲜明铠甲,从头一直包裹到脚。

    就这么一匹马至少超过了三千两银子以上,就这么一身铠甲都超过了三四百两银子。

    这他妈的是哪里来的军队啊?天上神国吗?

    不管是大宁帝国,还是安南王国都装备不起啊,海外方系帝国强大繁荣之极,或许能够装备的起,但他们是盟友啊。

    “轰轰轰……”

    这支骑兵越来越近,越近……

    然后,三千多起兵开始变阵,成为了尖刀阵形,杜变率领着几百巨狼骑兵,成为刀尖。

    此时厉彦终于见到了刀尖位置的核心杜变,认出这是这支军队的首领。

    厉彦道:“这傻逼是谁?”

    李道嗔面孔一阵抽搐,道:“杜变。”

    厉彦面色一变,嘶声道:“这,这就是杜变?”

    李道嗔点头道:“对,这就是杜变。”

    厉彦狰狞道:“杜变那个小阉狗,他不是跑了吗?这个小杂种不是跑了吗?”

    是啊,杜变不是已经跑了吗?怎么回来了,而且还带着这么一支如此威武精锐的骑兵?

    “轰轰轰……”

    这支王牌骑兵尖刀一般,潮水一般,越来越近。

    厉彦正色道:“李道嗔,我们两万军队,能够抵挡这支骑兵的冲击吗?”

    李道嗔道:“应该可以,毕竟我们数量是他们的七倍。而且起兵的可怕就在于第一时间的冲锋和践踏,用盾牌加长枪大阵,可以破之!一旦杜变的几千骑兵冲入我们大军之中,失去了冲锋势头被纠缠,反而成为我们的俎下之肉。”

    厉彦厉声道:“所有军队,向后转,列阵,乌龟阵,乌龟阵!”

    两万厉氏军听到命令和鼓点后,立刻转身,重新集结列阵。

    虽然比不上杜变的王牌军队,但这支军队也算得上是精锐,听到号令后并没有慌乱,集结列阵也非常娴熟。

    “砰砰砰……”

    两万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铁桶乌龟阵。

    最外围是大力士,手持巨大盾牌,组成了近两米的盾墙,把所有士兵保护在身后。

    坚固的盾墙,如同矮小的城墙一般,看上去仿佛坚不可摧。

    从盾墙的缝隙中,无数长枪如同刺猬一般刺出,中间无数弓箭手弯弓搭箭,瞄准杜变冲锋而来的骑兵。

    这种大阵却是克骑兵,而且他们背靠城墙,足以有效阻挡骑兵的冲锋势头。

    “轰轰轰轰……”

    大地的颤抖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激烈。

    杜变的骑兵越来越凝聚,越来越凝聚,最后完全成为一只巨大的尖刀。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千米,八百米……

    城墙上本来打算为国尽忠的李文虺和玉真郡主,从杜变骑兵出现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就彻底呆了。

    无比的狂喜!

    仅仅是因为劫后余生的狂喜,还因为杜变巨大蜕变的惊喜。

    足足好一会儿,玉真郡主惊道:“文虺公,杜变这样部队,他的骑兵应该散开。敌人的弓箭手太多了,足足有一万多人。他的骑兵聚得这么拢,一会儿敌人箭如雨下会有巨大伤亡的。”

    李文虺摇头道:“不会的,你接着看就是。”

    从城下望去,厉彦的两万大军,如同黑压压一块礁石。可怕的盾牌阵,完全密不透风,如同铁桶一般。

    杜变的三千多骑兵,如同一支巨浪大剑,凶猛刺来。

    距离五百米!

    距离三百米!

    杜变猛地拔出了屠龙剑,嘶吼道:“杀,杀,杀……”

    三千多骑兵猛地拔出战刀,嘶吼道:“杀,杀,杀……”

    声势震天。

    三千骑兵疯狂地加速,加速,加速……

    最后杜变率领的几百巨狼骑兵,瞬间的冲锋速度竟然超过了21米每秒,身后起兵的速度瞬间速度也超过了十七米。

    “射,射,射……”

    厉彦一声大吼!

