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56章:吸星大法!未婚妻霓裳?杀(重要)
    “不要……”

    杜变一声嘶吼,猛地冲了出去往下探。

    岩浆下面早已经不见了莫秋的身影,只有翻滚的岩浆浪花。

    这里的岩浆一千多度,任何人掉下去几乎瞬间烧焦。这里的岩浆之海,可以吞噬一切生命。

    刚才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了。

    而且关键的是,刚才一直都是系统直接操控着杜变说着宁道玄的对白,所以几乎没有留给杜变多少反应时间。

    而且,莫秋自我牺牲的意志太过于坚决了,一切动作都太快了。

    甚至,她身上都没有穿着衣衫,直接就跳了下去。

    留给杜变的,就只有她跃下岩浆的绝美瞬间。

    长发飘起,莫秋比姬敏芝还要年轻绝美的面孔充满了迷离,充满了幸福。

    绝美的躯体至死都是纯洁无暇的,在今天之前,她的初吻甚至都还在,就只是在临死之前光着身子和冒充宁道玄的杜变缠绵了一下,但具体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她跳下去瞬间,她绝美无暇的躯体,仿佛瞬间成为了艺术的雕像,凝固在杜变的脑子里面。

    一代女魔头就这么死了?

    这个神经病绝世美人,就这么死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长在悬崖缝里面的老头叹息道:“年轻人,这都是你的罪孽啊。”

    杜变强迫自己安静了下来。

    这是他的罪孽吗?

    当然不是!

    莫秋和宁道玄的情孽几十年前就已经种下了,杜变今日作为催化剂,激发了这个因果而已。

    尽管莫秋舍生赴死让他非常震撼,甚至内心感觉到一阵阵颤栗。

    他实在无法想象到,一个女人会痴情到这个地步,完全已经到了疯魔的地步。

    她觉得自己在为宁道玄而牺牲,赴死的时候甚至是无比幸福的。

    但,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了,总比他夺得《吸星大法》然后祸害天下的结果要好。..

    “但……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她死得非常幸福。”长在石头缝的老怪物,当然他此时已经不在石头缝中了,而是在杜变的面前。

    他的双腿已经不是残疾了,而是彻底萎缩到不足半尺长了。不知道是天生这样,还是后天萎缩的。

    “后天萎缩的。”老怪物道:“我叫司空灭,吸星大法传人,北冥剑派北宗传人。”

    杜变安静道:“拜见司空前辈。”

    老怪物司空灭道:“我刚才说过,三十二人只能活一个。”

    杜变道:“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奇幻的结果,这三十二个人中杜变武功最弱,但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就自动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老怪物司空灭道:“如果我说,我之前说三十二个人中,无论如何最后结果都只有你一个人活着,你可相信?”

    杜变当然不信,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老怪物司空灭道:“事实就是如此,我的目标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人。我找来的三十一个人,全部是为了你殉葬的。吸星大法的继承,北宗的继承,都需要一个仪式感,需要几十条强大的生命进行烘托。我北宗本来就已经非常凋零,总不能连这个最重要的时刻,连一点点悲壮的仪式感都没有。”

    杜变心中更加冷笑。

    你能知道我会带着宁道玄的面具?你会猜到莫秋女魔头能够把剩下三十个宗师全部杀掉?你会猜到莫秋女魔头会心甘情愿殉情?

    我依旧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我知道你不信,但一切都无所谓了。”老怪物司空灭道:“现在你跪下来立誓吧,一字一句跟着我说。”

    “我发誓,将继承北冥剑派北宗历代先祖遗志。以消灭南宗叛逆为己任,当为了北宗重归北冥剑派正统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消灭南宗,恢复北宗!”

    杜变发现,这个老怪物司空灭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直接从嘴里飘出小篆字体,然后钻入体内消失不见。

    这种誓言算是怎么回事?

    “我发誓,我将用毕生之精力,寻找北宗残余势力,将他们重新团结于北宗麾下,攻打南宗,夺回北冥剑派正统,将南宗一众叛逆,消灭得干干净净!”

