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58章:吸星狂噬!修为狂升!背叛
    杜变吹出的这口气,不是辟邪丹的气息。

    而是致幻晶石的粉末,最最纯净的致幻晶石粉末。

    林妙婵是致幻晶石的极度重瘾患者,这点不仅仅是系统的判断,杜变也看出来了。

    系统曾经告诉杜变,这种晶石不但是一种非常强力的消炎药。但还有更强的成瘾性,一旦真正上瘾之后几乎无解。

    想要看一个人是否成瘾非常简单,看指甲会变成天生的蓝色,眼角也会出现蓝色的血丝。

    而林妙婵的指甲已经彻底成为蓝色,她眼角的蓝色血丝密布,几乎改变了她瞳孔的颜色,当然这也让她看起来显得更加妩媚妖娆了。

    而且重要的是,这种致幻晶石在这个世界上的量非常少。如果是呈现百色粉末状的,代表纯度不高。而如果是蓝色大块晶体状的,就代表这惊人的纯度。

    这个世界的人,尤其是魔莲教的人,大多都致幻晶石上瘾。甚至魔莲教高层就是用这种东西来控制手下的。

    但是,他们享用的致幻晶石纯度就非常低了,甚至含有非常多的杂质。

    而杜变此呼出的,是最最纯正的致幻晶石,是直接从那块蓝色晶体上切下来的。

    林妙婵仅仅吸了一口气息,整个人就彻底呆了。

    她要挥斩杜变命根子的匕首也停了下来,甚至直接掉落。

    “扑通!”锋利的匕首吊在杜变的双腿之间。

    我日,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啊……

    林妙婵颤声惊道:“神仙粉?在哪里?在哪里?这么厉害的神仙粉,在哪里?”

    她几乎要疯癫了。

    此时,边上的白怜花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什么神仙粉?

    完全是魔莲教用来控制手下的一种邪物而已,他是绝对绝对不碰一下的,他拼命的采集女子的能量精华,就是为了长命百岁,就是为了武功高强,就是为了七八十岁的时候依旧一头黑发,依旧妻妾成群,享受荣华富贵。

    此时,白怜花穿着薄纱,目光邪异地望着大床之上的季飘飘,她此时被五花大绑,健美火辣的身材显得尤其火爆。

    面对美味的猎物,白怜花一点都不急的,他要酝酿。

    将自己的状态和欲望凝聚到极致,然后将猎物一口吞下,这才美味到极致。

    他开始练神秘的功法,有一点类似天竺的瑜珈术,但是招式更难,更增添几分诡异。

    杜变认出来了,这是天机岛主姜老鬼还阳大法里面的内容,准确说是实战邪恶功法之前的准备,确保全身的筋脉都彻底舒展,确保全身穴道都处于最佳状态,然后更好地采/阴/补/阳。

    他实在无法想象,天机岛主姜老鬼为何会将还阳大法的内容传给魔莲教?

    北冥剑派和魔莲教应该是敌对关系啊。

    此时,美丽妇人林妙婵几乎彻底要疯了,抓住杜变的肩膀拼命摇晃道:“神仙粉,神仙粉,你有最最厉害的神仙粉?”

    杜变道:“对,纯度比你享用的要高得多得多。”

    林妙婵道:“有多少,有多少?”

    杜变道:“大概一斤多吧。”

    “给我,给我,给我……”林妙婵惊呼道,拼命地摇晃着杜变的身体。

    这架势和现代地球的那些重瘾份子几乎一模一样在。

    杜变笑道:“你想要神仙粉,那还要为你的丈夫报仇吗?”

    林妙婵道:“一码归一码,我和丈夫相依为命,两人如同一人,他的仇我怎么可能不报?”

    杜变一愕,你养的小白脸就在边上啊,你在这里说和你丈夫感情有多么深厚,这种感觉真的非常违和啊。

    林妙婵道:“这样,本来我是打算先将你阉割,然后大卸八块为我丈夫报仇。但是我现在给你一具全尸,而且还让你在无比舒爽中死去如何?”

