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78章:杜变王者归来!震撼之战(重要)
    “啪啪啪啪……”

    杜变高举屠龙宝剑,可怕的闪电一阵又一阵劈打在宝剑之上,然后流遍杜变的全身。

    无数的电火花,仿佛游龙一般。

    这一刻,杜变看上去确实非常之震撼。

    见到这一幕,侏儒先知司空叶完全彻底惊呆了。

    他是一个极度复杂的人物,他对杜变充满了痛恨,因为杜变毁了他,准确说他彻底输给了杜变。

    但是他又很感激杜变,因为杜变让他知道,他还有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女人。虽然那个女人已经毁容了,而且还盲了一只眼睛,瘸了一只手,甚至对方还完全不知道他司空叶的存在。但是在司空叶心中,这已经是她的女人了。

    有了女人,有了女儿,人生顿时完全充满了希望。

    但是就让他这么臣服杜变,他完全说服不了自己,所以他提出了一个极度苛刻的条件,让杜变拔出这个屠龙剑。

    他没有想过杜变能够拔出来而不被闪电劈死,但是内心又渴望杜变拔出来。

    然而……杜变真的拔出来这支宝剑,间隔了几百年之后,终于有人再一次拔出了这支屠龙剑。

    现在司空叶已经完全可以说服自己了,在几百年前这支屠龙宝剑就是大城主的佩剑。

    只有屠龙剑的人才是真正大城主,无敌的大城主。

    侏儒先知司空叶给自己找了足够的理由,直接单膝跪下道:“炼金师,拜见大城主!”

    他本来很矮,跪下来更矮。但杜变却非常郑重严肃地望着他,因为像司空叶这种人一旦决定效忠,基本上是不会再背叛的,这是极度偏执甚至扭曲之人。

    杜变放下屠龙宝剑。

    顿时,可怕的闪电结束了。

    杜变上前,将侏儒先知司空叶扶了起来。

    顿时,一道电流猛地击打过司空叶的全身,让他身上所有汗毛猛地竖起。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物理反应,但是却被侏儒先知司空叶定义是一种天意。

    “历史上著名的君臣第一次见面,或许也是这样的,仿佛有一股能量将两人联系起来。”司空叶心中暗道。

    扶起司空叶后,杜变看着手中的这支屠龙宝剑。

    通体幽蓝的宝剑,非常惊艳古朴。

    杜变凝聚内力,猛地劈斩而出,一道剑气激射。

    玄气内力利用率非常之高,但仅此而已,四五米后剑气依旧完全消散了,根本比不上六脉神剑啊。

    杜变道:“系统,这支宝剑强大在哪里啊?我没有感觉出来啊。”

    梦境系统道:“你现在不知道,等战斗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它会彻底让你颤栗的,甚至会彻底改变你的战斗人生,我可以肯定它以后会成你终身的佩剑。”

    梦境系统强卖关子,因为他觉得这屠龙剑的逆天之处说出来太寡淡无味了,只有真正战斗的时候它显示出逆天的威力,才更加震撼。

    ……

    次日,天快亮了!

    杜萍儿依偎在杜变的怀中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要求跟着杜变一起出去。

    奶娘带着微笑为杜变整理行囊,她现在都不知道女儿在婆家遭遇了什么,但现在这个结果是最好的。

    在杜变和杜萍儿很小的时候,她就想着这两个孩子长大以后能够在一起该有多好。

    “再见!”

