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23章:季青主效忠!赐《六脉神剑》
    “季大宗师,晚辈告辞了,这段时间飘飘姐姐就在您身边照顾。”杜变躬身道,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父亲……”季飘飘焦急喊道。

    “留步!”季青主终于喊出了口。

    这两个字,他真的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杜变停下了脚步,朝着季青主躬身拜下,然后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季青主道:“你们都出去,飘飘也出去……”

    季飘飘神情顿时焦急起来。

    “出去!”季青主严厉道,但紧接着又用温和的口气道:“你们都出去吧。”

    “是!”几人躬身道。

    房内就只剩下杜变和季青主大宗师二人。

    季青主本能地要起身站起来,因为他时时刻刻都想要维持比别人更高的姿态,而躺着说话就代表着一种虚弱。

    但是刚起身一半,他又躺了回去。

    他已经好强了大半辈子了,这次丢了那么大的人,也刚好把他这辈子苦苦支撑的架子放下。

    “飘飘那天离开家说的话,我心中其实知道是对的,但我就是不愿意承认。”季青主用前所未有的口气道:“其实我根本没有中立的空间,厉氏一旦起兵后,一定不允许一股不受控制的力量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到那个时候我要么效忠他,要么他倾尽全力来灭我。”

    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季青主继续道:“而到那个时候,想要凭借我青龙会的几千人抵挡厉如海的几万人?完全是痴人说梦。只不过我这个人有得过且过的心理,还梦想着这种超然中立的地位能够一直维持下去,真是自欺欺人。我武功虽然高,但远远没有你和飘飘那么勇敢,我是有性格缺陷的。”

    杜变一句话都不接。

    季青主又道:“厉氏容不下我,但大宁帝国容得下我,这点我心中也清楚。但一想到要和大宁帝国结盟就等于立刻和厉氏为敌,我心中就害怕。你没有听错,我就害怕……我害怕我的几十年基业立刻就会毁掉,心中是充满畏难情绪的。而且心中深处本能地觉得厉氏就算要吞并我,要灭我那也是好几年之后的事情。而和大宁帝国结盟,或许立刻就要和厉氏为敌开战了。我就像是温水里面的青蛙,非要等到被煮熟了才做出改变。”

    季青主大宗师这一场自我剖析真是深刻入骨啊。

    “然而,厉氏根本已经不打算给我时间了,按照厉如海对桂王的态度,按照他对西南土司联盟的统一速度,明年、后年他大概就要起兵了。”季青主道:“他是绝对不会等到镇南公公爵在安南王国得胜归来后再造反的,一旦宋缺那边战局占据上风,厉如海会加速起兵,用最快速度攻占整个广西,然后和安南叛王阮氏南北夹击镇南公宋缺,把帝国南部最后一支,也是唯一精锐部队葬送,到时候整个南部再无一支可以抵挡他的力量。”

    “其实,我已经无路可走了。”季青主叹息道:“除了给厉如海下跪投降之外,我唯一的路就是和大宁帝国结盟。当然这条路也是九死一生,但是……身处炼狱乱世本就是九死一生。”

    说罢,季青主从床上起来,朝着杜变道:“杜变,我知道你官职虽然低,但却是大宁帝国皇帝最嫡系的力量之一。我也知道大宁帝国的文官武将,甚至包括阉党大多混蛋,但天允帝却是一个难得的好皇帝。事实上三十几年前的那一场科举舞弊案,天允帝登基后不久就已经彻底翻案,所有人都还了清白了。”

    忽然,季青主朝着杜变躬身行礼道:“皇帝毕竟是皇帝,我只是一介武夫,不敢大言不谗和皇帝陛下结盟,请你上奏陛下,草民季青主哪怕是为了自保,也愿意效忠陛下!”

    成了!

    杜变顿时无比激动。

    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份圣旨,一份早已经准备好的圣旨,由皇帝亲自交给李连亭,然后李连亭交给杜变的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恢复季青主解元功名,赐二甲进士出身。”

    季青主一愕,然后跪下叩首道:“臣……遵旨!”

    他接过了圣旨,然后便要起来。

    杜变又拿出了一份圣旨,同样是早就准备好的。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册封季青主帝国名誉总兵官,授实权副将,开衙建府,有自主募兵之权,钦此!”

