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22章:羞耻莫寒!救活季青主
    杜变可不是装模作样地打,而是真打,恨不得将她打得半死的那种。

    短短接触这几日,杜变真心被这个脑残女气得要吐血了。这次好不容易抓到机会,肯定往死里打。

    所以整个过程,真的是没有任何旖旎的。

    就是活生生地揍!

    系统是让他他不听话孩子那种,而杜变是在打别人家不听话孩子的那种。

    莫寒这个脑残女的精神力果然牛逼,短短十几秒后,她的神识就渐渐复苏了,就恢复了知觉,恢复了动弹。杜变可是足足有了六成的断魂影能量之毒,这可是一整只断魂兽。

    醒来之后,莫寒觉道背后一阵阵剧烈疼痛。

    还有一阵阵扇打的声音。

    而且耳朵里面还听到一段声音:“小妖仙,你还看不敢了?你还敢不敢了?”

    她的脑域被攻击,虽然神识复苏了些许,但整个大脑依旧不大清醒,处于比较朦胧的状态。

    而且不知道为何,杜变嘴里骂的这段声音,在系统的控制下竟然渐渐变了声线,变成杜变完全陌生的声线,而且充满了特殊的情感,严厉中又带着疼爱。

    他可以猜得到,这应该是属于甘陀的声线。

    “小妖仙,你还敢不敢了?你还敢不敢了?”

    莫寒听了几遍后,哭泣道:“不敢了,不敢了,爹爹!”

    杜变明白了,小时候莫寒不听话,她父亲冈陀就是这样打她的,一边打一边说这句话。

    而且小妖仙是父亲甘陀给她取的外号,他觉得自己的女儿又是妖精,又是仙女。

    这对于莫寒来说,是最最记忆犹新的事情,或许也是她记忆中最幸福温馨的画面。

    确实有很多人,最温馨的记忆之一,就是小时候被爸爸妈妈打,那种又生气又心疼地打。

    此时,他对莫寒的感观稍稍有了改变,之前她听到莫影土司的死讯之后,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知道了。杜变觉得这是一个毫无心肝之人,现在看来并非完全如此,这莫寒爱的是父亲,对于母亲莫影因为某种原因,并没有什么感情,反而充满了恨意,所以听到了她的死讯之后,毫无情绪波动。

    “爸爸,爸爸,你在哪里?寒寒好想你,寒寒好害怕……呜呜呜……”神识模糊的莫寒竟然直接哭了出来。

    这个脑残女竟然也会害怕?平常可是完全装出一幅牛叉轰轰的样子。

    杜变真心有些害怕了,下一秒钟莫寒要是发现打她的杜变,而不是父亲甘陀。恼羞成怒,而且自己内心的秘密被杜变窥知了之后,大概会直接选择杀人灭口吧。

    顿时,杜变心中不由暗道:“要不然趁着她神识糊涂的时候,直接问她关于香血魔蛭的下落?”

    此时,杜变脑子里面的诡异光影道:“不,千万不要,千万不要!”

    虽然杜变这个时候有主导权了,但他不是神经病,非要什么时候都彰显个性和系统对着干。

    “好的。”杜变心中暗道。

    诡异光影道:“她已经渐渐恢复大半清醒了,马上就要彻底清醒了,一旦彻底清醒,她就会第一时间杀你。”

    就在此时,莫寒耳朵忽然微微一竖,这代表着她已经感觉不到不对了。

    然后下一秒钟她猛地从杜变腿上弹跳下来,闪电拔剑横在杜变的脖子上,她真的是羞愧欲死。

    她,她竟然被杜变按在腿上打,而且是打那里?

    她顿时又惊又怒寒声道:“杜变小阉狗,你找死……”

    然后猛地一剑,就要斩断杜变的脑袋。

    杜变快速道:“莫寒,你想要知道你父亲甘陀的骸骨在哪里吗?你想把他带回家掩埋,供奉吗?你难道忍心他的尸骸就这么暴露在地面上,任由风吹日晒,野兽噬咬吗?”

    这当然是系统提前教杜变的。

    这话一出,莫寒顿时呆了,立刻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望着杜变好一会儿道:“你知道我父亲的骸骨在哪里?这些年我找遍了整个百色府都找不到,你怎么会知道在哪里?”

