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60章:凌迟!灭族灭种!萍儿洞房血
    杜萍儿被抬了进去。

    这是一间临时布置的洞房,但该有的一切应有尽有。

    杜禹甚至还倒了两杯交杯酒。

    “给她解药。”杜禹道。

    仆妇道:“吃了解药之后,只怕这个女人会反抗。”

    “反抗?”杜禹哈哈大笑道:“没有武功的女人就如同小猫一样,越反抗我越爽。”

    仆妇拿出一个瓶子打开,在杜萍儿的鼻子底下一晃。

    无比刺激的味道钻入了她的鼻子,强烈的味道刺激她杜萍儿立刻醒了过来,睁开美眸。

    杜禹消瘦苍白的面孔猛地冲到了杜萍儿的面前,仿佛想要给杜萍儿一个惊喜。

    然而,杜萍儿睁开美眸之后,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怎么,见到我难道不惊喜,不害怕?”杜禹很失望,寒声道。

    此时的杜萍儿,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哀莫大于心死。

    她的感情世界很单纯,也很复杂。

    她的内心深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杜变。但是她根本分不清楚杜变是爱人,还是亲弟弟。

    对于丈夫吴炎铭,毕竟成婚几年了,虽然一直都没有孩子,但一只小猫相处久了都会充满感情,更何况是人呢?

    尤其丈夫吴炎铭一直以来对她都很好,婆婆对她也很好。

    所以杜萍儿也把这里当成了家,把公公,婆婆,丈夫都当成了亲人,打算在吴家生活一辈子,没有任何一点点非分之想,哪怕弟弟杜变已经非常达了,她也没有其他念想,因为作为女人要守妇德。

    然而没有想到,变化来得如此激烈,人性如此之险恶。

    一直以来都慈眉善目的公公,变脸会如此可怕,如此彻底。

    一直对她温柔体贴的丈夫吴炎铭,也瞬间变得如此冷漠。

    一纸休书直接将她击懵了。

    但是这没有什么,休就休了,她还可以回家,她还有父母,还有弟弟杜变。

    然而没有想到,吴炎铭父子竟然要把她送给禽兽杜禹,讨好布政使杜江。

    这一刻对于杜萍儿来说,真是天崩地裂,整个精神世界都崩塌了。这一刻,她仿佛彻底不认识整个世界。

    于是,她拼死反抗想要逃回桂林府。

    结果,她被关入了地牢,每天都被灌入了迷药。而她寄予希望的婆婆,从来都没有出现。

    哀莫大于心死!

    ……

    “你竟敢不害怕我?”杜禹见到杜萍儿如此,顿时厉声道,然后手中的交杯酒猛地泼在她的脸上。

    杜萍儿不尖叫,不哭泣,他折磨起来还有什么意思。

    “杜禹,我求你一件事情。”杜萍儿忽然开口道。

    “求我?”杜禹大笑道:“好啊,好啊,你竟然有事情求我,求我啊……”

    “杀了我吧,求求你了。”杜萍儿安静道。

    “杀了你?不可能的,我怎么舍得?”杜禹道:“十年前我就垂涎你的身体了,可惜我当时没有育,现在好不容易你落到我手中了,我怎么也要将你睡够一百次再让你死啊。”

    杜萍儿凄然一笑,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任何害怕。

    杜禹大怒,吼道:“你为何不哭,为何不尖叫……”

    紧接着,他猛地拔出一支匕,对准杜萍儿的大眼睛道:“你哭,你尖叫,你害怕,不然我就刺下去……”

    杜萍儿一阵冷笑,反而将眼睛睁到最大。

    杜禹大怒,寒声道:“行,行,既然你不尖叫不害怕,我蹂躏起来就没有意思了,我就先给你见一点点血!”

    然后,他挥动匕就要划开杜萍儿的脸蛋,不信杜萍儿不害怕不尖叫。

    “杜禹……”

    后面门开了。

    “叮……”杜禹手中的匕脱手而飞。

    风尘仆仆的杜变走了进来,他的目光无比的心疼,他的脸色无比的平静。

    而杜萍儿姐姐见到杜变的瞬间,整个人仿佛彻底活了过来,两只大眼睛的泪水汹涌而出,望着杜变的目光无比的依恋。

    杜变朝着杜萍儿姐姐一笑,道:“姐姐,依旧那么美,可惜瘦了一点点了。”

    杜萍儿流着泪,却朝杜变露出笑容,美丽迷人的笑容。

    然后,他朝着杜禹道:“杜禹,来,你出来一趟。”