    “嗖嗖嗖嗖嗖……”

    厉彦大军阵内,一万多弓箭手,猛地抛射而出。

    天空猛地一暗。

    一阵箭雨,狂暴而出。

    无数箭雨在空中划过一百多米在,凶猛地砸在杜变的骑兵阵中。

    不需要任何命令。

    所有的骑士,飞快举起手盾,挡住战马的关键部位,眼睛。

    剩下地方,这些战马全身披甲。至于骑士,更是板甲加软甲,加锁甲,包括全身。

    “砰砰砰……”

    无数箭雨落在杜变的三千骑兵阵上。

    响起了一阵阵急促密集的撞击声,然后迸出了无数火星。

    有几十只战马一声惨嘶,直接跪倒甩了出去。因为极其倒霉地被射中了马腿。

    但,厉彦军队射箭的机会,仅仅就只有这么一次了。

    一百多米的距离,对于杜变的骑兵仅仅之需要十秒钟不到,他们已经来不及第二次弯弓搭箭了。

    “轰轰轰轰……”

    杜变三千骑兵之尖刀阵,距离厉彦大军疯狂飞快接近。

    三十米,十米……

    “轰……”

    一声巨响!

    如同彗星撞击地球一般!

    铁桶长枪阵对你骑兵的冲锋确实非常非常有用。

    但是……负责冲锋最刀尖部位的,是三百名最精锐的武士高手,他们骑着的是几百只巨狼,力大无穷的巨狼。

    瞬间冲锋的速度,超过八十公里每秒。

    每一只巨狼加上骑士的重量,达到近一吨五以上。

    这瞬间的冲锋,相当于一辆宝马三系之类的b级轿车,以七八十公里的时速冲上去。

    那……什么盾牌阵有用啊?

    瞬间,摧枯拉朽,活生生被撕开。

    最前面的盾牌,直接飞了出去,手持盾牌的那些士兵,整个人的五脏六腑被震成了肉泥,鲜血狂喷而死。

    “砰砰砰砰……”

    越来越多的巨狼骑兵,无比凶猛地冲了上去,以时速七八十公里的速度疯狂地冲撞。

    瞬间,无数的盾牌飞了出去,无数盾牌后的士兵,飞了出去,鲜血狂喷暴毙。

    “杀杀杀杀杀杀杀……”

    杜变左手战刀,右手屠龙剑,接着巨大的冲锋势头,疯狂地切割。

    “轰轰轰轰……”

    后面三千多名骑兵,怒浪奔腾,疯狂冲入。

    厉彦的乌龟铁桶大阵,瞬间从中间被撕开,中间一万多士兵暴露在骑兵面前。

    杜变的三千多骑兵,就这么一直冲锋,冲锋,碾压,碾压。

    所过之处,任何阻挡者,全部被卷入马腹之下,彻底被践踏成肉泥。

    两边的士兵,被战刀疯狂收割着生命。

    可怕的伤亡,就在这冲锋的一刻,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

    惊人的伤亡,每一秒钟都有不知道多少人死去。

    厉彦和李道嗔骇然地发现,就这短短不到一刻钟时间,自己两万多大军,竟然伤亡了两三千人以上。

    但是,骑兵也就是冲锋时候的杀伤力惊人,一旦冲锋势头结束被纠缠包围,失去了机动性,那也只是一个巨大的被屠杀目标。

    厉彦厉吼道:“包围,包围,包围!”

