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20章:杜变神奇天眼术!拯救季青主
    季飘飘完全被这一幕惊呆了,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足足好一会儿,她才凄声喊了一句爹。

    然后抱着他的身体拼命地摇晃,仿佛试图将他摇醒过来。

    父亲吐血之前的那句话最让她感动,让她赶紧去杜变那里。

    首先,他绝对肯定下毒的不是季飘飘,哪怕闹得势如水火,他对女儿也有着绝对的信任。其次为了女儿的安全,立刻放心中的偏执,让女儿到最安全的地方去。而且可见在他心中深处,对杜变还是信任的。

    但是现在,季飘飘哪里都不会去的。

    那就抱着父亲渐渐冰冷的身体,拼命地摇晃,拼命地呼唤,仿佛想要让他醒过来。

    而就在此时,几位师兄冲了过来,先是不敢置信望着一切,然后整齐扑过来趴在床前。

    “师傅,您怎么了?”

    “师傅,您不要吓我啊!”

    ”师傅,您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也都不用活了啊。“

    ”师傅,告诉我们是谁?是哪个狠毒的人,不管那个人是谁,是人还是鬼,我们都要把他碎尸万段。“

    忽然,大师兄目光凶狠地望向了季飘飘寒声道:”师妹,请你解释一下,为何我们离开的时候师傅都没事,我们走出去了之后,师傅就出事了?“

    季飘飘一愕,不敢置信地望着大师兄。这还是平常最最温厚老实的大师兄吗?

    大师兄名字叫印小堂,今年快要五十岁了,三十几岁的时候拜入了季青主门下,武功天赋还不错,但是在几个师兄弟中的武功确实最低的一个。但是他平常负责掌管会中事务,威信非常高。

    季青主闭关的时候,整个青龙会事务一般都由印小堂负责,所以几个师弟虽然武功更高,但基本上对他马首是瞻。

    而在季飘飘心目中,大师兄印小堂比父亲更像是父亲。季青主很少关心琐事,从小到大印小堂对季飘飘生活上的照顾还要超过季青主,是一个如父如兄的角色。

    而现在,这个绝对信任,绝对亲人的大师兄,竟然质问她对师傅做了什么?

    那可是季飘飘的亲生父亲?能够做什么?

    顿时,季飘飘冷声问道:“大师兄,你什么意思?”

    大师兄印小堂道:“师妹,你应该知道某种程度上你是我带大的,我最最疼你。但也真是爱之深,才恨之切!你告诉我,为何师傅忽然会出事?那碗药我们都尝过了一遍,确定无毒,然后我们退出去让你和师傅独处,让你单独喂药。有这件事情吗?”

    季飘飘点头道:“有这回事。”

    大师兄印小堂道“中途你们还出现了几次争吵,师傅还大喊不孝女不孝女,你就是想要我去死,你就是巴不得我死,你也情绪非常激动,跟着师傅大吵对吗?”

    季飘飘尽管觉得这种询问方式有点不对了,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对。”

    印小堂道:“就算是父子之间的争吵也很简单,为何你要毒杀师傅?都说虎毒不食子,但是子毒也不能食虎啊。”

    这话一出,季飘飘顿时暴怒,大吼道:“我没有,你缺口喷人,我季飘飘宁愿自杀也不会伤害自己的父亲。”

    顿时,旁边的几个师兄弟也道:“大师兄,师妹的脾气是倔强了一些,但对师尊还是非常孝顺的,万万做不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情。“

    “对,对,没有证据之事,大师兄万万不可信口。”

    其他四位师兄弟纷纷为季飘飘辩解。

    “师弟们,你们还是太过于善良了,不知道女人跟了男人之后是会变的。“大师兄印小堂道:”况且师兄已经把她驱逐了出去,并且公然立萧牧之公子会继承人,她岂不是怀恨在心?“

    “证据,我们只要证据。”二师兄严肃道。

    “证据是吗?”大师兄印小堂道:“马上就给你看证据。”

    “这是剩下的药,我们没有人做过手脚对吗?”印小堂道。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印小堂道:“这是给师傅喂药的勺子对吗?”