    杜变道:“我是一个太监,又如何能够舒爽?”

    林妙婵道:“你太小看我们魔炼教了,就算你是太监也照样让你欲生欲死。”、

    “噗刺,噗刺,噗刺……”

    然后,她飞快几根银针刺入了杜变的全身几个筋脉穴道之内。

    见鬼的是,杜变全身某种特殊的精华能量,竟然真的朝着腹中凝聚。

    这种精华能量不是内功玄气,而是属于男人的精气能量,更准确说是阳气。

    杜变此时阳气仅仅只有普通男人的一半,但好歹也是有的。

    通过针刺之后,杜变体内的阳性能量竟然开始凝聚。

    这,这太诡异了吧,魔莲教的手段也太惊人了吧。

    林妙婵邪笑道:“看,就算是太监,我也有办法。一会儿我会让你升天,但是你体内的精华能量也会彻底被我吞噬,成为一个药渣。你是太监肯定不如普通男人大补,但聊胜于无了。”

    然后,林妙婵和杜变重叠在一起,各个穴位重叠交加。

    “哈哈哈哈哈……你是一个太监,享受这种成仙的感觉吧,然后活生生成为药渣,你的阳气就成为我年轻美貌的一部分吧。”林妙婵猛地施展邪功,就要将杜变体内的阳气能量彻底吞噬。

    见鬼的是,杜变真的要被吞噬了。

    靠,魔莲教还有采集阳,补充阴的手段?

    他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体内的阳性能量竟然摇摇欲坠,直接要被吞噬走。

    姜老鬼,这都是你造的孽啊,竟然创造出这么邪恶的功法。

    杜变全身的穴位都成为了阳性能量的倾泻口。

    如果杜变真的被林妙婵采光了阳性能量,那活生生就成为一个药渣了,整个人都佝偻苍老。

    “哈哈哈哈……”林妙婵大笑道:“你升天吧,成为我的药渣吧……”

    与此同时,那边白怜花的功法已经练完了,全身都洋溢着澎湃的男性魅力。

    “季飘飘大小姐,我会让你终身难忘这一夜的。”然后,他直接朝着季飘飘扑去。

    林妙婵的邪恶功法施展到了极致,将杜变体内阳气能量从全身各处,猛地吸去。

    这个魔莲教的恶女,整个人也彻底陷入迷离之中。

    时机到了,这个女人彻底失去了防御。

    “嗖嗖嗖……”

    杜变手指一曲,六脉神剑轻而易举割断了绑在手中的绳索。

    双手解放了之后,杜变猛地按在林妙婵的娇嫩的后背上,早已经准备好的吸星大法猛地施展。

    猛地吞噬……

    吞噬,吞噬……

    “啊……”

    林妙婵猛地一阵惊呼,全身的邪恶功法立刻停止,拼命地想要挣脱。

    然而……

    杜变不仅仅双手贴在她的后背上,全身筋脉都和她重叠交加。

    “砰……”

    仿佛听得见迸裂的声音一般,

    林妙婵的丹田猛地出现了一个裂孔。

    竟然是这个原理,吸星大法钻入她的体内,直接在丹田开一个孔。

    然后疯狂地吞噬,吞噬,吞噬……

    此时两人全身筋脉重叠交加,林妙婵的内力玄气从无数筋脉,所有穴道涌入,钻入了杜变的体内。

    而她丹田之内的裂口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啊……啊……啊……”

    林妙婵无比凄厉地惨呼,拼命地想要挣脱。

    但是,全身筋脉穴道都重叠在一起,已经完全吸在了一起,完全无法挣脱。

    她丹田之内的内力玄气,如同潮水一般狂涌而出,疯狂钻入杜变体内。

    事实上,杜变也非常难受。

    这可不是九阳真经的吞噬,这是活生生的强灌啊。

    不断是不是需要,无数的玄气内力从全身穴位涌入,疯狂钻入丹田之内。

    而且……

    没有净化过程!

