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61章:杜变娶姐睡服!广西天变(重要)
    此时,坐在台阶上的杜变忽然心脏猛地一跳,然后猛地朝杜萍儿姐姐的房间冲去。

    冲进房内,发现她正举着一支剪刀。

    再看桌面上的一封信,竟然是她的绝笔。

    顿时,杜变眼眶欲裂。

    她,她竟然要寻死!

    “你想干嘛?你想干嘛?”杜变抓着萍儿姐姐的肩膀拼命摇晃。

    杜萍儿望着杜变只是笑,一边笑眼泪有一边涌出。

    “想死?亏你想得出来,你死了奶娘怎么办?”杜变大声道。

    杜萍儿道:“还有你啊,我知道你专门找了一个温柔贤惠的漂亮姑娘侍候爹娘,所以我已经放心了,所以可以安心去死了。”

    杜变怒道:“你凭什么去死?你有什么理由去死?”

    杜萍儿道:“我是不祥之人。”

    杜变道:“你觉得自己害死了吴氏全族?”

    杜萍儿没有说话。

    “蠢脑子,凶大无脑。”杜变忍无可忍,一把将她抓过来按在腿上,对着她肉多的地方噼里啪啦一顿揍,怒吼道:“杜萍儿,以前看你挺精明的。现在看来,完全蠢不可及啊。吴氏被灭族最大的原因是谋反,谋反,你懂吗?就算没有你,他也是要被诛灭九族的。”

    然后,杜变又噼里啪啦一顿揍。

    然后,拿过杜萍儿的绝笔,一字一句念出来。

    当时杜萍儿写这封绝笔的时候还没有觉得什么,现在被杜变念出来,顿时觉得无比羞愧,便要直接抢过来。

    杜变念道:“下辈子你别做太监了,姐姐给你做老婆好不好?给你生娃,在床上侍候你,保证让你舒服!”

    这段话念出来,杜萍儿已经羞愧欲死,拼命地要过来抢绝笔书。

    抢过去之后,三两下直接撕成了碎片。

    杜变拧着她的下巴,道:“杜萍儿,也别下辈子了,太虚无缥缈了。还是这辈子啊,正好这洞房花烛也是现成的,你之前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嫁给我吗?就现在吧,不过抱歉我此时还是太监,当你放心等我恢复正常男人的时候,第一个就把你肚子搞大。”

    杜萍儿听着杜变露骨的话后,顿时完全惊呆了。

    “当然我现在是太监,你也很难把我侍候舒服,但是……我可以把你侍候舒服啊。你口口声声要死要死,我说服不了你,我还睡服不了你吗?”杜变道。

    说罢,他直接扑了上去,一把将杜萍儿的娇躯抱住,对着她的嘴唇吻了上去,伸手进入她的裙子之内!

    杜萍儿脑子里面仿佛一炸,彻底一片空白。

    ……

    半个小时后,杜变离开吴氏庄园的时候,杜萍儿脑子里面还是一片空白,至于寻死之志,已经被更加震撼甚至羞愧欲死的事情所掩盖的,她呆呆地坐在马车里面,跟着杜变离开,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去哪里。

    杜变要去的地方是桂王府。

    因为,他要知道广西究竟出了什么事情?竟然发生了如此剧变。

    桂王府距离蒙山县一百多里,众人骑马,一个多时辰后就已经来到了桂王府大门口。

    杜变直接上前,道:“请进去禀报,广西东厂百色府代理千户杜变求见。”

    听到这个名字,防守大门的那名武士一惊,本能地抬头望向杜变一眼,然后道:“大人请在此稍候,我进去禀报。”

    其实,杜变有专门桂王给的令牌,进出桂王府自如,完全不需要禀报的。

    他和桂王的关系实在太亲密了,桂王的女儿漓江郡主是他的仰慕者,桂王府的副总管太监李陵是杜变的义兄,而桂王是李文虺的师兄弟,也是最支持杜变的长辈。

    片刻后,桂王世子宁充曜走了出来。

    杜变躬身道:“拜见世子。”

    然而,他却发现桂王世子的脸色非常不好看,甚至称得上是冰冷,还带着淡淡的敌意。

    “杜变?”宁充曜寒声道。

    这是他前所未有的口气,这位世子一直非常谦虚谨慎,不管对任何人都是和和气气的,更何况是杜变,为何此时态度如此冷淡?

