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57章:杜变吸星大法!第一次狂吞噬
    杜变一指点出。

    断魂影能量激射而出。

    北冥剑派嫡系弟子纪兰亭觉得眼前一黑,整个精神脑域一阵激荡,斩向杜变的剑不由得一顿。

    但……也仅此而已。

    他的精神力修为太高了,杜变剩下的断魂影能量不多,所以精神力攻击只是让他眼前一黑,脑袋疼痛瞬间。而不像是其他人,直接击飞出去,精神脑域一片空白,短暂陷入了彻底的瘫痪之中。

    但就算如此,纪兰亭也彻底震惊了,嘶声道:“精神攻击?竟然是精神力攻击,凭什么?”

    作为北冥剑派的嫡系弟子,当然知道精神攻击是何等之可怕,何等之惊人?

    尽管因为精神力修为,武道修为,加上断魂影能量不足的问题,使得现在杜变的精神力攻击力还不强,但这是有无的问题。

    今天不强,未来可能就会很强。

    这可是精神攻击啊?逆天的精神攻击啊。

    霓裳和另外一个中年男子都惊诧地望着杜变。

    杜变修为这么低,竟然会精神攻击?

    “纪兰亭?宗主夫人的侄子?”杜变冷道:“北冥剑派的弟子是没有资格杀我的,我是经过天刑而不死之人,我是通过神魔审判之人。”

    然后,他目光望向了霓裳仙子道:“纪兰亭或许可以装着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霓裳仙子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霓裳仙子盯着杜变,点头道:“对,所以经过天刑而不死之人,我们无权处置。”

    “轰隆隆……”

    此时,周围在一阵激烈的摇晃。

    上面的岩石开始迸裂,崩塌。

    岩浆之河开始涌起滔天的火焰。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那个巨大的异兽死了,或许是其他原因,这个幻灭岛的内部要坍塌毁灭了。

    而且,杜变清晰地感觉到,这里的氧气已经越来越稀薄了。

    之前这里虽然是地底,但氧气是惊人的浓郁。如今看来,这氧气完全那只有无数巨大触爪的巨大异兽供应的。

    现在那只异兽死了,这里的氧气也要耗尽了。

    “杜变,我们无权处置你,但是……”霓裳仙子道:“我们也不救你,你就留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走……”霓裳仙子道。

    然后她玉足一点,整个人飘飞起来,朝着外面冲去。

    “轰隆隆……”

    整个幻灭岛继续坍塌。

    那只巨大的异兽死了,所以封闭的幻灭岛内部石壁就出现了一个洞孔出口,霓裳仙子施展轻功,整个人就如同完全没有用力一般,踩着坠落的巨石,飘飞跃出了洞口,离开了地下幻灭岛。

    紧接着,那个中年男子轻轻一点,施展轻功从那个洞口冲了出去。

    此时,幻灭岛内部坍塌得越来越厉害,坍塌的巨石越堆越高,已经要把出口堵住了。

    最后,那个纪兰亭施展轻功,轻飘飘地冲出了出口。

    “杜变,我就守在这出口处,你做梦都休想出来,死在里面吧。”纪兰亭道。

    然后,他就堵在出口之处,阻止杜变的逃脱。

    幻灭岛内的氧气越来越稀薄,坍塌越来越严重,杜变呆在里面最多超过一刻钟,就会彻底死于非命。

    “轰隆隆……”

    坍塌越来越严重,短短两分钟后,巨石就将出口彻底堵住。

    纪兰亭离去,要彻底将杜变封堵死在里面。

    ……

    整个幻灭岛内部不断坍塌,坍塌,巨石不断坠落,空气越来越稀薄。

    杜变始终盘坐在地面上一动不动,渐渐减少呼吸的频率。

    他在等待一个人的出现,尽管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人?但一定会有一个人。

    他在等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完全不顾周围巨石坠落,杜变反而闭上眼睛。

    忽然,他觉得眼前有一个人。

    睁开眼睛,发现面前有一个侏儒老人,一个差不多和老怪物司空灭一样老的老人。

    他的手中捧着一个卷轴,准确说是半个卷轴,古朴而又洋溢着神秘能量的卷轴。

    这……才是真正的秘籍。

    “拜见大师。”杜变躬身拜下道。

    侏儒老人还礼,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张开嘴,杜变发现他没有舌头,不由得惊愕道:“是谁割掉的?”

