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32章:决裂亲母!打脸北冥剑派
    真的要死了,要死了!

    李道真,你真的是丝毫不知道羞耻啊!

    她娇躯爆退十几米,恨不得离杜变越远越好,仿佛这样羞耻感就会淡一些。

    而此时,杜变依旧蜷缩在地上睡觉。

    经过了一夜,李道真体内的魔合散终于被散尽了。

    接着低头一看,发现小腹处的伤口竟然被处理好了,而且连伤口都被缝合好了。不仅如此,身上的道袍也被洗得干干净净。

    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的身体被杜变看了?

    想到这里,李道真不由得脸色一变,紧接着她又自我安慰,杜变毕竟是一个小太监,算不得真正的男人。

    只不过,他大概还是唯一看过自己身体的“男人”?

    想到这里,李道真心中微微有些怪异,自己坚守了几十年冰清玉洁的躯体,竟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太监给看了。

    不过,她是完全恨不起来的。

    杜变是为了救她,而且她记得清清楚楚,整个过程中杜变对她没有一点点轻薄之处。反而是她半夜睡着的时候不受控制,做出了一些不堪厮磨的动作。

    李道真心乱如麻,盯着杜变良久。

    事实到现在她都完全无法理解,杜变和她完全是仇敌,为何关键时刻不辱她,反而还要救她?

    而且到了这个时候,竟然不逃跑?

    这个杜变的心是有多大啊?这个时候还能睡得着?还不逃跑?

    北冥剑派要杀他啊,她李道真就是来抓她杜变的,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可以脱身,竟然不逃跑?

    此时的李道真,还真的无法面对杜变,望着杜变良久,低声道“杜变,你救我一命,我李道真恩怨分明,今日也放过你一命。今后你就祈祷不要被北冥剑派的其他人抓住吧,你上了北冥剑派大恩仇岛的诛杀名单,几乎必死的,我回去会尽量帮你通隆,但结果如何只能听天由命。”

    然后,李道真就这么飘然远去!

    她……竟然就这么走了,根本等不到杜变醒来。

    此时,杜变仍旧在睡觉。因为九阳真经一旦施展,最好整个人的精神完全处于最放松状态,全身的毛孔完全张开,接受天地元气。

    只不过李道真竟然就这么不告而别了?

    那接下来系统的计划,应该如何继续下去?

    而就在李道真离开不久之后,另外一个雪白的身影飘然而止。

    此女比起李道真更美,更年轻,但目光也更加充满寒意狠毒。如果杜变醒来的话,应该会发现她和一个人长得很像,那就是莫寒,只不过是成熟狠毒版的莫寒,甚至比起莫寒还要艳丽几分,可见美丽到了何等程度?

    当年的她,是几乎堪比纪阴阴的绝色。

    她,便是莫影土司的妹妹,一直对莫氏家族弃之如敝履的莫秋。

    当年,她还有一个身份,天魔教主纪阴阴的情敌,北冥剑派宗主宁道玄的仰慕者。

    李道真是巅峰宗师,而眼前这个莫秋,便是真正的大宗师。

    冲入山谷之后,她嗅到了李道真离去的痕迹,顿时目光一寒,低声自语道:“李道真贱人,竟然还不死?”

    然后,她目光落在杜变的脸上。

    “小太监,坏我好事。”莫秋手中利剑直接朝着杜变斩杀而去,竟然是二话不说,直接要将他杀之。

    这个女人,便是和李道真一起无意中发现下落,然后与魔莲教合谋设下圈套要害死李道真的那个人。

    但是剑劈到了一半,她又停了下来,稍稍犹豫后,她提起杜变放在马背上,在他的后脑轻轻一拍,自己骑上另外一匹马,扬长而去。

    而整个过程中,诡异光影始终控制着杜变处于昏睡中,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宿主之北冥剑派任务,继续!”

