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25章:升官!大军!立刻恢复雄风?
    “中阳剑!“

    “大阳剑!”

    “太虚剑!”

    “太冲剑!”

    “太阿剑!”

    杜变几乎是没有怎么停歇,不断变幻姿势,接连射出了六剑。

    “嗖嗖嗖嗖嗖……”

    六道剑气激射而出。

    瞬间,十几米外的树枝纷纷坠落。

    虽然这道无上剑法的名字和地球上那部著名武侠小说一样,但是具体每一剑还是不一样的。

    而且杜变这《六脉神剑》每一剑的威力,攻击方式也不大一样。

    有的是直来直往地射击,有的这是无声无息,有着婉转婀娜,又的竟然是群攻,剑气如同一个扇面一般,直接横扫而去。

    总之施展完毕后。

    杜变自己都完全惊呆了!

    这……这六脉神剑也太牛逼了吧!

    知道他牛逼,但完全没有想到会牛逼到这个地步啊,真的到了逆天的级别啊。

    真不愧是这个世界唯一的远距离能量攻击,真不愧是异世界的武功秘籍。

    而旁边的季青主,则完全完全完全惊呆了,震惊得不但说不出半句话来,甚至整个灵魂都在颤栗。

    他倒是没有像宁宗吾大宗师那样发出感叹,天才真是为所欲为的。

    他发出了另外一句感叹:原来,我保存这套《六脉神剑》剑谱是为了他啊!

    这个世界的现实世界太打击人了,先让你得到了某种至高无上的秘籍,但是却又不让你学,让你垂涎几十年,让你痛苦几十年,让你自己明白你只是一个保管者而已。

    你几十年都学不会,别人两个时辰就学会了,你还能说什么呢?

    足足好一会儿,季青主叹息道:“有些时候,我觉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是一场炼狱。天才,天才,不仅仅是天才,还是天命之子!”

    杜变稍稍有些不好意思。

    季青主望着杜变良久道:“你确定是太监,以后一直是太监?能生的出孩子吗?”

    杜变道:“是天生的隐睾,等修炼到一定程度,阳气值到达一百,就能够成为正常男人,就可以生儿育女。”

    “真的?”你季青主问道。

    杜变道:“真的。”

    季青主道:“那你今天晚上就和飘飘拜堂,就给我磕头,不需要给任何人知道,未来你们两个人生出来的孩子,要又一个姓季。”

    杜变躬身道:“是!”

    季青主之所以急着逼杜变和季飘飘拜堂,就是因为《六脉神剑》,他原本就是打算让杜变开开眼的,然而没有想到直接全部拿走了,而且还彻底学会了。

    这让季青主一下子有些难以接受啊,于是把杜变变成女婿,这样一来就好受许多了,肥水总算没有流到外人田。

    杜变也没有理由拒绝,毕竟他已经把季青主心中最最重要的东西拿走了,总要给他的心灵一些弥补。

    ……

    不久之后。

    杜变和季飘飘跪在季青主面前,拜了天地。

    说来已经算是拜了第二次了,那天离开青龙会后,他和季飘飘,血观音就对着天上的弯月拜过了一次。

    不过那一次,真的不像是夫妻拜天地,反而更像是桃园三结义,并肩作战,生死与共超过了男女之情。

    “今天晚上你直接在飘飘的房间歇息吗?明天再回的你千户所!”季青主说到,然后扬长而去。

    他需要躲在一个角落去舔伤口了。

    杜变学会了《六脉神剑》很大程度上,彻底断绝了季青主所有的念想,代表着他这一生都和《六脉神剑》绝缘了。

    在季飘飘姐姐的闺房楼阁闺房内,她在里面沐浴,杜变在外面沐浴。

    不知道又多久时间了,没有这样舒舒服服地躺着沐浴了。除了里面的水声显得有些撩人。

    大约半个小时后,季飘飘走了出来,身上非常难得穿着一件丝绸睡袍,然后里面大概什么都没有了。

    接近一米八的她,雌豹一样的身材曲线,穿着这样的睡袍显得尤其傲人。

    “听观音妹妹说,玉真郡主的身材很好。”季飘飘姐姐帮助杜变擦拭身体。

    杜变道:“你们两个人的身材都非常辣,她的曲线更加夸张,飘飘姐姐虽然各项尺寸没有那么夸张,但是曲线绝对完美。”

    杜变拿起衣衫要穿。

    “别穿了,一会儿还要脱麻烦!”季飘飘姐姐道。

    杜变一愕,飘飘姐姐咱们能别这么直接吗?

