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09章:屠杀大胜!系统没你我照样赢
    “还有,你说得没错,我只有一年多的性命了。”纪阴阴叹息道:“这一年多时间,我想要和正常小女孩一样,过一个幸福的童年。”

    她仰起头,望着这满屋的金碧辉煌道:“这些都是早先莫氏给我准备的,后来厉氏又添加了一些,但却不是我想要的。不过近年来厉氏也已经完全不在乎我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来劝降我了。上天让我返老还童,或许就是想要弥补我没有童年的遗憾吧,让我渡过一个完整的人生。”

    接着,她的声音完全变成了正常**岁的小女孩道:“从今以后,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了,不再是天魔教主了。”

    这才是杜变能够说服她的原因。

    人之将死,心中想的就会不一样。

    此时的纪阴阴,只想着过完人生最后的这个阶段,弥补整个人生遗憾。而他的这几百名童军是唯一放心不下的,在二十几年前,这些天魔军对她而言只是工具,但现在对她而言却是她的唯一牵挂,是她的孩子,尽管她现在也只是**岁的孩子。

    这几百名天魔童军是一群心智不全的人,当时天魔教专门寻找了大批的孤儿,从小进行洗脑,灌输对教主纪阴阴的忠诚,从小只教会他们战斗,其他的几乎一概不知。

    在十几岁的时候,他们就跟着纪阴阴一起被俘了。在黑崖监狱中被囚禁了十几年,心智变得更加残缺。

    纪阴阴死了之后,这些人只有两种结果,最大的可能是所有人跟着她一起殉葬。

    第二种可能,流落到外面的世界变成杀戮狂魔,然后更加悲惨地死去。

    这群人必须有一个领袖,因为他们不会思考,只会服从命令!

    杜变不成熟,地位不够高,也给不出什么像样的筹码和承诺。

    但在纪阴阴眼中,他或许是这群童军最好的主人,因为他足够……天真。

    纪阴阴伸出小手道:“杜变哥哥,牵着人家走。”

    杜变稍稍一颤,道;“起码,给我一身衣衫,否则我要是牵着你,总感觉是在某个犯罪现场。”

    光溜溜牵着一个**岁模样的美丽萝莉?典型就是十年起步,死刑活该啊。

    一个天魔教侍女拿过来一套衣衫,杜变穿上之后,牵着纪阴阴的小手往外走。

    ……

    来到外面的大囚室!

    “点亮火把!”

    所有火把点燃。

    杜变看到了这些天魔教童军!

    当然,现在他们已经不童了,全部都三十几岁了。

    当在黑暗的时候,他们显得非常吓人,眼睛如同野兽一般发出绿色的荧光。

    这是因为他们从小服用了某种药物的后遗症,这种药物能够麻痹他们对疼痛的感觉,使得他们在战场上完全不知道疼痛为何物,但使得他们的眼睛发生了变化,如同猫眼一般颜色。

    但是火光亮起之后,杜变见到了完全是另外一群人。

    他们看上去根本不像是野兽,反而是一个个安静清秀的人。

    每一个人都很瘦,但每一个人都很精壮,身上的肌肉如同钢铁一般。

    看上去,每个人都像是有精神障碍的自闭症患者。

    就算在牢房里面,他们每天依旧过着一丝不苟的生活,甚至和在天魔教中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修炼。

    天魔教在训练他们的时候,完全是当成最精锐的军队训练,而不是所谓的武道高手。

    武道高手单打独斗很厉害,但是在战场上,集体的力量确实最大的。

    而天魔教童军,就是这么一支如同机器人一样的铁军。

    只不过是用药物,纪律,还有近乎邪恶的洗脑术训练成的铁军。

    尽管坐了十几年的牢房,但他们一点都不脏,从头发到指甲都干干净净,修剪得整整齐齐。

    杜变他们是忽然出现的,没有任何时间准备的,但见到他们的第一眼,这些人都是整整齐齐地列队,仿佛时时刻刻都保持列队状态,吃饭如此,训练如此,洗澡如此。

    而且他们的眼睛是麻木的,几乎没有任何波动。

    但是当纪阴阴出现的时候,他们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的狂热。

    几百个人如同一个人,瞬间整齐跪下。

    “拜见主人!”

    他们从三四岁起就被带到了天魔教,然后每一天都在被洗脑,使得他们的世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主人纪阴阴。

    他们的一生只有一个使命,那就是为主人而战,为主人而生,为主人而死。

    杜变发现,这些人每个都没有胡子。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这些人都被阉割了,被割去了卵蛋。

    因为**会让人分心,会让人贪婪,会影响战斗力。

    这些天魔教童军天生就是战争工具!

    幸亏当年纪阴阴的童军计划只是刚刚开展,还没有来得及培养太多,也没有来得及让他们成长。

    否则再过十几年,纪阴阴手中有了几千上万民天魔血军,那会是什么后果?

    那真的要横扫整个西南,建立天魔帝国了!

    杜变快速数了一下,大约有六百名天魔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甚至他觉得这些人的长相都差不多。

    六百名虽然不多,但是也足够了!