    杜变轻轻拥了一下奶娘,然后直接转身离去。

    走出城主府,外面是三万五千大军。

    近四千名骑兵,包括最最精锐的三百名白狼骑兵。

    三万名步兵,每一个都穿着惊艳的铠甲,每一个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每一个都雄壮有力,每一个都背着强弓,挎着断剑和战刀,完全武装到了牙齿。

    除此之外,还有上千大车的各类物资,大部分是粮食,剩下的是武器,铠甲。

    绝世地下城产出一种非常特殊的金属,被命名为轻金。

    这种金属密度很低,但是有惊人的韧度,不太适合打造刀剑,但是却非常适合打造强弩。

    绝世地下城的强弩体积仅仅只是大宁帝国的三分之一,但是威力更强,尤其是大型强弩,每一具一次性可以射出十只长箭,射程达到惊人的两百米。

    因为这种超级强弩威力太大,普通的弦根本没用,全部用异兽筋做的弦。

    而且需要绞盘才能拉开这种超级强弩,但是因为轻金密度很低,所以每一具超级强弩仅仅只有一百多斤而已,固定了之后,一个士兵甚至都可以操纵。

    这种超级强弩,可以说是杜变大军的杀器。

    几百年前,绝世地下城总共积攒了一千多具这种超级强弩,杜变全部带走。

    如果每一支箭矢都沾上了可怕的绿色剧毒腐蚀液,那在守城战中,这种超级强弩大阵的威力有多惊人?完全不提了!

    三万五千大军铺开,无边无际。

    朝阳缓缓升起,阳光照耀在大军的铠甲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这座城市是天坑,城市层层叠叠环绕而上,此时每一层都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十几万人平民都出来送行。

    绝世地下城的守门大令,纪天农跪在杜变面前,奉上了一杯酒。

    杜变进入绝世地下城是他开的门,杜变见的第一人也是他。

    “大令,我们走了之后,绝世地下城的十几万平民,就交给你了。”杜变道。

    “属下当尽心竭力,为大城主守好家园,祝大城主这次出去如同蛟龙出海,覆雨翻云,震惊天下。”守门大令纪天农道。

    杜变接过美酒,一口饮下。

    纪天农望着三万五千大军道:”绝世地下城的儿郎们,你们从未到过外面的世界,不要给流星一族丢人。”

    杜变翻身上了野马王,望着天边升起的朝阳,手猛地一挥道:“大军开拔,出发!”

    “轰轰轰……”

    三万五千大军,踏着整齐的步伐,浩浩荡荡离开了广场,沿着宽阔的道路,盘旋而上,离开绝世地下城。

    真不愧是最最精锐的部队,三万五千人的行军,依旧整整齐齐,甚至踩下的步伐几乎都是一致的。

    “轰隆隆……”

    绝世地下城几十米的大门,缓缓打开。

    “嗷……”

    千年蛟兽猛地一阵咆哮,然后百米的身躯探了出来,目光威严而又柔和望着杜变。

    它非常非常强大。

    但是异兽群大军进攻绝世地下城的时候,它只能隔着城门咆哮,吓退异兽群。

    因为它无法离开这片水域,它和九头蛇神一样,整个身体已经长在了地下。

    在大几百年前,他还很弱小的时候,被绝世地下城的祖先所救,从那之后它就成为了绝世地下城的守城龙神,也算是整个绝世地下城的镇城神兽。

    “几百年过去了,终于出现了一个真正的大城主。”千年蛟兽道:“前两天的地震让我也彻底抛弃了幻想,大地裂变一定会来的,我的身体长在地下,所以我未必躲得过大地裂变了。”

    杜变望着它的眼睛,没有出言安慰。

    大地裂变的时候,很多强大的异兽都躲不过,尤其是整个身体根长在地下的异兽。

    千年蛟兽道:“我正在进行最后一次蜕变,如果我成功了,就能脱离这片区域。如果我失败了,那意味着八年之后大裂变我会死。所以一年半内,你争取回来一次吧。如果我失败了,我不愿意白白在大地裂变中死去,我有东西给你,好歹也你算我半个同类。”

    它在杜变体内嗅到了同样属于蛟龙的血脉,只不过和上一次不一样,这一次更加明显,也更加神秘了。

    “好的,再见。”杜变道。

    千年蛟兽道:“大城主,保重!”

    它俯下头,巨大的脑袋在杜变的额头轻轻触碰一下,然后钻回到地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继续前进!”