    杜禹见到杜变,顿时脸色剧变,然后一阵大笑道:“杜变,你竟然会在这里?正好正好,看我和你的杜萍儿姐姐行房吧,我本来正觉得她死气沉沉的没有意思呢。”

    “来人,将杜变小阉狗抓住,砍掉双手双脚。”杜禹大声喝道。

    自从上一次出事之后,作为布政使的公子,杜禹已经非常在乎自己的安危了,不管走到哪里,身边随时都带着十几名武士,其中三品武者都过三人。

    然而,他的呼喊没有带来任何回应。

    “不用喊了,杀光了……”杜变道。

    “啊……”仿佛为何迎合杜变一样,外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呼。

    当然,是季飘飘姐姐出手了,她作为宗师级强者,杀十几名三四品武士,轻而易举。

    杜禹面孔一阵阵抽搐,然后猛地拔出匕,就要抓杜萍儿为人质。

    然而,下一秒钟,他就被杜变抓住了。

    凌波微步,逆天的轻功,用来抓杜禹真的是杀鸡用牛刀了。

    “杜变,你们阉党在广西已经完了,你们的同党也都已经完了,整个广西现在最大的官就是我的父亲,整个广西都是我方系的天下了。”杜禹厉声道:“你再敢伤我,整个广西行省没有你半点容身之处。”

    杜变日夜兼程赶回梧州,没有看到任何塘报,也没有打听任何消息。

    目前广西生了什么事情他完全不得而知。

    但是有一个非常不妙的信号,那就是他路过的许多城池都城门紧闭。不仅如此,路上到处都是军队。

    这就很诡异了。

    广西行省最缺的是什么?

    就是军队!

    镇南公宋缺带着十万大军南下,已经把西南几省的所有精锐大军都抽调完了,留在广西的军队都是歪瓜裂枣。

    所以,杜变才会把莫氏王族宝藏里面的大多数金银全部交给桂王和巡抚张阳明练兵。

    然而,这一路上遇到的军队竟然都非常精锐,但是又完全不认识。

    这个局面,就非常可怕了。

    这是哪里的军队?代表哪一方的势力?

    “杜变,你们阉党在广西已经完蛋了。”杜禹尖笑道:“你可知道,现在整个广西所有的州府都是我们的天下。你如果刚伤我,我保证整个广西没有你的藏身之处。你还记得梧州知府,蒙山知县吗?”

    杜变当然,就是冒犯了桂王的那两个地方官。

    当时桂王要参这两个地方官,所以这两个官员的乌纱帽一定掉定了,而且东厂的人已经去搜集这两人的罪证了,杜变离开广西的时候,这两个人已经被控制起来,就等着京城的令旨了。

    “桂王要弄掉这两个人,结果呢,两个人也进了东厂的大狱。结果呢?无罪释放,官复原职,半个月前两个人都升官了,梧州知府升广西行省提刑按察使司,蒙山知县升梧州通判了。”杜禹得意张狂大笑。

    杜变听到了这话,顿时脑袋一懵。

    出事了,肯定出了天大的事情了。

    梧州知县戴罪之身本来应该流放三千里的,结果不但官复原职,而且还从正七品升到从五品的梧州通判,直接连升三级。

    梧州知府也是戴罪之身,本来应该罢官夺职,结果竟然升了三品的按察使,连升两级。

    这两个官职都是需要宫中旨意的,内阁和司礼监都不够,一定要盖皇帝玉玺的。

    然而,这两只官位都通过了。

    出事了,出天大的事情了。

    顿时,杜变脸都白了,广西行省之前的局面很好的啊,如今究竟出了何事?

    “哈哈哈,害怕了吧?”杜禹厉声道:“杜变你阉党在广西彻底完了,你们几派都完了,被连根拔起了。不如你回到杜家,重新变成那个废物,任由我欺负怎么样?”

    杜变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一口气。

    再一次睁开眼睛,杜变把匕还给了杜禹道:“来,杜禹你来杀我!”

    杜禹一愕,然后哈哈大笑道:“杜变傻子,你变聪明了啊,哈哈哈!我不杀你,我只砍断你两只手臂,然后你看着我睡你姐杜萍儿,然后我让你重新回杜家如何?阉党的船翻了,你想要上杜家的船了?可以可以,只要把我侍候舒服了,怎么都可以的!”

    纨绔脑残,就是没有脑子。

    然后,杜禹面色一阵狰狞,挥动匕朝着杜变的右手斩去。

    杜变猛地抓住他的手臂,厉声道:“大胆杜禹,竟敢袭击本官。根据大宁律法,没有功名,没有官职的平民动用凶器袭击朝廷官员,当场处死!”