    剩下一万多大军如梦惊醒,开始后退试图变阵,要将杜变的这三千多名起兵团团包围。

    然而……

    这支地下城最精锐的骑兵,只会暂缓根本不会让自己停下来,再还没有冲到城墙面前的时候,就直接朝着右边转向,然后继续冲杀出去。

    原本,被无数军队纠缠,战马是再也提高不了速度的。

    但是,杜变率领的几百巨狼骑兵在前面开路,它们比起战马更加灵活,更加凶猛。

    有巨狼骑兵在前面冲锋,后面始终有一大片空白地带可以让战马冲锋加速。

    就这样杜变率领三千多骑兵,疯狂地在厉彦大军阵中冲杀。

    不断地刺穿军阵,不断地碾压,不断地践踏。

    尤其是几百巨狼骑兵,简直是杀神一般。

    每一头巨狼的头上都带着头盔,还有锋利的顶角。

    杀得残暴心起,后面的巨狼坐骑甚至失去了控制,不在听命冲锋,而是直接扑咬,活生生将厉氏的士兵咬断脑袋,然后爪子从中间猛地撕开,活生生将一个人撕裂成两半。

    疯狂激战,疯狂屠杀。

    整整半个多小时后!

    杜变三千多骑兵就算在精锐,也开始精疲力尽了,伤亡渐渐加剧。

    但是厉彦的两万大军,伤亡率已经超过三成。

    地上鲜血模糊,尸横遍野。

    厉氏军队,不是被踩死,就是被咬死,被撕裂,被劈斩。

    受伤很少,直接战死数不胜数,而且死状极惨。

    终于,剩下一万多军队再也支撑不住,士气直接崩溃瓦解,开始四下逃窜。

    整整坚持了半个多小时的血腥激战后。

    厉氏军队彻底溃败。

    厉彦拼命大吼道:“不许逃,不许逃,杜变小阉狗的骑兵已经精疲力尽了!”

    他骑在战马上,疯狂追击拦截逃跑的士兵,手中战刀不断挥舞,斩杀那些逃跑的士兵。但是这也阻止不了军队的溃败奔逃。

    “我要将你们诛杀九族,诛杀九族……”

    厉彦狂吼道,整个人彻底暴怒。

    李道嗔追了上来道:“三公子,局面已经无法挽回了,军队一旦溃败,除非王太子或者大王出现才可以将他们重新聚拢起来。”

    厉彦怒道:“李道嗔,你是说我威望不够吗?”

    李道嗔道:“杜变这次只是将我们杀了一个出其不意,他的这几千骑兵用来守城没用的。所以下一次我们率领几万大军过来攻打,他依旧必死无疑。”

    厉彦不甘心望着百色城,大炎王国其他方向都势如破竹,唯独他在区区一个百色城损兵折将,这让父王怎么看他?

    李道嗔道:“三公子,我们必须赶快走了,否则……”

    厉彦一看,发现自己的一万多大军完全溃散,正在拼命地奔跑。自己身边的一千多亲卫队也脸色惊惶。

    对,必须赶紧跑了,否则就有性命之危了。

    “跑,跑,跑……”厉彦下令道,然后他和李道真率领着一千多骑兵,疯狂地朝着西边奔逃。

    然后下一秒钟,厉彦浑身汗毛一竖。

    因为杜变真的追杀上来了,而且仅仅只带着三百多巨狼骑兵就冲了上来。

    巨狼骑兵的速度太快了,根本就不是厉彦的那一千多骑兵能比的,几乎转眼之间就在不断地接近。

    厉彦飞快扒掉了自己鲜艳的袍子和金冠,想要将自己隐藏在众人之中。

    但是杜变通过系统,死死地锁定着他,怎么可能让他逃掉。

    三百巨狼骑兵,越追越近,越追越近。不过距离城墙下的战场越来越远。

    李道嗔惊道:“三公子,这样不是办法,它们很快就会追上来的,我们速度比这些狼骑慢太多了。”

    厉彦道:“那你想如何?”