    当时杜变五千人从百色城到绝世地下城,用了大概十七天。

    而这一次他率领三万五千大军前往百色城,需要的时间更长一些,因为军队规模扩大的十倍不止。

    不但有三万五千大军,还有上千辆马车的物资。

    要走过几百里的地穴通道,还有大几百里的无人区原始森林,这行军的难度,几乎和当年红军长征有一拼了。

    杜变的王牌大军,如同一条蛟龙一样,凶猛地从地下钻出。

    ……

    时间一天天过去!

    一天,三天,五天,十天,十三天,十七天……

    这十几天,帝国西南的局面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首先,厉氏和方系早就瓜分整个广西行省,东边六府归方系,西边六府归厉氏。

    厉如海建国称王之后仅仅七天之内,广西行省西边的六府四十五县,全部易帜。

    没有一兵一卒抵抗,所有的官员全部投降,厉如海的大军畅通无阻地接收了六个府,超过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北方是厉氏王国的主攻方向,王太子厉湛亲自挂帅,厉如虎和沙隆硕分别为左右副帅,十万主力直捣黄龙,直接攻打云南行省的首府昆明。

    厉如海下旨,要求一个月内打下昆明府。

    结果,仅仅第十天,昆明府沦陷!

    云南行省南部五府三十七县,全部投降。厉湛的十万大军完全势如破竹,一直北上,北上。

    大军所过之处,大宁帝国的州府官员闻风散胆,纷纷开城投降,几乎没有抵抗之事。

    大炎王国的国公厉如龙率领三万大军,攻打帝国最忠诚的土司安隆土司府。

    安隆土司府的狼军,是大宁帝国最能打的军队,但是主力狼军已经被褚红棉将军带去安南王国,留守的褚红叶将军手头仅仅只有五千老弱而已。

    褚红叶将军率领五千老弱抵抗厉如龙的三万大军,激战了五天五夜。

    厉如龙三万大军折损了三分之一,褚红叶将军近乎全军覆灭,本人生死未卜。

    开战十四天后,安隆土司府沦陷。

    短短半个月,厉如海的大炎王国领土扩张了两倍,占领了一半的广西行省,大半的云南行省,三分之一的贵州行省,西南土司联盟,安隆土司府。

    国土面积,一下子超过了三十七万平方公里,统治人口超过了两千万,招降的地方二线军队超过十万。

    一开始,大宁帝国的那些二线守军好歹还是望风而降,到后来发展到厉如海的大军明明还有几百里,这些二线守军就迫不及待投降了,到最后更加夸张,厉如龙的大军明明在安隆土司府,远在几百里之外的大宁帝国的将领,甚至主动过来投降。

    厉如龙也彻底懵逼了,老子明明打的是安隆土司府,怎么贵州行省那边的州府也成为我打下来的?我呆在这不动,也能为王国拓土八百里?我有那么牛逼?

