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46章:痴缠李道真!北冥灭顶之灾(重要)
    天机岛主姜老鬼的这功法邪恶是足够邪恶的,但确实很有用。

    至少,李道真身上幽冥神掌之毒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了。所有的幽冥之毒,全部转到了杜变的身上,他此时盘坐在地上,拼命地运转吞玄吐纳,只要恢复了一点点内力,就立刻用丹田之内蛟龙之血的金黄能量化解体内的幽冥之毒。

    李道真体内的幽冥之毒是解掉了,但是仿佛中了另外一种毒,情之毒。

    丰腴紧致的娇躯嫣红一片不说,还全身瘫软如泥躺在杜变的腿上,哪怕闭着眼睛也能够感受到她的媚眼如丝。

    而且更加见鬼的是,她仿佛又年轻了好几岁,原本她的脸蛋顶多三十岁,而此时艳丽逼人,娇媚无双,看上去已经连三十岁都不到了。

    关键二十几岁的女人,又完全没有她的风韵。

    总之,现在的李道真几乎是处于女人最最迷人的时刻。

    姬敏芝一直在外面等候,因为李道真把生存的希望留给了她,所以她要和李道真做最后的告别。尽管她心性冷淡,但这点道义还是要有的。

    但是,她在外面等了整整半个小时,杜变也没有叫她进去。

    算时间,李道真应该已经死了,所以姬敏芝终于忍不住走下了石室,打算带走李道真的遗体。

    然而冲下来之后,竟然见到眼前这一幕。

    这完全不可思议的一幕,又让人心跳加速的一幕。

    杜变还好,此时身上还穿了一条裤子,而李道真身上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啊。

    况且,她还一幅迷醉如泥的样子,慵懒妩媚到了极致。而杜变反而身上幽蓝,很明显中了幽冥神掌之毒。

    虽然姬敏芝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大致也可以猜得出来。

    首先涌起的是荒谬和愤怒。

    好个李道真啊,你是我的师姐啊,你竟然睡我的儿子?

    你,你这算什么啊?不要脸的女人!

    关键是姬敏芝比李道真还要小两岁,原本比李道真年轻漂亮的。而见鬼的是,此时的李道真竟然比她还要年轻漂亮了。

    这辈分真是彻底乱了!

    所以姬敏芝本能就要发怒,然后下一个瞬间她就偃旗息鼓了。

    她有什么权力指责李道真?

    杜变说得清清楚楚,救了她姬敏芝的性命之后就算是报了生恩了,从今之后再无任何瓜葛了。也就是说姬敏芝不再是他杜变的母亲了,那么她还有什么资格指责这件事情?

    而且眼前的局面很简单,是杜变迫不得已用一种非常邪恶的功法救李道真的性命。

    难道她让李道真去死吗?

    所以,片刻之后姬敏芝又无声无息地退走了。当然从今以后,她大概不想和李道真有什么交集了,因为她实在无法面对这种关系。

    ……

    足足几个时辰之后,杜变才一点点将体内的幽冥能量彻底化解。

    睁开双眼,发现蜡烛早已经熄灭了,而李道真依旧瘫软地躺在他的腿上。

    “李宗师,你难道还没有恢复……”杜变问道。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堵住了。

    李道真的嘴唇吻了上来,甚至稍显娴熟地将舌头钻了进来,尽管这仅仅只是她第二次深吻。

    她显得非常狂热,至少比季飘飘和血观音狂热多了。

    这一深吻,就是近十分钟,几乎让杜变都要窒息了,舌根都痛了。

    或许是黑暗,让李道真不再那么羞愧了。

    “不要喊我李宗师……”李道真颤声道。

    不喊李宗师,那喊什么?总不能喊名字吧,杜变实在喊不出口。

    “你是天机岛主姜老鬼的传人,所以和我是同辈的,你喊我李师姐吧。”李道真道。

    这样的话,她自己也觉得心理好受一些,可以自欺欺人地告诉她自己,杜变和她是同一辈的。、

    “李师姐……”杜变非常为难喊了出来。

    “唔!”李道真用鼻音回应了一声,然后玉臂如蛇缠了上来,光溜溜的身体完全依偎在杜变的怀里。

    反而杜变显得有些僵硬,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段关系。

    “杜师弟,我……我和你私奔吧……”李道真忽然道。

    顿时,杜变吓了一大跳。

    要不要这样啊?

    大家只是睡了一觉,不要弄得好像要天荒地老的样子啊,况且我是太监了,不算真的睡啊。

    我是为了救人,大家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免得尴尬不好吗?

