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21章:真相大白!狂抽莫寒女王腚
    “先,季青主大宗师并不是直接中毒。先他肯定是经过一个人呆在一个非常狭窄封闭的空间内对不对?“杜变问道。

    这话一出,几个师兄弟纷纷点头。

    杜变道:“在这个狭窄封闭的空间,还需要点蜡烛,空气不流通,甚至有点憋闷。有人在蜡烛了里面混入了一种叫作魔涎香的香料。这是一种非常珍贵的香料,稍稍闻一些能够心旷神怡,让心神陷入安宁。但是如果闻得太多了,就会对神经产生一定的损害,会让人忽然之间卧床不起。“

    三师兄道:“对,对,师傅一直都是好好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卧床不起了,我们还以为是忽然听到你大获全胜的消息而刺激的。”

    杜变道:“这是因为魔涎香进入血液大多,然后又涌入了脑补神经,这个时候季青主大宗师就算有天大的武功,也难以抵御从大脑来的侵袭,再因为受到我消息的刺激,所以就此倒下了。季青主大宗师武功绝顶,虽然对毒物并没有多少了解,但对于负面和黑暗的能量应该尤其敏感,想要给他直接下毒几乎不可能,而这魔涎香是属于非常正面的能量,季青主大宗师没有本能产生警惕!”

    魔涎香无色无味,只有非常特殊的能量气息,要不是杜变的系统之眼,根本识别不出来。

    接着杜变捡起了那个要碗道:“果没有猜错的话,这碗里面的应该是珍贵的参龙汤?”

    所谓的龙,不是真的龙,而是一种非常非常珍贵的药材,长在地穴深处,长大后成龙形。

    杜变道:“这幅药本就是疏通心脉最好的药,但是和魔涎香混合在一起,就成为了剧毒。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们都尝药试毒,明明都安然无恙,结果季青主大宗师喝下之后,几乎丧命!”

    大师兄印小堂道:“你是季飘飘的姘头,当然千方百计为他辩解。你说这参龙汤中无毒,为何我喂那些猪狗鸡鸭都被毒死了呢?”

    杜变道:“那是因为这些用来做实验的猪狗鸡鸭全部提前被注入了魔涎香了。”

    大师兄印小堂道:“一切都只是你信口雌黄,没有半句证据,你为了给季飘飘脱罪,根本无所不用其极。”

    杜变道:“想要证明我的话很简单,把那些死掉的鸡鸭猪狗拿过来,解剖开一看,血中肯定有一条一条的黄丝,就如同金丝一样。“

    三师兄立刻去抓来死去的鸡鸭,解剖开一看,里面的鲜血果然混杂着一丝丝金黄色的丝线。

    “这金丝一般的东西就是剧毒。”杜变道:“季青主大宗师体内的鲜血,应该也是这样的。”

    三师兄朝几位师兄弟道:“为了师妹清白,为了师父,我要对师傅的身体动刀了,如果我这一刀下去师傅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愿意负任何责任。”

    然后,三师兄拿一把小刀,轻轻划开季青主手腕,只见到流出的血液中,果然有一条一条金丝般的物质。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所有人惊呼。

    大师兄印小堂道:“那也不能证明什么?这明明是拿碗毒药的原因,所以师傅和那些鸡鸭体内鲜血都有类似金丝状物质。”

    杜变道:“那很简单,那新的动物来做实验。先点燃魔涎香混入水中,然后喂给动物喝下,过一刻钟后,再喂参龙汤,看会不会是一样的结果?”

    三师兄去抓了一只动物,依法炮制。

    注射了魔涎香后,再喝下参龙汤,这只动物直接七孔流血而死。再解剖尸体,现血液中也有这种金丝状物质。

    此时,大师兄印小堂目光已经微微有些颤抖了,大声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杜变你之所以对这种杀人办法如此清楚,早就预谋用这种手段杀死我师傅。所以你让季飘飘在药汁中加入魔涎香!”

    杜变冷笑道:“季青主大宗师的魔涎香是通过鼻子吸入的,所以现在他的鼻孔处,依旧有部分魔涎香残留。”

    杜变用竹片轻轻刮下季青主的鼻孔,递到三师兄的鼻子底下道:“魔涎香虽然无色无味,但是闻一下,心境立刻会有变化。而且有非常明显的能量气息,三师兄精通医术,应该能够感受到。”

    三师兄用力一吸,然后闭目感受,点了点头道:“没错,这是魔涎香。”

    二师兄忽然道:“我也来闻闻。”

    杜变一愕,二师兄谢无刀是个武痴,也懂得这些?

    二师兄道:“曾经有一段时间,武功无法突破瓶颈心乱如麻,千方百计弄了一些魔涎香,才使得心境安宁下来。”

    杜变将竹片放在二师兄的鼻子底下,他猛地用力一吸,闭上眼睛去感受。

    “没错,这是魔涎香!”二师兄谢无刀道。

    三师兄问道:“我大逆不道地问一句,为何如此剧毒,师傅却没有死?”