    一把将杜变按在床上,季飘飘直接骑在杜变的腰上。

    猛地服下脸蛋开小嘴狠狠吻在杜变的嘴上。

    “我还要像那天在山洞里面的那样,享受那种整个人被燃烧被炸的感觉。”季飘飘的动作激烈起来。

    杜变道:“这……这是没有问题了,但是这次轻一点,上次真的差一点点就憋死了……”

    ……

    次日,杜变在季飘飘的保护下,返回东厂千户所。

    季飘飘精神奕奕,眼睛亮硕得仿佛要放光。而杜变精神则有些萎靡,全身的骨骼筋脉都有些酸痛。

    回到千户所门口,季飘飘忽然脸蛋一红道:“你一个人进去吧,我……我先去父亲那边了。”

    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血观音。

    杜变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里面已经完全被布置一新了。

    新的床,新的家具,新的床单,新的被子。

    这个房间就很像是一个家的,显得非常之温馨。

    再看自己的床上,一个美丽的女人海棠春睡,穿着薄薄的丝绸睡袍侧睡,丰满诱人的娇躯如同美人蛇一样,充满了迷人的魅力。

    当然是血观音姐姐。

    大战之后,天魔血军正忙着砍脑袋,挖大坑,掩埋尸体。

    而血观音则想办法去弄来各式各样的新家具,新被子等等布置新家。

    可见在她心里,永远想要过上温馨幸福的日常生活,小时候她肯定是最爱过家家的那种小女孩,结果现实活生生逼迫她成为了女海盗。

    他为杜变整理了一天半夜的房子,后来终于忍不住,直接在杜变床上睡着了过去。

    杜变小心翼翼爬上去,一把将血观音抱在怀里,朝着她的小嘴上吻去。

    “呜……不要……”血观音娇声道。

    说是不要,但小嘴却张开,小舌头也吐了出来。

    杜变柔声而又流氓道:“好姐姐你躺着不要动,我让你舒服……咱们杜公公本领大!”

    当日血观音离去,继续去海上率领舰队作战!

    “宝贝,这场海战一结束,长则半个月,短则十来天,我就立刻向镇南公大人请求来百色府押运草药,到时候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血观音痴缠道。

    杜变道:“到时候,我们又可以睡在一起了。”

    “讨厌……”血观音忍不住含着杜变的嘴唇吮吸足足好一会儿柔声道:“你什么时候才变男人啊?”

    杜变道:“怎么,我杜公公还本事不行?”

    血观音白了她一眼道:“你本事大得很,只是……人家真的很想要一个孩子了。”

    ……

    百色参将雷鸣全军覆灭的消息,终于传到了文山城。

    厉如海握着手杖,如同一只苍龙一般坐在大堂之上。

    红河会主厉如枝亲自来告诉厉如海的。

    厉如海手握拐杖,听到厉如枝的汇报后,听到雷鸣全军覆灭,被杜变区区六百人打得全军覆灭的消息后,面孔顿时猛地一阵抽搐。

    “不仅如此,季青主已经全面投靠朝廷。”厉如枝又道。

    厉如海目光猛地一缩,寒声道:“季青主,这个目光短浅的东西终于做出选择了吗?”

    红河会主厉如枝道:“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在百色府,因为杜变这个小阉狗,我们厉氏已经从占尽优势,变成了势均力敌了,而且方系文官集团正在不断渗透。是否需要天道会立刻向青龙会开战,一举将青龙会和东厂千户所全部剿灭?”

    厉如海道:“天道会,打得过青龙会和东厂联手吗?更何况杜变手中还有莫氏王族宝藏的秘密武器?”

    厉如枝摇头,然后她试探道:“要不然尝试收买?我把女儿李凌驭许配给他?“

    厉如海道:“他可是太监。”

    红河会主厉如枝道:“大太监娶妻的多了,而且圣火教有很多邪术,就算是太监……”

    厉如海淡淡道:“他看不上你的女儿的。”

    红河会主厉如枝道:“那难道就任由大宁帝国不断侵袭我们在百色府的势力吗?”

