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15章:追杀萧牧之!人头京观
    (恭祝,感恩追寻天下01成为本书的新盟主)

    “请问,是李文虺大人吗?”萧牧之的那艘战船上走出来了一名将领。

    李文虺道:“我是李文虺,你们是……广东水师的?”

    那名将领道:“末将是广东水师游击田有光,奉命前来支援镇南公宋缺大人。”

    事实就是这么荒谬,这位广西水师的游击将军,竟然被萧牧之驱动来围攻杜变。

    此时,李文虺已经顾不上他了,因为他隐约看到了杜变的身影。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杜变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肯定是自己思想义子太狠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幻觉。

    用力擦了擦眼睛,发现竟然真的是杜变。

    顿时李文虺狂喜,完全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

    杜变直接在船头上跪下,大声高呼:“孩儿拜见义父大人。”

    然后两边的船只飞快地靠近,还没有等到彻底靠近,李文虺迫不及待地跳了过来,直接落在杜变船只的甲板上。

    一把将杜变扶起来,捏着他的臂膀,颤声道:“好孩子,好孩子,好孩子……”

    杜变一下子也说不出话来。

    足足好一会儿,杜变道:“义父,您不是正在帮忙安南王黎昌迁都吗,怎么会来这片海域?”

    李文虺道:“走陆路不安全,所以很多珍贵的东西都要走海路。”

    然后李文虺问道:“孩子,你怎么会来这里?广东水师为何会围攻你?”

    杜变道:“我去找莫氏王族的宝藏,然后在海路上被莫氏后人带着水师舰队包围,逼迫我交出一半。当然,之前当着桂王和厉如海的面,我也答应过,找到莫氏王族宝藏,分给莫氏后人一半。只不过他们用武力逼迫,我反而不想给了。”

    李文虺道:“一代英雄莫天南的宝藏?”

    杜变道:“对!”

    其实,这个宝藏是莫天南留给他的后继者,而不是留给子孙的,只不过这种事情杜变不好解释。

    李文虺道:“有多少?”

    杜变道:“五十九万两黄金。”

    李文虺惊呼,道:“这么多。”

    接着,李文虺痛惜道:“可惜,现在能用正确用银子的人都不多了。给皇帝陛下,他拨给边关的军队,超过大半会被那些将帅贪墨。”

    杜变道:“镇南公的军费还缺吗?”

    李文虺道:“上次我们支援了五十万两银子,所以缺口已经不大了,大概缺一百多万两银子。”

    镇南公宋缺军费已经用得很省了,另外一个地球,万历朝的朝鲜战争,一次性出动的军队还没有镇南公宋缺那么多,却足足花掉了八百万两银子,而镇南公宋缺加起来的军费都没有超过四百万两。

    当然,大战刚刚打起来,之后花的银子会越来越多。

    杜变道:“拿我就再捐给镇南公十万两黄金作为军费。”

    “好。”李文虺干脆道:“剩下银子,你打算如何用?”

    杜变道:“我想将大部分交给桂王和巡抚张阳明大人,请义父上书给皇帝陛下,请陛下下旨让桂王招兵买马,训练军队,预防厉氏的谋反。厉氏谋反的时间比我们想象中会早很多,或者明年,或者后年。”

    让藩王练兵,这是天大的干系,也是天大的责任。

    李文虺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

    李文虺道:“而且这么多黄金放在你这里,非常不安全。不过就算要给桂王殿下和张阳明大人练兵,也需要先让皇帝陛下派人接收,然后再转交给桂王和张阳明大人。”

    杜变道:“是!”

    李文虺道:“这次广西水师被私人驱使,而且竟敢围攻你。广西游击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但是我现在不能杀他,我会让镇南公宋缺杀他,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然后,李文虺又道:“你确实当众答应过,找到莫氏王族宝藏后,分给莫氏后人一半?”

    杜变道:“是,我当众答应过。”

    李文虺道:“莫氏后人和你关系如何?”

    杜变道:“她视我如同路人,不过她确实是反抗厉氏的力量之一。”

    甚至不止如此,系统还说过,这个莫寒对杜变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尽管杜变完全不知道这个脑残女对他重要在何处?