    当时莫氏造反兵败,甘陀被杀,脑袋和尸体被固定在一个木架上,在整个西南土司联盟巡展,想让所有土司看到造反的下场。之后,挂在百色城头曝一百多天,直接成为了骸骨,然后随意丢弃在一个无人知道的角落,就是不让莫氏后人去祭奠他。

    当时为了偷抢甘陀的尸体,莫氏残余势力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因为没有任何成功的指望只得放弃。

    所以,甘陀的骸骨暴于荒郊野外,是莫寒心中永远的痛。

    杜变道:“我当然知道在哪里,否则怎么会来找你?”

    莫寒冷道:“我又怎么知道,你不是随便找一具骸骨来糊弄我?”

    杜变讽刺道:“你自己父亲的骸骨,你难道不知吗?”

    莫寒想了一会儿,道:“这样,你如果带着我找到父亲的骸骨,我就把香血魔蛭给你。”

    杜变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莫寒:“现在就去。”

    然后,他迫不及待往外走去,走路的速度非常快,但是姿势有点怪,杜变刚才打得确实比较狠,真的是恨不得往死里打。

    ……

    两个人离开了所谓的莫王府,飞快钻入密道中,离开了百色城,朝着西边的山脉走去。

    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莫寒可谓是艺高人胆大,根本就不担心杜变把她带到某个陷阱去。

    而且,他可是刚刚受过杜变的精神力攻击,看她的样子虽然皱着眉头,表情显得有些难受,但其他并无大碍,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的精神力高到何等地步啊。

    “究竟在哪里?”足足走了一百多里后,莫寒终于不耐烦了道:“如果你敢骗我的话,我保证将你碎尸万段的。”

    杜变没有理会,跟着系统的指示一直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五十几里路,这里有几间彻底荒废的房子,还有一口彻底干枯的废井。

    杜变道:“你父亲的骸骨,就在这口井里面。”

    话还没有说完,莫寒直接就跳了下去。

    天,这个脑残女果然是没脑子的,万一这里面是陷阱,她也一声不吭地往下面跳的。

    片刻后,从枯井里面传来了一阵压抑的啼哭声。

    “爹爹,爹爹……”

    她就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

    整整哭了一个多时辰,哭得伤心欲绝,肝肠寸断。

    杜变不由得想起了那句话,秦桧也有三个好朋友。

    这个世界上,很多大奸大恶之人,也都有自己的感情。比如甘陀,毫无疑问是一个奸恶之人,但是他对女儿莫寒肯定是疼爱到极点,否则莫寒也不会如此思念他。

    “差不多可以了。”杜变在上面喊道。

    片刻后,莫寒停止了哭泣,猛地跃出了枯井。

    手中抱着一具骸骨,伤痕累累的骸骨。杜变不知道莫寒是凭什么一眼认定这就是她父亲甘陀的骸骨,但总之这具骸骨确实具有很大的特殊性,比如尤其的高大,比如面骨具有异域人特征,又比如身上特殊的伤痕。

    “你帮我看一会儿,我去劈一具棺材。”莫寒道,然后小心翼翼放下了甘陀的骸骨,飞快消失在树林内。

    杜变以为要等很久,没有想到仅仅半个多小时她就回来了,手中提着一具全新的棺材,这是她用宝剑活生生从树上劈砍出来的一具棺材。

    然后肃穆地将甘陀的骸骨装入棺材之内,莫寒低声道:“父亲,我带您回家,以后和女儿再也不分开了。”

    然后,她扛着棺材往回走,杜变跟在后面。

    ……

    回到所谓的莫王府的时候,天已经再一次黑了。

    莫寒向将她父亲甘陀的骸骨供奉在大殿之内,几日之后,再转移到莫氏的地下墓宫之中。

    “你应该很好奇,我对母亲莫影的死不闻不问吧?”莫寒忽然问道。

    杜变点了点头。

    莫影道:“因为她不守妇道,明明已经嫁给了我父亲,心里却还在想着别的男人。而且当时用魔涎香和龙参汤下毒害我父亲的,我怀疑就是她。”

    杜变一愕道:“你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莫寒道:“自由心证!”