    “我自己。”侏儒老人用精神力和杜变交流,道:“有些事情害怕自己看破了会说出来,害怕自己知道太多会说出来,索性割掉了舌头。不割掉舌头,或许我早就死了。”

    杜变道:“今天的局面都是您布置的?”

    侏儒老人点头。

    杜变道:“你也猜到北冥剑派的弟子会最后出现争夺秘籍?”

    侏儒老人点头。

    然后,他直接将真正的秘籍交到杜变的手中,没有任何条件,没有任何血誓。

    “这不是完整的,强行修炼后果非常严重。”侏儒老人道:“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形下,一定一定不要施展,一定要得到完整的后再彻底放开修炼。你见到了司空灭的样子吗?”

    杜变点头。

    侏儒老人精神力道:“他已经是修炼结果最好的一个人了,他前几代北宗传人修炼不到十年,全部暴毙而亡了。而司空灭仅仅只是瞎了眼睛,双腿萎缩。是我阻止他的修炼,否则他也早就暴毙而亡了。”

    杜变点头道:“多谢前辈告知。”

    侏儒老人道:“切记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一定不要施展。”

    杜变道:“前辈还有什么其他事情要吩咐的吗?比如北冥剑派北宗和南宗?比如夺回北冥剑派正统?”

    侏儒老人道:“北宗和南宗的恩恩怨怨,宁道玄的正邪黑白,如今北冥剑派的黑暗和正义,都需要你自己去看,等你站得更高的时候,看得更加清楚。我不能提前给你任何判断,一切都要服从你自己的意志。”

    杜变肃然起敬,躬身拜下道:“多谢前辈!”

    “轰隆隆……”幻灭岛洞穴继续疯狂地坍塌。

    侏儒老人道:“走,我带你出去。”

    然后,他带着杜变来到一个岩石峭壁的角落,在完全不起眼的石头突出部扭动。

    按照无比复杂的规律扭动,整整几十下之后。

    “轰隆隆……”

    石头迸裂,出现了一个洞口密道。

    “走吧。”侏儒老人精神力道。

    杜变道:“那您呢?”

    侏儒老人一笑,并没有说话,很显然他是不走了,要和司空灭一起死在里面。

    杜变躬身道:“前辈走好。”

    侏儒老人朝着杜变挥了挥手。

    杜变沿着密道一直往外走,整整走了几千米,猛地掀开出口处的石板。

    “骨碌碌……”

    顿时,一股海水涌了进来。

    原来,这个密道的出口在不远处的海底。

    杜变潜入海水中,不断上浮上浮,直接冲出了水面。

    霓裳仙子三人应该已经走远了吧?

    杜变闭上眼睛,释放经历感应霓裳仙子的香味。

    她太特殊了,不管走到哪里,哪里就如同百花盛开一般。

    没有霓裳仙子的气息。

    杜变小心翼翼地往北边游,当然他是担心怀中的真秘籍,而不是本人的安全。

    自从他接受天刑而不死之后,北冥剑派弟子已经完全失去了处置他的权力了。

    一直往北边游!