    李道嗔道:“我们有一千多骑兵,杜变现在追上来的只有三百狼骑兵,我们是他的四倍。他的几千骑兵还在远处,我们趁机将杜变杀了。”

    这话一出,厉彦眼前一亮。

    自己的一千三百名骑兵,对战杜变的三百名巨狼骑兵,有得一打啊。

    最关键的是如果能够杀掉杜变,那这场大战反而算赢了。

    一不做,二不休,就在这里宰杀了杜变,反正杜变的武功是不堪一击的。

    厉彦顿时竖起手道:“停!”

    然后,他的一千多骑兵停了下来,调转方向,和杜变的三百狼骑兵面对面。

    杜变也竖起手,暂停了下来,和厉彦的一千多骑兵面对面。

    厉彦大吼道:“杜变贱狗,我们就在这里,决一死战如何?”

    杜变道:“好啊!”

    厉彦举起手中李玉堂的头颅,道:“这个人你认识吗?”

    杜变眼眶欲裂,他当然认识,干爹的义兄,杜变的义伯,广西镇抚使李玉堂。

    杜变离开百色去京城,李玉堂就替他镇守百色府,只有从杜炎口中得知厉氏和方系勾结的惊天情报后,李玉堂第一时间离开百色,要去禀告给巡抚张明阳,要去禀报给皇帝。

    结果,离开百色城的时候被厉彦截住,活生生杀了。

    李玉堂虽然和李文虺一直都在竞争,但感情却是亲兄弟一般,对杜变也百般照顾吗,是他非常敬爱的一个长辈。

    现在,却死在厉彦这奸贼手中,而且尸体还被百般虐待。

    两军间隔一千米,厉彦将李玉堂的头颅扔在地上,然后解开裤裆掏出家伙,对着李玉堂的头颅撒尿。

    “杜变小贱狗,羡慕我的宝贝吗?能硬能睡女人,能把女人肚子搞大,宋玉真啊,漓江郡主啊,还有你的那个什么狗屎姐姐杜萍儿啊,我这根东西都能把她们插得死去活来,能搞大他们的肚子,你能吗?你能吗?”

    “哈哈哈哈……”

    杜变的三百狼骑兵在列队。

    厉彦的一千三百名骑兵也在列队。

    间隔一千米,很快就要决一死战。除非一方彻底死绝,否则不会结束。

    “杜变小贱狗,李玉堂的脑袋我已经玩腻了。接下来我本来要斩下你干爹李文虺的头颅,然后做成尿壶的,现在用你的头颅做尿壶也是一样啊,顺便把宋玉真的脑袋好好保存,也作为尿壶,然后每天在她小嘴里进进出出,哈哈哈哈……”

    厉彦一直以来都是疯狂而又奸诈的,他在疯狂激怒杜变。

    两边都彻底集结完毕了。

    厉彦猛地拔剑,怒吼道:“杀,将杜变阉狗碎尸万段!”

    一千三百名骑兵猛地冲出。

    “杀!”

    杜变冷静下令,三百狼骑兵闪电一般冲出。

    两支骑兵,不断靠近,靠近……

    瞬间,再一次冲撞在一起。

    “砰砰砰砰……”

    在厉彦看来,四比一肯定是有巨大优势的,可以趁机斩杀杜变。

    这就如同一个赌徒大输之后,反而一个梭哈想要彻底赢回全部。

    然而……

    完全不是这样!

    瞬间撞击后!

    厉彦的骑兵,一个个被直接撞飞出去。

    整个战马的脑袋,被巨狼坐骑的撞角活生生刺穿。

    没错,杜变是只有三百多狼骑,但是巨狼武士也是会战斗的,但战马不会。

    “嗷嗷嗷……”

    凶残的巨狼,疯狂地撕咬。

    巨狼上的武士,清一色都是四品武者,只有最最精锐的武者,才有资格成为巨狼骑士。

    三百多名四品武者,面对一千多名骑兵。

    当然依旧是,一面倒的屠杀!