    这道旨意一出,季青主完全惊呆了。

    虽然之前皇帝也曾经册封过季青主为名誉总兵官,但毕竟是名誉的,没有半分权力,而现在竟然直接册封为实权副将,这可是从二品的官职,比起百色参将阎枭位置还要高一些。

    季青主虽然是西南武道领袖,但毕竟是一介武夫,没有当过一天官,皇帝一下子册封他为二品武将,这已经不能用知遇之恩来形容了。

    皇帝完全是拿自己的名誉来赌博,上一次他如此厚赐阎枭,结果制造出了一个巨大的叛徒,使得帝国在百色府的经营付之流水。

    而这一次,皇帝同样是付出如此巨大之信任,如果再一次遭到背叛的话,那他真的要遭人耻笑了。

    稍稍恍惚过来之后的季青主,感觉到浑身一阵阵发热。

    早年间他为什么要拼命读书考取功名,还不是学得文武艺,货卖帝王家?

    只是因为在一场科举舞弊案中被无辜牵连进去,所以断绝了功名仕途之路,弃文习武。

    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但是在内心深处还是渴望官场,渴望权力的。只不过这条路断绝了,所以才摆出一幅蔑视权贵的样子。

    中国毕竟一直以来都是官本位的。

    就如同现代地球,一个资产过亿的富豪地位很可能远远比不过一个实权处级官员。

    之前皇帝也曾经册封过季青主名誉总兵官,但那是虚名而已,没有半点权力的。在上一任皇帝的时候,这些名誉官职甚至可以花钱捐到。所以季青主把圣旨扔了出去。

    而现在,皇帝直接册封他实权副将,从二品大员,等于将他过去几十年的官场损失全部补回来了。

    所以瞬间,季青主内心的功名之心瞬间被点燃了,甚至有些热血沸腾。

    足足好一会儿,季青主一头扣了下去,颤抖道:“臣季青主谢主隆恩,当为陛下,为帝国赴汤蹈火,鞠躬尽瘁!”

    接过圣旨之后,季青主依旧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杜变赶紧上去将他搀扶起来,却发现季青主泪流满面,扶住他臂膀的时候可以清晰感觉到他全身都在微微发抖,完全激动得难以自抑。

    “让贤侄见笑了,早年间我苦读诗书兵法,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为国效命。当时我心中就有一个远大的目标,那就是在四十岁就成为帝国的一品大员。”季青主道:“后来被牵连进了科举舞弊案,所以本以为这辈子都无法实现理想了。没有想到晚年竟然壮志得酬,这个世界还真是造化弄人。”

    当官本一直就是季青主的第一理想。

    接着,季青主道:“这圣旨上说我有募兵之权,有多少定额?派不派监军?”

    杜变道:“一万大军,朝廷不派监军,要说又一个监军的话,那大概我勉强算是一个。只不过我官职太低,只怕还没有资格做您的监军。”

    季青主道:“有我这杠旗帜,募兵一万不难。整个百色府几十万人口,有许多人内心怨恨厉氏。“

    杜变道:“募兵军费,我将一次性拨给您五万两黄金,应该足够募兵一万了!”

    这五万两黄金当然来自莫氏王族宝藏。

    季青主一愕道:“募兵一万的军费,我青龙会还是有的。”

    杜变道:“哪里有让您自己掏钱练兵的道理!”

    季青主道:“那愧受了!”

    杜变道:“至于军粮和铠甲,原本整个广西的粮站,铁器等等都被厉氏和贪腐文官所掌握。几个月前我义父李文虺感觉到局势危急,于是不破不立,大开杀戒,把厉氏在广西的所有据点连根拔起,把所有和厉氏勾结的官员杀得干干净净,缴获了天文数字的粮食和铁器。如今桂王和张阳明大人已经请旨,在广西直接十几家兵器作坊,其中会有一部分铠甲武器供应您的军队。”

    季青主道:“令尊李文虺大人很了不起,他等于为帝国挽回了近一年的时间。”

    杜变道:“是的,为此他几乎付出了生命。”

    季青主道:“接下来就等于是我们和厉氏赛跑,和时间赛跑了。“

    是的,是在疯狂的赛跑。

    厉氏那边正在疯狂地整合,疯狂地统一整个西南土司联盟。

    大宁帝国这边,桂王正在请旨练兵,季青主这边也开始招兵买马。

    看哪一方的动作更快!

    如果大宁帝国这边的动作更快,杜变不但能够封住百色府这个气眼,广西行省也有一支可用的军队,能够抵御厉氏的几十万大军,大宁帝国就能获得一定的主动权。

    如果厉氏的动作更快,那后果不堪设想!