    众人又点了点头。

    “抱几只狗,猪,鸡,鸭,在牵一条驴子过来。”

    青龙会养驴子不是为了驮东西,是专门杀了吃肉的,季青主大宗师尤其喜欢吃驴肉。

    大师兄印小堂分别将这碗药分别喂给了猪,狗,鸡,鸭,驴子。

    结果毫无例外,短短半分钟后,这些动物全部中毒暴毙,黑血从鼻孔,嘴巴,眼睛流出来。

    临死之前猛地蹦起,然后扭曲成为一团,死状极之惨烈。

    顿时间,季飘飘瞬间就白了,她真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完全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而此时,四位一直袒护季飘飘的师兄也脸色彻底变了,此时证据确凿了。那碗药本来是没有问题的,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季飘飘下毒。

    几个人望向季飘飘的目光无比的痛心,无比的痛恨。

    “师妹……你,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

    “季飘飘,你这样会天打五雷轰的!”

    “季飘飘,我真是看错了,哪怕你跟着杜变冲出家门,我还觉得你是一个勇敢正义的女人,现在看来你真是心如蛇蝎,猪狗不如。”

    大师兄印小堂道:“先用铁链艘起来,用针封住穴道,关押起来吧。“

    然后,季飘飘全身筋脉都被银针封住,这样她宗师级的武功再也施展不出来,然后被铁链捆住,关押在地牢之内。

    大师兄印小堂道:“几位师弟,季飘飘如此大逆不道,背后肯定有指使之人,否则她也不会弑杀亲父。所以,我们是不是把她幕后的主使给逼问出来?“

    几个师兄弟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道:“但是最后对季飘飘的惩罚,还是要让少主来决定。”

    大师兄印小堂道:“那是当然。”

    ……

    于是在地牢里面,大师兄印小堂对季飘飘进行审讯。

    “说吧,是谁指使你毒杀师傅?”大师兄印小堂道。

    季飘飘完全没有理会,他依旧望着地牢的顶上发呆,一是心痛父亲,而是完全完全不知道为何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说!”大师兄印小堂厉声道:“对我的话置若罔闻对吗?我知道你从小就瞧不起我对吗?从小到大我照料你的生活,但是你从不正眼看我一眼。”

    贴身照料季飘飘生活的自然有姆妈,有丫鬟,印小堂就是拼命往季飘飘那里送各种各样的物质,甚至各种各样的玩具。

    只不过季飘飘从小就不喜欢玩具,就只喜欢打架。

    “现在不要在我面前摆你青龙会大小姐的架子,之前你对我爱理不理,现在你的死活完全掌握我手中。”印小堂冷笑道:“别以为你是青龙会的大小姐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印小堂拿起鞭子,在水中浸透了一下,朝着季飘飘寒声问道:“说,指使你毒杀师尊的人是谁?”

    季飘飘冷笑不语。

    印小堂面孔一拧,狠狠一鞭抽下去。

    “啪……”一道鲜红的血痕出现在季飘飘身上。

    季飘飘除了眼睛微微一抖,就再也没有人反应了。

    “啪啪啪……”大师兄印小堂又狠狠抽了几鞭,但是季飘飘依旧置若罔闻。

    “你武功太高,鞭子抽没有感觉是吗?”大师兄印小堂道:“那就换一个你有感觉的。”

    他提过来一个火炉,里面放着一个烙铁,烧得通红。

    印小堂握着木柄将烙铁提了出来,先印在旁边的木头上,木头立刻烧了起来。

    大师兄印小堂道:“师妹,你这一身肉光滑弹力,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让人垂涎三尺。如果被这红烙印上这么一下,又会怎么样呢?”