    “吓到了?”李道真柔声道:“被我这个老女人的反应吓到了?”

    杜变心中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但嘴里本能道:“你此时看起来顶多二十八岁,说老女人就是虚伪和骄傲。”

    说完杜变紧紧闭上嘴。

    真是见鬼了,甜言蜜语成为本能反应了,不需要经过脑子就脱口而出。

    果然李道真心花怒放,又深深地吻了上来。

    这一吻,又是足足几分钟,仿佛每一次她都会上瘾一般。

    “我们这种女人就仿佛松树底下的柴禾,已经成熟到极致,充满了油脂,只要一点点火星,就可以熊熊燃烧再也扑灭不了,直到成为灰烬。”李道真道:“我和姬敏芝不一样,她是嫁过人的,而且天生冷淡。我从未有过男人,天生也没有那么冷淡,是刻意压抑成之前那副样子的,现在想起来简直人怨鬼憎。”

    差不多,之前的李道真确实一幅人神共憎的样子。

    还有一个女人也是这样,比李道真压抑得还要厉害,那就是女魔头莫秋。而且因为追求宁道玄不成,所以她的内心充满了怨恨,已经几乎扭曲了。

    “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李道真柔声道:“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我也要在乎周围人的目光,我没有那么勇敢。但是……假如我想你了,忽然出现在你的身边,希望你也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而已。”

    足足好一会儿,杜变叹息道:“太监做到我这个份上,也算是绝了。”

    “噗刺……”李道真一阵媚笑,道:“宁宗吾当年也是这样的,他也算是太监了,但是年轻的时候比你风/流多了。”

    杜变一愕道:“他不是只有一个老情人吗?还是一个有夫之妇?”

    “不止一个。”李道真道:“只不过那一个用情最深而已,我是他的敌人,最最了解他了。”

    忽然,李道真凑到杜变耳边媚声道:“你未来不一定是太监的,你一定会成为真正的男子汉的?”

    杜变一愕道:“你怎么知道?”

    李道真吃吃笑道:“我刚才感受到了……”

    然后,她又忍不住吻上杜变的嘴唇,又是整整几分钟。

    “你不回大恩仇岛吗?”杜变问道。

    “不要赶我。”李道真腻声道:“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就这样一直拥抱亲吻下去。”

    呃!

    这个年纪的女人,而且是从未有过男人的女人,果然好吓人。

    真的如同开闸的三峡,倾泻而出。

    如同被点燃的石油,无法浇灭。

    “杜师弟,你是不是快要离开北冥剑派了?”李道真柔声问道。

    “嗯。”杜变道。

    李道真犹豫了好一会儿道:“我,我找个理由,和你一起离开好不好?”

    “啊?”杜变很为难。

    “半个月也好,一个月也好。”李道真柔声道:“你让我跟一段时间,给我一点点缓冲的时间。这么忽然离开,我……有些承受不了。”

    不会吧?不至于吧?杜变此时反而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啊。

    “师弟,我们一起去找好不好?绝对不能落在女魔头莫秋的身上,否则你我都有生命之危的。”李道真哀求道:“找到吸星大法后先给你学,等你完全学会了我再看。然后我就离开返回北冥剑派,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我不会跟着你回百色府。”

    接着,她又道:“当然,其实我也可以跟你回百色府。李道嗔是我的哥哥,虽然我们如同敌寇,但是……但是我应该能够帮到你的忙。”

    完了,完了!

    血观音姐姐都没有那么痴缠啊,亲近之后血观音姐姐依旧去履行她的使命。

    而这个李道真完全是彻底放低了身架哀求了。

    “再,再说吧!”杜变道。

    “嗯,那就说定了。”李道真道,然后又吻了上来。

    哪里说定了?我明明是是再说吧,这么明显的推脱之词你都装着听不出来?

    而且这一次深吻,她已经越来越难耐,动作越来越大了。

    “师弟你不用动,我自己来,我好像已经找到窍门了。”李道真颤声讨好道。

    真的,杜变感觉到自己麻烦大了。

    有一种女人,她完全是以柔克刚的。温柔如水,妩媚似花,而且根本不像年轻女孩那么自尊心强,压根不在乎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就是活生生地磨,百炼钢给你变成绕指柔。

    她就是用温柔的态度讨好你,最后让你觉得其他女人都是垃圾为止。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姬敏芝的一声咳嗽。

    “李道真,差不多得了,大岛主马上就来了,有人来找杜变麻烦了。”姬敏芝道:“你这一幕被人看到,杜变麻烦就更大了。”