    杜变道:“是我,我想进去拜见桂王。”

    “不用了。”桂王世子宁充曜寒声道:“我们桂王府,不欢迎你。”

    杜变面色一变,这又是演的什么戏?

    他和桂王府如此亲密的关系,此时竟然连门都进不了了?

    而且,他足**出了几十万两黄金,让桂王和巡抚张阳明练兵的啊。

    就在此时,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走了出来,道:“宁充曜,不得无礼。”

    杜变赶紧躬身道:“拜见王妃。”

    桂王妃望向杜变的目光稍稍显得有些复杂,道:“杜变,你进来吧!”

    然后,便再也没有说什么。

    之前桂王妃对待杜变,完全如同子侄一般的,而此时态度竟然如此之冷清。

    杜变跟在桂王妃进入了王府之内,一直深入,一直深入,来到一个房间之外,顿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不仅如此,还有一股强烈的药石之味。

    桂王妃推门,道:“进去吧。”

    只见到桂王躺在床上昏迷不行,面如金纸,嘴唇干裂毫无血色。

    桂王病了?还是中毒?

    他立刻开启系统之眼查看桂王的身体,发现桂王既不是病了,也不是中毒。

    而是……

    双腿被人连根斩断,全身筋脉被废。

    他……已经成为一个废人了,此时依旧昏迷不醒。

    杜变首先是暴怒,然后是一股凉气猛地钻入大脑之内。

    桂王啊,堂堂朝廷藩王啊。

    竟然被人斩断了双腿,废掉了筋脉。

    “是……是谁?”杜变嘶吼道。

    宁充曜寒声道:“知道是谁又如何?你难道还能为我父亲报仇吗?”

    “是谁?”杜变寒声道。

    宁充曜道:“出手的是一个海外顶级强者,不知道名字,不知道身份。”

    杜变道:“幕后的指使者是谁?”

    世子宁充曜道:“没有证据,但心知肚明,是方系,如果硬要指出一个策划者的话,那就是两广总督高廷,广西提督袁天兆!”

    袁天兆?

    杜变知道这个人,虽然姓袁,但此人和大宁帝国武将第一世家袁氏没什么关系,此人八年前就仿佛从地下冒出来的一般,

    二十八岁,成为大宁帝国武状元,加入了厉镜司。

    三十七岁,成为了厉镜司右提督,如今竟然成为了广西提督。

    凭什么啊?

    广西提督和广西总兵,是完全不一样的称呼。

    广西总兵是正二品,而广西提督是一品大员,而且手握军政的大权。

    而且广西已经很久没有过提督了。

    “就算是两广总督,就算是广西提督,也绝对不敢暗杀朝廷藩王啊,这是要谋反吗?”杜变不敢置信道。

    桂王妃道:“这不是暗杀,是明杀。”

    顿时,杜变更加惊呆了。

    桂王妃道:“上一次在吴氏庄园,桂王得罪了布政使杜江,得罪了整个方系。他们就要报复,但没有出手。而这一次你出几百万两银子让桂王和巡抚张阳明练兵,彻底触犯了他们的底线。桂王奉皇帝旨意率领两千王府亲兵,前往廉州府押运这批黄金,镇南公爵府也派了一千武士,广西东厂派出了两千武士,总共五千人押运这四十万两黄金,按说是高枕无忧的。”

    五千武士,而且是在大宁帝国境内运送这批黄金,已经是绝对的平安无事了。更何况之前的广西被李文虺彻底血洗过,更应该平安无事。

    桂王妃道:“十一天前的晚上,五千押运黄金的军队在玉林府外遭到袭击,五千武士全军覆灭。镇南公爵府留守的一千武士死绝,我桂王府的两千亲兵死绝,你东厂两千精锐武士死绝,三名千户被杀,两名千户不知所踪。镇南公爵世子重伤生死未卜,桂王被处决式地斩断双腿,废掉全身筋脉。四十万两黄金,不翼而飞。”

    顿时,杜变的脑子几乎要炸了。

    他从莫天南宝藏那里弄到的四十万两黄金,本来是要用来在广西练兵的,现在不翼而飞了?