    然而刚刚一开战,奸猾如鬼的厉彦就已经逃跑了,不管自己的一千多骑兵能够大得多杜变的三百狼骑,他都不会赌的。

    能够赢,能够杀掉杜变狗贼当然好,如果不能,当然要牺牲一千多亲兵,换取他的逃跑。

    跟着一起奔逃的还有李道嗔,准确说他不是逃跑,他是要贴身保护厉彦,毕竟他是巅峰宗师。

    “纪世少城主,你留下来作战,傅红冰你跟着我去追杀厉彦和李道嗔!”杜变道。

    “是!”

    然后,杜变和傅红冰二人,骑着巨狼,飞快追杀李道嗔和厉彦。

    巨狼速度飞快,几分钟后就已经追上二人。

    “蠢不可及的杜变,让你追上来,你还真追上来啦,哈哈哈哈……”

    厉彦猛地转身,李道嗔猛地转身。

    厉彦道:“李道嗔,那个武功高的女人交给你了,拿下她,我要将她艹个半死!”

    顿时,巅峰宗师李道嗔猛地拔出战刀,朝着傅红冰冲杀过来。

    对傅红冰,他是完全没有放在眼里的,那么年轻美丽的女子,武功最多和季飘飘一样,他绝对可以一刀灭之。

    然后,她这绝美的躯体,就要被厉彦这个禽兽蹂躏。

    厉彦望着杜变,耸了耸肩膀道:“傻逼,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了。你怎么会傻到这个地步啊,真的冲到我的面前,我可是一品武者,你呢?你说我杀你是不是轻而易举啊?”

    “你再找季飘飘啊?他在城墙下了,她跑过来了,跑过来了……可惜来不及啊,你这条小阉狗很快要被我杀了啊,你的头颅我做尿壶,你的尸体我会暴晒,然后摸上盐做腊肉,然后找到你的那个杜萍儿姐姐,你的奶娘,喂着她们吃下去,不吃我就将她们奸死。当然就算吃了,我也会奸死她们的,我是一个纯粹的坏人呢……”

    厉彦正在疯狂地喷着恶毒的言语。

    忽然……

    他的身影闪电一般冲过来,没有任何预兆,明明话没有说完,就闪电冲来。

    一品武者的速度,一品武者的力量。

    手中的利剑,闪电一般刺入杜变的胸口。

    “噗刺……”

    直接刺中了杜变的胸口。

    但是,刺不进去……

    仅仅刺入不到半寸深。

    因为,杜变心脏出长出了一层金黄色的鳞片。

    下一秒钟,杜变望着厉彦的双眼,仿佛深情地凝视、

    可怕的断魂影,可怕的精神攻击,猛地激射而出。

    “啊……”

    厉彦一声惨叫,整个身体猛地飞了出去,脑域精神内猛地炸开,瞬间一片空白。

    杜变上前,唰唰唰唰,切断了厉彦的四肢筋脉。

    然后拧着他的头发,拍着他的脸颊道:“厉彦,你说我该怎么杀死你呢?”

    厉彦狞笑道:“随便啊,反正我父亲,我哥哥,还有厉婠婠会为我复仇的。你得意不了太久的,你的玉真郡主不是被我插,就是被我哥哥插,被我父亲插。你的脑袋,你义父李文虺脑袋不是被我做成尿壶,就是被我父亲做成尿壶,哈哈哈……”

    “嗷……”

    杜变猛地一阵咆哮。

    身上蛟龙鳞片布满全身,充满了可怕的力量,抓住厉彦的脑袋,猛地捏爆。

    厉彦头颅如同烂西瓜一般炸开。

    “砰!”

    然后抓住他的肩膀,活生生将他身体撕裂成两半。

    然后,杜变望着厉彦的尸体寒声道:“这仅仅只是第一个,厉如海,厉婠婠,你给我等着。”

    ……

    注:第一更六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