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08章:征服天魔女教主!得到天魔军
    杜变还真是第一次现,人的眼睛竟然是可以出绿光的。

    而且足足几百双这样的绿眼睛,被它们盯着,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紧接着下一秒钟,他就被几只大手抓住了,然后被扒光了衣衫,真的扒光得干干净净。

    这还是杜变第一次被这么扒光啊。

    在某些监狱里面,那些凶残的囚犯没有女人,就挑那些秀气娇嫩的男孩子泻火。

    而美剧里面那些囚犯跟这里的囚犯比起来,简直温顺得如同绵羊,这些人才是真正的穷凶极恶。

    不过杜变显然是多虑了,这群将他扒光的都是女人。

    不过,女人也不行啊,起码十几个呢。

    再说,杜变是太监啊,就算想要满足这些如狼似虎的魔教女人也不可能啊。

    不过,杜变还是多虑了。

    因为这些女人直接将他按到水里,然后拼命地洗洗刷刷,每一个角落都刷得干干净净。

    接着,将他放在一个石板上,朝着黑崖监狱深处抬过去。

    这个时候,杜变其实是可以用精神攻击术反击的,但是他没有。

    如同贡品一般,杜变被抬进了一个小囚室之内。

    这个黑崖监狱,是完全根据天然地穴改建而成的,所以基本上都是石洞。

    而这个小囚室,竟然是少有的金碧辉煌。

    这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精美的食物,漂亮的衣衫。

    这里的每一件家具都非常考究,还有一张大床,看上去就舒适无比的大床。

    再看这里的衣衫,从小到大都有,但大多都是裙子。

    更加羞涩的是,这里还有很多丝绸小裤儿,还有一些肚兜。

    这里的杯子,都是镶金带玉的。

    在监狱,竟然有如此奢华的牢房,真不知道是谁住的。

    看这些服侍,主人应该是一个女人。

    把杜变洗得干干净净,也扒得干干净净,如同贡品一般抬上来,难倒是为了满足某位女大佬?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对光溜溜的杜变熟视无睹,将一盘又一盘的美味佳肴端了上来。

    各种各样的美食,摆满了整整一桌。

    这可是监牢啊,竟然吃得这么好?这是供应哪一个大佬啊。

    所有的菜都上齐了之后在,所有的烛火熄灭,小囚室里面彻底的黑暗。

    “请主人用餐。”一个女子道。

    片刻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口中的主人走了过来,坐在了华贵的椅子上,开始拿着华丽的餐具,一点一点用餐。

    杜变看不见这个主人的样子,但是可以感受到此人吃东西非常讲究,每一样东西只吃一点点,然后基本上不会碰第二口了。

    “主人渴了吗?”女子问道。

    “嗯。”主人低低应了一声,是一个女子,声音有些怪。

    “奴婢斥候主人喝东西。”那个女子道,然后拿来一把刀子,割开杜变的手腕放血。

    这个时候,杜变依旧可以反击,也可以阻止,但是他没有。

    那个主人端过了一杯血,喝了下去,就如同喝红酒一样。

    “主人觉得如何?还喝吗?”女子问道。

    那个主人显然摇了摇头,表示不喝了。

    然后,那个女子就要朝着杜变的胸膛猛地刺下去,就要取掉他的性命。

    把他抓过来,洗得干干净净,仅仅只是为了饮一杯血。

    这就是天魔教!

    此时,杜变的内力激射而出。

    那个用匕刺他的女子感觉到是六品武士的内力,便也没有在意,直接挥手一挡。

    “轰!”

    一股强大的断魂影精神力,猛地击打这个女子的脑域。

    “啊……”

    瞬间,她的大脑仿佛猛地炸开,精神脑域瞬间一片空白,一声惨叫直接飞了出去。

    “精神攻击术?”那个主人出了惊愕之极的声音,道:“你是谁?”

    杜变道:“纪阴阴教主,我已经知道你的模样了,用不着把所有的烛火全部熄灭了,现在应该害羞的是我才对!”

    这个住在华丽囚室的人,这个喝血的人,这个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便是曾经叱咤天下的天魔教主纪阴阴。

    二十年前,不管是宁宗吾,还是李道嗔,又或者季青主、厉如海都还默默无闻的时候,这位纪阴阴教主就已经名震天下。

    她的天魔教,纵横整个西南,毫无对手,死在她手里的宗师不下五人之多。

    当时整个西南的武道门派,被她横扫一空,当时的天魔教几乎统制整个西南武林。

    没错,这就是一位如此牛叉的级Boss级人物。

    然而不知道为何,天魔教几乎在短短几个月内忽然衰败,教中高手纷纷毙命。

    紧接着,朝廷,莫氏,厉氏都趁机出兵围剿。

    两年时间内,在那场决战中,北冥剑派出动几百名高手,联合西南土司联军几万,还有几十个门派的几千名武士,围攻天魔教总坛厄运山。

    那一战,显赫一时的天魔教几乎灰飞烟灭,教中所有的高手几乎都死完了。

    幸存下来的,全部都是当年守卫在天魔教主身边童军,当时年龄都在十七岁以下。

    如今,天魔教主和他的教众被囚禁已经过十几年了,这些人也三十几岁了。

    这些童军,从小被天魔教主养大,不但视她为主,而且还视她为母,虽然武功在教中不算高,但却是最勇敢,最忠诚,最狂热的。

    天魔教兴盛之快,覆灭之忽,都让人非常错愕。

    真正的原因,几乎没有人知道。但杜变却知道,准确说不是杜变知道,而是犬舍大师知道。

    杜变是读取犬舍大师的记忆才知道的。

    如今,这位天魔教主应该已经五十几岁了。

    “虚张声势,杀了。”天魔教主纪阴**。

    几个女子上前,直接要取杜变性命。

    “纪阴阴教主,天魔教之所以覆灭是你强行修炼《天魔策》的第九卷,导致筋脉逆转,你的武功不进反退,而且开始返老还童,如今的你应该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吧?”杜变喊道:“所以我说,你不需要熄灭烛火了,我知道你的模样。”