    李文虺道:“那分她五万两黄金如何,一来成全你的诺言,二来也让她招兵买马,未来有事,还有一支队伍抵抗厉氏。”

    杜变道:“凭义父做主。”

    李文虺上前道:“前面可是莫氏传人莫寒小姐?”

    “是我。”脑残女道。

    李文虺道:“我子杜变确实答应过找到宝藏后,分你莫氏后人一半。但是你竟敢带兵来围堵,并且试图强抢,所以答应给你的那一份,只能折半之后再折半。”

    脑残女莫寒冷道:“凭什么?这可是我莫氏王族的宝藏!”

    李文虺寒声道:“再减半,你再多一句嘴试试看?一分都没有了。”

    莫寒正要大怒,却被萧牧之阻止了,他躬身行礼道:“单凭李文虺大人做主!”

    李文虺寒声道:“再说我子杜变,根本不会私吞这笔金子,他会捐给镇南公,会捐给皇帝陛下。你们划一艘小船过来装银子。”

    片刻后,对方战舰上下来一艘小船,靠近杜变的船只。

    杜变点出五万两黄金,用绳子坠到小船上,交给莫寒。

    萧牧之拱手道:“李文虺大人仗义,我们就此别过了,后会有期。”

    李文虺寒声道:“你区区一个草民,竟然驱使朝廷水师来围攻我的义子?现在竟然还想走?”

    然后李文虺朝着季飘飘望去一眼。

    季飘飘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因为刚才萧牧之要动武的时候,何曾顾忌过他季飘飘的颜面?

    李文虺抽搐战刀,季飘飘冲出战刀,猛地跃下海面,朝着萧牧之所在的舰船冲过去,要去将他斩杀。

    萧牧之脸色一变,然后二话不说,直接跃下海水中,飞快地逃之夭夭。

    李文虺和季飘飘飞快加速,但是这萧牧之武功极高,水性极好,游得快极。

    而船头上的莫寒见之,竟然一声叱道:“你们想要做什么,休想伤害萧公子。”

    然后,她竟然也拔出利剑,跃下海面。

    李文虺见距离萧牧之越来越远,幸好他带来的舰船将领很有眼色,立刻驾驶战船逼近过来。

    “射箭,射强弩,上毒箭!”

    李文虺一声令下。

    “嗖嗖嗖嗖……”

    舰船上箭如雨下,黑压压地朝着萧牧之的方向射去。

    萧牧之快速潜入水底。

    “噗刺……”

    好象一支箭射中了他,海水中涌起一股红色鲜血。

    他彻底消失在海面上。

    “萧公子。”莫寒一声惊呼,然后快速游过去。

    李文虺和季飘飘也快速游过去,要借机将萧牧之斩杀。

    但是,在那片海域寻找了一圈又一圈,完全没有见到萧牧之的身影。

    足足找了一个多时辰,依旧毫无所获,所以不得不放弃。

    李文虺和季飘飘返回道船上,李文虺道:“我护送你去廉州港,这批黄金你先运到镇南公爵府,只有在那里才比较安全。”

    接着,他又朝广东水师游击道:“田将军,请你立刻去和镇南公的水师军队汇合。”

    田有光拱手道:“末将省的,这就去,这就去。”

    其实,他的品级比李文虺还要高一些,但李文虺威名太甚了,使得他见到了本能产生畏惧,就是不想被这个狠人惦记上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已经被李文虺惦记上的,距离他的死期已经不远了。

    然后,李文虺的舰队护送着杜变的船只北上,在船上杜变放出信鸽飞到百色东厂千户所,让纪大,纪二率领二百名天魔血军,用最快的速度前往廉州府。

    担心信鸽会飞失,一下子放出了十几只。

    ……

    一天一夜后,杜变的船到达廉州港。

    血蛟帮的水手和李文虺麾下的武士将这四十万两黄金搬运到镇南公爵府中,他自己留下四万两。

    血蛟帮的这些水手已经知道这里面是黄金了,但是表情有些怪,倒不是起了多少贪婪之心,而是任由谁见到了这么多黄金,心理都会有些变化的。

    血观音叱责道:“别这么没出息的样子,平时银子没有给够你们吗?”

