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24章:杜变之六脉神剑!逆天
    “你跟我来。”季青主道。

    然后,杜变跟着季青主下去,走出了高塔。

    外面,季飘飘等人面面相窥,不知道杜变和季青主究竟谈得怎么样?现在大宗师又究竟要带他去哪里。

    来到青龙会中央的水潭之中。

    这次,季青主没有直接投入水中,而是将水放干,然后露出里面的入口。

    杜变跟着季青主走了下去,一直往下走往下走往下走。

    足足走了几十米的台阶,终于来到了地下的米一个密室内,一个很小的密室,里面黑洞洞得没有一丝光线。

    季青主点燃了烛火。

    稍稍由于后又吹灭,因为这些烛火都有魔涎香,他当时就闻出来了,只不过觉得这是好东西,大概是印小堂孝心,知道他最近劳心费力,所以想方设法去弄来了昂贵魔涎香为他安神,谁又想到这是此贼不安好心。

    点燃了自己带下来的烛火。

    杜变这才看清楚了这间小小的密室,里面只有一张小小的桌子,旁边堆满了灰烬,很多很多的灰烬,杜变实在无法想象季青主在这里面烧掉了多少东西啊。

    季青主道:“其实这套剑谱一直都在我的脑子里面,所以无人可以盗走。每次我花个几天功夫,把这套剑谱的秘籍完全默写下来。默写完毕后后只看一眼,又直接烧掉。这样长此以往,所以这里留下了这么多灰烬。”

    “前天夜里我又默写了一遍《六脉神剑》剑谱秘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默写完毕后我竟然不舍得烧掉了,那个时候我好像自己身上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觉得万一将它烧掉了,那么这套剑法就彻底彻底失传了,所以就放在了这里。”

    季青主拿起桌面上的这卷新默写的《六脉神剑》递给杜变道:“那去看吧,只有两个时辰,能够看懂多少看多少,就是一个无上的机缘而已,千万不要妄想着学会。”

    杜变先躬身拜下,然后接过了《六脉神剑》剑谱秘籍。

    这可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秘籍,这可是这个世界几乎唯一远距离能量攻击的功法。这几乎是为杜变一人量身打造的秘籍。

    上一任宿主,争夺《六脉神剑》就失败了。

    一旦学会了六卷六脉神剑,杜变几乎就可以横行天下了,所以让他如何能够不激动呢?

    然而,当杜变接过来一看。

    发现,里面空空如也,打开一页又一页,里面的内容依旧空空如也。

    杜变不由得一愕。

    季青主在边上笑道:“惊呆了把,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高深莫测的武功吧。”

    杜变道:“大宗师,这里面的内容是空的。”

    这话一出,季青主面色猛地一变,飞快接过了杜变手中的《六脉神剑》剑谱,发现果然是空的。

    可是两天前他明明默写好了一本,好端端地放在那里的啊,打算两天之后再烧掉的。

    而现在,竟然就变成了无字天书了。

    这证明了什么?

    证明了有人偷走了《六脉神剑》剑谱。

    顿时间,季青主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面孔猛烈地抽搐。

    他直接走了出去,朝着二弟子谢无刀道:“萧牧之呢?”

    二弟子谢无刀道:“杜变大人出去为您找救治之法,久久未归,所以萧牧之公子不放心,就出去查看,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季青主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他不会回来了。”季青主声音顿时变得无比痛苦嘶吼道:“他想要回》六脉神剑》剑谱为什么不向我说呢?这本就是师尊给我,而他是师尊的嫡孙,我还给他是天经地义。他为什么不向我要,为何要偷偷摸摸地盗取?”

    这话一出,所有人大惊。

    萧牧之盗走了《六脉神剑》?

    杜变在边上寒声道:“只怕他还不止盗走了《六脉神剑》,还参与谋杀季青主大宗师。印小堂临死的时候还取笑我们,你们以为杀掉一个我青龙会就高枕无忧了?而且我觉得印小堂很难构思出用魔涎香和参龙汤一起杀人的法子,而萧牧之的老师可是被誉为第一医仙的。”‘

    这话一出,萧牧之在众人的心目中变得如同毒蛇一般狠毒,神秘。

    “凭什么啊?为什么啊?”季青主颤抖道:“这段日子我对不起飘飘,也对不起杜变,但是对他萧牧之没有半点对不起啊。我完全尽心竭力地扶持他,甚至真的立他为青龙会少主,他究竟想要为什?为何要偷取我的秘籍?为何还要谋杀我?”

