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51章:北冥终局!干爹升官!拯救国王
    这次杜变跳下去的岩浆,就不再是精神幻境,而是完全真实的岩浆。

    周围墙壁的挤压,也完全是真实的。

    他距离岩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已经感受到了逼人的炙烤。

    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距离死亡越来越近。

    一股能量袭来,杜变直接昏厥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是很久,又仿佛是片刻。

    杜变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他躺在大恩仇岛的大殿上,旁边站着大恩仇岛主何进,目光复杂地望着杜变。

    仿佛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只化作一声叹息。

    “这是宁道玄陛下给你的信。”何进大岛主递过来一封信。

    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纸,像是薄薄的晶石切削而成的。

    “杜变,你让我看到了你的意志。虽然我在你的身上看到未来北冥剑派的毁灭,但是大占卜术的第二条,不以未来之罪惩罚现在之人。姜无尘不杀你,我……当然也不能杀你。”

    看到这里,杜变心中一顿。

    不以未来之罪惩罚现在之人。

    听上去仿佛很容易,但想要做到,需要何等之胸怀?

    “你一旦离开北冥剑派回到世俗世界,那你在北冥剑派的所有身份就全部消失。但当你回到北冥剑派,你依旧是天机岛主。姜无尘留给你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你个人,而不属于天机岛,北冥剑派无权剥夺。”

    这句话,又明确了杜变对前天机岛主姜无尘所有宝物的继承权。

    “局面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北冥剑派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霓裳三年之内,不会定亲嫁人。”

    “未来再见!”

    杜变看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前面所有的自己全部消失了,然后整个纸卷焚烧。

    真正的阅后即焚。

    杜变心中敬重,朝着东北边的方向深深拜下。

    此时,大恩仇岛主何进叹息道:“杜变师弟,为何啊?我真从未见过宁道玄陛下如此器重一个人啊。”

    杜变道:“人在红尘,身不由己。”

    大恩仇岛主何进又无奈叹息一声,道:“你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清点一下,可有欠缺。”

    杜变的边上放着一只箱子,里面有两只异兽之卵,一颗辟邪珠,一卷还阳大法秘籍,还有若干天机岛主姜无尘的东西,还有一颗大恩仇岛奖励的。

    当然,李道真写给杜变关于秘籍下落的信,杜变也早就阅后即焚了。

    “全部都在,没有欠缺。”杜变道。

    大岛主何进道:“李道真那里,要去告别吗?”

    再去吻一下,摸一下,看一下?

    不了,还是留个念想吧。

    “那我送你出去吧。”大岛主何进道。

    然后两个人到了海边,登上一艘小舟,大岛主何进在前面摇船。

    小船一直往东往东往东。

    杜变非常自觉,闭上眼睛进入了冥想状态,不刻意去记离开北冥剑派的路径。

    几个时辰后!

    大岛主何进道:“到了!”

    杜变睁开眼睛,已经看到了陆地,是一片平静的沙滩。

    杜变的野马王正安安静静站在这里,见到杜变出现后,顿时欢快地鸣叫。

    杜变下船,大岛主何进道:“杜师弟,不管未来如何,此时我依旧谢过你对大恩仇岛的恩情。”

    杜变还礼躬身道:“大岛主,有缘再见。”

    大岛主何进摇船离开,再一次进入迷雾。

    “杜变师弟,你别忘记了,只要进入了北冥剑派,你就是天机岛主,这个位置会一直为你留着。”浓雾中传来了大恩仇岛主何进的声音。

    然后,他的身影和船只,彻底钻入迷雾之中消失不见。

    杜变站在沙滩上,望着海面上的这团迷雾,恍如隔世。

    这些日子在北冥剑派大恩仇岛发生的一切,真的如同梦境一般,却又无比的真实。

    甚至,具体过去了多少天杜变都不知道。

    在进入大恩仇岛之前,北冥剑派对于杜变来说完全是一个谜团。对于他的了解完全只有一句话,北冥剑派是这个世界的黑洞。

    然而,在北冥剑派大恩仇岛呆了这段时间之后,杜变却发现对北冥剑派的理解仿佛有所增加,然而实际上完全没有,北冥剑派这个谜团仿佛更加神秘叵测。

    或许,等杜变站在更高的位置,就能看得清楚一些了。

    ……

    前往最近的乡镇后,杜变方才知道自己在山东境内。

    靠近北冥剑派的范围还好,越是远离北冥剑派的辐射范围,局面越来越不好。

    展现在杜变面前的,完全是一幅乱世景象。

    在另外一个地球的明朝历史上,广西行省算得上是比较穷困的。而在这个世界,因为秘金矿,因为井盐矿的挖掘,加上这个世界的廉州港是属于广西,而不是广东行省。使得广西海贸虽然不如广东和福建,但是也比较兴旺。