    每一个人的内力是不一样的,因为个人体质的不同,内力属性也不同。

    比如林妙婵的内力,几乎是修炼邪功而来的。

    所以他内力也是邪恶的,如果是九阳真经的吸收,是经过精华的玄气能量。

    打个比方说,一潭水蒸发之后变成水蒸气,然后吸收这些水蒸气,那是纯净的水。这就是九阳真经的吞噬。

    而吸星大法的吞噬,则是直接将水潭里面的水彻底吸收吞噬,将里面的污浊也一并吸收了。

    “呼呼呼……”

    一阵阵玄气能量狂涌入杜变的丹田内,他也觉得全身都要胀裂了一般,整个人仿佛都要彻底炸开。

    而此时,他的武功修为不断提升,不断提升。

    四品下等武士。

    四品中等武士。

    四品上等武士。

    三品下等武者……

    之前的提升是纯净的,就算有一些痛苦,也几乎是可以忍受的。

    而此时提升的痛苦,真的是痛不欲生,让人恨不得死去一般。

    而此时,白怜花惊愕地望过来一眼,完全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幕。

    一开始,他以为是林妙婵疯狂至此,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但听到她的声音越来越痛苦,不由的望过来一眼。

    然后惊恐地看到,林妙婵七孔流血,全身都在颤栗。

    不仅如此,她的躯体在扭曲,一团团隆起,仿佛身体里面有无数的老鼠在爬来爬去一样。

    与此同时,她的身体不断地萎缩,不断地坍塌,

    这一幕,简直太诡异,太可怕了。

    就仿佛林妙婵要被彻底吸成人干一般。

    白怜花猛地拔剑,闪电一般朝着杜变刺来。

    杜变抱着林妙婵的身体一阵翻转。

    ”噗刺……”

    白怜花的剑猛地刺入林妙婵的体内。

    “砰……”

    紧接着,林妙婵丹田部位忽然猛地爆开,出现了一个洞孔。

    她的丹田内力还剩下很大一部分,但是已经维持不住了,直接炸开。

    连惨叫都没有,直接死去。

    而且死状惨到无法用言语形容,这吸星大法真是邪恶之极啊。

    吸星大法吞噬结束。

    而此时,可怕的内力玄气在杜变体内横冲直撞,他的整个身体也仿佛要炸开了一般。

    “吸星大法?”白怜花惊呼道。

    本来他要一剑将杜变杀死的,此时完全舍不得的。

    “吸星大法?”白怜花的声音几乎是颤抖了。

    竟然是逆天的吸星大法,天下武道传言,只要学习了吸星大法,十年之后就可以天下无敌了。

    虽然白怜花不知道吸星大法具体是什么样子的?但杜变眼前吞噬林妙婵,八成就是吸星大法。

    所以白怜花绝对绝对不舍得杀杜变了,怎么可能舍得杀?这可是移动的吸星大法啊,一定要逼着他将秘籍交出来。

    白怜花眼睛一转立刻有了办法,用季飘飘做人质逼迫杜变妥协。

    之前为了季飘飘,杜变主动羊入虎口,把自己送到林妙婵的手中。现在也肯定愿意为了季飘飘而交出秘籍。

    所以他反而退了出去,来到季飘飘的床前,厉声道:“杜变,季飘飘是你的女人吧。你想要保住她的清白吗?交出秘籍出来,我就放过她。否则我将她蹂躏一百次,将她先歼后杀……”

    此时,杜变体内的玄气能量横冲直撞,修为是提升,但全身的筋脉几乎都要断裂毁灭了一般。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张嘴就要喷血。

    “不说话,那你就眼睁睁看着我蹂躏你的季飘飘吧,哈哈哈哈……”

