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62章:称王!杜变之城!杜变之军
    大宁帝国天允二十三年三月初九!

    满洲女真帝国,十五万大军正式入侵朝鲜王国。

    大宁帝国震动,帝国整个北方色变,朝鲜王国千万子民惶惶不可终日。

    几十年前,东瀛帝国入侵朝鲜王国,大宁帝国先后出兵三十万,消耗军费九百万两,终于击退东瀛帝国,保住了朝鲜王国。

    而这一次,满洲女真帝国入侵朝鲜王国,大宁帝国真的派不出一兵一卒了。

    朝鲜王国的命运,只能听天由命。

    听到这个消息的天允皇帝非常安静,没有吐血,没有震撼。

    然而,他的脑子里面已经一片空白。

    而朝鲜王国君臣得知满洲女真帝国南下之后,顿时嚎啕大哭,朝着大宁帝国京都的方向叩拜。

    信使登船,朝着大宁帝国而来,请求大宁帝国的支援。

    然而,朝鲜王国君臣心中也清楚地知道,大宁帝国真的派不出半支军队了。山西一线的军队,抵御北边黄金帝国的余孽。辽东的军队,抵御满洲女真帝国的主力,西南的主力军队已经被镇南公带到安南王国平叛。

    而就在同一日!

    厉如海宣告天下,西南土司联盟正式统一。

    以沙隆土司沙隆硕为首的几十名土司,纷纷叩首,请进厉如海称王。

    厉如海一再拒绝。

    众多土司纷纷磕头出血你,断指割脉。

    所有土司用用鲜血书写奏折,宣称厉如海镇守帝国西南劳苦功高,请皇帝陛下册封为炎王。因为如今的厉氏和西南土司联盟崇拜圣火,所以称之为炎。

    请求册封厉如海为炎王的奏折,就放在天允皇帝的桌子上,他依旧非常平静,也没有看。

    其实,这是内阁在恶心他。

    之前内阁虽然架空他的权力,但好歹很多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一幅君慈臣恭的样子。

    但是自从皇帝拒绝处死李文虺,皇帝上次重病没有死成被杜变所救,并且力排众议册封杜变为帝国男爵的时候,内阁和皇帝就彻底撕破了脸皮。

    皇帝不上朝,内阁不汇报。

    只有恶心皇帝的奏折,才会送到他的面前,比如西南土司请求册封厉如海为王。

    又比如说逼迫皇帝同意袁天兆担任广西提督,又比如说逼迫皇帝同意原梧州知府升任广西按察司,现在内阁又有一个奏折放在最前面,等待皇帝用印。

    擢升广西布政使杜江为广西巡抚。

    因为,原来的巡抚张阳明已经死了。

    很多人讥讽大宁帝国,明明知道厉如海要造反,竟然还主动去管安南王国的事情?还让镇南公率领十万大军南下为安南王平叛?

    大宁帝国或许走了许多臭棋,但唯独这一步棋不算差。

    在所有战略推演和判断中,厉氏一定会等到镇南公大败才会真正造反。因为,他需要盟友,他拥有蜡布,盐,铁,秘金等战略物资,唯独缺少粮食。

    而一旦让叛王阮氏消灭了黎氏,那就和厉如海的地盘连成了一片,到时候两个势力互通有无,在整个西南将大宁帝国包围,那就是灭顶之灾。

    所以某种程度上,是为了挽救即将到来的毁灭灾难,大宁帝国才出兵安南王国。

    在所有人的判断中,只要镇南公不败,安南国王不败,厉如海就不敢造反。

    而一旦镇南公和安南国王的联军获得大胜,甚至彻底击败了叛王阮氏,重新统一了安南王国。

    那整盘棋就彻底活了,安南王国甚至能够实现王国的中兴。和天允帝不一样,黎昌国王是大权在握,是无数军民的领袖。

    到那个时候,厉氏即将面对的,就是镇南公和安南王国的几十万联军了,那个时候不要说谋反,连自身都难保。

    所以,镇南公出兵安南王国的战略决策,是皇帝慎之又慎而做出的决定。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一直来和厉氏交恶的方系海外王国,会在这个时候露出獠牙恶爪,成为了厉氏的盟友,促成了西南土司联盟的提前统一。

    对于方系在海外的王国,皇帝知道,东厂知道。

    但不管是皇帝还是东厂,都觉得方系会用另外一种方系谋取帝国的权力。比如说联姻,架空,最后取而代之。

    没有想到,方系的幕后主人会如此狠辣果决。

    直接率军登陆广东,然后将广西血洗一遍,把镇南公爵,桂王,阉党在广西的所有力量斩尽杀绝,然后和厉氏结盟将广西行省一分为二,将两广形成了割据的事实。

    如此一来,不但厉氏要谋反,而且还要断了镇南公十万大军的后路。

    这已经是亡国的局面了,几乎神仙都救不了的亡国局面。

    皇帝望着前面的一堆奏折发呆,忽然问道:“去给杜变传旨的钦使到了吗?”