    这话一出,季飘飘顿时色变。

    “哈哈,怕了?”印小堂道:“怕就供出你的主谋。”

    季飘飘咬牙不言,因为整个事情都很荒谬,根本就没有主谋。哦,是有主谋的,但不是在季飘飘这一边。

    印小堂寒声道:“你不说我知道,让你谋杀师傅的那个幕后主谋是杜变。师尊死了之后,你作为他的女儿,你以为自己就能够成为青龙会主了。而且你这个傻女已经被杜变那个小阉狗洗坏了脑子,到了那个时候青龙会就等于掌握在他的手中了,这不就是他早先靠近你的理由吗?为此甚至还不惜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甚至还给你下毒,让你们二人春风一度。不过我很想知道他是一个太监,下面什么都没有的,如何与你春风一度呢?“

    季飘飘目光阴冷地盯着印小堂一动不动。

    印小堂道:“你的幕后指使着是不是杜变?回答是,我就暂时放过你。如果不说话,或者说话不是,我就把这个红烙铁印在你最美丽的某个地方,也就是距离你心脏最近的地方。”

    “去死,肮脏的东西,我这些年算是瞎了狗眼。”季飘飘寒声道。

    印小堂狞笑道:“没错,你是瞎了狗眼。”

    然后他手中红烙铁猛地朝着季飘飘的胸前印去,脸色变得无比狰狞。、

    “慢着!”外面的一道声音传来。

    ……

    东厂千户所内。

    杜变大脑内的天眼被改造完毕。

    鬼魅光影:现实就是这么有意思,远比我们规划的更有意思。

    新任务开启:拯救季青主

    目标:救活死亡边缘的季青主,为季飘飘洗清冤情,找到真正毒杀季青主的凶手。

    任务奖励:获得季青主的绝对好感,得到青龙会的绝对支持。

    任务奖励2:完全成功立足于百色府。

    任务奖励3:得到《六脉神剑》剑谱。

    得到这个消息,杜变瞬间是有些懵逼的。

    怎么回事啊?季青主那么高的武功,竟然会被人下毒?现在竟然处于生死的边缘?

    不仅如此,他们竟然把下毒的罪名栽在季飘飘的头上?青龙会这些人是疯了吗?

    还有奖励,确实也非常巨大。虽然现在获得了辉煌大胜,但实际上还没有立足,因为天道会和红河会的势力还非常强大,远远超过了杜变的东厂千户所,还绝对无法形成鼎立之势。

    但有青龙会之后,杜变一下子就站稳了,和厉氏在百色府一下子就恢复了鼎立之势。

    不过,杜变来不及考虑这么许多了,季飘飘姐姐正在受到冤枉,他必须用最快的时间去为他洗清嫌疑。季青主这个人虽然蛮可恶的,但杜变还真是非救不可。

    于是杜变睁开眼睛,快步前往青龙会!

    ……

    这次,刚刚通报就立刻进入青龙会了。

    但是刚刚还没有走进几步,立刻就被抓住了。

    “奉左大令之命,将你抓捕。”一名武士道:“我们怀疑你是毒杀会主的幕后主谋。”

    杜变顿时目光猛地一缩。

    然后,他见到了二师兄和三师兄。

    这两个人,当时杜变要拜见岳父大人闯关的时候,也都有过交情,颇为惺惺相惜。

    “二师兄,三师兄,我能够去救季大宗师。”杜变大声道。

    二师兄和三师兄悲色道:“没有机会了,师尊他老人家已经死了。”

    杜变道:“没有让我看过,怎么知道有没有真的死?”

    三师兄道:“你难道还会医术不成?”

    杜变道:“死马当作活马医,不试试怎么知道?”

    这个时候,五师兄也走了过来道:“杜变,你确实能治我师傅,让他死而复生?”