    ……

    北冥剑派,这个世界的黑洞。

    整个东亚任何势力,哪怕王侯将相,家中一定会有北冥剑派的弟子,甚至他们自己就是北冥剑派的弟子。

    北冥剑派,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多的丹药,最多的秘籍,最多的地穴秘境,最多的异世界能量。

    当年北冥老祖凭借一卷北冥大法开创了北冥剑派,如今一千多年时间过去了,这个世界的人只知道北冥剑派大致在哪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进入北冥剑派,仿佛被隐藏起来了一般。

    北冥剑派分几岛,专门负责和外界接触的称之为大恩仇岛。

    剩下诸岛,一个比一个神秘,很多岛屿哪怕北冥剑派的弟子也没有去过。

    所以对于外界武林来说,北冥剑派就是大恩仇岛。几乎能够见到在外面行走的弟子,全部都是大恩仇岛使者,无一例外。

    换一句话说,大恩仇岛是世俗武林的主宰者。

    大恩仇岛有一个名单,哪些人该收为己用?哪些人该杀?

    这一次,杜变杀掉了阎枭,说服了季青主抛弃中立,效忠了皇帝,破坏了北冥剑派的某些计划,所以上了大恩仇岛诛杀的名单。

    所以才有李道真抓杜变一事。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杜变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置身于一个仙境一般的地方。

    这里的天地元气是如此的澎湃。

    这里的景致是如此的悠远。

    这里的天都比外面蓝了许多。

    这里的一草一木,仿佛都充满了灵气。

    真正的洞天福地啊!

    这里,就是北冥剑派的大恩仇岛。

    这里对于外人来说,永远是一个秘密。不是北冥剑派的高阶弟子,永远都不知道进入北冥剑派的入口路径。

    这里是一座大殿,没有墙壁,四周风景如画,唯有穹顶上画满了壁画,尽是仙鹤西去。

    大理石地板中心确是空的,下面是无尽的深渊,深渊的尽头是可怕的涌动岩浆。

    大恩仇岛主坐在大殿的上首,因为这座大殿在山顶,烟雾缭绕,加上太阳照射在他的脸上,以至于杜变都看不清楚他的面孔。

    莫秋带着杜变进入大殿之内,道:“何岛主,本座在外游历,无意中抓到大恩仇岛名单中人杜变。”

    说罢,莫秋目光如电朝着李道真望去。

    李道真见到杜变,不由得面色微微一变。没有想到她放走杜变不久,莫秋又将她抓来了。

    “杜变?”北冥剑派大恩仇岛岛主拿过一个名册,仔细地翻看。

    很显然,杜变还没有在他的记忆之内。

    “找到了,连着破坏我北冥剑派两枚棋子的人?”大恩仇岛主道:“丁级人犯!”

    顿时,两名北冥剑派高手上前,要对杜变处于死刑。

    李道真赶紧上前道:“岛主,这杜变是我北冥剑派的丁级诛杀名单中人而已。我北冥剑派收拢天下英才,这杜变才华横溢,不如就收为己用。”

    接着,李道真又道:“说来,这也算是我们北冥剑派的半个自己人。”

    大恩仇岛主疑惑道:“为何此言?”

    李道真道:“我调查过,这杜变原名叫杜宪,竟然是姬敏芝师姐的亲生儿子。”

    杜变目光开始寻找,根据记忆中的画面开始寻找,很快找到了一个雍容华贵的美丽女子。

    她应该是朝廷勋贵,延北侯爵府小姐,杜变的亲生母亲姬敏芝。

    姬敏芝的站位很前面,显然在大恩仇岛主面前的地位比李道真还要高一些。

    李道真道:“姬师姐,杜变文武天赋非常之高,不若你直接收为弟子,如此一来也可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大恩仇岛主目光望向姬敏芝道:“哦?这个杜变竟然还是你的儿子?既如此,你愿意收他入门墙,免除他的死刑吗?”

    此时,另外一道女子的声音响起。

    杜变曾经的未婚妻方青漪,她冷笑道:“杜变,你之前不是傲慢得不行,已经和杜家彻底决裂了吗?怎么如今为了保住小命,竟然又来巴结姬敏芝师叔了?你的脸面呢?”

    杜变在脑域内直接和梦境系统进行交流道:“眼下这个局面,你可曾预估过?”

