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19章:系统新功能!季青主将死(重要)
    “准确说是两个功能,让你选择其中一个,这也代表着不同的发展路线。”诡异光影道。

    杜变道:“分别是哪两个功能?”

    诡异光影道:“你莫天南的墓室中那些硝化甘油,秘金铠甲,秘金战刀,还有蚀骨液,你应该都看到了吧?”

    杜变道:“何止是看到的,简直深刻之极,我就是依靠着这个才打赢帮你阎枭的。非常强大,非常逆天。”

    诡异光影道:“第一个功能,就是得到现代地球和异世界两个地方的各种武器配方,并且我会指点你去哪里找材料,如何建设基础设施,如何培养炼金术士等等。选择这个功能大概八年后,你也能制造出秘金铠甲,秘金战刀,蚀骨液,硝化甘油等等。”

    “八年?”杜变惊愕。

    诡异光影道:“我这还是少说了,因为这些材料的采集和提炼是非常非常消耗时间的,基础设施的建设更是如此。而大量炼金术士的培养,所需要的时间就更多更多了。这需要你至少有千里领地,几十万人力。”

    杜变认同这一点,这个世界的工业完全是零,我们新中国在苏联的援助下,建立起工业体系还好几年时间。

    杜变道:“那这条路线走的其实是种田争霸路线。”

    诡异光影道:“莫天南走的就是这个路线。”

    杜变道:“他接受的也是升级版的系统吗?“

    诡异光影道:”对,他发展得特别顺利,短短几年时间就统一了安南王国,并且奴役了周围诸国,而且准备大军入侵/印度。所以我们给了他奖励,为他升级了系统。”

    杜变道:“那他是因为什么违抗你们的意志,被你们抹杀了?”

    诡异光影道:“我不想说,可以吗?”

    “好吧。”杜变道:“那我的第二种选择呢?”

    诡异光影道:“开天眼。”

    这话一出,杜变吓了一大跳,开天眼这是什么意思啊?

    他知道现代地球所谓的开天眼,就是丹田内能够内视,遥视,微视。

    诡异光影道:“开天眼就是当你凝聚精神于松果体的时候,我的光影也会有一部分凝聚在你的松果体内。这个时候你就可以看穿一个人身体筋脉流转情况,身上哪一部分受伤,哪一部分老化,哪一部分中毒,哪一部分受损。不仅如此,还可以看穿一尺以内的石壁,发现哪里有宝藏,哪里有秘金。而且一件事情发生过后,会在现场留下能量轨迹,你开天眼能够看到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当然时间不能超过一刻钟,一刻钟后所有多能量就都消散了。”

    这个功能听上去也非常逆天,但是不如第一个功能那么逆天。

    第一个功能听上去,完全就是为了王霸之路。

    诡异光影道:“你选择哪一种功能?”

    杜变陷入了沉思,片刻后道:“如果是之前的话,你是不是根本不会让我选择,而是直接替我做了选择?”

    诡异光影道:“是的。”

    杜变道:“那你会替我做哪一种选择?”

    “第二种。”诡异光影道。

    杜变道:“那我就选择第二种。”

    诡异系统显然一愕,虽然它没有表情。

    杜变道:“我只是争取自由,而不是为了和你对着干。对于你的战略规划路线,我还是非常非常认同,并且自认不如的。”

    诡异系统沉默了片刻道:“之所以选择开天眼,是因为当务之急,很快就要用上了。不仅在征服祝青主用得上,而且马上在北冥剑派也用得上?”

    ”北冥剑派?“杜变不由得一愕:”我要去北冥剑派?”

    北冥剑派,几乎被誉为这个世界的黑洞,天下大部分绝品秘籍在北冥剑派,大部分的宗师级以上高手在北冥剑派,甚至他遇到的敌人几乎和都北冥剑派有关。

    “这事以后再说。“诡异光影道:“第一个功能走的是王霸之路,但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还不是时候,你自己的武功还不够强大,什么时候突破宗师级强者了,我就会把第一个功能奖励给你,到那个时候你才可以走上王霸之路。”

    杜变道:“我又不造反。”

    诡异光影:“王霸之路未必就是造反。”

    杜变道:“那好,我选择天眼功能!”