    大宁帝国官员的投降,完全是前仆后继的。

    不是大宁帝国没有硬骨头将军,而是所有的精锐都被镇南公调走了,留下的都是二线,三线的地方守军,完全是腐败之极,毫无战斗力。

    这些州府的文官很多都挂印而走,没有直接效忠厉氏的大炎王国。

    而这些二三线守军的将领几乎全部效忠了厉氏,在他们看来这完全是获得荣华富贵的天大机会。

    ……

    广西行省西半部彻底沦陷的时候,梧州的桂王府发生了一件极度荒谬无耻之事。

    一群所谓的地痞流氓,整整几百人冲入了桂王府,大肆劫掠,杀人放火。

    桂王把最后的六百骑兵都给了杜变,守卫王府的仅仅几十名武士,完全抵挡不住这群有组织的所谓流氓地痞,王府被烧了大半,府中所有值钱都被劫走了,被杀了几十人。

    广西巡抚杜江大人听了之后彻底震怒,立刻下令驻军,抓捕劫掠焚烧桂王府的主谋。

    然后,巡抚杜江和广西提督袁天兆亲自前往桂王府请罪慰问。

    桂王双腿被斩断,双手筋脉被废,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已经两个月了。

    他此时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

    “让王爷受惊了,下官有罪。”巡抚杜江躬身拜下。

    桂王望着杜江,一字一句道:“杜江,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听到这话,巡抚杜江抬起头,望着桂王一笑道:“桂王殿下,下官这次来有事情要禀报。第一件事,厉如海称王建国了,广西西边的六府全部沦陷了,安隆土司府沦陷了,云南行省大半都不战而降,贵州行省南部几府全部不战而降,用不了三个月,帝国西南五个行省全沦陷了。”

    广西提督袁天兆道:“桂王殿下,你不是好奇,杜变给你们的四十万两黄金是谁抢了吗?是我抢的,阉党,桂王府,镇南公爵的那五千守护黄金的精锐,也是我率军斩尽杀绝的。你的双腿不是海外刺客斩断的,是我。把广西阉党斩尽杀绝的那个人,还是我!”

    广西巡抚杜江道:“张阳明,也是我让人弄死的。”

    桂王整个人的面孔都要彻底狰狞了,嘶吼道:“你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广西巡抚杜江道:“你是不是还把希望寄托在杜变小阉狗身上?还把最后的六百骑兵交给他?他已经跑了!这是一个彻底的懦夫,你们竟然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可笑之至啊!”

    “不可能,绝不可能……”桂王整个身子都要竖起来。

    广西巡抚杜江只是一道冷笑,没有丝毫争辩,杜变跑了就是跑了,这是绝对的事实。

    广西提督袁天兆道:“还有你的好友李文虺,那个蠢货好好安南王国不呆,率领着七千多军队北上进驻了百色城,要救他的儿子杜变,却没有想到杜变那个小阉狗跑了,活活把他这个干爹坑死了,留着他守着百色那个孤城,死城。”

    杜江道:“李文虺真是牛逼啊,靠着手头的七千多大军,硬是抵抗了厉彦和李道嗔的四万大军整整十几天。”

    袁天兆道:“但是现在李文虺已经兵尽粮绝,几乎全军覆灭了。他快要死了,或者已经死了。还有玉真郡主,这位帝国的骄傲明珠要么香消玉损,要么例如厉氏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桂王殿下你作为广西的藩王,现在广西行省都沦陷了,你还有什么脸面活着?”

    “桂王殿下,几个月前你曾经得罪过我,我说过要报复,就一定会报复的”杜江道:“昨夜几百地痞流氓来您的王府劫掠纵火,王妃没有受惊吧。下官会尽快将这些乱匪抓捕归案的,否则他们下一次再来劫掠,只怕会让王妃受……惊的。”

    这是威胁!活生生的威胁,下一次再冲击王府,王妃可能会受到玷污。

    大宁帝国,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袁天兆寒声道:“桂王殿下,你的大宁帝国要亡了。”

    然后,两个巨头躬身拜下道:“下官告辞!”

    半个时辰后!

    桂王府传来王妃痛苦之极的啼哭。

    整个王府披麻戴孝!

    桂王,帝国一代贤王,与世长辞!

    为了保护王府家人,桂王选择自尽。

    死之前,桂王嘴里一直念着三个人。

    “陛下,文虺,杜变……”

    ……

    百色城!

    到处都是血迹,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火焰,到处都是浓烟。

    原本崭新的城墙,此时充满了激战的痕迹。

    李文虺和玉真郡主,率领七千多守军和厉彦,李道嗔的四万大军,整整激战了十四天了。

    这十四天,李文虺几乎不眠不休。

    整个人老了十岁不止,瘦了二十斤。

    原本乌黑的头发,几乎白了大半。

    浑身到处都是伤痕,都是鲜血。

    玉真郡主也彻底憔悴,几乎形销骨立。

    七千人对战四万人,整整激战了十四天。

    如今,终于到了绝境!