    “预估过!”诡异光影道:“依旧按照原计划不变,你体质的提升,武道快速提升,顶级武道秘籍,全部都寄托在北冥剑派上,像你这种绝顶天才,才可以在北冥剑派这种洞天福地如鱼得水,修为暴涨。”

    李道真道:“姬师姐,杜变毕竟是你的亲生儿子,难道你愿意眼睁睁看着他被处死吗?我知道你们母子是有一些误会恩怨,但毕竟血浓于水。”

    姬敏芝走出列,来到杜变面前。

    这个儿子,除了上次在京城的惊鸿一瞥,这个儿子她也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了。

    她虽然是延北侯爵府的千金小姐,但是她大概七岁的时候就进入北冥剑派学习了,十七岁的时候根据北冥剑派和家族的指示,嫁给了杜晦,生下了杜宪不足半年,就又返回到北冥剑派。

    因为武道天赋很高,所以她的生活重心分为两半,一半在杜家,一半在北冥剑派。

    这次北冥剑派马上要迎来一场盛典,所以不止是她姬敏芝,就连方青漪都赶回了北冥剑派。

    望着杜变良久,姬敏芝柔声道:“杜变,我听说你四叔和你谈过,让你回归家族对吗?”

    杜变点头道:“有这么回事。”

    姬敏芝道:“我和你父亲也谈过这个事情,他没有同意。但是我做主了,召你回杜家。你在我北冥剑派诛杀录名单中的的级别比较低,加上你天赋不错,只要成为我们在场大恩仇岛使者随意一人的弟子,便可免除死刑。”

    杜变望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

    毫无疑问,她确实是身体原主人杜变的亲生母亲,两人长相有些相似。

    杜变拥有一张非常漂亮的面孔,就是继承于眼前这个女人。

    杜变忽然问道:“当年方青漪嫌弃我玷污了她的名声,逼迫杜家让我人间蒸发,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姬敏芝雍容美丽的面孔微微一变道:“当时,我在北冥剑派,处于武道突破的关键时刻。”

    杜变道:“如果我不回归杜家,你也就不管我的死活了对吗?”

    姬敏芝道:“你不要自误,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

    方青漪寒声道:“杜变,你不是被皇帝册封为帝国男爵吗?这是在打杜家的脸啊,连杜晦大人,杜江大人都没有爵位,你就有了爵位了。你如此了不起,怎么此时又要向杜家求命了?你杜变不是无所不能啊,如今看来你骨头也是很软的嘛?”

    然后,方青漪朝着姬敏芝道:“你是我婆婆,又是我的师叔,我奉劝你不要心软,小心农夫与蛇的故事重演。”

    姬敏芝望着杜变道:“你如何决定?回归杜家,我自己不能收为你为徒,因为已经有了嫡系弟子,但是我可以让其他师姐收你为徒,如此一来你就是北冥剑派的弟子,自然也可以从北冥剑派的诛杀名单下来。”

    杜变道:“我拒绝!”

    现在回归杜家,将义父李文虺置于何地?尤其是致敬爱的皇帝陛下于何地?他给杜变封爵,就是为了给他出气,就是为了未来让杜变的门楣超过杜氏。

    如果现在回归杜氏,那就是打脸皇帝。

    姬敏芝听到杜变的话后,美艳华贵的脸色一变道:“杜变,我是你的母亲,但我也是杜氏的人。你若先自绝于我,那就不要怪我无情!”

    杜变道:“无妨,反正从小到大我对你的记忆也非常淡薄,甚至都不记得有你这个母亲。”