    半个时辰后,忽然听到了一阵呼唤。

    “杜变,杜变……”

    是玉真郡主,无比的焦急,甚至声音都颤抖了。

    这个傲娇女人,被杜变所激直接转身走人。但回去之后不久就明白过来,感到了不妙,所以立刻转身回来寻找杜变。

    结果,完全找不到了。

    甚至,幻灭岛入口的那五个礁石也完全消失了。

    她心急如焚,又怕又内疚,所以声音都颤抖了。

    杜变悄悄地潜到他的小船下面,然后猛地冲出,吊着舌头道:“玉真姐姐,我死得好惨啊……”

    玉真郡主一惊,然后一阵狂喜,直接一把将杜变的身体提了上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玉真郡主颤声道:“师弟,对不起,我不应该被你一激就生气回头,我没有脑子,让你一个人陷入险境,对不起。”

    杜变依旧吊着舌头道:“玉真姐姐,我死得好惨好惨啊……”

    “你正经一点……”玉真郡主一把将杜变按在床上,对着他的屁股噼里啪啦一顿揍,然后将他翻转过来,眼圈已经完全红了,泪水很快就要涌出来。

    “我没事,玉真姐姐。”杜变道:“这个场合实在不方便你去,你是不知道有多惊险了,结果都是骗人了,根本不能让我恢复雄风……”

    杜变还没有说话,嘴巴就活生生被捏住了。

    没错,是捏住了。

    玉真郡主的手指直接夹住他的嘴唇不让他胡说八道。

    然后,玉真郡主在前面摇船,声音柔和道:“师弟,你要留在这里几天吗?”

    杜变道:“你答应我住你帐篷,我就留几天。”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一本正经傲娇的玉真郡主,杜变就忍不住要调戏。

    玉真郡主忍无可忍,但是又不舍得下手揍了。尽管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杜变的脸色可以看出他经历了惊心动魄的险境。

    “我也想要留下来,但是义父说广西的局面非常危急,我要立刻赶回去,甚至都无法和义父告别。”杜变道:“一会儿,你给我准备一艘海船,我立刻北上。”

    玉真郡主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道:“好。”

    ……

    两个时辰后,杜变登上了一艘海船,和玉真郡主告别。

    本以为玉真郡主会很傲娇地扭头而去,潇洒得不行。

    但,玉真郡主依旧站在原地,望着杜变远去。

    一直到距离足够远的时候,玉真郡主忽然喊道:“杜变师弟。”

    “什么?”杜变问道。

    玉真郡主道:“答应我,以后就算你武功超过了我,也一定要装着打不过我。我要打你,你就让我按在地上打,好吗?”

    “什么?什么?听不见……这里信号不好啊。”杜变道。

    顿时,玉真郡主恨得咬牙切齿,猛地一跺脚,前面凶器一阵摇晃,傲娇地转身离去。

    其实,杜变都听到了。

    “好的!”他心中道。

    ……

    船舱之内!

    杜变内心有一点点紧张,因为他即将展开的是一个传说级秘籍,是北冥剑派的镇派之宝,尽管只是一部分而已。

    他学过很多非常艰难的秘籍,但因为有梦境系统的存在,可以在冥想世界深处学习,正常人脑域开发百分之五六,杜变脑域开发提升十余倍,当然事半功倍。

    此时,杜变对学习的难度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

    走海路大概需要两天才会到达廉州港,杜变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两天都在冥想世界中学习。

    然而……

    他刚刚展开秘籍,发现这是完全不一样的。

    首先这个卷轴很长很长很长,大概有十几米长。

    其次,这上面的字迹很小,图也很小,极其之复杂。而且卷轴分为好几层,最表面的一层是文字和图案,下面一层是复杂的能量纹路,能量符文,闪烁着怪异的光芒。

    杜变凝聚精神力,正要看清楚这下面的能量纹路。

    忽然,这些能量纹路仿佛变成无数的光影,直接涌入了杜变的脑海。

    不只如此,整个卷轴猛地发光,化作一道道能量猛地钻入了杜变的体内,最后钻入他的丹田之内。

    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嗖嗖嗖嗖嗖……”

    太多的信息涌入了杜变的脑海,太复杂的能量涌入了杜变的丹田之内。

    片刻之后,杜变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几乎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就是异世界秘籍卷轴吗?