    旁边的大太监云柱道:“陛下,几天之前臣的义子就已经带着您的圣旨南下,应该快到了。”

    “他是朕的救命恩人啊。”皇帝叹息道:“大宁帝国要亡,朕或许拦不住,但是个别人朕或许还是能保护下来的。”

    “呵呵……”皇帝拿起了内阁请求擢升杜江为广西巡抚的奏折,用朱红色的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勾。

    准了!

    用广西巡抚的位置换杜变一条命值不值?

    皇帝不知道,但是他现在已经没有力量了,如果唯一的那一点点力量能够挽救一个亲近之人的话,那就去做吧。

    但是,西南土司请奏厉如海为炎王之事,他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想要称王?可以啊,造反吧,自己去拿。

    有能力,把朕的皇位夺走都可以。

    “传旨,让镇南公宋缺不要理会帝国西南之事,专注安南王国战事,早日剿灭盼望叛王阮氏。”

    “传旨,免去李文虺广西镇守太监之位,免去李文虺广西新军监军职位。”

    “传旨,建立大宁帝国驻安南王国总督府,镇南公宋缺任总督,册封李文虺为总督府大总管太监。”

    皇帝非常清醒,没有贸然让镇南公宋缺率军回广西,那样的话才是天崩地裂之祸。

    只有在安南王国打赢了,彻底击败了阮氏,让黎昌统一安南王国,局面还有些许挽救的余地。

    如果让镇南公十万大军北上返回广西,那面对的是厉氏王国的几十万大军,还有方系的几万大军夹击,届时宋缺的十万大军将面临灭顶之灾。

    当然,广西的割据直接导致了镇南公十万大军断绝了后路,以后很难从大宁帝国获得任何补给了,所有的兵器钱粮,都要依靠安南王国的半壁江山了。

    此时,外面的小太监道:“启禀陛下,老太师颜同求见。”

    皇帝一愕,道:“请见老师搀扶进来。”

    老太师颜同,三朝元老,在大臣中算是比较中立的,不但是天允皇帝的老师,也是他父亲的老师,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是皇帝非常敬重信赖的一个老前辈。

    片刻后,一个颤颤巍巍的老臣进来,跪下叩首道:“老臣,叩见陛下……”

    皇帝上前,亲自将老太师颜同搀扶起来,和声道:“老师怎么来了?身体可还好?”

    老太师颜同道:“听说陛下已经几个月不上朝了?”

    皇帝道:“局面崩坏,朕无能,让老师担心了。”

    老太师颜同在皇帝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坐了下来,沉吟良久后道:“陛下和群臣的分歧已经如此之大,无可挽回了吗?”

    皇帝摇头道:“无可挽回。”

    老太师颜同道:“陛下今年五十一了吧。”

    皇帝道:“劳烦老师还记得朕的年岁。”

    老太师道:“陛下做了二十几年的皇帝,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也对得住列祖列宗了。而且身体也不太好,不若退下来荣养,老臣也可以时常见到陛下,还能经常陪陛下您下几盘棋。”

    听到这话,皇帝脸色瞬间一变,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这个他敬重信赖的老人,颤声道:“老师,您这是代表群臣来逼朕退位吗?”

    老太师颜同道:“陛下退位,缓和与群臣的矛盾,或许西南危机可缓解一二,或许是唯一解决眼前困局之法。”

    真的是图穷匕见了,连一点点委婉的语气都没有了,直截了当说出了退位二字。

    顿时间,大太监云柱眼泪汹涌而出,内心涌起了无限的悲愤。

    他好恨,恨自己的弱小,恨自己不能为皇帝铲除这些奸佞。他目光望向烛台,几乎忍不住要抄起烛台,将眼前这个老奸臣颜同活活砸死。

    陛下是何等的信赖你啊?何等敬重你?

    每一年的节日,都派人送上礼物问候,甚至连老太师庶出的曾孙出世,也不忘记写一幅字。

    如此恩义,结果你这个老家伙去第一个出来逼皇上退位?奸臣,奸臣,活该千刀万剐。

    “退位?退位?”皇帝陛下望着龙椅发呆。

    ……

    杜变带着十几个人,冲向敌人的两千兵马,真的是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愤慨,无限的悲壮。不是哈姆雷特冲向风车,不愚昧,却激昂。

    然后,疯狂地厮杀在一起。

    杜变的六脉神剑,非常可怕,非常惊人。

    季飘飘姐姐的武功更加适合于战场。

    所以两个人,疯狂地杀戮着。

    但是十几个人想要打赢两千个人,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两人玄气耗尽之时,就是惨烈结局。

    就在此时,桂王醒了过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桂王妃道:“殿下,您就不要管了。”

    桂王嘶吼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桂王妃道:“杜变来看您,梧州知府,梧州厉镜司,梧州东厂派出两千兵马包围了我桂王府,逼迫交出杜变。杜变直接冲杀了出去,带着十几个人和他们杀在一起了。”

    桂王泪水滑落道:“梧州知府,梧州厉镜司,梧州东厂都能派人围攻藩王府邸了?大宁帝国果然要亡了吗?”