    这段誓言一出,依旧飘出了小篆字符光影,然后钻入体内。

    “这是凝血誓,从嘴里飘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由内力玄气和血雾构成的。”系统诡异光影道:“一旦铭刻进入体内,永远无法抹去,永久会在身体上留下印迹。”

    老怪物司空灭道:“跟着我念血誓吧,然后我就可以将《吸星大法》秘籍传给你了。”

    “不能念血誓,一定一定不能。”诡异光影道:“宿主,你之前可以许多次不听我的,但这一次一定一定要听我的话,绝不能念这血誓。”

    杜变沉默不语。

    老怪物司空灭道:“你为何不念血誓?”

    杜变道:“我不想念。”

    这话一出,老怪物司空灭大吼道:“你敢,你敢不念?”

    然后,他也仿佛疯魔了一般,拼命手舞足蹈。

    他的武功高绝,双手哪怕只是随便的挥舞,也引起一阵阵劲风,仿佛要将人的皮肤割裂一般。

    足足好一会儿,老怪物司空灭道:“你为什么不念?”

    杜变道:“我分不清楚这里面的正邪对错?”

    “有什么正邪对错好分的?”老怪物司空灭道:“宁道玄就是一个伪君子,一个感情骗子,一个道貌岸然的假圣人。你知道云中邪吗?”

    杜变一愕道:“知道。”

    老怪物司空灭道:“云中邪是我的弟子,但你知道他另外一个身份吗?”

    “不知道。”杜变道。

    老怪物司空灭道:“他是宁道玄的私生子,你知道他武道天赋有多高吗?你知道他有多么天才吗?二十六岁破宗师,三十二岁眼看就要破大宗师了,结果死在了宁道玄弟子霓裳手下。”

    杜变几乎完全不敢相信,二十六岁破宗师?三十二岁即将破大宗师?

    云中邪那个恶棍有这么强?

    老怪物司空灭道:“你可知道云中邪为何一定要死吗?就因为他是宁道玄的私生子,为了以防万一,为了宁道玄这个武林帝王的声名,他必须要死。”

    杜变无语,一个武林帝王有私生子怎么了?

    宁道玄难道是专一痴情的人设?不是吧。

    要杜变坐在宁道玄这个位置上,起码娶了六七个绝世美人了吧,私生子召回家好了,连同私生子的母亲一同招回家,养在外面也是可以的啊,不至于杀人的。

    所以,对于老怪物司空玄的话,杜变还是一个字都不相信。

    云中邪如果是老怪物司空灭的传人,作为北宗的传人,那北冥剑派确实有必要杀之,而且要立刻杀之。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你还是不念这个血誓?”老怪物司空灭道。

    “对,因为我不知道里面的对错正邪。”杜变道。

    老怪物司空灭大声吼道:“什么正邪?什么对错?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将利弊!”

    然后,老怪物两只大眼睛变得无比危险,猛地深处右手,施展出内力一吸。

    顿时,一卷秘籍直接落入他的手中。

    “这就是吸星大法秘籍。”老怪物司空灭道:“这是传说级秘籍,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秘籍,这是北冥剑派的镇派之宝。只要得到了这《吸星大法》,二十年后你就可以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你难道不想要吗?”

    这就是《吸星大法》秘籍?

    杜变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和其他秘籍不一样,这是一个卷轴,而且是晶石切纸卷轴,而且仅仅只有一半。

    杜变听说《北冥大法》一分为二,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方式的一分为二,直接撕成两半的一分为二。

    杜变当然想要,但是系统如此郑重告诉他,千万千万不要立这个血誓,杜变当然会遵循系统的意志。

    杜变依旧摇了摇头。

    老怪物司空灭寒声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那你就去死吧!”

    然后,他可怕的利爪握住杜变的头顶,微微用力。

    瞬间,杜变的脑袋仿佛瞬间要裂开了一般。

    “你若不立这个血誓,我就杀了你!”老怪物司空灭道:“你立不立?统一北宗,消灭南宗,夺回北冥剑派正统,消灭宁道玄。”

    “不要立,千万不要立。”梦境系统诡异光影道。

    杜变闭上了眼睛,反而露出了一道笑容。

    今天的局面,他已经看破很多了,甚至比已经发生的事情看要看得更加前面,看破得更多。

    “那你可以去死了……”怪物老头司空灭寒声道,可怕的利爪猛地挥过,就要将杜变脑袋抓爆。

    而就在此时……

    “嗖……”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迷人的香味,仿佛身处于百花盛开之中。

    然后,三道人影缓缓降落!