    杜变拦住了发飙的血观音姐姐,拿出一根金条,大约几十两的样子,交给一个血蛟帮的水手首领道:“这批金子都要用来做军费。所以我只能给几位大哥这么多了,这根金条诸位拿去分了吧?”

    顿时那个水手首领赶紧摆手道:“大人折煞小的了,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血观音冷叱道:“让你们拿,你们就拿着吧,没有出息的东西。”

    那个水手首领接过金条,喜不自胜给杜变跪下叩首道:“多谢大人赏赐。”

    而镇南公爵夫人见到这么多黄金搬进了她的府邸,也顿时惊呆了,听到杜变说清楚来由后。

    镇南公夫人,还有镇南公世子立刻朝着杜变行了一礼道:“杜公子高义,我镇南公爵府一定会用性命保护这批黄金的安全,等着皇帝陛下派人来接收。”

    杜变还礼,弯腰更甚道:“有劳夫人,有劳世子了,那在下告辞了。”

    ……

    仅仅等了半天时间,纪大和纪二就已经带人赶到了。

    杜变问道:“家里一切可好。”

    纪大道:“几位大人在家,一切都好。”

    既然杜变的军队来了,那李文虺就要离开了,又要到告别的时候了。

    “义父,保重!”

    李文虺没有说话,只是再一次扶住他的肩膀,看着他良久,道:“终有一日,帝国中兴之后,为父就卸下所有官职,到那个时候我们父子就不需要远隔千里了。这一天或许会很遥远,或许十年,或许二十年,但我相信那一天一定会到来。”

    然后,他猛地转身,回到舰船上,扬帆起航南下。

    杜变下令纪大麾下的一百名天魔血军就地换装,直接穿上秘金铠甲,抄起秘金战刀。

    顿时,一支无坚不摧的冲锋队出现了。

    全黑的铠甲,全黑的战刀,看起来就如同黑暗利剑,完全站着一动不动,就充满了可怕的杀气。不仅仅是杀气,还有神秘感。

    将两千斤硝化甘油,两千瓶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秘密杀器的绿色液体装入两辆马车中,桶和桶之间堆满泥沙进行固定和缓冲。

    “出发,返回百色府!”

    一声令下,二百人护送两辆马车朝着百色府方向而去。

    如果路上遇到有人劫持,就算来一千人都没用。有了这一百名秘金铠甲的无敌冲锋队,杜变有信心将一千个敌人都斩尽杀绝。

    然而,一直都到百色府城外的时候,都没有人来劫持。

    不过这也很正常,萧牧之肯定不愿意别人来分这笔宝藏,所以当然不会把杜变的行踪告诉李道嗔或者百色参将阎枭,而且杜变进出城都是走的密道。

    不过,一路上见到了很多血迹和尸体,而且还有兵马军队肆虐过的痕迹。而且这些尸体都被斩掉了脑袋,看得杜变越来越愤怒,身体越来越冰凉。

    这次,杜变依旧走密道进入城内。当他回到百色东厂千户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刚刚听到响动,桂王就直接冲了出来,急切道:“你终于回来,终于回来了。”

    杜变道:“情形如何?怎么这么重的血腥味?”

    桂王道:“为了逼我们离开,然后对你动手,阎枭军队和李道嗔天道会武士扮作盗贼,在周围州府疯狂肆虐,每天杀得人越来越多,一开始杀几百人,现在每天杀千人之多。而且就将人头堆在东厂千户所的对方,让我们看清楚这些人头,让我们知道这些无辜百姓是因为我们而死的。”

    “什么?”杜变一听,顿时气血上涌。

    难怪这里有如此浓烈的血腥味,难怪一路上看到了那么多血迹,那么多无头的尸体。

    他是从千户所的后门进来的,所以没有看到这些人头,立刻冲到前门一看。

    果然,无数人头堆成了京观,粗粗一数,起码有两三千颗脑袋。

    这些都是无辜的百姓,阎枭和李道嗔这两个畜生,为了逼走桂王,为了杀掉杜变,竟然杀死这么多良善平民,真是禽兽不如。

    杜变朝着这些人拜下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一定将那些畜生斩尽杀绝!”