    姬敏芝脸色又一变,而此时大殿内其他人目光全部凝聚在她的脸上,充满了诡异和幸灾乐祸,尤其是莫秋。

    大恩仇岛内诸多使者始终都在明争暗斗,因为十年之后大恩仇岛主之位就要换了,人选会在在场几十人当中产生。

    大恩仇岛的权力是非常非常大的,几乎掌管着和外面世俗世界的一切交往。就单单一个大恩仇名录,就可以决定外面世界无数人的生死。

    所以,北冥剑派宗主高高在上,虚无缥缈。而大恩仇岛主,几乎是天下武道的世俗主宰。

    不管是阎枭,还是李道嗔都需要世界听命于北冥剑派的大恩仇岛,季青主这个叛徒例外。

    论资历,论武功,当然是莫秋最高。但是她为人狠毒,人缘极度差。

    这十年来,她连番被贬,从飘渺岛贬到了逍遥岛,又从逍遥岛被贬到了大恩仇岛。

    姬敏芝的武功虽然不是最高的,但却最受岛主的宠爱,原本希望是最高的。

    此时莫秋带着杜变来恶心她,分明是要毁她十年之后的前途。

    姬敏芝望着杜变道:“你我毕竟是亲生母子,血浓于水。你可以不认我这个母亲,但我不能不认你这个儿子。我今天救你一次,从今以后,你我就恩断义绝。”

    然后,姬敏芝来到李道真面前,躬身拜下道:“李道真师妹,你的弟子厉芊芊已经死去,膝下正空。我请求你手下杜变为徒,救他一命。”

    李道真顿时显得有些为难。

    首先,因为她和杜变因为阴差阳错,所以有了一些诡异的亲密关系,使得很难面对他。

    其次最最重要的是,杜变此人始终和北冥剑派不是一条心的。虽然北冥剑派为了布局天下,把许多天才都收为记名弟子,甚至入室弟子,对权贵之家更是一网打尽。

    但杜变此人危险程度太高了,未来绝对不可能会听从北冥剑派的驱使,而到那个时候,作为他的老师也会受到牵连。

    所以,李道真真有些不想答应。

    姬敏芝道:“师妹,救我那逆子一命,就当我永远欠你一个人情。未来他实在忤逆的话,你也可以将他驱逐出门墙,如此也不会牵念到你。”

    李道真望着杜变,陷入了艰难挣扎。

    她对杜变情感是很复杂的,首先杜变对她有救命之恩,但是……

    “好,好吧!”李道真道:“我就收杜变为记名弟子,为他消去大恩仇录的诛杀名单!”

    此时,杜变脑子里面的诡异光影道:“大功告成,你终于成为李道真的弟子,掌握了打开北冥剑派的钥匙。”

    然而,杜变胸腔之内如同烈火焚烧,充满了无尽的愤怒。

    “系统,这就是你的规划路线吗?”杜变寒声道:“让我像一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而且,还要受人怜悯,毫无骨气才能达到目标?”

    诡异光影沉默良久道:“宿主,我觉得只要为了达到目标,过程并不是很重要。为达目标,不折手段不是吗?而且这次和季青主的情形完全不一样,这次直接就达到目标了。”

    杜变咬牙道:“不,我不接受嗟来之食!而且,我是整个使命计划的主宰者,不是吗?”

    诡异光影道:“是,但是现在已经成功了啊,你已经成功从北冥剑派的诛杀名单消除了,而且你已经成功打入北冥剑派了。”

    杜变道:“系统,那这次依旧听从我的命令。”

    杜变直接来到李道真面前道:“李宗师,你不必为难。我救你的性命,拿是恰逢其会,你没有必要一定报答,你怕受我牵连,就索性和我划清界限。”

    杜变来到姬敏芝的面前道:“姬女士,你也不需要因为人伦道德所迫而救我。我杜变既然脱离了杜氏,那就不受杜氏的任何恩惠!我自己的命,我自己救,不需要任何人。”

    最后,杜变来到大恩仇岛主面前,寒声道:“何岛主?你们北冥剑派还真是霸道啊,说杀谁就杀谁。我诛杀帝国叛徒阎枭,与北冥剑派何干?我游说季青主大宗师效忠皇帝陛下?与你北冥剑派何干?你北冥剑派有什么权力派人追杀我?你大恩仇岛有什么权力把我的名字记在诛杀名单之上,还分为甲乙丙丁级?你北冥剑派是皇帝吗?是刑部吗?是天庭吗?”

    这话一出,全场所有人彻底色变,包括一直以来都面无表情大恩仇岛主。

    他执掌大恩仇岛十几年,掌控主宰天下世俗武道命运十几年,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叱责过?还没有被人这么当面打脸过。

    ……

    注:第一更五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

    大家春节快乐啊。谢谢mancuy,ahanya的万币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