    两男一女!

    一个中年男子,一个青年男子,一身灰袍,一身白衣。

    尤其青年男子,湛然若神,颇有武帝宁道玄的几分神韵,站在那里如同剑气冲天。

    而这个女人,穿着一身彩云长裙,婀娜梦幻,脸上带着面纱,看不清楚面孔,只看到了两只眼睛。

    如同幽寒水潭,如同碧海秋波。

    她明明站在那里,却如同身在云端。明明距离很近,却感觉非常遥远。

    尽管没有通报姓名,但是杜变几乎一下子就认出来,她就是宁道玄的义女,嫡传弟子,北冥剑派第一美人,霓裳仙子。

    “司空灭?”霓裳问道。

    老怪物先是一愕,然后发出了尖利的声音,哈哈大笑道:“没有想到还是将你们北冥南宗招惹来了,天意啊天意啊……”

    霓裳仙子道:“司空灭,你犯下总共二百九十五项杀人重罪,并且分裂北冥剑派,我代表北冥剑派,代表天道盟判处你死刑!”

    司空灭哈哈大笑道:“宁道玄还没有出头的时候,我就已经纵横天下了,想要杀我?就凭借你们三人想要杀我?哈哈哈哈……”

    他萎缩的双腿猛地跃起,整个人飞起了几十米之高,如同秃鹫一般朝着霓裳仙子三人扑去。

    与此同时,旁边一只无比可怕的异兽猛地探下了可怕的触爪,猛地张开,里面是无数的牙齿。

    这司空灭几十年前就纵横天下了,虽然已经残废了,一身内力玄气甚至无法形成回路,但武功只怕比莫秋女魔头还要高一些。

    再加上这只强大的异兽,只怕霓裳仙子三人不是对手。

    然而……

    那个中年男子猛地拿出一个特殊的手杖,顶端镶嵌着一颗诡异的宝石,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刷……”

    那只强大的异兽,被这道光芒照射到了之后,顿时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嚎。

    全身被照射的地方,竟然开始腐蚀,开始溃烂。

    “嗷嗷嗷嗷啊……”

    拼命惨嚎着,挣扎着,这只强大的异兽全身活生生一寸寸溃烂。

    最后轰然倒地,上百米巨大的身躯,猛地载入到岩浆之中。

    如此如此强大的异兽就这么死了?看起来如同巨大章鱼的异兽,竟然有这么脆弱的一面?

    ……

    这边,霓裳仙子独战老怪物司空灭。而这个青年男子盘坐在地,嘴里默念着什么,仿佛是特殊的梵音,仿佛是可怕的咒语。

    这三人在来之前,显然对司空灭进行了最深入的了解,包括他身边的异兽,所以有了克制之法。

    老怪物司空灭双腿已经萎缩了,双眼也已经瞎了,所以完全靠耳朵和精神感应。

    他的耳朵尤其尤其敏锐。

    而这个北冥剑派青年弟子念的咒语,仿佛专门克制司空灭。

    短短片刻后,司空灭仿佛要彻疯了一般,全身的筋脉暴起,甚至可以看到他全身真气一阵阵滚动。

    霓裳仙子,如花弄影一般,围绕着老怪物司空灭旋转飘飞。

    短短片刻,出现了十几个,几十个霓裳仙子将司空灭包围。

    她甚至完全没有正面攻击司空灭。

    就只是不断舞剑,舞剑,舞剑。

    她的速度太快太快了。

    以至于到最后,杜变整个视野中,都是霓裳仙子绝世芳华的身影,都是她冰寒的利剑。

    漫天的剑影。

    而不知道为何,司空灭的身体越来越膨胀,全身鼓起一个个大包。

    这是非常可怕危险的信号,玄气内力从筋脉外泄,冲入了肌肉之中。

    “灭……”

    霓裳仙子瞬间停止!