    “好。”诡异光影道。

    然后,杜变大脑之内轰然,一阵白光闪过,几乎一片空白。

    诡异光影逐渐改造他的脑域,神经,尤其是松果体。

    而且诡异光影再一次分散,其中红色的那部分光影直接钻入到杜变的松果体呢,以后它就常驻在这里了。

    难怪需要两团光影,杜变是需要靠梦境系统的能量才能达到天眼之效果的。

    ……

    那边杜变始终沉浸在冥想世界深处。

    季飘飘很少睡觉的时候,直接在东厂千户所的最高处打坐,她最喜欢在最开阔的地方打坐,不像杜变喜欢在房间里面,仿佛有什么见不得人似得。

    就在此时,她的大师兄急匆匆地走了进来道:“师妹,不好了,师傅忽然病倒了,如今卧床不起。”

    季飘飘惊地站起,甚至来不及台阶,直接从屋顶跃到地面,如同雌豹一样几乎没有声音。

    “父亲身体那么好,武功那么高?怎么会突然病倒?“季飘飘急切道。

    大师兄道:“只从你离开家里之后,师傅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中郁结,每天都吃不下饭,就只是喝闷酒,每天都这样,而且整晚整晚睡不着。今天听到杜变大胜,而且还帮你治好了筋脉之后,他痛呼你再也不需要他了,他永远失去你这个女儿了,后就病倒了。”

    季飘飘的泪水顿时汹涌而出,哭道:“怎么可能?他永远都是我敬爱的父亲,我永远是他的女儿。虽然我们的立场有些不同,但是这又不会改变我和他的父女之情?”

    大师兄道:“心病还须心药医,所以师妹你赶紧回去给师傅服个软,认个错。只要你一去,师傅保证会立刻好起来的。他可是我们青龙会的擎天一柱,万万不能有事的。”

    “好,我马上去。”季飘飘道:“我去和杜变说一声。”

    大师兄急切道:“都什么时候了,十万火急了啊。”

    季飘飘坚持去杜变的房间向他说一声,但见到他正在冥想,知道不能打扰,立刻留下一张纸条:杜变,我回青龙会看我父亲了。

    然后,她急匆匆地返回到青龙会中。

    ……

    一路上,季飘飘多么希望父亲是装病来吓唬自己的,然而等到冲进房间的时候,发现父亲季青主是真的病了,脸色苍白,又带着病态潮红,甚至呼吸都显得很微弱。

    见到季飘飘进来,季青主眼睛一亮,然后立刻移过头去道:“你我已经断绝父女关系了,你还来做什么?我就算死了,也用不着你来看我。”

    季飘飘一把握住父亲的手,投入他的怀里哭道:“父亲,千错万错都是女儿的错,你不要和女儿一般见识。只要你能够好起来,让我怎么都可以?”

    季青主道:“你不是找到了一个好靠山吗?杜变多了不起啊?连你走火入魔的筋脉都能治好,有了他哪里还需要我这个父亲?早就可以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杜变是我的知己,是我情投意合,志同道合的战友。”季飘飘哭道:“父亲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这句话让季青主神情微微一缓,目光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此时,外面的一个医者炼丹师道:“药已经煎好了,请大宗师用药。”

    季青主的五个弟子立刻上前,挨个舀了一小勺尝了尝,亲身为师尊试药,看有没有毒?

    当然,这只是做一个姿态而已,怎么可能会有毒?

    然后大师兄把药汤递给季飘飘,让她亲自侍奉师傅用药。

    季飘飘也用新勺子亲自尝了一小口,然后朝季青主道:“父亲,该用药了。”

    “我不喝。”季青主寒声道。

    见到这一幕,大师兄赶紧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把空间都留给这对父女。

    师尊那么大的人物竟然怄气,这一幕实在不适合被晚辈看到。

    季飘飘道:“父亲,女儿已经认错了,您就喝药吧,喝药身体就好了。这青龙会的几千人的命运全部系您于一身,您不但是青龙会的擎天玉柱,还是百色府的擎天玉柱。如果没有了您,那些邪门歪道,奸贼匪帮还不知道会横行到何等程度?“