    杜变道:“你们太小看季大宗师了,他武功如此绝顶高强,感受中毒之后,立刻强行用武功封锁自己的心脉运转,不让剧毒进入大脑,所以进入了假死状态!”

    接着,杜变忍不住朝季飘飘望去一眼:“我刚听说,季青主大宗师在最后时刻让季飘飘姐姐赶紧跑去找我。一来是感觉季飘飘姐姐留在这里有危险,二来是让季飘飘姐姐去找我帮忙,大概是觉得我诡计多端吧。然而季飘飘姐姐完全一根筋,肯定是想着我如果跑了,岂不是坐实了谋杀父亲的罪名,我不走,我要留下来以示清白。”

    杜变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季飘飘脸蛋一红,刚才她还真的是这样写的。还有更重要的是,父亲忽然之间七孔流血,她这个做女儿的反而逃之夭夭,那岂不是禽兽不如?

    总之,再来十次二十次,她还是不会跑。

    三师兄心中已经大概有数,道:“杜变,你告诉我们,凶手到底是谁?”

    杜变道:“关于这个凶手,相信你们在场几人都心中有数了,季青主大宗师的一切物资是谁准备的?还有青龙会的那个大治疗师是谁负责请来的?谁有机会往大宗师的蜡烛里面放魔涎香?”

    所有人目光都朝大师兄印小堂望去。

    大师兄印小堂脸色一变,寒声道:“你们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怀疑我吗?你们想要造反吗?我可是大师兄,师傅不在的时候,整个青龙会我最大。”

    此时,一直没有开口的萧牧之道:“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最大?还有季飘飘师姐在,还有我在!”

    杜变道:“印小堂,尽管你已经洗了无数次澡,甚至恨不得将手上的皮都撕下来一层。但是你经常接触魔涎香,身上还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三师兄,青龙会中有夜光迷蝶吗?这种生物对魔涎香最为敏感,就算隔着好几米,它都能找到并且飞过去。”

    “有,我立刻去取来。”三师兄兴冲冲去了。

    “走,我们到外面去做实验。”杜变道。

    然后,一行人到了外面。

    此时,大师兄印小堂的脸已经阴晴不定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看出他脸色不对了。

    出门的时候他迫不及待第一个,刚刚出门,他如同闪电一般飞快逃窜。

    都还没有揭露他,就要畏罪潜逃了。

    “哪里走!”季飘飘大怒,娇躯爆闪,瞬间冲到了印小堂背后,猛地一掌!

    印小堂大惊,反手一掌。

    “啪……”印小堂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鲜血狂喷。

    这位大师兄的武功,果然差季飘飘很远,难怪只是掌管青龙会的杂务而已。

    季飘飘猛地一脚踩在印小堂的胸口,战刀横在他的脖子上,寒声道:“我父亲对你恩重如山,几乎把整个青龙会的内务都交给了你,视你为心腹,为何还要害他?为何要背叛他?”

    印小堂一阵凄凉惨笑道:“成王败寇,既然输了,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只能说,我根本没有背叛,我怎么可能会背叛,哈哈哈哈……”

    这话一出,季飘飘愕然。

    杜变上前,道:“你……是北冥剑派的卧底?”

    印小堂一声冷笑,盯着杜变道:“小阉狗,以前你不够出色还没事,我北冥剑派还瞧不上你。现在你表现得如此出色,我北冥剑派很快就要盯上你了,你很快就要完了!”

    季飘飘大怒道:“死到临头还敢信口雌黄?找死……”

    印小堂道:“杜变你很厉害,把我揪了出来。但你以为除掉我,青龙会就安稳了?哈哈哈哈,做梦吧!魔涎香和参龙汤混合的剧毒根本就是无解的,季青主老贼必死无疑,必死无疑,哈哈哈!”

    “他要自杀,毒药在牙齿内……”杜变忽然道。

    二师兄谢无刀闪电向前,猛地卸掉了他的嘴巴。

    然而,印小堂猛地一口气将肚子胀大到极致,然后猛地一收缩。

    瞬间,藏在另外一处的毒药爆开。

    一口鲜血猛地喷出,瞬间死去。

    难怪他说他没有背叛,北冥剑派就是这么可怕,一个卧底竟然混到了青龙会第二把手的地位。而且竟然没有背叛之意,被抓的时候甚至直接选择自杀。

    所有人心中痛恨之余,也对北冥剑派充满了敬畏。

    此时,二,三,四,五师兄朝着季飘飘拜下道:“师妹,对不起,我们有眼无珠,中了内奸的毒计,竟然还把你给抓了,真是蠢不可及,无药可治!”