    顿时,李道真一阵激灵,真的羞愧欲死。

    在黑暗中她怎么妩媚娇腻都不要紧,但是被姬敏芝发现了,而且还说破了,真的让她无地自容啊,恨不得地上裂开一道裂缝钻进入。

    杜变瞬间觉得,李道真全身的冰冷了。

    很显然,刚才一直都处在美梦之中,姬敏芝的提醒让李道真回到现实之中。

    见到她这个样子,杜变有些不忍柔声道:“不必在乎别人的看法,有一个世界,年轻的男人迎娶比自己大许多的美丽女人比比皆是。你武功那么高,专门练习驻颜术的话,十年二十年之后你依旧很年轻美丽。”

    某种程度上,杜变是天生的人渣加贾宝玉了,见到女人伤心难过,又忍不住甜言蜜语哄慰。

    “真的?”李道真仿佛复苏过来,颤声问道。

    “真的。”杜变道:“纪阴阴多少岁了?现在却成为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

    李道真认真道:“放心,我会专门练驻颜术的,我保证二十年后依旧很年轻紧凑。我跟你说宁道玄宗主的妻子就比他大了许多,但她一直都是北冥剑派的第一美人。好几年前我见过她,明明五十几岁了,却和我一样年轻,当时我才三十岁左右而已。我保证我二十年后还是很年轻漂亮的,我真的能保证,我已经有计划了,我已经想到好几种驻颜的内功了,我还想到了好几种驻颜的宝贝了,等我们得到吸星大法我就去找,你放心等过几年你长大成熟之后,我们站在一起,我一定不会让你丢脸的,我一定一定的!”

    李道真这个惶恐的样子,反而让杜变有些不舍了。

    “我相信,我这么操劳,十年之后说不定比你还要老了。”杜变道。

    黑暗中,李道真望着杜变良久,然后泪水涌了出来,颤声道:“你真好……你真好!”

    她这三个字显得非常复杂了。

    她知道杜变心中不可能有多么多喜欢她,但是却依旧怜香惜玉,不忍心看她难过不安,用最好的言语哄慰她。

    三十九岁的她,从来没有过男人。

    阴差阳错之下和杜变有了最亲密的关系,而且杜变两度救了她的性命,后面一次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而且杜变本身是一个极度出色的年轻人,尽管是个太监,但是在李道真眼中早就看到了几年后,尤其看了天机岛主的后坚信杜变很快就要恢复成为男子汉。

    甚至今天他已经有些感受到杜变的雄风了。

    她这个年纪的女人,一旦动情那真是如同烈火喷油,不是自己想要压抑就能压抑的,比血观音还要严重。

    “准备一下,迎接何岛主,还有来找我麻烦的敌人吧。”杜变道。

    “嗯,师弟,我一定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李道真道,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杜变的怀抱,用最快的速度沐浴,然后穿上衣衫,离开了天机岛的地下是石室。

    见到姬敏芝后,李道真首先是想要逃避,逃得远远的,因为实在太羞耻了。

    但她毕竟是成熟的女人,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猛地一咬牙,李道真来到姬敏芝的面前,换上哀求的表情讨好道:“姬师妹,你放心,未来选大恩仇岛主的时候,我一定一定支持你到底,谁要和你竞争,就先过我这一关。”

    啊?

    姬敏芝几乎不可思议地望着李道真。

    这,这还是那个冷傲的李道真吗?还是那个对谁都爱理不理的李道真吗?这还是那个偏激凶狠的李道真吗?

    姬敏芝是真正的天生冷淡,完全无法理解李道真的这种感情,他对杜晦没有任何思念。

    “冤孽,你……你这样是没有结果的。”姬敏芝道。

    李道真沉默片刻,然后面孔通红道:“我其实也不要什么结果,我只要现在!”

    姬敏芝一愕,然后望向李道真。

    是啊,她只要现在。

    现在的李道真真的年轻了好几岁,也美丽了许多,应该幸福到如同喝醉了美酒一般。

    刹那间,姬敏芝又忍不住有些羡慕了,她就没有这种心境。

    “收拾一下你的心境,你这一幅样子,让大岛主见到了,只会带来无穷的麻烦。”姬敏芝冷道:“我是会为你保密的,但你自己不要露馅了。”

    “谢谢师妹,谢谢师妹。”李道真拉着姬敏芝的手道。

    然后,李道真深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几分钟之后,再一次睁开眼睛,她已经恢复了之前冷傲的模样。只不过忽然的年轻美丽,是真的无论如何都无法遮掩了。

    ……

    片刻后!