    “唰!”杜变拔出战刀,将杜禹接上的手臂猛地斩断。

    然后,拿出一份写好的供状,将杜禹的左手沾满血迹,按在供状上。

    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杜禹招人试图谋杀帝国男爵,东厂千户杜变。

    “杜变,你,你……”一切生得太快了,杜禹出一阵凄厉的惨呼。

    “唰……”杜变又斩断了他的左手。

    “唰……”杜变又活生生将他彻底阉割。

    “啊……啊……啊……”

    杜禹出了前所未有的惨嚎。

    杜变揪着他的头,朝着外面拖去,直接拖到了吴正道庄园的大堂里面。

    此时,吴家上下几十口人,全部跪在大厅中,吴正道和吴炎铭跪在最前面。

    吴家庄园的所有奴仆家丁,无罪的全部被关押到地下室中,所有参与欺负杜萍儿姐姐的,也全部跪在大厅中,哪怕只是帮她沐浴更衣,换上嫁衣的仆妇。

    杜萍儿姐姐,还有玉真郡主的十几名亲兵,将这几十人全部包围。

    杜变如同拖着死狗一般,将布政使杜江之子杜禹拖到大厅面前。

    “吴正道,这就是你处心积虑要讨好的布政司大人的公子杜禹对吗?”杜变道。

    吴正道见到双手都被砍断的杜禹,顿时浑身颤抖,几乎要昏死过去。

    杜变将杜禹按在地上跪下。

    “几位兄弟,你们知道凌迟吗?”杜变道。

    玉真郡主的十几名亲兵点头道:“知道。”

    杜变道:“那哪位兄弟会?”

    十几名亲兵纷纷摇头,其中一名亲兵道:“大人,凌迟是要千刀万剐而不死的。小人下手,最多一百刀他就死了。”

    杜变掏出一锭金子递给他道:“那就你来,将杜禹凌迟处死,你敢吗?”

    “嘿嘿,有什么不敢的?”那名亲兵道:“谁有知道我这种小人物?事情完了我回到镇南公爵麾下,谁能咬我?”

    这一锭金子足足几十两,够他全家人生活无忧十年。

    杜变朝吴正道父子道:“我要将杜禹凌迟处死,你们好好看着啊!”

    此时,杜禹终于知道害怕了,全身都在颤栗抖,凄声道:“杜变,你敢杀我?整个广西都没有你的立足之地的。”

    “杜变,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哥,哥,杜变,我是你弟弟啊,别杀我,别杀我……”

    杜变背过身,来到了门外。

    他不想看到这血腥的一幕,但是不将杜禹处死,难解心头之恨。

    片刻后!

    “啊……”里面传来杜禹无比凄厉的惨嚎,还有拼命的哀嚎。

    一开始喊杜变哥哥,后来喊爹,最后喊爷爷。

    那位兄弟果然只是胆子大,手艺还是比较潮的,大约一刻钟后。

    杜禹的惨叫就结束了,已经死了!

    杜变回到大厅,顿时见到无比可怕的一幕,他移开了目光,不去看杜禹的尸体。

    杜家四老爷,广西布政使杜江的儿子杜禹,正式被杜变凌迟处死。

    而此时,大厅内的几十个人一大半瘫倒在地,甚至部分人已经屎尿齐出了。

    而吴正道已经面如土色了,见到杜变回来,他本能地想要磕头,但是稍稍犹豫后又咬牙挺直了腰杆。

    “呵呵……”杜变道:“想要表现骨气?有点晚了!”

    吴正道咬牙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吴家,完全无悔,你们阉党在广西已经完了,难道还不许我重新找靠山吗?难道还要我跟着你们阉党一起陪葬啊?凭什么?凭什么?”

    “无所谓,无所谓……”杜变道:“供状写完了,我们东厂做事要讲究的,凡事都将证据确凿。”

    “写完了。”一个士兵上前道:“不过大人,小人的文笔是万万比不上大人的。”

    杜变一看,不但字迹优秀,而且文笔上等。

    “你这是在等我的夸奖啊。”杜变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很好,文武全才。”

    顿时,那个士兵躬身拜下道:“能够得到大人的夸奖,小人足够了。”

    这也是一个文青啊,知道杜变的诗词歌赋名震天下,得到杜变的夸奖,确实比奖他一笔银子还要高兴。

    杜变来到吴正道面前道:“你走私秘金,铁,兵器,铠甲,粮食,全部都是帝国违禁物品。而且走私的对象是北边的满洲女真帝国,这相当于谋反对吗?谋反,是要灭族的!来,按个手印!”