    季飘飘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她不会大度地说没有什么,但是也不会责怪。毕竟当时那种画面,任由谁都会觉得是她季飘飘下毒,而且之前她和季青主还有激烈的争吵。

    接着,季青主的四个弟子,包括萧牧之都朝杜变躬身拜下道:“请杜大人不计前嫌,拯救我的师傅/义父!”

    季飘飘过来道:“杜变弟弟,我父亲这样,能够治好吗?刚才印小堂那贼子说无药可治!”

    杜变点头道:“能治!”

    这话一出,四位师兄弟长松一口气。

    甚至,四人全部跪下道:“若杜大人救了我师尊,今后若有任何差遣,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杜变躬身道:“几位师兄请起,就算为了飘飘,我也义不容辞!”

    ……

    杜变闭上眼睛,进入冥想状态!

    “系统,该如何救治季青主?”

    诡异光影道:“印小堂说得没错,魔涎香和龙参汤混合之后的剧毒,确实无药可解。但是有一种东西,可以将毒全部吸出来。”

    杜变道:“什么东西?”

    诡异光影道:“魔涎香是海底异兽海夜叉分泌出来的液体结晶,这种海底异兽非常之强大,但它却又一个天敌,拿就是体内一种非常非常小的寄生虫,香魔血蛭,它专门寄身在海夜叉体内,吞噬它血液内,大脑内任何一个地方的魔涎香,甚至还来不及分泌出来,就被它吞噬了。有些海夜叉甚至被吞噬致死。”

    杜变道:“那我应该去哪里找这种香魔血蛭呢?总不能去海底找一只海夜叉杀掉吧?”

    诡异光影道:“杀掉一只海夜叉?大宗师都不敢说这样的话。”

    杜变道:“那哪里有这香魔血蛭!”

    诡异光影道:“残血帮莫寒!”

    “啥?什么?”杜变在脑域内惊声道:“为什么那个脑残女会有啊?”

    诡异光影道:“因为有人同样的手段害过当时莫氏土司的掌权人甘陀(莫影土司的丈夫),结果莫氏能人辈出,真的被找到了一条香血魔蛭,把甘陀体内的剧毒全部吸出来,救回了他的性命。而这香血魔蛭生命力非常顽强,放在水中不吃不喝可以生存几十年。所以此时那条香血魔蛭就在莫寒手中。”

    杜变道:“可是在我心里,已经和他彻底决裂了。”

    诡异光影道:“放心,决裂决裂着就习惯了。”

    系统果然升级了,竟然还会冷幽默了。

    杜变本能想说让萧牧之去向莫寒要这个香血魔蛭,但还没有说出口就骂自己脑残。

    他不但不能让萧牧之去向莫寒要,这件事情甚至不能半点依靠萧牧之的力量。他要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救活季青主,这样才能收获他最大的感激。

    杜变朝季飘飘道:“你在家照顾季大宗师,我去找救令尊的解药。”

    季飘飘道:“要我跟你去吗?”

    “不用。”杜变道:“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

    在莫野的带领下,杜变再一次来到了残血帮的总部。

    这一次,不再是在地下了,而是在地面上的一个小庄园里面。

    门口上写着三个字:莫王府

    顿时,杜变几乎要吐血三升,脑残女你角色扮演从地下玩到地上了啊。

    也幸亏这里是白色府朝廷管不到的地方,换成其他州府,就凭着这块牌匾,官府就把你给镇压了,活生生谋反啊。

    这所谓的莫王府虽然小,但五脏俱全,连太监都有小十来个,整个建筑层层叠叠,莫寒作为自称的百色女王,在最里面的那座楼阁里面。

    在莫野的带领下,杜变进入了莫寒所谓的大殿。

    进入之后,几乎被晃瞎了眼睛。

    这个脑残女,是不是把分到的五万两金子全部花在这个殿上了?

    到处都是金碧辉煌,各种器皿都是黄金的,最过分的是,地上铺的砖块,竟然也镀了一层金。

    杜变还真没有猜错,她得到手的五万两黄金,全部浇筑在地面上了,花费了一天一夜功夫,七个时辰前才完工,现在地面还是微烫的。

    人家大宁帝国皇帝的金銮殿上的金砖都是假的,那莫寒一个自封的百色女王竟然用真的黄金地面,就问你牛叉不牛叉?

    这个女人,天生败家啊!

    也幸亏杜变没有给她更多黄金,否则她大概要把这个庄园每一处都铺上黄金。

    杜变分给她五万两黄金,是为了让她招兵买马,对抗厉氏的啊。

    “叛徒莫野,你带着阉狗杜变来所为何事?”莫寒第一句话说出来,就恨不得让人将她揍个半死。

    莫野道:“三小姐,杜变昨日大获全胜,阎枭已经全军覆灭。”

    莫寒道:“那又如何?关我屁事!”