    然后,他抓住季飘飘的裙子,就要猛地彻底撕开,季飘飘的身体马上就要完全暴露,就要任由白怜花亵渎。

    而就在此时,忽然季飘飘猛地睁开眼睛,

    小嘴一张,猛地吐出了两道寒芒。

    距离太近了,而且白怜花完全没有防备此时季飘飘会醒来,会从嘴里吐出两个暗器,所以瞬间被击中。

    “啊……啊……”

    白怜花的两只眼睛直接被射瞎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凄厉惨呼。

    然后,他整个身体直接朝着季飘飘扑去,要压住她的娇躯,掐住她的脖子。

    “唰唰唰唰……”

    尽管杜变整个身体仿佛要炸开一般,但还是猛地激射而出。

    像白怜花这种人,因为修炼的是邪恶武功,所以身上都有罩门。

    此时他剥光了衣衫,背后的罩门让杜变看得清清楚楚。

    “噗刺,噗刺,噗刺……”

    可怕的六脉神剑,隔着几米射入了白怜花的要害罩门。

    “不要……”系统惊呼道:“不要杀他,他的内力还没有吞噬啊……”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白怜花的身体瞬间定格在空中。

    然后……

    “噗……”

    他被刺破的罩门,直接鲜血狂飙,直接射出了几米远,如同喷泉一般。

    几秒钟之后,他轰然倒地而死。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他?”系统诡异光影道:“你知道你用吸星大法的机会多珍贵吗?你不要杀他,还可以吞噬他的内力。”

    杜变道:“我若不杀他,他就会扑向季飘飘姐姐。”

    “那她也不会死。”诡异光影道。

    杜变道:“但是她的身体就会被压住,就会被白怜花肮脏的躯体触碰到。”

    系统诡异光影道:“你的占有欲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仅仅只是隔着衣服压一下而已,又不是把她怎么样了?”

    “闭嘴!”杜变在脑域内直接喝止。

    然后杜变冲到季飘飘的大床上,飞快解开了季飘飘姐姐四肢的绳索和镣铐。

    下一秒钟,季飘飘姐姐就扑了上来,滚烫的嘴唇吻上了杜变,双腿直接缠住了杜变的腰猛地压过来。

    飘飘姐姐,还在龙潭虎穴,时间不对,时间不对。

    杜变赶紧将嘴里的辟邪丹吐入季飘飘姐姐的嘴里,让她大脑恢复清明,毕竟她应该中了很多魔合散,还有其他的一些邪药。

    将季飘飘姐姐轻轻放在床上,杜变割掉了林妙婵的脑袋,又割掉了白怜花的脑袋。

    “噗……”

    一口鲜血几乎要涌上来。

    杜变赶紧盘坐在地,让体内横冲直撞的内力玄气渐渐平息下来。

    系统道:“宿主,对不起。我应该尊重你的个人情感,这一次吸星大法吞噬,你成功提升到了三品下等武者。但如果完全按照我的吩咐,尽管大盗白怜花只是一个一品武者,但吞噬了他的内力后,你的修为提升应该更加大。你现在应该感受到,吸星大法的副作用是何等的巨大,每一次吞噬之后,都要花很长时间净化体内的玄气,否则重则暴毙,轻则瘫痪。所以每一次吞噬的机会都非常珍贵,这第一次吞噬的机会,就被你浪费掉很多了。”

    杜变道:“你不用说了,再来十次,我依旧是同样的选择。季飘飘姐姐是我的女人,我不想她被亵渎。”

    系统诡异光影叹息一声道:“你是使命的主宰,你说了算。”

    整整半个时辰后,杜变体内的玄气能量才彻底平息下来。

    而此时季飘飘因为辟邪丹的原因,身上所有的毒散得干干净净,已经完全恢复了武功。

    但不知道为何,她之前的气质是非常彪悍的,此时变得柔弱起来。

    见到杜变的目光望来,季飘飘直接捂住杜变的嘴巴道:“不要问,我知道我正义心过剩,我知道有时候我挺蠢的,所以才会落入敌人的陷阱。我知道错了,你不要问了。”

    杜变柔声道:“我不问,我只是想问,可有受伤吗?”