    说来也是天意,这些人被阉割了,结果归了杜变这个阉党。

    纪阴阴指着杜变道:“从今以后,他就是我的哥哥。”

    这话没有毛病,尽管她已经五十几岁了,但完全是**岁的小女孩模样。

    纪阴阴又道:“所以从今以后,他也是你们的主人!”

    这六百名武士望着杜变,整齐跪拜叩首道:“拜见主人!”

    六百个人,动作整整齐齐,如同一个人。

    之后他们直起身体,眼睛死死盯着杜变,要将他的面孔彻底记住,就好像要把杜变这个人植入自己的脑袋一般。

    被俘虏对于他们来说或许不是一件大事,但此时这一刻对于他们肯定是一件大事。

    因为他们的脑子里面要多一个人了。

    盯着杜变足足一分钟后,已经完全记住他了。

    他们的目光又变了,变得狂热起来,只不过没有像对纪阴阴那么样狂热。

    在他们心中应该是分得清清楚楚的,第一主人纪阴阴拥有最高权限,杜变只能拥有第二权限,当第一权限和第二权限产生冲突的时候,以第一主人作为最高意志。

    “纪大,纪二,纪三,纪四,纪五,纪六,出来!”

    顿时,六名天魔血军向前一步出列。

    纪阴阴说道:“这六人是这支血军的百夫长,全部都是四品武者,拥有很高的战场素养,读过许多兵书,非常精通战场阵法。”

    战场的军官,武功有四品武者足够了,因为他们完全靠力量杀人,很少靠内力。

    因为内力玄气,根本支撑不了几次挥刀,而在战场上至少要劈砍几百上千次。

    任你武功再高,哪怕是大宗师级强者,玄气内力一耗尽后,一群士兵就可以把你杀死。

    “从现在开始,我不发布命令了,我要做一个幸福的小女孩了。”纪阴阴笑道:“开始发布你的第一个命令吧!”

    杜变望着这六百名天魔血军,道:“越狱!”

    “是!”

    ……

    半个多时辰后!

    杜变带着六百名天魔血军成功越狱。

    冲出水面之后,这六百个人第一时间开始在地面上列队,只要超过两个人以上,他们都要排得整整齐齐。

    而等候在这里的季飘飘,莫野等人无比惊喜望着这一切。

    过去的这一个多时辰,完全是无比漫长和煎熬。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要跳入密道进入黑崖监狱,但全部被季飘飘阻止了。

    这个时候他们再潜入黑崖监狱,非但不能帮助拯救杜变,反而可能坏了杜变的计划。

    如今杜变成功归来,而且竟然成功地得到了这支天魔血军,让他们怎么不欣喜若狂。

    而且比起残血帮的那些莫氏残余势力,这支军队简直强大得太多太多了。

    六百名天魔血军全部集结完毕后,杜变发布了第二道命令:“攻打黑崖监狱,夺取武器,铠甲,弓箭!”

    “是!”六名百夫长道。

    在六人的指挥下,这六百名天魔血军快速地变阵,从整齐的军阵,变成了分散的偷袭尖刀阵形。

    六百个人,弯腰快速地朝着黑崖监狱的入口潜伏过去。

    半个小时后,战斗结束!

    看守黑崖监狱的一百多人全部被杀得干干净净,而且绝大部分是被杀死在睡梦中。

    六百名天魔军,只有一百多人成功换转,只有一百多人有兵器。

    “进百色城,夺回东厂千户所,斩杀叛徒张逍!”

    而且在百色城内,李文虺这些年布置的几个秘密据点内,隐藏着大量的衣甲,兵器,弓弩。

    ……

    天即将亮了!

    旧东厂千户所内,叛徒千户张逍一夜未眠。

    对杜变等人的搜捕依旧在继续,但几乎毫无所获。

    当然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抓住了杜变的两个党羽。

    陈平腿断了,张玉仑几乎不会武功,两人被留了下来,隐藏在东厂在百色城内的某个据点内。

    没有人出卖,仅仅只是偶然,这两个人没有躲过大搜捕,被张逍抓住了。

    此时,两个人都被绑在木架子上,下面堆满了柴薪。

    “啪啪啪啪……”

    张逍亲自出手,足足抽了二人几十鞭,直接将两人打得遍体凌伤,陈平因为腿断,此时在被鞭打,更是直接晕了过去。

    说真的,张逍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这么生气愤怒。

    没有理由啊,杜变已经逃走了啊,自己已经攻占了旧东厂千户所,杜变反而沦为了丧家之犬,他才是胜利者啊,为何会如此愤怒?

    因为妒忌?也不是,在他看来,杜变只是一个幸进之徒而已,根本就一文不值。

    他不知道,但他就是愤怒,想要将杜变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他猛地爬到旧东厂千户所最高处,厉声道。

    “杜变小丑,你出来啊!”张逍厉声道:“你来看看啊,这是你的两条走狗,现在饱受我的折磨。你作为主子,连自己的手下都保护不了,你还算什么东西?跳梁小丑而已!”