    杜变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讨厌的一个女人,厉婠婠虽然很邪恶,但是却未必很讨厌。而且更没见过这么美丽,又这么讨厌的女人。

    她虽然身材不像季飘飘那么火爆,更像是东方传统女子,瘦不露骨。窈窕修长,但一张脸蛋真的清丽绝伦,如梦如幻,甚至还要在季飘飘之上。

    杜变道:“莫野兄,我留下来和莫小姐私谈一会儿。”

    莫野点头道:“是!”

    莫寒不知道为何,也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退了出去。

    出去之后,莫野索性将人驱逐到百米之外。

    顿时,整个殿内就只有杜变和莫寒二人!

    ……

    “你是用我莫氏王族宝藏打赢的阎枭?”莫寒低声问道:“那些秘密武器,都是我莫氏祖先的?”

    杜变道:“算是吧!”

    莫寒道:“现在还剩下多少,全部还给我!”

    杜变一听,真是日了狗,我还没有向你要东西,你就向我要东西了。

    杜变道:“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听说你这里有一条香血魔蛭?”

    莫寒一愕,奇怪杜变为何知道这件事情,然后道:“是又如何?”

    杜变道:“我可以五万两黄金换你那条香血魔蛭。”

    “不可能。”莫寒斩钉截铁拒绝了,然后冷笑道:“有人中了魔涎香和龙参汤的混合之毒?就和十几年前我父亲一样?你想要用香血魔蛭救人?哈哈哈,做梦,你想要救的人,我越是要看着他死。反正让你难受的事情,我都要去做!”

    我日!杜变内心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在强忍着将她打死的冲动。

    杜变道:“我将阎枭斩尽杀绝的武器,死神之花你看到了吧?还剩下一百多个,我可以交出来,加上十万两黄金,换你的香血魔蛭!”

    “不可能,那本来就是我莫氏王族的东西,你用我祖先的东西来换我的东西,打的好算盘啊。”莫寒道:“那些东西你还给我就是天经地义的,至于香血魔蛭,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我说了,凡是让你痛苦的事情,我都要去做,谁让你得罪了我?”

    顿时,整个谈判陷入了僵局。

    而且对方完全是一个不可理喻的脑残女,已经完全无法继续下去了。

    就在此时,杜变脑子内的诡异光影道:“莫寒武功极高,所以完全没有将你放在眼里,没有任何防御。你立刻用百分之六十的断魂影能量瞬间攻击她,将她击倒在地。然后将她按在你的腿上,用巴掌拼命揍她背下那个位置,一边揍一边喊着小妖仙,还敢不敢了?还敢不敢了?”

    杜变瞬间吓了一大跳?

    “季飘飘难道是受虐狂,被打了一顿那地方,就乖乖听话了?那是荒唐小说中才有的剧情,夫妻间小矛盾靠这个可以化解,但两个不共戴天的敌人,是根本不可能的,我没有这么魅力,她对我也没有半分好感。”

    诡异光影道:“相信我,让你做你就这样做。关键是一边打一边要喊:小妖仙,还敢不敢了?”

    莫寒背过身去,留给杜变一个傲娇的魅影,腰下的某个部位虽然不丰满,但形状完美。

    “小阉狗,快滚吧,从我这里你得不到任何东西,除了鄙夷和敌意!”

    诡异光影开始倒数:”三!二!一!”

    杜变对准莫寒的背影,猛地一掌击出,将百分之六十的断魂影能量全部倾泻而出,这可是一整只断魂兽的能量啊。

    莫寒立刻感受到了杜变的攻击,心中又惊又怒又不屑。

    杜变阉狗,竟然偷袭我?

    杜变小阉狗,区区三脚猫的功夫也配偷袭我?闭着眼睛一根手指都可以戳死你。

    莫寒随手一击,就将将杜变的内力劲气全部击飞出去。

    然后没有想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猛地冲击她的脑域和精神。

    “轰……”瞬间,她的脑域暂时陷入了一片空白,身体失去了所有反应。

    诡异光影道:“快,快,而你的精神力太低,使得断魂影威力不足。莫寒精神力很高,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动弹。你立刻冲上去,将她按住抽打,就如同大人打不听话的小孩子一样,一边打一遍喊:小妖仙,还敢不敢了?还敢不敢了?”

    杜变猛地咬牙,就算被系统你坑死了,我也认了。

    然后,他快地冲上去,将莫寒按在自己的腿上,对准她腰下大腿部位狂抽。

    “啪啪啪啪……”

    一边打,一边喊道:“小妖仙,还敢不敢了?还敢不敢了?”

    ……

    注:第二更六千多字送上,今天两更一万一,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上一章很多书友觉得不合理的地方,这章都有解释,谢谢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