    季飘飘摇头,眼圈顿时红了,眼泪几乎要下来。

    她是强硬之极的女人,平时是根本不会流泪的。此时之所以流泪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连累了杜变,害得杜变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

    然后,她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保住杜变狂吻了上来。

    杜变拍了拍他腰下惊人挺翘的地方,道:“先出去再说,一会儿我再让你蹂躏。”

    ……

    接下来,杜变穿上衣衫,左手提着林妙婵的脑袋,右手提着白怜花的脑袋朝着外面走去。

    打开舱门,来到了甲板上。

    魔莲教武士见到杜变和季飘飘,本能地拔出刀剑,弯弓搭箭。

    但是下一秒钟,他们见到了林妙婵和白怜花的脑袋又顿时一惊。

    “你们的首领已经死了,难道还要和我拼命吗?”杜变寒声道。

    全身毒解的季飘飘,可是宗师级强者,仗剑在杜变身前毫无畏惧。

    魔莲教武士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嘶吼道:“杀!”

    然后,这群人真的如同疯子一般杀了上来。

    群龙无首还这么拼命?魔莲教对你们的洗脑,该有多狠啊?

    一个个就这么毫不畏死地冲上来,让杜变大为错愕。

    “嗖嗖嗖嗖嗖……”

    杜变扔掉了脑袋,疯狂施展六脉神剑。

    顿时,无比惊艳的一幕再一次出现了,狂风暴雨一般的六脉神剑倾泻而出。

    如同机关枪一般密集狂射。

    瞬间,一扫一大片。

    之前杜变还是六品武士的时候,六脉神剑的威力就已经如此惊人了。

    此时,他已经是三品下等武者了,这六脉神剑的威力对普通武士,简直是秒杀碾压级的。

    短短片刻,就杀了几十人。

    而季飘飘姐姐更加凶猛,手中利剑狂杀。

    “姐姐,毁掉敌人的巨型强弩和投石机。”杜变道。

    季飘飘姐姐娇躯立刻弹跳了出去,去摧毁魔莲教船上的四台投石机,十几具巨型强弩。

    杜变的六脉神剑依旧在疯狂爆发。

    “嗖嗖嗖嗖嗖嗖……”

    暴风骤雨一般的气剑狂暴射出。

    他的面前,已经躺了密密麻麻一片尸体。但是这些魔莲教武士已经前仆后继冲来。

    每一个人眼睛都是赤红的,仿佛彻底疯魔了一般。

    杜变的玄气就快要耗尽了啊,这些人依旧源源不断冲来。

    “姐姐,走!”

    杜变道。

    片刻后,季飘飘姐姐飞快冲来,带着杜变的身体,猛地越过十几米,冲到杜变的舰船上。

    “走走走走……”杜变下令道。

    顿时,杜变的舰船开始加速。

    而那三艘船的魔莲教武士,竟然疯狂地跳下海,然后朝着杜变的船爬来。

    真的是彻底疯了,真的是毫不畏死。

    杜变的六脉神剑群射变成点射,而季飘飘姐姐更是一剑一个击杀。

    一刻钟后,杜变的舰船终于脱离了魔莲教武士的纠缠。

    那四艘船依旧疯狂追上来,但是他们的船速度太慢,而且水手也不是很专业,巨型强弩和投石机都被破坏了,也无法对杜变的船只进行远距离大杀伤力攻击。

    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杜变的船只越走越远。

    ……

    杜变回到舱房内,几乎要脱力了。

    他也算是三品武者了,季飘飘姐姐更是宗师级强者,但遇到几百个疯魔一般的魔莲教武士还真的很头疼,尽管杀了一小半,但剩下大半还是疯狂扑上来。

    这些魔莲教武士肯定不止被洗脑,而且还喂药了,否则不可能这么疯狂。

    杜变和季飘飘杀起这些魔莲教武士当然如同宰鸡杀狗一般。但是一旦玄气耗尽,那可能就有群蚁咬死大象的风险了。

    杜变四肢大张,瘫躺在舱房的床上。

    下一秒钟,季飘飘姐姐扒光了衣衫,直接骑在杜变的胸口,恶狠狠道:“杜变,我真的要爱上你了。我要睡你了,我要蹂躏你了。”