    厉如海显得平静道:“放心吧,很快就会有一件天崩地裂的事情发生了。到那个时候,大宁帝国在百色府的那些优势,将没有任何意义了。”

    天崩地裂的大事?什么大事?

    “你不要问,我也不会说,等着就是。”厉如海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一品高手飞快冲了进来,跪下道:“主君,雷鸣土司被杀,众多土司震惊惶恐,纷纷要离去,要提前结束土司大会。”

    顿时,厉如海暴怒。

    手掌狠狠砸在地面上。

    “轰……”

    一声巨响。

    坚硬的地面瞬间裂开几十米。

    一阵可怕的冲击波,猛地呼啸席卷而去。

    “宁宗吾……”厉如海寒声道:“命令下去,不计一切代价追杀宁宗吾,彻底封锁前往百色府的道路。一旦见到宁宗吾的踪影,彻底斩杀,不必汇报!”

    “是!”

    片刻之后!

    “嗖嗖嗖嗖嗖……”

    一道又一道黑影朝着西边的方向穿梭而去,嗅着宁宗吾的气息追杀而去。

    圣火教十几名宗师级强者,率领着几百名一品高手,利用天上的怪鹫,疯狂搜索每一处地方。

    ……

    季青主的募兵非常顺利。

    就如同他而言,整个百色府其实对厉氏不满的人有很多,只不过无人带头,所以无人敢声张,所以一直以来都生存在厉氏的阴影之中。

    而季青主是西南武道领袖,青龙会更是气势如虹,如日中天。

    所以季青主赵穆,简直是从者如云,还需要精挑细选。

    不仅仅季青主的招募很顺利,杜变东厂千户所的招募更加顺利。

    因为,季青主大笔一挥,青龙会的一千三百名武士换上了东厂武士的服装。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许多东厂武士都是从当地的武道门派强行征召的。因为东厂专门负责管理当地的武道势力,而且东厂武士不是军队。

    只有李文虺,喜欢如同练兵从零开始,广西东厂几千名武士,大部分都是他负责练起来的。所以打战的时候,这些东厂武士全部愿意为之效死。

    而杜变是没有这个时间了,选择直接接受了季青主的一千多名武士馈赠。对于他来说,时间太紧迫了。

    他知道季青主为什么这样做,一来大家已经是一家人,更加希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还有就是报答杜变的那五万两黄金。

    所以,杜变一下子变得兵强马壮起来,百色东厂千户所一下子变得满编了。

    不仅如此,杜变还下令重新扩建东厂千户所。

    在原有千户所的基础上扩建两倍,而且进行不断地加固,尤其对围墙的加高和加固,使得东厂千户所更加像是一个军事堡垒,和青龙会成为犄角之势。

    而杜变从广西带来的林启年,陈平,张玉伦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何止是有用武之地,简直是忙碌到了极点,忙碌到吃饭喝水的时间都没有,却也是他们最最幸福的时刻,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

    自从杜变接连击败了东厂叛变千户张逍,百色参将阎枭之后,局面可谓是一片大好,而且正在一天一天变好。

    大宁帝国的力量一天一天都在增强。

    而且之前在东厂千户所门口讨饭的屠百户等人终于再一次出现了,这次没有再穿着乞丐的衣衫,而是换上了东厂的官服。

    屠百色面色复杂,恭敬又羞愧地望着杜变,躬身道:“杜百户,在下……申请归队!”

    杜变望着屠百户,这是一个忠诚的人,因为哪怕到了绝路,哪怕讨饭,他也没有背叛大宁帝国。

    但他又不是一个勇敢的人。

    杜变深深吸一口气道:“欢迎归队!”

    这一日,百色府东厂千户所迎来了一个大人物,广西东厂镇抚使李玉堂。

    “封杜变为东厂百色府代理千户!”

    杜变,又一次升官了!