    顿时,杜变无语。

    “好了,你既然帮我找到了父亲的骸骨,那我就把香血魔蛭给你。”莫寒道。

    然后,她离开了。

    大约一刻钟后,她回来了,手中多了一个盒子,递给了杜变。

    杜变接过来,打开一看。

    这就是香血魔蛭,和想象中一点都不一样啊,杜变原本觉得会很恶心,毕竟是水蛭、寄生虫一类的东西,然而没有想到是一条金黄色的虫子,大约一毫米粗,十几厘米长,静静躺在水中一动不动,杜变都怀疑它已经死了。

    “没死。”莫寒直截了当道。

    “多谢,那我告辞了。”杜变道。

    “慢着……”莫寒冷道:“你刚才打了我,难道就这么算了?”

    杜变一愕道:“那,那你想怎样?”

    莫寒上前,一把将杜变按在地上,操起剑柄对着杜变的后背臀腿,一阵抽打。

    “啪啪啪……”

    靠,这个脑残女打得比杜变还要狠。

    杜变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按在地上打,真的好……羞耻啊!

    整整打了几十下后,莫寒道:“现在两清了,你可以走了。”

    杜变龇牙咧嘴地起身,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离去。

    ……

    秘密地潜回到青龙会后。

    季飘飘充满担心地迎上来。

    杜变发现萧牧之不见了。

    “萧牧之呢?”杜变问道。

    季飘飘一愕,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点。

    二师兄谢无刀道:“萧公子见你出去得那么久没有回来,就出去找了,以防遇到天道会的人。”

    杜变是乔装打扮出去的,而且能够走密道的地方绝对走密道,是不会那么凑巧被天道会人撞上的,而且现在天道会的人大概还死死盯着千户所那边。

    一直到现在为止,萧牧之的面目都非常模糊,杜变心中隐隐觉得此人非常复杂危险,但他基本上没有表现出任何明确的敌友关系。

    “杜大人,已经找到救我师傅的东西了吗?”二师兄谢无刀道。

    这话一出,所有目光都朝杜变望来。

    杜变点了点头道:“找到了!”

    顿时所有人脸色涌出一阵狂喜,然后拥着杜变进入了季青主的病房之内。

    ……

    此时的季青主依旧和之前一样,进入了假死状态,他用强大的功力,护住自己心脉最后的生机。

    杜变拿出刀子,在季青主的脚底上开了一道口子,顿时鲜血流了出来。

    哪怕这里流出来的鲜血,也依旧可以看出金丝状一般的物质。

    而此时,盒子里面那条香血魔蛭仿佛瞬间活了过来,在水中拼命地游动,拼命地要逃出去。

    很显然,它嗅到了魔涎香的味道。

    杜变轻轻地将它夹起,放在季青主的脚底伤口上。

    “嗖……”瞬间,它就钻入进入,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人,几乎屏住呼吸望着这一切。

    接下来,就是这条香血魔蛭大快朵颐的时候了。它不吸血,只吞吃季青主体内的毒液。而且它很小,可以去任何一个地方,可以游进任何一条血管,至于毛细血管内的毒液,它在外面一吸便可以将毒液洗得干干净净。

    四个师兄弟,加上季飘飘几人,眼睛死死盯着季青主的脸色,心中几乎是在气道。

    说来也真是奇妙!

    短短十几分钟后,季青主的脸色已经越来越好看,不再是之前可怕的模样。

    又过了十分钟之后。

    他的呼吸竟然也渐渐恢复了,心脏又恢复了跳动。

    又过了十分钟后!

    “嗖……”那条香血魔蛭从脚底伤口里面钻了出来,重新回到盒子的水中,继续一动不动。

    而且奇怪的是,吸了那么久,它的体形竟然没有一点点变化,哪怕变大一点都没有。

    杜变道:“季青主大宗师的毒已经完全解了。”

    季飘飘道:“那父亲为何还没有醒来?”

    杜变带着讥讽笑道:“只怕我在这里,季大宗师是不愿意醒来的。”

    这话一出,季青主的身体微微一颤。

    然后他睁开了双眼,目光复杂地望着杜变。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