    另外一个地球历史上,明朝和安南王国关系如同敌寇。

    而这个世界大宁帝国和安南王国是亲密盟邦,而且安南王国和大宁帝国一直维持着朝贡藩属关系。两国的贸易望来也非常密切,广西行省就是和安南王国最大的贸易中心。

    所以广西行省虽然比不上广东,也比不上两江,但还算是繁荣的。

    此时杜变终于离开广西行省,发现大宁帝国境内靠北边的行省,真的是乱世景象。

    饥荒,无处不在的饥荒。

    插标卖女,吃树叶,是树皮到处都是。

    甚至,杜变不知道看到了多少倒地的饿殍。

    不仅如此,大宁帝国的官府力量根本无法深入县城以下。大量的乡镇农村成为了权力真空,被魔莲教占据。

    杜变要从山东返回到湖北行省,去他被李道真抓走的那间客栈,万一季飘飘姐姐还等在那里,就算没有她也一定会留下书信。

    这一路足足有两千多里,杜变越看越惊心。

    魔莲教的圣坛到处都是,已经是燎原之势了。这两千里区域,县城以上的还属于大宁帝国的官府管辖,而几乎所有的乡镇农村,全部被魔莲教控制。

    只要魔莲教愿意,立刻便可以掀起惊天的谋反,横跨几个行省的谋反。

    当然,或许他们没有精锐的军队,军力远不如厉氏。但是他们可以煽动百万以上的民众,造成的祸端会更大更可怕。

    而且更加惊人的是,很有可能厉氏与魔莲教之间的遥相呼应。

    这,这又是天魔教主纪阴阴曾经的罪孽。

    当时天魔教四大天王之一的三眼龙王海灵花叛出了天魔教,销声匿迹十几年,如今卷土重来建立魔莲教,竟然是纵横几个行省,若不压制未来又是一个天魔教之祸?

    ……

    两天后,杜变回到了湖北境内的那家客栈,就是他被李道真抓走的那家。

    季飘飘不在,但是留下了一封书信。

    “弟弟,我去找你了。如果找不到你,两个月后我会返回百色府,若你在一切安好。若你不在,那姐姐余生都会在寻找你的道路上。飘留!”

    算日子,距离季飘飘说的三个月时间,还有一个月左右。

    而此时季飘飘姐姐究竟在哪里?那真的是谁也不知道了,她此时可能天南地北到处找杜变。以她的武功,只要不招惹上大宗师级高手应该是没有性命之危的。她虽然性子豪迈直爽,但是江湖经验还是很足的,杜变不必过于担心。

    所以,他还是去现完成自己的事情,争夺。

    这是真正的当务之急!

    首先,想要在20岁之前突破宗师,靠正常修炼肯定是来不及的,一定要靠,准确说是。

    吸星大法,重中之重。

    而最关键的是,莫秋已经提前几天离开北冥剑派去找。

    这可是一个女魔头,女疯子,和脑残女王莫寒一样脑子不正常的。一旦让她得到了吸星大法,那几年之后一个纵横无敌的女魔头就要横空出世了。

    她现在的武功就已经非常惊人了,连大岛主何进都不是对手。曾经李道真加姬敏芝在她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在让她学习了吸星大法,那……那还了得?

    这个女疯子只怕第一个想要去杀的就是李道真,然后就是天机岛主。

    所以,杜变一定要赶在他之前找到。

    那么吸星大法在哪里?

