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63章:皇帝赐婚杜变!疯狂晋升
    “我就是杜变。”杜变上前。

    那个传旨的太监细细看了杜变一眼后,松了一口气,然后直接昏倒了过去,从战马上摔倒下去。

    他已经接连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不断地换马换马,一万多里的路程不到半个月就赶到了,就是害怕自己赶到得晚了,如今终于见到杜变,心中大石放下,再也支撑不住,直接坠马落地。

    杜变赶紧派人将他扶起来,发现他双腿已经血肉模糊,这是连续激烈起码被磨伤的。

    来到城门之后,城头上的一名百夫长见到杜变后,顿时狂喜大吼道:“大人回来,杜变大人回来了!”

    然后,整个城墙沸腾了。

    那种感觉,就仿佛儿女在家中见到了远行归家的父母。

    就仿佛绝望之人,见到了救星。

    “拜见大人。”

    “拜见大人。”

    “拜见大人!”

    城墙上,城墙下,一列一列的士兵整整齐齐跪下。

    甚至,杜变听到了一阵泣声。

    “开城门!”

    随着一声令下,百色府城的城门缓缓打开。

    “入城!”杜变一声令下,率领六百骑兵轰然入城!

    ……

    入城之后!

    杜变见到了一座空城,一座死城。

    足足好一会儿,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几个月前,他离开百色府城的时候,这里是多么的繁荣啊。虽然人口不多,仅仅十几万而已,但是论繁荣程度几乎完全不下于南宁府和桂林府。

    街道上摩肩接踵,街道两边店铺如云,比起另外一个地球的历史上,不知道繁荣了多少倍。因为厉氏土司,甚至整个西南土司联盟所有的贸易中转站都在这里。

    而此时,一片死寂!

    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了,街道两边的店铺要么大门紧闭,要么房门大敞,里面空空如也。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季飘飘姐姐的脸上也充满了不安,他在担心青龙会,担心父亲季青主。

    没过多久,杜变就经过了青龙会。

    冷清,非常冷清!

    季青主受到皇帝的册封,成为了帝国的副将,名誉总兵。招兵买马的时候完全从这如云的,整个青龙会内练兵热火朝天,两三千亩的青龙会都不大够用。

    而此时,整个青龙会里面根本没有多少人了,在城墙和大门口站岗的人也显得无精打采了。

    青龙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

    进入东厂百色府千户所的时候,林启年和纪阴阴第一时间冲了上来。

    纪阴阴直接扑到了杜变的怀里,她仿佛比杜变上一次见到显得更小了。

    林启年双膝跪地,拼命叩首,激动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杜变沙哑道:“究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启年道:“大人,来不及说,您先跟我来,见一个人,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很快就要死了。”

    这话一出,杜变心中又猛地一跳,跟着林启年进入了房内。

    一个房间内,浓重的药石味道。

    床上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一个杜变完全想不到的人。

    他同父异母的便宜弟弟,那个夺走他一切,娶了方青漪的庶出弟弟杜炎。

    此时,他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脸色枯黄,就剩下一口气吊着了。

    “杜,杜变……”杜炎颤抖道:“方,方系要出卖帝国,要和厉氏结盟,帝国西南要天变了!”

    这话一出,杜变身体猛地一抖,当然这个消息他早就知道了。

    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这个弟弟杜炎。

    这样话从杜炎嘴里说出来?

    “我担任镇边县令的时候,方系让我带来了上百个助手,我当时还以为方系是在栽培我。”杜炎虚弱道:“一开始,我还执掌权力。后来不知道为何,我完全被架空了。但我毕竟是县令,还是从很多事情发现了蛛丝马迹,发现我带来的上百人中从事一件事情,那就是贸易。而且贸易的东西是蜡布,秘金,铁,盐等等都是厉氏的产出。当时还不见东西,仅仅只是文字贸易望来。一直到有一天四叔来见我,告诉我家族大于帝国,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因为杜变你在百色城打赢了一战,而且有了几千士兵,加上季青主的青龙会和近万兵马。所以红河商会的重心打算转移到我的镇边城。”

    从中杜变就可以嗅出了方系和厉氏的谈判节奏。

    杜变在百色城大获全胜,盛世如火如荼,反而成为了方系谈判的筹码了。

    “四叔说我腾飞的时刻到来了……”杜炎道:“另外……他还说让我和方青漪和离,作为回报吗,方系会将镇边县升为镇边州,两年内我直接趁着这股春风从知县升为知州。”