    ……

    这一夜,杜变真的要累坏了。

    季飘飘慵懒地从他怀里爬起来,又吻了上来。

    “别吸我舌头,舌根疼,舌根疼!”杜变惨呼道。

    季飘飘捧着杜变的面孔,在他眼睛,鼻子,嘴唇上亲吻了一口。

    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起身,钻入浴桶里面洗澡,然后穿上了衣衫,开始出去练武。

    杜变有点累,又睡了一个多时辰才起床,洗漱完毕,穿上了衣衫。

    此时,季飘飘姐姐正在甲板上练剑,真的如同一只雌豹,充满了绝对的爆发力。

    昨天晚上两人拼命亲热,但她依旧没有把自己为何被魔莲教所抓的事情告诉杜变,尽管没有吃大亏,但是她觉得非常羞于启齿。

    杜变站在船头眺望,很快就要到广西了,海面上的船只渐渐多了起来,而且大部分都是商船。

    广西海面上的贸易,是不是太过于繁荣了一些?不应该啊。

    就在此时,杜变见到了一面熟悉的旗帜。

    总共有三艘商船,一大二小,全部挂着同样的旗帜。

    这是姐姐杜萍儿的夫家,大海商吴正道的旗帜。只不过他之前仅仅只有一艘商船,短短几个月竟然有三艘了?发展得好快啊,挂靠桂王这么好做生意。

    杜变离开广西行省好几个月了,正好打听一下,杜变打算去和吴正道会晤一下,毕竟他是杜萍儿姐姐的公公,而且杜变对他曾经也有大恩。

    因为季飘飘姐姐也好几个月没有回广西了,对广西的局面一无所知。

    “飘飘姐姐,准备一下,和我去商船上会客。”杜变道。

    “哦!”季飘飘姐姐答应了,然后停止练剑,回到底下舱房去沐浴更衣。

    半个小时后,一个全新的季飘飘出现在杜变面前。

    一个穿着裙子,大家闺秀的季飘飘。

    她真的从来没有这样打扮过,她几乎从来没有穿过裙子。

    见到杜变诧异的目光,季飘飘姐姐脸蛋一红,道:“不好看吗?我就知道不好看,我去换掉。”

    杜变赶紧上前道:“好看,好看得很。”

    这是真话,季飘飘姐姐很高,身材非常挺拔健美,穿着这带有异域风情的长裙,显得尤其性感迷人。

    而且她故意表现的纤弱,仿佛是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千金小姐一般。

    ……

    等到船只靠近后,杜变大声道:“前面,可是吴正道财东?”

    片刻后,一个锦衣玉肤的中年男子飞快冲了出来,见到杜变后眼睛大亮道:“是杜变大人,快,快,快迎接杜变大人。”

    然后,他直接一鞠而下。

    尽管杜变对吴正道全家都有救命之恩,而且是两次。但他毕竟是姐姐杜萍儿公公,杜变赶紧躬身还礼道:“不敢,不敢,小侄拜见吴伯父。”

    吴正道立刻派了一艘小船,接杜变和季飘飘姐姐过去。

    登上了吴正道的大商船,杜变道:“吴伯父的生意做得很大啊,竟然有三艘大商船,吃水很深啊,运送的什么货物呢?”