    仅仅几个月,他几乎连升三级。

    李玉堂双眼紧紧盯着杜变,充满了惊艳道:“你怎么不是我儿子啊?怎么可以出色到这个地步啊?这是百色府啊,之前三任千户都带着几百名武士来的,两个千户死了,一个千户叛变了。这里完全是龙潭虎穴啊。”

    “你几乎是只身一人啊,仅仅不到两个月时间啊,就开创了如此局面。“

    “不但消灭了东厂叛徒张逍,还彻底诛灭了大叛徒阎枭。不但代表着东厂在百色府彻底立足,甚至还征服了季青主大宗师,让他效忠朝廷,成为帝国在百色府的一根柱石。“

    “这是大宁在帝国在百色府最好的局面,而一切功劳都是你的!义父李连亭仅仅只是让你在百色府立足而已,然而你却开创如此大好的局面,真是让我叹为观止!”

    “放心,你这个代理千户最多两个月,就会取掉代理二字,到那个时候,你就成为正式东厂千户了,乖乖……十九岁的东厂千户官!”

    杜变动身拜下道:“多谢李玉堂伯父。”

    镇抚使李玉堂用力拍打杜变的肩膀道:“你父亲不在广西,我一定会如同你父亲一样支持你的,你尽管往前冲就是!”

    ……

    京城!

    明明是晴空万里,但是却给人乌云压顶的可怕感觉。

    那种可怕的窒息,可怕的寂静。

    尤其是皇宫之内,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会引起心惊肉跳。

    几个地位最高的官员,心弦都紧紧绷着。

    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几天之前皇帝忽然禀报,几日下来已经滴水未进,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

    李连亭看过了,断定不是中毒,就是一种病症。

    但是所有的太医,所有的炼丹大师都看过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病症。

    如今天下局势,危如累卵。

    西南厉氏谋反在即,东北建鞑已经开始厉兵秣马,大战在即。

    镇南公公爵的十万大军在安南王国的决战,已经正式开始打了。

    大宁帝国皇帝虽然大权旁落,但他却是支撑整个帝国的通天之柱。

    一旦他倒下了,那后果完全不堪设想,完全就是天崩地裂。

    所以,皇宫死死封锁消息,拼命想尽一切办法救治皇帝,然而依旧毫无所获。

    许多人甚至绝望了,就等待着拿天塌消息的传来。

    ……

    又是无比忙碌的一天。

    季飘飘比他更加忙碌,她和李威每天都在疯狂练兵。

    粮食,铁器源源不断地从广西行省运来。

    季青主的一万大军,每天都在渐渐成型。

    而杜变的两千名东厂武士,虽然无法都像天魔血军那么精锐,但是却也被纪大,纪二操练得欲生欲死。

    不过也正式如此,杜变的这一千多名新增东厂武士,也日复一日变得精锐彪悍。

    杜变几乎成为最闲的那个人了。

    厉氏就仿佛忘记他了一样,天道会,红河会和他也仿佛井水不犯河水。

    他每天都在练武,修炼《九阳真经》。

    但是非常可惜,他只有四十体质,六品下等武士修为已经是他的极限,想要继续提高修为,必须先提升体质属性。

    于是剩下的时间,他又陪伴纪阴阴玩耍。

    因为这几乎是她……最后一年的时光了。

    有一天晚上,纪阴阴起床之后,又小了一岁。当天她出现在杜变面前笑的时候,杜变几乎要落泪了。

    晚上,她硬要跟杜变一起睡,还好杜变心中记住她是返老还童,不是真正的小女孩。千万般哄走了。

    孤零零睡在床上,杜变很思念血观音姐姐,她之前说最多半个月会回来,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可见那边的战况非常激烈,她始终无法脱身。

    “愿观音姐姐平安快乐。”杜变心中道,然后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

    然而,不知道过了过久!

    忽然,一具滑腻腻的躯体,无比曼妙,无比迷人,充满了魔一般魅惑的身体钻入了他的被窝,钻入了他的怀中。

    她厉婠婠,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最迷人的女人,最有权力的女人。

    “杜变,你果然比人家想象中的还要出色呢。”

    “我嫁给你做妻子?好吗?”

    女人翻身趴在杜变的胸口,吻上杜变的嘴唇,眼眸如同宝石道:“我是认真的。我知道你在这个世界有什么使命。我嫁给你,嫁妆就是十万大军!”

    “我知道你是太监,我有一种办法,让你一夜之间就恢复男人雄风!”

    “娶我吧!”厉婠婠吻上杜变,剥去了他的衣衫。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今天依旧两更一万字。

    谢谢追寻天下01,naraa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