    李道真给他的密信中只有一个信息,幻灭岛。

    近千年前,北冥剑派发生了可怕的分裂,镇派之宝也一分为二,其中一半变成了被叛徒拿走。

    几百年之后,北冥剑派再一次统一。

    但是完全没有了下落。

    这一次,李道真和莫秋在外面行走的时候,非常偶然的机会得知了的下落,然后视为珍宝,两个人都没有上报北冥剑派,可见私心之重。

    当然,李道真两次被杜变所救,最后一次彻底委身于杜变后,就一心想要拿讨好杜变。但阴差阳错之下,她已经不需要便可突破大宗师了,也免得杜变为难,因为吸星大法是传说级秘籍,属于他要回收的,不能让李道真所学。

    至于李道真和莫秋是在如何情形下得知下落的,为何这等重要的传说级武功秘籍的下落会忽然现世,而且被莫秋和李道真这两个北冥剑派弟子所知,这里面就不得而知的,李道真这个疯女人,只顾说情话,只顾亲热又摸又亲,将这等事情都抛之脑后。

    反正,关于吸星大法的下落,透露着一股神秘和诡异。

    幻灭岛在哪里?

    杜变甚至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所谓的幻灭岛,只知道靠近安南王国的王都顺化府。

    但是现在的顺化府已经是一个超级大战场。

    安南王国的二十万大军,大宁帝国的十万大军,叛王阮氏的三十万大军,正在顺化府进行一场国运一战。

    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几个月了。

    幸好,杜变看到最新的塘报,至少顺化王都此时依旧在大宁帝国和安南王国的联军手中。

    所以杜变必须用最快的速度骑马南下,先前往安南王国的顺化王都,然后在打听所谓幻灭岛的消息。

    打定主意后,杜变骑上野马王风驰电掣,每日只休息几个时辰,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南下,前往安南王国的王都顺化。

    ……

    安南王国的迁都已经接近尾声了。

    很快顺化府就要成为陪都,而升龙府就要成为王都。

    但是安南国王黎昌,王后宁晨始终在顺化府前线督战,只有王太子前往升龙府。

    国王黎昌不是一个文武全才的国王,也不能率军作战。但是作为国王,每一天都出现在几十万大军的面前,表示和顺化王都共存亡的决心,表示和几十万将士共存亡的决心,这对于战场的士气是非常重要的。

    而作为大宁帝国的长公主,安南王国的王后宁晨公主,就是真正的一员女虎将了。

    在战争最最危急的时候,她几次披挂上阵,麾下的几万大军如同疯魔一般毫不畏死,几次都挽回了局面。

    作为黎昌国王的还有,外加大宁帝国的使者,李文虺几次劝说黎昌国王返回升龙府养病,但每一次都被黎昌拒绝了,他觉得作为国王离开军队,离开前线是对几十万士兵的一种背叛。

    所以黎昌国王本来羸弱的身躯,随着战局的深入,也越来越恶化。

    经过几个月的激战,三天之前,大宁帝国和安南王国的联军终于打了一战关键性的大胜仗。

    这一战,歼灭了叛王阮氏近六万大军,让其真正伤筋动骨。

    两日之前,叛王阮氏率领几十万大军后撤。

    至此,被包围了近一年的顺化王都终于解围。屡战屡胜的叛王阮氏终于遭到了第一场巨大的失败,不败的神话破灭。

    战场的天平,稍稍滑向了安南王国和大宁帝国这边。

    尽管伤亡惨重,但这是一场辉煌大胜,这是一场战略级的胜利。

    今日,国王黎昌在王宫广场为阵亡的将士举行盛大的祭祀大典。

    用一种悲壮肃穆的方式,来庆祝这场辉煌的胜利。

    几十万疲倦而又士气高震的军队,无数的子民,仰望着他们的国王。镇南公宋缺,王后宁晨,分立在国王两侧,作为皇帝使者的李文虺,站在稍稍靠后的地方,听着黎昌国王诵读祭文。