    季青主真的被伤透了心了。

    杜变道:“其实他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季青主大宗师死了之后,季飘飘就算没有处死,但背着杀父之名也不可能继承青龙会主之位。所以他执掌青龙会就成为定局。他之所以提前逃走,是因为他判断出我救活季青主大宗师是属于大概率事件,到时候他的阴谋可能会败露,所以提前逃之夭夭了。“

    季青主咬牙切齿道:“命令下去,以后再见到萧牧之,格杀勿论……“

    话没有说话,季青主改口道:“以后见到萧牧之,立刻前来禀报。“

    不是他不忍心,而是萧牧之太狡诈了,武功也太高了,除了季飘飘之外,其他人见到萧牧之只怕都要吃亏,吃大亏。

    长长呼一口气,季青主道:“杜变你等着,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吗,我现在就给你默写一本,你跟我来。”

    然后,杜变进入了楼阁之内。

    季青主开始研墨,仅仅酝酿片刻后,便下笔如抄写。

    这套秘籍他抄写了何止百遍,速度非常非常快,真正的运笔如飞,几乎五分钟一页。

    不管是文字也好,还是图案也好,都是五分钟一幅。

    这个速度让杜变都叹为观止啊,简直是牛叉冲天了。让杜变来默写,起码十几分钟才能完成一页啊。

    然而……

    在最后十几页的时候,季青主忽然停了下来,然后拼命想,甚至拍打自己的脑袋,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不可能,不可能……”季青主道:“我明明倒背如流,滚瓜烂熟的,怎么可能会记不住?怎么可能会?“

    杜变道:“大宗师稍安勿躁,我来给您看一看。”

    然后,杜变再一次凝聚精神力于松果体,开启系统之眼。

    果然见到季青主的大脑深处,又一团灰暗的能量堵塞在那里。这就是上一次中毒的残留,堵住了那片脑域的所有记忆,而且《六脉神剑》剑谱的最后记忆都在那里,所以完全无法回忆起来。

    杜变将这事情告知了季青主。、

    季青主顿时大怒道:“贼子萧牧之,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你不但偷走我的《六脉神剑》,还试图毁掉我脑子里面的这一份。”

    这该如何是好?

    季青主大宗师虽然武功绝顶,但是对自己的脑子里面的东西完全无能为力啊。

    杜变道:“大宗师您相信我吗?”

    季青主一愕道:“当然相信。”

    杜变道:“接下来,我需要用无比精确的精神攻击术,摧毁您脑子里那团拥堵的灰暗能量,却又不伤害您脑域其他分毫。这个难度非常非常难以把握,但我会尽量做到万无一失。而您要做的就是绝对相信我,放下所有所有的精神力防御,也就是说完全将性命放在我的手中。”

    “你确定可以?”季青主问道。

    “我确定。”杜变道。

    “那你来吧。”季青主大笑道:“说起我的性命,你大概比我还要重视吧!”

    杜变不好意思笑笑,事实还真是这样,现在最最关心季青主性命的,就是他杜变和季飘飘了。

    季青主闭上眼睛,卸下了所有的精神防御。

    在系统帮助下,杜变计算了一遍又一遍,确定自己的断魂影能量没有多一点点,也没有少一点点,确定可以击毁季青主大脑内的那一片阴影,却又不会伤害道季青主大脑。

    深深吸口气。

    杜变手指在季青主额头猛地一点,一丝断魂影能量激射而出,直接瞄准季青主大脑之内的那一团能量灰影。

    “呼……”

    真的如同激光制导一般百分之百准确,直接轻而易举将季青主大脑的闹团灰暗能量彻底击毁,而断魂影能量也跟着同归于尽。

    没有对季青主大脑造成任何伤害,简直神乎其技。

    “好了。”杜变。

    季青主睁开眼睛,完全不敢置信地望着杜变道:“神技,神乎奇技啊!”

    接下来他再回忆,六脉神剑最后的那十几页内容已经全部清清楚楚了,他赶紧接着这股势赶紧默写下来。

    花了整整一天一夜时间,季青主终于将这本几百页的《六脉神剑》剑谱全部抄写下来了。

    然后,他双手奉送给杜变道:“拿去看把,记住只有两个时辰。”