    杜变之前学习过传说级秘籍也根本不是这样的啊,是因为不是原本吗?

    准确说,这秘籍卷轴是活的。

    它可以不断吞噬天地之间的元气能量,充斥到自己的能量符文之中,能量纹路之中。异世界的原本卷轴是不需要学习的,而是直接钻入脑海,直接钻入丹田,直接改造筋脉,改造身体。

    总之,异世界的原本秘籍就仿佛是电脑软件,安装完毕后就可以使用了,至于软件的原理是不需要明白的。

    而大宁帝国世界的秘籍是比较粗浅的,需要一点点深入了解,一点点学习。

    难怪北冥剑派的一分为二之后,那一部分不知所踪后,北冥剑派就彻底失去了镇派至宝。杜变当时还很奇怪,之前学习过的宗主难道就不能默写出来吗?

    原来这秘籍是这种能量符文方式,就算重新默写出来也完全无济于事。

    整个过程,杜变脑子始终一片空白。

    秘籍吞噬了几十年的天地能量,一点点改造杜变的筋脉,改造杜变的丹田,然后将这功法深深铭刻在杜变的体内。

    根本不需要学习!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五个时辰……

    当杜变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吸星大法功法已经彻底铭刻在他的脑海和体内了。

    再看吸星大法秘籍卷轴,表层文字和图案还在,但已经失去了光芒。而第二层的能量符文和能量纹路,已经全部消失了,因为能量耗尽了。

    现在杜变也终于明白,为何只有每一代北冥宗主才能学习。

    因为这个秘籍吞噬几十年的能量,才足够一个人学习。

    而且此时杜变可以清晰感觉到,体内这吸星大法根本不是完整的,而是残缺的。

    就仿佛一个软件,运行是可以,但总是出现bug,而且总是无法完成最终工作。

    难怪北宗传人都学习了但始终没有一个人能够横行天下,因为大多数人还没有来得及强大就已经暴毙了。唯一活到很久的司空灭因为学习了吸星大法瞎了眼睛,双腿萎缩成为废人。

    就因为不完整,会给身体带来灾难一般的后果。但是它对武功修为的提升太明显了,所以又忍不住要去用。

    某种程度上,这也算是一种饮鸩止渴。

    “敌袭,敌袭……”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响起了凄厉的呼喊。

    “嗖嗖嗖嗖……”

    紧接着传来了劲弩划空的声音。

    杜变不由得大惊。

    这片海域应该完全在大宁帝国的控制,而杜变这艘船可是挂着东厂和镇南公爵府两面旗帜,究竟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啊,竟然打到他的头上来。

    是哪一群海盗?

    不可能啊,这片海域最大的海盗就是血观音姐姐的血蛟帮啊,东厂是他们的绝对盟友,杜变是他们的男主人啊。

    “嘎吱,嘎吱……”

    杜变听到了外面战船包围的声音,还有投石机张开的声音,距离很近了,只有几百米了。

    总共有四艘敌船,而杜变只有一艘,还不是满编的战船,毕竟安南王国战事太紧了,不可能拨出一艘满编的战船送杜变回广西。

    所以船上的水手们惶恐不安。

    杜变走出了舱房,来到了甲板上大声喝道:“尔等何人,竟敢攻击镇南公爵府和东厂的战船,是要造反吗?”

    果然,四艘战船上的投石机停止了。

    然后,从一艘船上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请问,阁下可是东厂千户杜变吗?”