    当然,黄金丢了也就丢了。

    关键是,桂王府,镇南公爵府,广西东厂集结的五千精锐死得干干净净?

    难怪之前吴正道和杜禹口口声声说阉党已经完了。

    桂王妃道:“另外告诉你一个还没有公布的消息,四天之前,巡抚张阳明大人死了。调查死因是操劳过度,但是你信吗?”

    杜变身体猛地一阵摇晃,几乎要站立不住。

    桂王妃道:“还有一件事,广西东厂镇抚使李玉堂也死了,死在厉如海儿子厉彦手中。”

    杜变闭上眼睛,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天塌了!

    整个的广西的天都变了。

    之前他想过局面可能会非常恶化,但没有想到彻底恶化到这个地步。

    简直是天崩地裂,简直是世界末日一般的剧变。

    足足好一会儿后,杜变道:“方系海外帝国出兵了?”

    桂王妃意外地看了杜变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道:“对,五万精锐登陆两广,直接填补两广行省原本的兵员空饷名额。或者替换掉两省原本的草包军队,所以军队连番号都不用变,摇身一变就成为大宁帝国的军队了。”

    杜变明白了!

    天杀的杜江,天刹的两广总督高廷,天杀的方系。

    当时阎枭要灭杜变的千户所,桂王带着巡抚张阳明,布政使杜江前往百色府访问。

    当时的杜江表现得多乖啊。

    而且杜江刚来广西行省的时候,就和巡抚张阳明谈判。方系完全表现出愿意和阉党在广西合作,彻底打压厉氏土司。

    那几个月,确实是阉党和方系的蜜月期,所以桂王视察百色府,布政使杜江也跟着前往。

    那几个月,阉党和方系联手,确实将厉氏的贸易彻底打击。厉氏土司的铁,盐都很难运出来,很难出海。

    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是阴谋,天大的阴谋。

    首先两广总督高廷利用李文虺之手,把广西被厉氏收买的官员杀得干干净净。

    于是,广西行省就成为了阉党和方系的天下。阉党拿不出多少官员,就只有一个巡抚张阳明。而方系则得到了最大的蛋糕,几乎把持了广西行省相当部分文官的职位。

    然后和阉党联手打击厉如海。

    等厉如海损失最大的时候,方系直接出卖了阉党,和厉氏谈成了天大的合作。

    厉氏所有的秘金,铁矿,盐贸易,全部交给方系完成。

    厉氏所有的粮食,都由方系提供。

    桂王妃道:“如今,广东行省已经成为方系的独立王国了。广西行省也被割据分裂了,东边六府归方系,西边六府归厉氏。”

    杜变几乎不敢置信,道:“方系和厉氏的谈判,应该是绝密吧,为何您会知道。”

    桂王妃道:“不仅我知道,很多官员都知道,皇帝陛下也知道。西边六府的官员,已经开始东撤了。”

    杜变浑身都在颤抖,颤栗。

    仅仅几个月啊,局面就发生了这么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且一切都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皇帝陛下和方系集团,也直接决裂了?”杜变道。

    桂王妃点头道:“对,陛下不上朝了。”

    方系海外帝国的獠牙,终于露了出来,终于表现出了对大宁帝国的狼子野心。

    桂王废了。

    巡抚张阳明死了。

    东厂镇抚使李玉堂也死了。

    镇南公爵世子生死未卜。

    整个广西被割据了,西边一半归厉氏,东边一半归方系。

    战争还没有开始,广西就已经被割据切割了。

    桂王妃道:“杜变,你已经成为大宁帝国在广西的最高官员了,你已经成为了广西唯一忠诚于陛下的五品官员了,剩下全部死完了。”