    深吸一口气,桂王道:“我桂王府还有多少武士?”

    “六百。”桂王妃道。

    桂王道:“世子,我把桂王府最后的六百武士集结起来,交给李陵统领。去救杜变,并且护送杜变返回百色府,之后这六百武士也不用回来了,就跟着杜变吧。”

    这话一出,桂王世子宁充曜道:“这六百武士全部送出去,以后谁来保护我桂王府的安危,如何维持我桂王府的体面?”

    桂王目光顿时无比失望,道:“别人都来围攻我王府了,还有什么体面?大宁帝国就要亡了,这六百武士在王府只能白白浪费一腔热血,跟着杜变或许还有一丝作用。”

    “父王……”世子宁充曜大吼道。

    桂王没有双腿,但猛地挣扎起身,用尽所有的力气道:“宁充曜你敢忤逆吗?你敢忤逆,我这就杀了你!”

    桂王世子宁充曜泪如雨下,跪在地上道:“遵命。”

    桂王躺了回去,眼泪横流道:“不要让杜变再进来见我,我无颜见他了。他们父子开创如此好的局面,活生生被我们葬送了,他捐出的四十万两黄金,也在我手中丢了,该死……该死……”

    其实,这哪里关桂王的事啊。

    反而是桂王为了杜变,为了帝国,才遭遇了眼前的惨局,否则他一直都会是富贵闲王。

    ……

    杜变十几个人被两千人包围绞杀。

    他的六脉神剑疯狂飙射,季飘飘的宝刀疯狂斩杀。

    二人身边的尸体越来越多,但是两人身边的十几名亲兵也越死越多,不断倒下。

    这样激战下去,毫无疑问是死局。

    因为杜变和季飘飘的真气会全部耗尽。

    就在此时,外面一声厉吼。

    “杜变吾弟,兄长来了!”

    然后,桂王府的副总管太监李陵,率领六百骑兵猛地杀来。

    一鼓作气,瞬间击破了两千士兵包围圈。

    杜变翻身上马,带着六百起兵飞快地朝着西南方向驰骋而去。

    此时的杜萍儿姐姐也来不及心乱如麻了,身体趴伏在一匹战马上,跟着部队不断地朝着西边冲去。

    距离桂王府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桂王府仿佛被黑夜吞噬了一般。

    桂王把最后的六百骑兵全部送给了杜变,从此之后桂王府就是一座不设防的王府了,连十个武士都没有了。

    李陵告诉杜变,他在桂林府的奶娘一家,已经早早撤离到百色府了。

    当然,百色府也极度危险,但比起已经彻底被杜江掌控的桂林府,百色府终究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势力。

    ……

    杜变率领六百骑兵,一路风驰电掣南下。

    很奇怪,广西提督袁天兆并没有出兵拦截,而是任由杜变穿过了重重辖区,来到了廉州府。

    他哪里知道,皇帝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已经连着在几份圣旨上盖印了。

    袁天兆当然不会追杀杜变,因为最后一份擢升杜江为广西巡抚的圣旨还没有到,杜变当然还不能死。

    而且,他区区一个小阉狗,就算活着也干扰不了大局。

    而此时,镇南公爵府一家已经人去楼空。

    十几天前,镇南公爵府派出了所有的精锐护送四十万两黄金北上,结果黄金被劫,镇南公爵府的一千多武士被杀得干干净净,镇南公世子重伤,生死未卜,所以镇南公夫人当机立断,立刻带着公爵府所有人南下和镇南公汇合。

    她是女子,没有守土之责。而且她一定一定不能落入敌人手中,否则会成为镇南公的软肋。

    杜变在廉州港出海,在安南王国的登陆,绕路北上,返回百色府。

    ……

    在他离开的时候,东厂百色府千户所已经有了两千兵马,而且季青主也已经招兵几千。

    但是,如今广西剧变。

    百色府城沦陷的概率甚至比桂林还要大。

    “上天保佑,百色府一定一定不要沦陷啊!”

    杜变率领六百骑兵冲向百色府的时候,心中不断地祈祷祈祷。

    万一百色府也沦陷了。

    那天下之大,真的没有杜变的容身之处了。

    去北冥剑派?不愿意。

    南下投靠安南国王黎昌?那是可耻的逃跑。

    百色府千万千万不要沦陷啊!

    杜变率领六百骑兵,距离百色府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等见到百色府城的时候。

    杜变彻底惊呆了,有些不敢置信望着眼前的一幕,甚至头顶的毛孔都一根根竖起。

    因为百色府的城墙上旗帜飘扬,而且站着一排一排的士兵,全副武装,铠甲鲜明。

    最关键的是,每一面旗帜上都写着一个大大“杜”字。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眼前这座城市,已经成为我的城市?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士兵,已经成为的军队?

    而就在此时,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急促而又疲倦的声音响起。

    “皇帝有旨,皇帝有旨,大宁帝国男爵,东厂百色府代理千户杜变接旨!”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一万字。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大家元宵节快乐。

    谢谢今夕何夕木夕,ahanya,二手型男的几万起点币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