    桂王走了出来道:“我每天的心焦如焚,但是你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表面上他们好像是为你而死的,然而并不是。他们的死,是因为我大宁帝国的虚弱。这才使得那些苍狼虎豹横行跋扈,滥杀无辜。你今日所为,就是为了阻止明日更大的杀戮。要说责任,我这个朝廷藩王责任更大。”

    杜变道:“王爷,朝廷的祖制该变一变了。这次我从莫氏王族的宝藏中得到了五十九万两黄金,给了莫氏后人五万两,捐给镇南公十万两,我自己留四万两,还剩下四十万两,现在放在镇南公爵府中。厉氏吞并西南土司联盟的速度比想象中快很多,或许明年,或许后年,厉如海就会起兵谋反。到那个时候就不是十几万大军了,而是三十万,甚至更多。而如今镇南公大军在安南王国,云南,贵州,四川,广西四行省加起来的军队仅仅只有不到十万,而且完全都是渣渣,根本不堪用。所以我们需要用最快速度练起一支精锐的军队,等到厉氏谋反的时候,手头上也不至于无兵可用。我已经让义父李文虺上书皇帝陛下,甚至让他说动镇南公爵宋缺大人一起上书,让皇帝下旨,让王爷和巡抚张阳明大人,镇南公世子三人联合负责这次的招兵,练兵。这批黄金足够练出一支十五万的军队,甚至还不止。”

    桂王顿时被杜变的大手笔惊呆了。

    五十几万两黄金啊,说交出来就交出来。

    这是何等的高尚,何等之赤胆忠心。

    桂王的眼圈瞬间就红了,然后直接鞠躬到底,泣声道:“我宁氏何德何能?竟然会有尔等忠诚良将,就算是为了你,为了你的义父,这大宁帝国也不该亡!”

    深深吸一口气,桂王忍住泪水道:“我这就去上书给陛下,请求在广西练兵抵御厉氏。大不了战后我立刻辞去王位,让世子继位,甚至我桂王一系被撤藩也在所不惜。”

    桂王说得一点都不矫情,一旦他接下这练兵的差事,那么大战之后,就是他遭难之时。到那个时候,会有无数的文臣武将上书皇帝,藩王执掌兵权是朝廷之祸,今日不反,明日也会反。

    所以到那个时候,桂王为了自证清白,辞去王位,甚至自请撤藩也是大概率事件。尽管他早已经没有真正的藩属地了,表面上梧州府是他的领地,但是他真正能管的也就是桂王府的那一亩三分地而已。

    杜变朝着桂王拜下道:“相忍为国!”

    桂王回礼:“相忍为国。只要我们一离开,阎枭的大军就会立刻来围攻你的千户所,足足有几千大军,你如何抵御?”

    杜变道:“桂王放心,这次从莫氏的宝藏中,我得到了一批秘密武器,虽然数量不多,但打这一战完全足够。不但能大获全胜,而且还要让阎枭贼子的军队有来无回,为我大宁王朝拔掉这一颗毒牙。”

    桂王盯着杜变道:“尽管我完全无法想象六百人如何打赢五千人,但是我相信你,你一直都在创造奇迹,而且说出的每一件事情都做到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放心离开百色府了,我们早走一刻,无辜的百姓也能少死一些。”

    次日一早,桂王,张阳明巡抚,杜江布政使离开百色府。

    几乎一个时辰后,在外面杀戮的阎枭大军停止了杀戮,开始集结。

    几千大军,身上血腥冲天,杀气无限。

    阎枭寒声道:“桂王匹夫,果然承受不了压力了吗?终于要放弃小阉狗杜变了吗?终于灰溜溜走了吗?”

    然后,他面孔一狞,吼道:“大军进发,将东厂千户所衙门踏为平地,将杜变小阉狗碎尸万段,将其党羽斩尽杀绝。”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万多字。因为去镇上买药所以更新晚了一些。在卫生院我顺带问了一句有没有安眠药,那医生用诡异目光看着我,大声说没有没有。

    拜求月票,拜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