    从这声音中杜变听出了很多内容,首先此时她的声音非常非常正经。但杜变是谁啊,身经百战的渣男啊,立刻听到这女人声音背后无尽的冶荡。

    没错,是无尽……

    果然,一个美丽的妇人袅袅走出,这身段,这眼角,几乎每一寸都写着人尽可夫。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妙婵。是魔莲教坛主,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林恶禅的堂姐,另外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林恶禅的妻子。”美丽妇人缓缓道:“杜变大人,过来叙一叙吧。”

    杜变拱手道:“林夫人,令夫君是一个人渣,完全背着你在外面乱来。我已经替你杀掉他了,不用谢,不用谢。”

    美丽妇人道:“我的夫君是一个人渣,我是一个女人渣。我们虽然各玩各的。他养一堆野女人,我养一堆野男人。但是我们青梅竹马,感情无比深厚。他救我无数次,我救他无数次。我爱他,他也爱我。在这乱世中我们相依为命,你把他杀了,这几个月我找遍了半个大宁帝国,就是要为他报仇,就是为了要将你碎尸万段……但始终找你不到,没有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话说到最后,美丽妇人林妙婵已经充满看刻骨的仇恨,美眸都充血了。

    这……这种感情再乱了吧。

    夫妻两人的身体背叛得一塌糊涂,但是感情上又相依为命,恩爱无比。应该说城里人真会玩吗?

    这个林妙婵的锥心之痛是真的,对丈夫林恶禅的情意也是真的,对杜变冲天的仇恨也是真的。

    杜变道:“林夫人节哀,节哀……”

    然后,他就要命令舰船彻底放开速度逃之夭夭。

    但是下一秒钟对方船上的一幕,让杜变眼眶都要裂了。

    一个身材健美火爆的绝色女子被推了出来,全身都被特殊的绳索捆绑着,而且嘴角流血,精神有些萎靡,双眼有些迷离。

    竟然是……季飘飘姐姐?

    她,竟然落入了魔莲教手中,她竟然落入了林妙婵这个恶女手中。

    “杜大人,这是你的女人吧,你可知道为了抓她我耗费了多少心血,死了多少人吗?她的武功真高啊,这么年轻的宗师,真是让人羡慕万分。但是她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太正义了,所以就容易落入圈套,又是用毒,又是陷阱,最后我亲自出手终于将她抓到了。”林妙婵娇声笑道。

    此时,一个俊美的走了出来,全身白衣,从眼角到嘴角每一处,都书写着放荡和邪恶。

    “白怜花,见多杜变大人。”那个俊美的青年公子朝着杜变拜下。

    白怜花,杜变听过这个名字。

    云中邪消失之后,武林中纷纷涌出了许多他的追随者,也就是采花大盗。

    而这白怜花就是佼佼者,看着年轻,其实已经三十几岁了,手段狠毒邪恶,被他摧残过的女孩,几日之后就仿佛老了十岁一般。

    没有想到他也进入了魔莲教中。

    白怜花来到林妙婵的身后,挽着她的丰腴的小腰道:“好姐姐,季飘飘我真的已经馋了好久了,这几天我真的要憋疯了,今天你可以把她给我吃了吧。”

    林妙婵道:“你要吃几天?”

    白怜花道:“十天,她武功那么高,体内精华能量肯定不得了啊。足足要吸十天啊,哈哈哈哈,感谢魔莲教,感谢姜老鬼啊……”

    又是采集阴,补充阳的那一套?难怪这白怜花看着如此年轻。姜老鬼当年就是个疯子,还阳大法也往外泄漏?

    “唉,这么美的女人我真舍不得吸成药渣啊,睡一辈子多美啊。但是她有一个厉害的父亲,所以还是过把瘾就死把,我憋了这好些天,不碰任何女人,这十天我一定要把她睡上一百次。”白怜花狰狞道。

    林妙婵朝着杜变勾了勾手道:“杜变大人,想要救你的女人吗?那就过来吧,过来吧……”

    此时,季飘飘美眸已经一片迷离,很显然是被林妙婵喂了药物了。

    与此同时,杜变脑子里的鬼魅光影亮起:“新任务开启:毫发无损救出季飘飘。”

    “新任务开启,吸星大法第一次疯狂吞噬,吞噬魔莲教坛主林妙婵内力,吞噬大盗白怜花内力!”