    季青主道:“其中,就少不了你的那个杜变,他才是那个最邪恶的魑魅魍魉。“

    季飘飘心中无奈苦笑,她当然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为杜变辩解,否则父亲会更加暴怒。

    ”好,好,他是魑魅魍魉。”季飘飘如同哄小孩一样道:“现在您该喝药了吧。”

    季青主认真望着女儿道:“除非你离开杜变,否则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

    如果是平常时候,强硬的祝青主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但是重病的他仿佛也变得有些脆弱了。

    “父亲。”季飘飘哀求。

    季青主怒道:“那证明在你的心中我还是远远比不上杜变,你宁愿看着我死,也不愿意离开他。好,好,我死,这样就没有人阻止你们了。”

    暴怒的季青主大手一挥,就要猛地砸掉季飘飘手中的药碗。

    季飘飘赶紧避开,季青主更加暴怒,大叫道:“不孝女,不孝女,你宁愿看着我死,也不愿意离开杜变,你宁愿看着我死,你甚至都盼着我死吧……”

    见到如此无理取闹的父亲,季飘飘真是有些无语了,虽然父亲差不多六十岁了,但也还没有到老小孩的地步啊。

    季飘飘目含热泪,道:“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离开杜变,我回到您的身边。”

    说出这话后,季飘飘泪水汹涌而出。

    “杜变弟弟,对不起,我不能扔下父亲不管,我不能任由他病情恶化下去。你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了,现在父亲这边更加需要我,所以我就留在父亲身边了。未来你再需要的时候,我一定义不容辞!”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季飘飘心中一遍又一遍向杜变道歉。

    “果真?”季青主道。

    “真的。”季飘飘道。

    季青主道:“你发誓!”

    季飘飘一愕,然后神情变得痛苦。

    季青主怒道:“我就知道你是在哄骗我而已,哈哈哈……滚,滚,滚……”

    “好,我发誓。”季飘飘咬牙道:“我离开杜变,留在父亲的身边,如果有违背,天打五雷轰。”

    季青主躺了回去,脸色平静了下来,柔声道:“好,女儿,父亲这也是为了你好。别看杜变赢了这一场非常震撼,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是因为得到了莫氏宝藏的秘密武器。然而这秘密武器总有用完的那一天。到时候,他还是功败身死的下场,离开他才能摆脱那个漩涡,这几天我了解过他,他完全如同灾星一般,李文虺为了他几乎自尽身亡,李连亭丢掉东厂大都督之职很大部分野都是因为他。他身边的亲近人物,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季飘飘已经无力解释了,李文虺大人分明是为了帝国,李连亭大人明明是为了保住李文虺大人的性命。

    在这个黑暗的世道,每一个爱国者都可能很悲惨,所以这和在杜变身边根本无关。

    但是三观不一样,立场也完全不一样。

    在一亩三分地上称霸太久的父亲,思维已经非常狭隘了,季飘飘和他氏完全没有办法解释的。

    你一说爱国,他就呲之以鼻,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你,目光活生生写着几个字,太年轻太幼稚,我早已经看穿了帝国的本质。

    季飘飘心神俱疲,柔声道:“好了,父亲该喝药了,马上要凉了。“

    季青主张开嘴,季飘飘一勺一勺将药汤喂进他的嘴里。

    喝了几勺后,他脸色越来越红润,季飘飘还高兴,觉得这药见效真快啊。

    然而……

    忽然,季青主面孔猛地通红充血,眼球猛地鼓起,全身的筋脉忽然变粗,猛地胀起。

    他在床上的身体猛地弹起,足足弹起两尺之高。

    拼命大口大口地呼吸。

    脸色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困难,面孔越来越扭曲,越来越恐怖。

    “有毒……”

    “飘飘快走,女儿快走,回杜变那里去,快……”

    “《六脉神剑》秘籍剑谱在水下……”

    “啊……”

    季青主的话还没有说完,猛地一声惨呼,一股血箭猛地从嘴里喷出。

    然后七窍出血,而且是黑色之血。

    然后,他的身躯狠狠砸在床上,一动不动。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