    宁宗吾大宗师此时正在厉氏领地的腹心,伺机谋杀西南土司雷鸣制造混乱,给厉氏整个西南土司联盟制造障碍。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能够一定程度上减缓厉氏的步骤。

    ……

    政务谈完了,杜变终于开口道:“下毒害您的是大弟子印小堂,不过您也不用太过于伤心。因为他不是为了荣华富贵而出卖您,他一直以来都是北冥剑派的卧底。”

    季青主大宗师面孔一阵抽搐,足足好一会儿道:“印小堂跟我最久,天赋最一般,但最是忠诚。虽然他是我的徒弟,但我和他年纪相差得不是很远,我视他为心腹手足,完全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北冥剑派的卧底。”..

    接着,季青主道:“贤侄,日后对上北冥剑派的时候,一定要万万小心。这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最强大的力量。如同一条真龙,隐藏于云雾之中,见首不见尾。”

    杜变道:“季大宗师,您也算是北冥剑派的弟子,您也不了解它吗?“

    季青主道:“这个世界上最不了解北冥剑派的,或许就是北冥剑派的弟子了。北冥剑派辖下十三岛,我和师尊就在其中一个岛屿上学习。从来没有去过其他岛屿,更没有去过剑派总部。”

    杜变道:“有人说,北冥剑派是整个大宁帝国,乃至半个世界的黑洞。”

    季青主道:“这句话非常形象。我之所以下定决心效忠陛下,也是因为印小堂下毒试图杀我,我再不选择,只怕对方连一点时间都不会给我了。”

    然后,季青主一声叹息道:“一直以来,我都梦想着武功再进一步,比大宗师还要高上一级。然后我能杀上北冥剑派,为师傅报仇!而现在我终于清楚地知道,这完全是不可能的,至少靠我是不可能的了。”

    接下来,季青主猛地一咬牙,仿佛正在做某种非常艰难的抉择。

    他甚至先走到窗口,往外眺望。

    杜变隐隐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但是他没有开口,而是让他自己做选择。

    季青主确实陷入了生死抉择。

    他之前唯一的使命,就是想要武功再进一步,他日杀上北冥剑派为师尊报仇,长久一来他几乎把唯一的希望放在《六脉神剑》剑谱上。

    然而几十年过去了,他发现根本掌握不了《六脉神剑》,哪怕他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哪怕他对里面的功法了如指掌了,然而依旧完全无法施展。

    之前他还抱有一丝丝希望,而昨日当他濒临死亡状态的时候,忽然心中知道得清清楚楚。

    他这一生都不可能学会《六脉神剑》了。

    他季青主没有这个命了!

    他的几个弟子也不可能学会的,因为他尝试着把《六脉神剑》的一个片段教给几个弟子,包括女儿季飘飘。

    然而,一点点用处都没有。

    不管是几个弟子,还是季飘飘,对《六脉神剑》的功法没有一点点反应。

    季青主忽然领悟到,他根本就不是这《六脉神剑》的拥有者,仅仅只是一个保管者而已。他的使命就是保护剑谱,等待着它真正主人的到来。

    当然,对于这一点他是非常不甘心的。这样无上的功法他拥有了,却不能学习,不能掌握。

    放在之前,他是万万不甘心如此的。

    但是经历过一次生死后,仿佛看淡了许多。

    最关键是,他现在有了新的使命了。延续少年的梦想成为帝国高官,要去追逐新的目标了。

    而且他心中清楚地知道,他的武道绝对不可能再寸进半步了。所以关于武道,关于《六脉神剑》或许应该暂时放下了。

    最终,季青主还是下定了决心。

    “贤侄,你救了飘飘的筋脉又救了我的性命,我季青主如果不回报的话,就不配为人。”季青主道。

    杜变道:“您效忠帝国,效忠陛下,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

    季青主道:“那是公事,而且我效忠陛下,那也是为我自己,为青龙会寻找一条活路。况且陛下如此厚待我,我得到得更多。而你的救命之恩是私事,我一定要报答。”

    接着,季青主盯着杜变道:“我有一卷上古无上功法秘籍《六脉神剑》剑谱,我就给你两个时辰,你能看懂多少就看多少,绝对不要抱有一两年内学会的想法。我足足用了几十年,都毫无所获。我给你看也只是给你一个机缘而已。”

    “请跟我来!”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