    其实,刚才抄写的时候他一直都让杜变在边上上,足足又十几个时辰了。

    而且,杜变刚才就已经全部看完,而且已经全部留在脑子里面了,只要进入冥想状态,就可以轻而易举将整套《六脉神剑》背记下来。

    季青主就这样出去了,留杜变一个人在里面,给他两个时辰。

    ……

    杜变立刻闭目进入冥想状态。

    因为他的精神力达到了55,所以时间减慢了三十倍左右,两个时辰变成了六十个时辰。

    脑域开发已经从之前的十倍,变成了十三倍。

    在这种脑域力下,快速地记忆,记忆,记忆……

    短短几个时辰后整本《六脉神剑》剑谱已经全部被记住在脑海之内。

    然后开始领悟,整整十个时辰的领悟。

    最后,进入了虚幻的内提内部世界。展示《六脉神剑》在丹田之内是如何运作的,在筋脉之内是如何运作的,在穴位之中又是如何运作的。

    此时杜变无比惊喜地发现了《六脉神剑》的攻击原理。

    我们普通人的剑气攻击,在丹田之内玄气气压最大,攻击力最强。从丹田出来之后,就一直在减弱减弱,透过兵器射出之后,就更加急剧三分,急剧减弱。

    所以,哪怕高手的剑气,射出去四五米之后也没有什么杀伤力了。

    然而六脉神剑的剑气,除了丹田之后凝聚在膻中穴开始新一轮的凝聚加压,然后继续到下一个穴位继续凝聚加压,一直到了手心的时候,玄气还在凝聚加压。

    这就如同电路输送,距离太远的话损耗太大了,根本就剩下不了多少电力了。所以中途要建立许多变压站。

    而六脉神剑剑气出了丹田之后,并不是直接激射而出的,经过每一次穴道都要重新凝聚加压,最后猛地激射而出。

    难怪威力如此惊人,难怪会成为这个世界唯一的远程能量攻击。

    而且目前看来,只有学习《九阳真经》的人,筋脉的穴位才可以进行凝聚加压。

    所以,只有学习《九阳真经》的人,才能够学会《六脉神剑》。

    领悟到这个原理之后,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了。

    接下来,杜变的精神化作一道光影,在人体筋脉内部飞行,仔细观摩《六脉神剑》运行的每一个瞬间。

    等到彻底从里到外,都完全掌握了《六脉神剑》之后,杜变开始在梦境中尝试掌握。

    《六脉神剑》真不愧是最最无上神秘的剑谱。

    真是极度之复杂,哪怕里里外外都已经全部掌握了,但只要错了一点点,都是前功尽弃。

    尝试了一遍,又一遍!

    几十遍,几百遍,几千遍……

    忽然……

    仿佛是来自九天云外的一个灵感,串通了杜变的脑子和丹田。

    “嗖……”

    在梦境中,杜变成功射出了六脉神剑第一剑。

    “少阳剑!”

    “嗖!”

    紧接着,又射出了第二剑《中阳剑》。

    ……

    而就在此时。

    两个时辰结束了,杜变必须醒来了。

    季青主走了进来道:“如何?”

    杜变道:“无上之功法,高深莫测,举世仅有。”

    季青主道:“这样的功法能够看到就是机缘,日后再看到其他功法的时候,可以融会贯通,触类旁通,事半功倍。至于这套《六脉神剑》就不要抱有期望学会了,因为这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剑法,这个世界的凡人是不可能学会的。”

    杜变不好意思道:“我,我已经学会了。”

    “不,不可能!”季青主斩钉截铁道。

    就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也不可能,就算海水倒流也不可能,就算山河倾覆也不可能。

    这点,季青主有绝对的把握。

    他虽然性格有缺陷,但是在武道天赋上绝对是聪明绝顶的,连他努力了几十年都毫无所获。包括他的老师,辛辛苦苦领悟了好几年也同样毫无所获。

    杜变才学习了多久,两个时辰而已,可以说连几页都背不完,现在他说他已经学会了?这怎么可能,说破天了都不可能!

    一时间,季青主甚至很不高兴,寒声道:“杜变,我器重你,给你看这套无上的秘籍,这套功法我研究了几十年,都毫无所获。你才连个时辰而已,但我不希望你是轻浮之人,说出这样的轻浮之话。你这样是亵渎了《六脉神剑》这无上的功法,我会很不高兴。”

    杜变道:“大宗师,我真的学会了。”

    “还要说?”你季青主寒声道:“好了,你回去吧,好好反省一下。”

    杜变二话不说,竖起手指直接激射而出。

    “六脉神剑,少阳剑!”

    “嗖……”

    一股无比强大的气剑猛地激射而出,真的如同有形的利剑一般。

    飞出十几米外仍旧不散。

    ”啪……“

    一根细臂粗的树枝挡在前面,直接被猛地斩断。

    这么远,这威力,简直逆天了!

    ……

    注:第一更四千五百字送上,最近每天晚上和失眠抗争,昨天凌晨三四点还是被迫吃药了,今天早上起来晚了,这章更新有些晚,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