    因为杜变救了皇帝,所以李文虺升官了,直接晋升为广西行省镇守太监。

    而且几天之前,天允帝又派来了钦差,册封为广西新军监军太监。大宁帝国南征大军监军太监。

    总之,从死亡关卡回来的皇帝已经彻底放开了手脚,仿佛和时间赛跑一样,拼命提拔自己的忠臣良将。

    所以短短几天之内,李文虺已经从四品太监,晋升为二品太监。

    从中也可见,广西行省局面之危急。

    黎昌国王,依旧在念悼文。

    安南王国前两代国王造孽太深了,如果不是黎昌国王的贤明,无数军队和子民早就背弃了黎氏了。

    和大宁帝国不一样,安南王国的文官和武将集团还没有离心离德,国王也没有被架空。

    所以比起天允帝,黎昌国王还是有比较大权力的。

    但是黎昌国王很少用权威,而是用仁德,用金银,用名声来统治这半壁江山。

    没有钱了?好,我去找钱。

    没有粮食了?好,我去找粮食。

    黎昌国王几乎变卖了王宫内的一切,换来粮食养军。而且他几乎每个几日都要深入民间,深入军队,嘘寒问暖。

    久而久之,在军队和民众之间,他拥有了极高的声誉,被誉为一代贤君。

    所以,安南王国没有谁都可以,但绝对不能没有黎昌国王,他是半壁江山军民眼中的信仰。

    大宁帝国好歹还有几根擎天玉柱,而安南王国就只有一根,那就是国王。

    纪念阵亡士兵的悼文念完!

    几十万军队流泪,无数子民哭泣。

    黎昌国王放下悼文,道:“众所周知,我安南王国迁都已经进入了尾声。总今往后,顺化府是陪都,升龙府是王都,这或许不叫迁都,而叫作回都。当年为了避黄金帝国的兵锋,我安南王国的王都才从升龙府迁到顺化。”

    “但是,不管王都迁到哪里。只要战争一日不结束,叛王一日不消灭,王国一日不统一,寡人绝对不会还都,战场在哪里,军队在哪里,寡人就在哪里?”

    “寡人,永远和诸位将士同在!”

    这话一出,几十万大军热血沸腾,士气冲天,振臂高呼:“国王万岁,万岁,万岁……”

    这就是黎昌!

    他若不死,叛王阮氏就很难彻底消灭黎氏王朝。

    然而就在此时……

    黎昌忽然脸色一变,脸色无比苍白,背后冷汗爆出。

    腹中一阵完全无法压制的痛楚,几乎比女人分娩还要痛苦十倍的痛楚,疯狂袭来。

    黎昌国王全身的肌肉都扭曲了,直接咬牙出血。

    但是,在几十万军民面前,他不能倒下,用尽所有意志,他向几十万军民挥手致意,然后挺直腰杆,一步一步走下祭坛。

    在几十万军民的欢呼中,完全用尽毕生的力气,毕生的意志,一步一步走回王宫。

    王后宁晨,镇南公宋缺,监军李文虺见到这一幕,几乎肝胆欲碎,但是又完全不敢上前搀扶。

    走进王宫室内。

    李文虺几乎用最快时间,把所有的宫门关闭,不让外面任何人见到国王。

    几乎李文虺刚刚关闭房门,黎昌国王直接倒地,嘴巴张开,喷出一些血。

    这口血不是从肚子里面吐出的,而是咬碎了牙床。

    从广场走回王宫,他的王袍全身湿透。

    几个太医和炼丹师飞奔进来,为国王诊断。

    王后宁晨娇躯颤抖道:“怎么样?怎么样?”

    此时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她的惶恐,黎昌国王是她一辈子的爱侣,是她身体的一部分,是她精神的寄托。

    “绝症,绝症……”

    几个太医和炼丹师哭泣道:“无药石可救,请恕微臣无能为力。我等只能让国王离世的时候不那么痛苦。”

    顿时,李文虺,镇南公宋缺,宁晨王后几乎天崩地裂。

    好不容易取得一次辉煌大胜。

    而国王黎昌一旦死去,那……那对战局是毁灭性的灾难。

    王太子今年才九岁而已!

    这场大战谁都能缺,甚至镇南公宋缺的重要性都远远比不上黎昌国王,这是精神领袖,精神支柱。

    这场大战不仅仅是安南王国的国运之战,也是大宁帝国的国运一战。

    一旦输了!

    阮氏和厉氏瞬间接壤,完成对大宁帝国南部的包围。

    整个大宁帝国的南部,注定彻底沦陷。

    忽然,王后宁晨颤声道:“李伴伴,李伴伴,快,快去请您的义子杜变。几个月前,他刚刚用了神乎其技的手段拯救了皇兄。”

    旁边的一位太医正是天允帝派到黎昌国王身边的,道:“当日情形我亲眼所见,杜变男爵手段确实神乎其技。但……但是来不及了,现在去请杜变男爵来回至少要十天半个月,而国王陛下根本撑不过两日,就可能驾崩了!”

    这话一出,绝望的宁晨王后,直接昏厥过去!

    “夫君,我……我也随你去吧!”

    而此时的杜变,正策马狂奔,朝着顺化王都而来。

    ……

    注:第一更近六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