    杜变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但是你们立刻将季飘飘放了,让她和我一起治疗季青主大宗师,当然你们也可以在一旁观看。”

    三个师兄弟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尽管他们不敢对杜变抱有任何希望,但是万一万一他可以救活呢?那不是天大之喜?

    接着,三个师兄弟就带着杜变去高塔。

    ”不行……“大师兄印小堂厉声道:“不能让他靠近师傅?他是谋杀师傅的幕后主凶,你们还想要让他们动师傅的尸体?还想让师傅的尸体受到杀人凶手的亵渎吗?“

    三个师兄弟觉得大师兄这话有些难缠,

    杜变道:”大师兄是吗?我说我能够救季青主大宗师,哪怕有万分之一,亿万分之一,也应该去赌一赌是吗?”

    大师兄印小堂厉声道:“你哪里是想要救师尊,明明是怕他没有死,所以想要动手让他死得更加彻底。然后扶持季飘飘成为青龙会主,然后由你来掌控青龙会,你的阴谋诡计,别以为我不知道。”

    于是,双方争论不下。

    就在这个时候,萧牧之出现了,躬身朝着杜变道:“杜兄,拜托了!”

    他现在是青龙会少主,几乎一言九鼎,他出口之后,大师兄印小堂立刻偃旗息鼓。

    于是,季飘飘被放了出来,杜变看到她身上多了几道鞭痕,顿时整个人都要炸了。

    季飘飘直接冲过来保住杜变,哭泣道:“杜变弟弟,姐姐知道你很厉害,这次你一定要救救我父亲,一定要救他。”

    杜变点头道:”我会的。“

    然后一行人包围着杜变和季飘飘二人,进入高塔之内。

    ……

    在季青主的房间内,杜变见到的分明是一个彻底死去的季青主。

    七窍流血,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

    几乎任何人来看,都觉得这已经是死了。

    杜变闭上眼睛,将所有精神能量凝聚了松果体,红色光也亮起,猛地迸发而出。

    天眼开启!

    顿时,季青主体内的每一处地方都被看得清清楚楚,筋脉的流转。

    五脏六腑哪里受损比较眼中,毒素堆积在哪里,毒素哪里比较多,那里比较少。

    毒素从哪里进入的?

    不仅如此,他还看到季青主心脏还是有非常非常微弱的跳动,几乎肉眼不可看的跳跃。他的大脑大部分都是休眠状态,但大脑深处神经信息还是有流转跳动。

    也就是说,季青主还没有死。

    杜变趴下,在季青主的鼻孔闻了一下,又闻了闻他的黑血。

    又捡起了他的那只药碗闻了闻。

    说是闻,其实是用天眼进行观察而已。

    ……

    整个过过程中,季飘飘充满了信心,又无比紧张地看着杜变的一举一动,无比渴望得到一个好的消息。

    而萧牧之,和其他师兄弟也表现的非常关切。

    大师兄印小堂显得比其他人都要关注,盯着杜变的一举一动,仿佛唯恐杜变会去伤害季青主的尸体。

    差不多整整两刻钟时间,杜变的工作结束了。

    他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开口道:“第一,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季青主大宗师还活着!”

    “不可能……”当下有人惊呼。

    大师兄印小堂,还有三师兄都说不可能。

    三师兄道:“我已经试检查过了一次又一次,我对医术也有一定研究的,师傅明明已经死了。虽然我悲痛万分,但不想自欺欺人。”

    大师兄印小堂道:“杜变你这样做,完全是想要为你和季飘飘脱罪。”

    唯有季飘飘兴奋无比道:“我相信杜变弟弟,他说父亲没死,那就一定没死。”

    杜变又道:“也确实有人在给季青主大宗师下毒,凶手不是季飘飘,但是凶手野就在我们当中!”

    杜变目光扫视诸人!

    ……

    注:昨夜犹豫要不要吃安眠药,撑到1点钟还是吃了,所以今天早上起来晚了,这章更新得晚了,今天更新一定会超过一万字。

    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