    大恩仇岛主何进,天机岛主姜老鬼的儿子姜邪,就是那个曾经试图玷污李道真和姬敏芝的那个中年男子,还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年男子,竟然显得有些仙风道骨,他就是天机岛主姜老鬼的孪生兄弟,姜无心。

    姜邪赶到之后,立刻指着天机岛大声道:“里面是谁?装神弄鬼冒充我父亲,究竟适合意图?”

    几个时辰之前,他被杜变装着天机岛主吓走了,回去之后觉得不对,觉得这声音和天机岛主姜老鬼还是有一点点不同。

    于是,他找到了师傅姜无心说起这事。

    大恩仇岛长老姜无心立刻呵斥道:“蠢货,这是别人冒充的。姜老鬼已经死了,我是他的孪生兄弟,难道我的感觉还会错。而且如果姜老鬼如果还活着,还用得出声吓唬你吗?直接就将你杀了!”

    天机岛主姜老鬼为何要杀姜邪?这背后肯定是有秘辛的,否则父亲再怎么也不会杀自己的儿子。

    于是,姜无心亲自带着姜邪来到天机岛。

    目标很简单,就是继承天机岛主姜老鬼的宝物。

    杜变缓缓地从天机岛的地下密室走了出来,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李道真芳心一颤,眼神几乎有些压抑不住,然后整个芳心涌起难以言表的幸福感和骄傲感。

    杜变确实是长得很俊美,继承了姬敏芝的相貌。

    “冤孽。”姬敏芝见之,心中又忍不住说了一遍。

    姜邪望着杜变,寒声道:“今天早上,就是你冒充我的父亲?”

    杜变没有理会他,而是朝着大恩仇岛主何进行了一礼道:“见过大岛主。”

    大恩仇岛主目光复杂地望着杜变。

    杜变经历天刑而不死,对于北冥剑派是福是祸而不知,所以何进才会带着他来见天机岛主姜老鬼。

    没有想到,现在杜变安然无恙,天机岛主反而死了。

    何进问道:“杜变,天机岛主是怎么死的?”

    杜变道:“窥破天机而死。”

    “谁知道是不是你害死我的父亲?”姜邪寒声道:“我父亲天机岛主去世了,你就趁机霸占了天机岛,还霸占了他所有的宝物。现在你立刻滚出天机岛,并且把我父亲的宝物还给我,尤其是那两颗异兽之卵。”

    姜邪不蠢啊,知道天机岛主姜老鬼的哪件宝物最珍贵。

    紧接着,姜邪又朝大恩仇岛主何进拜下道:“大岛主,杜变把宝物交还给我之后,我愿意献上一颗异兽之乱给大恩仇岛,作为我北冥剑派弟子的孝心。”

    这话一出,大恩仇岛主何进目光猛地一亮。

    大恩仇岛主长老姜无心也寒声道:“杜变,天机岛主死了之后,他的一切财产归属他唯一的儿子姜邪。请你立刻离开天机岛,并且交出一切非法占有的宝物。”

    “谁敢?”李道真猛地拔剑,寒声道:“姜邪,你勾结北冥剑派叛徒莫秋,试图谋杀我和姜敏芝,纳命来!”

    然后,她竟然直接朝着姜邪刺杀而去。

    杜变顿时捂住额头。

    李师姐?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啊?

    姜敏芝也无语地望着李道真,难道爱情真的能够冲昏人的头脑。

    斗争还没有开始,一听到要驱逐杜变,要夺走杜变的宝物,你李道真就立刻出剑杀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啊?

    但是李道真出手了,姬敏芝也猛地拔剑,寒声道:“大岛主?今日早上我奉命来天机岛海域办事,结果遇到莫秋追杀李道真。因为我和李道真师姐在一起,所以莫秋也疯狂追杀我。姜邪非但不相助,反而因为害怕莫秋,并且垂涎他的美色,竟然和莫秋一起加害我和李道真师姐。杜变迫不得已,伪装成天机岛主的声音吓跑了姜邪和莫秋,他是为了救我们。”

    姜邪寒声道:“荒谬,冤枉啊!你们两个女人真心不识好人心,明明是我见到莫秋追杀你们,立刻返回大恩仇岛向大岛主禀报求救。你们是不是和杜变一起合谋占有了我父亲的宝物,所以才为他说话?”