    “李文虺真是瞎了眼睛,才会把你收为义子。”

    “杜变,你这个小丑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竟然还敢来百色府?而且只带着区区几个人就来了?李文虺也是被猪油蒙了心,竟然派你这样的小丑来百色府?”

    “你这样的货色,连给我提鞋都不配,还妄想成为广西东厂的少主人?哈哈哈哈,荒谬至极啊!”

    “杜变,你这个跳梁小丑就只会躲躲藏藏吗?你被卵蛋被阉割了,难道勇气也被阉割了吗?”

    “跳梁小丑,你的两条走狗马上就要被我杀了。”

    他的手猛地一挥,顿时一名叛变的东厂武士拿过一支火把,走到木架子之下。

    只要一声令下,他就点燃柴薪,直接将陈平和张玉仑烧成焦炭。

    这两个人跟随杜变以来,几乎没有享福一天,倒是遭了很多罪过。

    “杜变小丑,我倒数五个数,你如果再不出现,你的两个走狗就要被烧成焦炭了。”

    “五!”

    “四!”

    “三!”

    “嗖……”

    晨曦的黑暗中,一支冷箭从某个非常刁钻的角度射来。

    瞬间,把那个手持火把的武士射死,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火把也被带着飞出了几米,掉落在地。

    叛变东厂千户张逍不怒反喜,大笑道:“愚蠢的杜变,你终于来了啊。真是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你的愚蠢啊,我让你出来你就出来啊。为了区区两个走狗,你竟然来送死,真是愚蠢至极啊!”

    陈平已经昏厥了。

    张玉仑听到后,立刻睁大眼睛搜索杜变的身影,大声喊道:“大人,走啊,走啊,不要出现,不要管我们!”

    陈平顿时也幽幽醒来,忍着可怕的痛苦,也跟着嘶声喊道:“主人快走,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小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有半点后悔,只是可惜没有能够跟着主人建功立业,走啊!”

    叛变千户张逍小道:“杜变小丑,你在哪里呢?出来让我看看啊,我还没有见过你了,你这样纯粹的蠢货让我看看啊,李文虺到底是何等的眼瞎,会选择你这种人作为继承者。”

    片刻后,杜变出现在街道对面的一栋房屋窗户中。

    他望着几乎癫狂的叛徒张逍,淡淡道:“你真可怜。”

    “杜变小丑,你真的出现了?什么?我可怜?我可怜?”叛徒张逍道:“你这个蠢货竟然说我可怜?你马上就要落在我的手中,马上就要被我扒皮抽筋了,竟然说我可怜?”

    紧接着,张逍脸色一寒下令道:“去,把杜变小丑抓过来,我要将他扒皮抽筋!”

    “是!”

    顿时,上百名武士朝着杜变所在的房屋快速冲过来。

    与此同时!

    一队又一队的东厂武士,从昏暗的街道中出现。

    整整齐齐,却又无声无息。

    六百名天魔血军,已经全部换转完毕,成为了东厂武士。

    大概,这是帝国最精锐的东厂武士了。

    六百个人冲出来,快如鬼魅,脚步踩地的时候,却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

    仅仅片刻,属于杜变的六百名天魔东厂武士在街道上,迅速完成了集结。

    叛徒张逍脸色猛地一变。

    这支东厂武士杜变是从哪里找来的啊?

    不可能是从桂林带来的,因为没有任何情报。

    这是从地里钻出来的?

    不过就算杜变有几百人那又如何?

    他手中也有五六百武士,而且占据着地利优势,有围墙和房屋作为掩护。

    “集结,集结,集结!”张逍下令道:“准备战斗,准备战斗!”

    片刻后,张逍手下的几百名武士完成了集结,在围墙之后列队。

    “杀!”

    “杀!”

    杜变和张逍同时下令!

    瞬间,旧东厂千户所内,箭如雨下。

    杜变的天魔东厂武士,整齐举起盾牌,成为一个乌龟壳一样的防御盾牌阵,整个动作快速整齐之极,没有任何差错。

    “砰,砰,砰……”

    六百名杜变的天魔军,就这样直截了当开进了旧东厂千户所内,不慌不忙,整齐如一。

    “斩尽杀绝,一个不留!”杜变下令!

    冲入旧东厂千户所内,六百名天魔军变阵。

    然后……

    便是一面倒的屠杀!

    张逍的几百名武士完全各自为战,慌乱一片。

    而杜变的六百天魔军,分成几十支小队,每一个小队都如同精密的杀人机器,互相掩护,互相交替,完美配合。

    “唰,唰,唰……”

    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杀,杀,杀!

    没有一点点抵抗力,没有一点点悬念。

    张逍的几百名武士,成片成片倒下,成片成片死去。

    短短一刻钟,战斗结束。

    张逍麾下的几百名武士,被屠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杜变闭上眼睛进入冥想,发声道:“梦境系统,你看到了吧?就算没有你,我也能赢。就算没有你,我也大获全胜!”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九千多字,这是我上架以来首次更新一万字以下。

    明天要回老家过年,今天要收拾东西,取钱,这大概是二十天来我第一次出门吧。明天一天在路上,但你们懂的,不可能断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