    吴正道道:“启禀杜大人,还是盐,粮食,丝绸,布匹。”

    杜变道:“最近生意可还好做,家里可还平安。”

    吴正道躬身道:“托杜大人的鸿福,给我找了桂王这么大的靠山,所以生意好做了很多。家中都好,我那儿媳,令姐也很好,谢谢大人关心。”

    此时,吴炎铭上来,见到杜变后不由得一愕,脸色稍稍有点怪,然后躬身拜下道:“学生拜见大人。”

    杜变道:“姐夫不必如此,你我一家人。还有吴伯父,你是长辈,口口声声杜大人杜大人,我承受不得,可是要走了……”

    杜变装着要走的样子。

    吴正道赶紧改口道:“那小人就斗胆改口了,贤侄?”

    杜变道:“对了,就叫贤侄。”

    接着,吴正道朝着季飘飘行礼道:“请问……”

    杜变正要解释季飘飘的身份,谁知道季飘飘直截了当道:“我是杜变的妻子。”

    太监也有妻子?而且还美丽到这个地步?让人睁不开眼睛。

    而且完全大家闺秀的样子,偏偏季飘飘姐姐此时完全没有彪悍气息,反而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

    但是吴正道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杜变的姐夫吴炎铭则拼命不表现出任何异样。

    然后,吴正道无比热情地邀请杜变和季飘飘进入了他最华贵的舱房之内,下令厨房准备最最丰盛的午餐。

    ……

    中午餐桌上。

    真的是丰盛之极,完全到了奢华的地步。

    天上飞的,山上跑的,水底游的,应有尽有。

    光美酒就有好几种。

    吴正道父子无比热情地招待杜变和季飘飘。

    杜变也不客气,和吴正道父子有来有往,喝了好几杯酒。

    “喝水不忘挖井人啊。”吴正道拿起黄金酒壶,给杜变再斟了一杯美酒道:“我第一次商船被扣,几乎走投无路,是贤侄救了我,让我拿回了商船。而且还从禽兽巡检手中救下了我的妻子儿媳。第二次,布政使杜江大人住我家,他的那个儿子要祸害我的儿媳,我和炎铭都被抓起来,我吴家遭遇灭顶之灾,又是杜贤侄挽救了我吴家,还给我找了桂王这么大的靠山。”

    吴正道说得眼泪汪汪,朝着杜变躬身道:“贤侄啊,大恩不言谢啊,都在这杯酒了。以后你有任何差遣,我吴氏父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老夫先干为敬!”

    说罢,吴正道父子将一杯酒喝干,对杜变鞠躬到底。

    鞠躬之后,吴正道甚至直接跪在地上叩谢杜变恩情。

    杜变赶紧道:“不敢,不敢,我也干了……”

    然而……

    美酒刚刚举到嘴边,脑域之内响起了系统的声音:“这酒中有毒,外面有几十个武士埋伏。”

    顿时,杜变脑子几乎要炸开?

    吴正道父子要杀他?为何啊?为何啊?

    杜变对吴正道家庭,几乎是有天大的恩情啊!他竟然要暗害杜变?

    再见吴正道,果然依旧跪在地上,眼泪汪汪望着杜变,目中有无限的感激。

    而便宜姐夫吴炎铭,神情有些冷清,但是又做出一脸讨好的样子,所以有些复杂。

    杜变深深吸一口气,飞快朝季飘飘姐姐使去一道眼色。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好姐姐,这杯酒你帮我喝一半。”然后杜变吻上季飘飘姐姐的小嘴,装着将一半酒度入她的小嘴里面。

    因为杜变嘴里始终喊着辟邪丹,所以毒酒进入嘴里也立刻变得无毒了。

    果然,见到杜变喝下美酒,而且还喂给了季飘飘之后,吴正道长呼一口气。

    而便宜姐夫吴炎铭脸上讨好的表情不见了,彻底变得清冷。

    片刻后,杜变忽然脸色一变,捂住肚子摔倒在地道:“这……这酒中有毒?”

    “啊……”季飘飘姐姐也影后上身,惨呼一声,颓倒在地。

    吴正道和吴炎铭飞快后退几步,寒声道:“来人,将杜变这个小阉狗杀了。那个女人留下来,享用过之后再杀!”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今天两更一万六超过别人五更,真的拜求大家支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