    七千大军,幸存不足两成了,这一千多人各个带伤。

    而且,粮食没有了,兵器也断折了,所有的箭支用完了,滚木用完了,石条用完了。

    厉彦和李道嗔的大军,伤亡过万。

    然后他们刚刚得到休整和补给,外面两万大军,已经列队完毕,要进行最后的进攻。

    望着充满烟火的城墙,厉如海的第三子厉彦咬牙狰狞道:“谁知道李文虺这个老阉狗这么硬啊,昆明府都打下来了,安隆城也打下来了,这个百色城依旧没有打下来,还让我们伤亡过万。”

    李道嗔道:“这块骨头马上就要啃下来了,三公子如果气愤难平,一会儿将李文虺老狗凌迟处死。”

    厉彦狰狞道:“那玉真郡主呢?她是我大哥点名要的女人。”

    李道嗔道:“三公子玩腻之后再杀掉,人不知鬼不觉。”

    “好。”厉彦道:“这十几天激战,就算玉真这样的绝色美人身上大概也不好闻了,不过我最喜欢这种味道了,一定将她日得死去活来。”

    说罢,厉彦猛地拿出了一颗人头。

    这是李文虺的义兄,广西东厂镇抚使李玉堂的首级,他亲自砍下来的,并且用石灰腌好的。

    “李文虺阉狗,看到了吗?这是你的义兄,你很快要下去给他做伴了。”厉彦大吼道:“不过你的人头颅骨,我会做成尿壶的,我让你世世代代都翻不了身,哈哈哈!”

    说罢,厉彦猛地拔出战刀,吼道:“攻城,将大宁帝国的贱狗斩尽杀绝,屠城!”

    “屠城!”

    “屠城!”

    厉氏的两万大军,如同野兽一般,疯狂地朝着残破的百色城冲去!

    城墙上的李文虺望着潮水用来的两万敌军,再望着城墙上一千多残军,连完整的战刀都没有了,每一个人身上都鲜血淋漓。

    “玉真郡主,你走吧。”李文虺道。

    玉真郡主道:“弃城而走?祖先都不会饶过我的。”

    李文虺道:“你一旦落入厉氏手中,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玉真郡主道:“文虺公不用担心,城破之时,就是我的死期。”

    李文虺道:“也好,路上咱爷俩做个伴!”

    “轰轰轰轰……”

    厉氏大军箭如雨下,

    李文虺身边仅剩的一千多人,纷纷倒下。

    然后,无数的攻城梯架了上来,敌军如同蚂蚁群一般涌上来。

    滚木没有了,条石也没有了。

    挡不住了,城要破了!

    一旦城破,就是屠城!

    李文虺和玉真郡主的尸体,都会遭到可怕劫难。

    李文虺拔出残缺的战刀,望着天边道:“杜变吾儿,为父再也等不到你了。但是在天上,我也一定能够看到你的荣耀!”

    然后,李文虺朝着玉真郡主道:“玉真郡主,准备为帝国尽忠吧!”

    玉真郡主猛地拔出战刀:“愿意追随文虺公!”

    厉氏军队,潮水一般涌上了城墙。

    绝望时刻,正式到来!

    厉彦狰狞笑道:“屠城,屠城,把李文虺凌迟处死,玉真郡主不要杀死,就算她自尽了,也保持她的尸体完整,我要用,哈哈哈哈!”

    “李文虺老狗,死吧!”

    “玉真郡主,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

    而就在此时!

    大地忽然颤抖,激烈地颤抖!

    厉彦转身望去!

    南方的天边,出现了一条黑线。

    几百只白色巨狼,疯狂地冲锋而来,当中的那人,手持蓝色宝剑,身穿银袍,就是杜变。

    他的身后,几千骑兵风驰电掣,如同激烈狂潮,汹涌而至!

    ……

    注:第二更六千多字送上,今天两更近一万两千多字,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