    瞬间,几十个绝美仙姿归位一体。

    漫天的剑影,瞬间消散破碎。

    “灭!”

    那个盘坐在地念咒的年轻男子,猛地一声断喝,如同雷鸣。

    “啊……啊……啊……”老怪物司空灭大声吼道:“我不服,我不服,你们用歪门邪道,你们不和我光明正大打一场,我不服,我不服……”

    他的身体越来越膨胀,到了极致之后。

    “砰!”他无比丑陋的躯体猛地炸开。

    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一边的杜变真的完全惊呆了!

    北冥剑派竟然还有这样的杀人术?

    这老怪物司空灭是吸星传人啊,武功绝顶啊,甚至比莫秋女魔头还要厉害啊。

    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霓裳杀了?

    可怕的是,霓裳甚至没有直接攻击司空灭一剑啊。

    这霓裳仙子仅仅只是宁道玄的义女兼弟子啊,就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那宁道玄还何等强大?

    还有一点,霓裳三人为何对司空灭如此了解透彻?完全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直接找到他的巢穴清理门户,几乎没有一点点障碍。

    老怪物司空灭粉身碎骨之后,《吸星大法》秘籍卷轴飞上天空,然后坠落。

    霓裳仙子拿出一个盒子,直接在空中接住了《吸星大法》卷轴,递给了那个中年男子道:“二师兄,你看一下。”

    那个中年男子接过去看了一下上面的铭文,嗅了一下它的能量气息道:“应该不错,就是《吸星大法》秘籍。”

    然后,霓裳仙子直接将晶石盒子封闭,盖上了蜡印。

    这就是将《吸星大法》秘籍彻底封闭了,再交给宁道玄之前,绝对不能开启。

    那个北冥剑派的青年弟子道:“天赋不行,血脉不行,筋骨不行,还试图强行修炼《吸星大法》完全是找死,宗主陛下稍稍指点我们一二,就轻而易举将司空灭叛徒灭了。”

    霓裳仙子朝北冥剑派的青年弟子道:“多谢纪兰亭师兄相助。”

    “你我是师兄妹,本为一体,何来言谢?”纪兰亭摆手笑道。

    然后,霓裳仙子来到杜变面前道:“杜变阁下?”

    如果在北冥剑派,她就会称之为天机岛主。

    杜变望着眼前这个世界上最最美丽的女人,哪怕仅仅只露出一双眼睛,也依旧是最美的女人。

    在北冥剑派,只要他答应,这个女人就会成为他的妻子。甚至就算他拒绝了,宁道玄也依旧答应让霓裳仙子三年之内不嫁人。

    所以这三年之内,只要杜变愿意,她随时都是杜变的未婚妻。

    杜变没有答应,也没有否认。

    那个青年男子上前,道:“杜变,你冒充宗主陛下,这是死罪!”

    霓裳仙子道:“杜变阁下,你是如何得知《吸星大法》下落的?是自己知道,还是别人告知。如果是别人告知,那个人是谁,供出那个叛徒,便可以部分将功折罪。”

    她这是想要杜变供出李道真。

    杜变道:“没有任何人告诉我,是我从莫秋处得到了《吸星大法》的下落。”

    霓裳仙子道:“《吸星大法》是北冥大法的一部分,是我北冥剑派的镇派至宝。你作为北冥剑派的一份子,为何不上报,反而想要占为己有?”

    杜变杜变冷笑道:“霓裳仙子,只怕你弄错了。宁道玄宗主让我成为北冥宗主继承人,让我娶你,但是我拒绝了。我离开了北冥剑派,就不再是北冥剑派的一份子了,没有义务为北冥剑派争夺什么《吸星大法》了。”

    这话一出,北冥剑派那个青年弟子纪兰亭望向杜变的目光充满了敌意,道:“亵渎天道盟霓裳仙子,冒充北冥宗主,我代表北冥剑派判处你死刑!”

    然后,他猛地一剑斩来,直接就要削去杜变的脑袋。

    “轰轰轰……”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巨大的爆炸,可怕的岩浆掀起了百米之高,暴起惊天的岩浆烈焰。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一万二,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还是那句话,剧情不会让你们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