    “不,不,不……”吴正道拼命挣扎。

    杜变拖过他的庶子,直接一刀杀死,然后将吴正道的手掌沾满血迹,按在供状上。

    “好了,你也承认了谋反罪名,证据确凿。”杜变吹了吹供状上的掌印,然后下令道:“吴正道谋反,事急从权,我东厂代表帝国,正式将吴氏灭族,斩尽杀绝!”

    “全部杀光!”

    杜变一声令下。

    十几名玉真郡主的亲兵出动,将吴氏家族的成员,一个个拖了出去,拉到大门之外。

    “唰,唰,唰……”

    一批一批地斩。

    片刻后,几十颗脑袋滚落,吴氏庄园的庭院,血气冲天。

    最后,就剩下吴正道和吴炎铭了。

    两个人脸色青紫,已经彻底瘫倒在地了。

    吴炎铭面孔不断抽搐颤抖,嘴唇哆嗦道:“我,我想见萍儿最后一面,可,可以吗?”

    “不用了!”杜变道:“我亲自来,很快很快的。”

    杜变让吴炎铭跪好,按着他的脖子,猛地一刀斩下。

    他曾经的便宜姐夫,被斩!

    “啊……啊……”吴正道出了无比凄厉的嚎叫。

    杜变来到他的身后,抓住他的头,低声道:“难过吗?”

    吴正道全身不断地颤抖哆嗦。

    “你嫌弃桂王这没什么,你攀高枝这也没什么。但你不该伤害我的姐姐,更不该践踏帝国的利益。”杜变道:“你对皇帝陛下没有任何敬畏吧,那就用死亡来教会你敬畏吧。我代表帝国的利益,代表皇帝陛下,判处你死刑!”

    杜变的秘金宝刀在吴正道脖子一划。

    吴正道脑袋落下。

    ……

    祠堂中,吴正道的妻子吴夫人跪在蒲团上瑟瑟抖。

    “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伤害我姐姐呢?”杜变道:“我之前比较尊重您的啊,在巡检大人的面前,你是愿意维护我姐姐的啊。”

    吴夫人颤抖道:“我,我夫君的意志,我不能违逆,为了家族的利益……”

    她没有说完,杜变一挥手。

    两个士兵上前,用绳索套住她的脑袋。

    因为她曾经护过萍儿姐姐,所以给她留了一具全尸。

    ……

    杜变坐在吴氏庄园祠堂外面的台阶上,望着天上的月亮。

    镇南公爵的直觉是对的,局面出现了天大的变化,而且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他必须知道,广西行省究竟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了?

    而且,这不仅仅是广西的事情,京城那边肯定也出事了。

    天大的事,天大的事!

    ……

    与此同时,一个武功高强的太监,骑着战马疯狂南下。

    八百里加急!

    日夜兼程,不眠不休,不断换马,疯狂驰骋。

    目标就是广西百色府东厂千户所。

    他怀中揣着皇帝陛下给杜变的旨意,十万火急的圣旨。

    必须快,必须快。

    晚了就来不及了!

    ……

    洞房之内!

    杜萍儿显得很安静,曼妙迷人的身材坐在锦墩上,正在写信。

    她原来是很丰满健美的,此时瘦了一些,但依旧凹凸迷人,坐在椅子上,腰下的曲线尤为紧绷,丰圆诱人。

    给杜变写信,应该是最后的绝笔。

    想了很久很久,心中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来。

    她知道,杜变把吴家全族都杀光了。

    她不阻止,也不心疼。

    想了良久良久,她在绝笔上写道:“杜变,不要把我的死告诉爹娘,就一直骗他们我很好。”

    “下辈子你别做太监了,姐姐给你做老婆好不好?给你生娃,在床上侍候你,保证让你舒服。”

    “我知道你正在渐渐变成男人,有些时候我都能感到你的坏心思。肯定会有更好的女人替我照顾你的。你肯定会子孙满堂,世代公侯的,姐姐好骄傲啊!”

    “但这辈子,姐姐是不祥之人,已经配不上你了,但我依旧会在地下疼爱你的!如果有鬼,姐姐会变成最温柔的鬼,保护在你的身边,哪怕为你驱蚊子,哪怕驱逐你的噩梦让你安睡。“

    “疼爱你的姐姐,杜萍儿!”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从乡下老家回嘉兴,抓紧一切机会码字,依旧更新一万一千字。拜求支持,拜求保底月票啊!

    下一章剧情应该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