    ……

    “过来啊,过来嘛……”魔莲教坛主林妙婵朝着杜变不断招手道。

    “好啊……”杜变道。

    连艘船渐渐地靠近,靠近,然后几米长的木板搭在两艘船之间。

    “大人。”一名镇南公的士兵道。

    “不要紧。”杜变笑道,然后走了过去,来到了林妙婵的船上。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林妙婵露出残忍的笑容,来到杜变的身后,掏出一个瓶子在杜变的鼻子地下一晃。

    一股异香钻入鼻孔,杜变瞬间昏厥了过去!

    哦不,是装着昏厥了过去!因为他是含着辟邪珠的。

    ……

    杜变被带到了魔莲教大船的舱底,这件舱房全部是由钢铁封闭,坚固无比。

    几个女子上前,将季飘飘松绑,紧接着又将她四肢捆住,四肢张开,绑在一张特殊邪恶的大床上。

    杜变感应到了这一切,心中顿时大怒。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系统诡异光影道。

    接着下一分钟,这几个女子将杜变也摆在了一张邪恶的大床上,然后解下他的衣衫。

    “不要反抗,不要反抗。”系统诡异光影道。

    杜变道:“我日,系统你坑我很多次了啊。”

    诡异光影道:“然而每一次,都有惊无险,你连汗毛都没有伤,反而占了无数便宜。”

    将杜变扒光之后,几个女子又用绳索将杜变绳索锁起。

    “不要反抗,不要反抗……”诡异光影不断念道。

    就这样,杜变和季飘飘都被捆绑在床上。

    系统诡异光影道:“记住,一会儿按令行事,一定要将林妙婵和白怜花两个人的内力彻底吞噬,让你彻底感受到吸星大法的威力。然后,再将这二人碎尸万段!”

    而就在此时,舱房内燃起了一阵迷香。

    又是魔莲教的魔合散,林恶禅这对夫妻还真是一致啊。

    只不过这次魔合散的颜色不一样,杜变嗅了一下之后,整个脑子也瞬间陷入了迷离,很显然这魔合散对男人也有用。因为杜变喊着辟邪珠,所以几乎瞬间脑袋就变得清明起来了。

    足足一刻钟后,对方觉得药效已经彻底透了,觉得季飘飘和杜变应该已经彻底迷乱了。

    舱门打开,白怜花和林妙婵走了进来。

    这对男女身上都穿得非常单薄,几乎只有一层薄纱。

    林妙婵是女子,而且娇躯丰腴凹凸,所以看起来充满美感迷人。白怜花作为一个男子尽管修长健壮,但穿着一身薄纱让人看了实在想呕。

    这对邪恶男女走了进来后,林妙婵道:“白怜花,享受你的猎物吧,这可是宗师级的季飘飘票,吃一个顶一百个。”

    杜变绝对不会让季飘飘姐姐让白怜花这个恶棍沾染半根手指头,手指碰一下都不行。

    白怜花道:“林姐姐,你也享受你的猎物,顺便为你的夫君报仇,将这个太监碎尸万段吧!”

    然后,白怜花邪恶狰狞地朝着季飘飘走去。

    “季飘飘大小姐我来了,真是抱歉,我要将你吸成药渣了。”

    魔莲教恶毒美丽妇人林妙婵,直接抽出一直锋利的匕首,款款都朝杜变走来,翻身上来,坐在杜变的腿上。

    “夫君,林恶禅,我要为你报仇了!杜变,我要喝你的血,吃你的心!”林妙婵瞬间化作女魔鬼一般,手中的匕首直接朝着杜变肚子下要害猛地一挥,竟然是要彻底将他割干净!

    与此同时,杜变是张开嘴巴,朝着她吐了一口气。

    ……

    注:第一更大章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