    “我杜炎是杜家之子,是方系一员,但我更是帝国的官员,是皇帝陛下把我录为进士,是皇帝陛下册封我官职的。”杜炎颤声道:“我还清晰地记得,陛下在大殿上当众夸奖我说的文章和诗词都是一流的,但心胸稍稍欠缺一些,否则要点我为状元的。而如今杜家,方系却要背叛帝国和反贼勾结在一起,这……这怎么可以?我忠诚于家族,但我也忠诚于帝国和陛下。”

    “更何况……我那么爱方青漪,娶了她却没有碰半根手指头,如今又要和她和离,这让我男子汉大丈夫颜面何存?”

    “我拒绝了四叔,幼稚地呵斥了他。然后我就软禁了,而且有人在我每天的饭食中下毒,我不知道是什么毒,总之我越来越瘦,越来越无力。杜江和厉氏的使者谈判了三天三夜,最后离开的时候脸上充满了得意的笑容,我知道方系和厉氏勾结了,帝国局势危也,这是十万火急的时候,所以趁着防守之人不备,而且我的武功不低,所以逃了出来,要把这个天大的秘密告诉帝国。”

    “逃出来之后我发现我无处可去,举目望去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叛贼。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忠臣,竟然只有你杜变,所以我疯狂朝着百色城而来,要把这个惊天情报告诉你。结果你不在,于是我把情报告诉了李玉堂大人,他得知之后立刻单人单骑赶往桂林府,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巡抚张阳明大人,桂王殿下,而且用几十只信鸦把这个惊天的消息传给皇帝陛下。”

    “杜变,我要死了!但我临死之前,终究做了一件大事,提前揭露了方系和厉氏的阴谋,这辈子也值了。”

    杜变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但是稍稍犹豫后,杜变还是说了。

    “杜炎,这件事情方系根本没有打算保密,事先知道了情报也没有用。”杜变道:“方系海外帝国的几万大军已经登陆广西,广东行省。桂王双腿被斩,筋脉全废。巡抚张阳明暴毙而亡,广西东厂镇抚使李玉堂被厉彦斩杀。阉党,镇南公爵府,桂王府在广西的几千精锐被斩尽杀绝。广东行省已经被方系割据,广西行省一分为二,被厉氏和方系瓜分了。”

    “除了这座百色城,广西已经彻底沦陷了。”

    这话一出,杜炎面孔猛地一阵抽搐,全身开始抽搐。

    杜变上前握住他的手道:“原本我可以不把真相告诉你,让你瞑目而死,让你觉得自己做出了贡献。但是因为尊重,我必须把真相告诉你。但是他日,我会禀告陛下,百色府不仅仅只有我杜变一个忠臣,还有你杜炎这个幼稚,狭隘,却又耿直的忠臣。”

    杜炎泪水涌出,哭泣道:“杜变,我夺走了你的一切。夺走了你的未婚妻,夺走了你在杜府的一切。那是因为我觉得你不行,我作为庶子也要承担起振兴杜家的重任。这一点我从不后悔,我到现在都没有后悔。但是……”

    杜变道:“杜家肮脏污浊不堪,不需要你振兴。杜晦,杜江,下一代还有六七个同流合污的二代杜家子弟,都已经走上了重要的官职,不需要你的。甚至毒死你的事情,杜晦也是知道并且同意的。”

    这句话,彻底击溃了杜炎的心防,泪水更加狂涌而出。

    “为,为什么啊?”杜炎哭道:“我是他的亲儿子啊,他是很器重我的啊。”

    “你只是他其中一个儿子,就在今年他还生了一个儿子。”杜变道:“局势变化太快,方青漪需要去嫁给一个更加重要的人了,所以你就该死了。”

    杜炎抓紧杜变的手,已经有些喘息不过来了,望向杜变的目光竟然充满了依恋。

    “哥,哥……”他不知道为什么喊出来。

    因为他的父亲也要杀他,他也被家族彻底抛弃了,杜变成为了他唯一的亲人。

    他很出色,但远远没有经过杜变的历练,内心还很幼稚,也比较脆弱。

    杜变用系统之眼扫描杜炎全身,发现他肚子里面有一堆诡异的东西在涌动。这是蛊虫,无比可怕的蛊虫。

    不好!