    “当时你义父李文虺如何杀光的对方,现在对方就如何杀光的你们。只不过动手的不是厉氏,而是方系。”

    “我的丈夫桂王雄心漫天,要为帝国赴汤蹈火,然而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成为了废人。”

    “杜变,你成为帝国在西南唯一的擎天玉柱了。”桂王妃哭泣道:“你才几岁?你才几品官?你才几个兵?就成为帝国在西南唯一的擎天玉柱了,这个帝国真的要亡了,要亡了。”

    杜变站起来,望着昏迷不醒的桂王,泪如雨下。

    这是他的长辈,他最敬重的长辈之一。

    还没有来得及为国效命,就被人杀了。别人根本容不得一个藩王掌握兵权,皇帝容得,方系容不得。

    原来,广西行省在人家眼中早已经是禁脔了,是不许碰的。

    杜变伸手触碰着桂王的额头,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泪水狂涌完全止不住。

    桂王他还能触碰到,张阳明巡抚呢,他已经死了,触碰不到了。

    干爹的义兄李玉堂呢?也触碰不到了。

    方系出手,就是斩尽杀绝,根本不允许一个人活着。

    杜变还活着,很大原因是他不在广西,在北冥剑派内。

    “孩子,帝国要亡了,谁也救不了了,走吧,走吧……”桂王妃柔和道。

    是吗?

    帝国要亡了吗?

    至少在西南看起来是这样的。

    杜变区区一个东厂代理千户,五品官员啊,竟然成为了帝国在广西最大的官了,竟然成为了帝国在西南唯一的擎天玉柱了。

    帝国要亡了吗?

    不,不,不!

    我杜变是天选之子,我杜变是有天命的,我杜变是有大气运的。

    上天让我置身于此局面,就是为了让我力挽狂澜,不就是为了让我挽救帝国吗?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阵激烈的马蹄声!

    “梧州知府,求见桂王。犯官杜变,杀害无辜良善,罪大恶极,本官特来捉拿。”

    “厉镜司千户求见桂王,犯官杜变,杀害无辜良善,罪大恶极,本官特来捉拿。”

    “广西梧州东厂千户求见桂王,犯官杜变,杀害无辜良善,罪大恶极,本官特来捉拿。”

    上一次押运黄金,梧州东厂几乎全军覆灭,此时的东厂已经不是原来的东厂了,而是成为了阉党敌对势力的东厂了。

    但杜变听到了梧州东厂前来抓捕自己,还是感到一阵阵荒谬。

    足足两千兵马包围桂王府。

    什么时候,地方的军队胆敢包围藩王府邸?

    天变了!广西天塌了。

    “请桂王府立刻交出杜变,否则格杀勿论,格杀勿论!”

    与此同时,杜变脑子里面的诡异光影用前所未有的兴奋口气,颤抖道:“宿主,这一刻终于到来了,终于到来了,你力挽狂澜于天倾的机会终于来了。你割据霸占几千里领地的机会终于来了。你拥有千万子民,几十万大军的机会终于来了。”

    “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成为帝国诸侯的一刻。”

    梦境系统几乎兴奋到颤抖。

    “你给我闭嘴!”杜变嘶吼道。

    外面,两千兵马包围桂王府嘶吼道:“交出杜变,否则格杀无伦,格杀勿论。”

    杜变猛地拔出战刀,寒声道:“跟我杀出去!”

    “帝国不会亡!”

    “只要还有一个忠臣在,大宁帝国就不会亡!”

    “杀,杀出去!”

    “有种的,跟我杀出去,杀出一片天,把天桶一个窟窿下来!”

    心中热血沸腾的杜变,带着十名亲兵,带着季飘飘姐姐,挥舞战刀直接冲杀了出去。

    面对着外面的两千兵马直接冲杀了出去。

    “蠢货,将杜变碎尸万段!”

    为首的一名年轻将领望着杜变不屑道,猛地一声令下。

    几百精锐骑兵,两千军队朝着杜变的十几人碾压剿杀而去。

    ……

    注:第一更五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谢谢mau的万币打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