    这话一出,李道真和姬敏芝顿时呆了。

    大恩仇岛主何进道:“确实如此,姜邪第一时间就找到我,说莫秋在追杀你们,所以我才及时赶来。”

    日,这个姜邪真是奸猾如鬼啊。

    姬敏芝和李道真说姜邪要和莫秋一起谋害她们,完全没有证据啊。而且李道真有些话不能说得太透,她现在一心想要和杜变一起去找到,一来是自己修炼,二来是讨好杜变,已经不想让大恩仇岛主何进知道吸星大法之事了。

    所以如此以来,反而有口难言。

    姜邪悲色道:“两位师妹,莫秋武功高强,人又疯魔。她追杀你们被我遇到了,我没有出剑相助是我的不对,但就算我们三个也不是她的对手啊,只能白白搭上性命。所以我才逃回去向大岛主求救,两位师妹这样冤枉我,我真不知道是为什么了?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你们和杜变一起想要占有我父亲的宝物。但那毕竟是我父亲的东西啊,我得到了之后,一定会上缴一半给大恩仇岛,我父亲的宝物,绝对不能便宜给一个外人,尤其这个外人还可能害死了我的父亲。”

    姜邪口口声声外人,毫无疑问是杜变了。

    杜变一句话没有说,而是凝聚内力到额头上。

    顿时,一个神秘的暗金色符文出现在他的额头上。

    这是天机岛的标志,是天机二字的篆体,每一个天机岛主额头上都有这个标志,都是上一任天机岛主所赐的。

    “天机岛主姜老临死之前,赐予这个天机铭文给我,把天机岛主之位传给了我,把天机岛的一切都交给我了。”杜变躬身道:“请大岛主明鉴。”

    这话一出,姜邪面色一变。

    因为这个天机铭文完全做不得假。

    此时,姜无心大笑道:“可笑,荒谬!天机岛主之位曾经出过两个北冥剑派宗主,岂是能够私相授受的?天机岛如今受到大恩仇岛的管控,继承天机岛主首先要经过大岛主的首肯,然后要经过北冥剑派长老会的首肯,岂是姜老鬼说给谁就给谁的?”

    这话倒是没错。

    天机岛虽然此时受到大恩仇岛的管控,但毕竟也是一个岛主,尤其这个位置还诞生过三个宗主。

    所以,继承天机岛主之位,确实要受到北冥剑派长老会的首肯。

    姜无心继续道:“所以,杜变这个天机岛主是非法的。所以你占有的那些宝物也是非法的,姜邪才是这些宝物的唯一继承人,杜变你立刻交出来,否则就不要怪我们辣手无情了。”

    说罢,姜无心的声音已经充满了杀气,他毕竟是大恩仇岛的长老,而且还是何进的师叔,武功自然是非常高强的,李道真和姬敏芝都不是对手。

    李道真二话不说,仗剑而立,准备战斗。

    姬敏芝犹豫片刻,也猛地拔剑。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大恩仇岛主何进,他才是最后的裁决者。

    他如果说杜变是非法占有这些宝物,那杜变就要交出来。

    大恩仇岛主何进道:“杜变阁下,天机岛主之位确实不能私相授受,首先要经过我的首肯,然后再经过北冥剑派长老会的同意,所以请你先交出……”

    就在此时!

    “轰隆隆隆……”

    忽然,大恩仇岛方向涌起了滔天的巨浪,几百米的巨浪,如同海啸一般。

    “嗷……”

    紧接着,是一阵惊天的狂吼,就算隔着二百里也听得清清楚楚。

    然后,一股冲天的绿色剧毒烟雾冲上天际。

    一条无比无比巨大的海底巨蟒,猛地冲出了海面,冲上天空。

    几百米长的超级巨蟒,比杜变精神幻境试炼的那两条超级巨蛇还要大,完全是超级逆天的海底异兽。

    大恩仇岛主何进颤声道:“不好,疯狂的莫秋将逃跑之前,将千年蛇妖放出来了。”

    千年蛇妖?

    一旦它冲上大恩仇岛,那绝对是灭顶之灾。

    而大恩仇岛是北冥剑派对外界世俗唯一的连接处,一旦大恩仇岛被屠杀,对北冥剑派也是一场灾难。

    千年蛇妖正冲上大恩仇岛,大开杀戒。

    与此同时,杜变脑子里面的诡异光影亮起,道:“新任务开启,拯救大恩仇岛,成为大救星。”

    杜变颤声道:“千年蛇妖啊,一百个我也不够它杀的。”

    梦境系统诡异光影道:“你有辟邪珠,所以不怕剧毒。而且这只千年蛇腰,就是那条蛟龙的后代。你体内有蛟龙之血,那千年蛇妖不会伤害你的,这是你成为大恩仇岛主大救星千载难逢的机会。”

    ……

    注:第二更七千多字送上,今天两更近一万三,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啊!

    谢谢唉想你的万币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