    好狠毒的杜江,好狠毒的方系。

    “所有人,全部退出去!”杜变下令道:“彻底远离这间房子。”

    杜炎惊诧道:“哥,哥怎么了?”

    杜变道:“你所谓逃出来是假的,是别人故意放你回百色府,放你逃到东厂百色千户所的。你中的不是毒,而是最可怕的蛊,别人要用你来做武器杀我,杀我东厂千户所无数人。”

    “是……是谁?”杜炎颤抖道。

    杜变道:“我们的那个四叔杜江,还有方系。”

    杜炎哭道:“人怎么可以狠毒到这个地步?”

    是啊,人怎么可以狠毒到这个地步。

    不但杀自己的儿子,杀自己的女婿,杀自己的侄子。还要将他的身体当成武器,去杀另外一个儿子,另外一个侄子。

    杜晦,杜江,你们牛逼啊!

    这何止是铁石心肠啊,何止是蛇蝎心肠啊。

    忽然,杜炎喘息变得非常艰难,全身都无比扭曲。

    “啊……啊……哥,我好痛,我好痛……”

    “哥,对不起,对不起。”

    “给我报仇……”

    “砰!”一生炸响。

    杜变之弟杜炎,腹腔猛地炸出一个大洞。

    无数的蛊虫,如同炸弹一般,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如果此时边上站着人,全部会中蛊,短短几日之后,整个东厂千户所全部会被蔓延。

    好毒的计策,用杜炎的身体作为武器,要杀掉杜变,杀掉整个千户所。

    这件事情是方系和杜江点头的,但始作俑者是谁呢?

    无数的蛊虫,朝着杜变扑面飞来,猛地就要钻入杜变的体内。

    然而,距离还有几寸的时候,全部停止了下来,这些蛊虫疯狂逃窜。

    杜变拿出嘴里的辟邪丹,它发出一股淡淡的光泽,所过之处,所有的蛊虫纷纷惨死。

    原本整个屋子都是被炸出的蛊虫,短短片刻后,被杜变用辟邪丹全部杀得干干净净。

    再看床上的杜炎,已经彻底死去。

    杜变上前,轻轻将他眼皮合拢,缓缓道:“你放心,我会为你讨回公道,会为你报仇的。”

    ……

    林启年跪在杜变面前,把事情一一道来。

    “天道会撤走了,红河会撤走了,所有店铺撤走了,城内所有人都撤走了。因为方系已经垄断了厉氏的海外贸易,所以百色城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厉如海说了,他登基为王之时,就是屠尽百色城之时,在这片地面上,顺者昌,逆者亡!所以,所有人都逃光了,百色成为了空城,死城。”

    “如今,百色城外面的几个县城,都已经集结了厉氏的重兵。我们百色已经成为孤城,而且彻底被包围了。”

    杜变道:“我们还有多少兵马?”

    林启年道:“原本东厂有两千三百兵马,但是逃亡了很多人,被纪大,纪二等人抓住,所有逃兵都杀光了,如今还剩下一千人,加上您带来的六百骑兵,总共一千六。”

    杜变道:“季青主大人那边呢?”

    林启年道:“方系和厉氏结盟之后,局势剧变。我们在广西的所有力量被连根拔起,方系海外大军登陆两广,广西行省被分裂割据。如此局势之下,季青主大人招的兵马因为时间操练的时间太短,还没有彻底收买人心,这些新招士兵失去了信心,纷纷逃跑。原本九千人,逃得只剩下一小半。”

    一小半,那也不少。

    林启年道:“几天之前,北冥剑派宗主嫡传弟子,天道盟的霓裳仙子出现在青龙会,和季青主大宗师一战,当众击败季青主大宗师,并且将他抓回了北冥剑派,等候处置。”

    “我操,霓裳这个贱人!”

    季青主是北冥剑派的叛徒,这点杜变始终知道。好些年前,北冥剑派大恩仇岛一直派人来抓季青主,但一直都失败了。

    之后,北冥剑派对季青主就不了了之了。

    为何现在又忽然出动了霓裳亲自来抓季青主?

    是因为季青主接受了皇帝的旨意,成为了大宁帝国的官员?

    又或者是因为六脉神剑?又或者是因为更不可告人的原因?

    林启年道:“季青主大宗师被抓了之后,他招来的那些兵马完全鸟兽散。青龙会弟子也逃亡了大半,如今整个青龙会大约只剩下两千多忠诚弟子了。”

    没错,现在百色是属于杜变一个人的城市,他已经是这个城市的最高官员了。

    这个城市里面的所有兵马都属于杜变了,大约四千人!

    百色空城,我的城!

    四千兵马,我的军队!

    而厉如海届时会有多少大军?方系会有多少大军?

    除非有天大的奇迹,否则!

    ……

    皇帝的宣旨钦差终于醒来了,宣读了皇帝的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免去杜变东厂百色府代理千户之职,撤销百色府东厂千户所。册封杜变为山海关新军监军,钦此!”

    杜变听到这个旨意,顿时完全呆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

    皇帝彻底放弃百色府?彻底放弃广西,彻底放弃西南了吗?

    而且,把杜变调到宁雪公主的新军做监军。

    这,这代表这皇帝也绝望了,也彻底放弃了。

    但依旧派遣一名太监万里迢迢,日行千里,几乎跑掉了半条性命,就是为了救杜变一命。

    他当然不知道,皇帝为了救他,已经在三份耻辱的圣旨下盖下大印了。

    皇帝陛下,你太不专业了。

    怎么可以对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臣付出如此之多?

    他无法想象皇帝听到桂王惨讯,广西巡抚张阳明死讯,广西东厂镇抚使李玉堂死讯的时候,是何等的心痛如绞。

    如今,杜变成为他在广西的独苗了,他真的万万不想让杜变再死了。

    所以,做出了近乎疯狂的举动,用三份圣旨换杜变一命。

    然而,对方还是要利用杜炎为武器杀杜变,杀绝百色东厂千户所。

    杜变真的浑身颤抖,热泪盈眶。

    都到这个时候了,皇帝还惦记着他的这条小命,甚至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多么不专业的皇帝啊,但是却让杜变浑身热血沸腾,感恩涕零。

    没错,只要去了宁雪公主的新军,他暂时就算安全了,他杜变的小命暂时就保住了。

    但是,整个广西就彻底沦陷了,整个帝国西南就都沦陷了。

    张阳明大人死了,李玉堂死了,桂王也快死了。

    他杜变还活着,如果走了,那就是逃跑。

    他有资格逃跑吗?

    “没有,你没有资格逃跑。”杜变脑子里面的诡异光影道:“你一旦跑了,使命就永远失败了。你彻底失去了割据帝国西南的机会,你彻底失去了成为帝国诸侯的机会,你彻底失去了几十万大军的机会。”

    “闭嘴,你给我闭嘴。”杜变脑子里面大吼道。

    杜变望着传旨太监道:“不,我不走!我现在已经是帝国在广西行省最高的官员了,如果我逃了,广西行省就彻底沦陷了。”

    传旨太监云峰道:“杜变兄,这可是圣旨,这可是皇帝陛下的极致厚爱。”

    杜变躬身道:“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能跑,我要战斗到最后。”

    传旨太监云峰道:“你,你确定,彻底不走?”

    杜变道:“不走。”

    传旨太监道:“就算捆着也不走,就算抗旨也不走?”

    杜变道:“不走。”

    传旨太监从怀中掏出了另外一封圣旨,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册封杜变百色知府,百色参将,代掌广西东厂!”

    这份圣旨一出,杜变真的彻底彻底惊呆了。

    百色知府,百色参将,广西东厂这三个职位还能集于一身。

    这是一道疯狂的旨意啊,前所未有的旨意啊。

    而且是代掌广西东厂,皇帝再一次洗去了杜变身上太监的色彩。

    百色知府是文官,百色参将是武官,东厂是特务。

    也就是说,让杜变集三大权力于一身。

    接着,传旨太监拿出了另外一份旨意:“晋升杜变为大宁帝国子爵。”

    接着,传旨太监拿出了第三份旨意,这竟然是赐婚的圣旨,皇帝给杜变赐婚,难怪要彻底洗去他身上太监的色彩。

    而且,赐婚的这个女人,是杜变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人。

    皇帝竟然把这个女人赐给杜变?

    这个世界,要彻底疯狂了吗?

    ……

    注:第一更五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