    这话一出,全场彻底寂静。

    足足好一会儿后在,烛火再一次亮起。

    杜变终于看到了天魔教主纪阴阴的模样,。

    硕大的宝座上,坐着一个粉妆玉琢,精致绝伦的小女孩,真的只有七八岁的样子。

    这张面孔,一旦长大了,应该比厉婠婠都要美丽,妖娆。

    唯有她的眼睛,是和年龄不符的成熟。

    尽管早就知道了这个事实,但杜变见到之后,还是彻底震惊了。

    这算什么?天山童姥吗?

    但人家天山童姥从小到大都是这幅模样的,不像是纪阴阴,真的就是筋脉逆转,每一天都在返老还童。

    这到底是什么原理啊?真是太诡异了啊!

    天魔教之所以覆灭,也就是因为她的返老还童,使得修为一天天下降,最终不敌众多高手。

    而不管是莫氏,还是厉氏囚禁她,都是因为将她视为宝物,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挖掘。

    “这个秘密,你为何知道?”天魔教主纪阴阴问道。

    不过一个小女孩的模样,用这种口气说话,真是好怪啊。

    杜变道:“家师犬舍,曾经在贵教呆过一段时间,向您宣扬佛法,希望您减少杀戮。您留他做客半年多,觉得他是一个非常高尚的谈伴,但仅此而已,并没有因为家师的话而减少任何杀戮。”

    接着,杜变又道:“您之所以强行修炼《天魔策》的最后一卷,是想要青春永驻,让那个年轻你十岁的男人迷恋你。结果失败了,导致你修为减退,返老还童。”

    或者,这也不算失败,算是另外一种成功。

    “这个男人,就是如今北冥剑派宗主宁道玄,当年也正是他率领北冥剑派高手灭了天魔教。”杜变道:“他出现在您的身边,本身就是一场阴谋,一个美男计。”

    毫无疑问,这是纪阴阴心中最痛的往事,哪怕过去了二十年了,现在说起来依旧心痛如绞。

    “你处心积虑来见我,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吗?”纪阴阴寒声道:“说完,那你可以去死了。”

    他一个七八岁小女孩的模样,说出这么狠毒的话,还真是违和感很强。

    杜变道:“是我来和你谈判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哪怕厉如海都不太关注你了。因为你被囚禁了十几年,依旧没有表现出什么特质,就只是每天都在返老还童。除了这几百名曾经的童军之外,其他人几乎也将你忘记了。”

    纪阴阴盯着杜变一动不动。道:“你还有三句话,说完后就去死!”

    顿时,几十名女子涌了进来,纷纷剑指杜变,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将杜变刺杀成为马蜂窝,哪怕他有精神攻击,也无法一下子攻击这么多目标。

    “你这几百名童军,当然现在都已经三十几岁了,我全部要了,请他/她们向我效忠。”杜变道。

    “第一句说完了。”纪阴**。

    顿时,几十名女子上前一步,手中利剑距离杜变,仅仅只有一尺。

    杜变道:“你返老还童的度在加快,最多不过一年半,你就要恢复生命的最初状态。换一句话说,还有一年半你就要死了。”

    “第二句话说完了。”纪阴**:“还剩下最后一句,你想好说什么,否则你就死定了。”

    几十名女子再上前一步,几十支剑已经顶着杜变的身体了,只要往前一递,杜变就被刺出几十个孔,必死无疑了。

    还有最后一句话。

    杜变闭上眼睛!

    他没有梦境系统的预知了,也无法在梦境中预演了。

    最后这一句话,他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告诉纪阴阴,他有办法救她。

    当然,某种程度上杜变在撒谎,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拯救纪阴阴。

    但是,他可以想办法将纪阴阴瞬间冰封起来,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一种近似液氮的东西,瞬间冰冻休眠。

    当然,这种技术在地球上也不成熟,也无法让一个人冰冻却不损伤生命。

    但是,纪阴阴曾经武功级高,而且她体内返老还童的能量很诡异,或许冰封真的能够让他不死。等到杜变找到解决的办法,再让她复苏。

    第二个选择,告诉纪阴阴,等到她死了,她的这几百个童军何去何从?而杜变愿意保护他们,培养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得到完全的挥,而不适于死在这个黑暗的囚牢之内给纪阴阴陪葬。

    如果是梦境系统,一定会做出第一个选择,因为他们彻底的理智。

    纪阴阴是一个冷血残酷的人,所以应该最在乎自己的生死,所以第一个选择是最正确的。

    杜变又要赌命了!

    “最后一句话,不要让这几百名童军跟着你陪葬,从今以后我保护他/她们,我带领他们,我让他们的人生不再虚度,尽管他们可能明天就会死,死在战场之上。但至少不会死在这个黑暗的囚牢之中。”杜变最终选择了情感。

    她选择纪阴阴重视这些童军,过她自己的生命。

    这一次,他没有用任何聪明,没有用系统作弊,而是直接把自己的性命放在赌桌上。

    他赌人的情感,战胜理智。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红色光影道:“愚蠢的宿主,他死定了!”

    “好愚蠢的承诺啊!”纪阴**。

    是啊,这也是杜变做过最愚蠢的承诺了,一点实锤都没有。

    纪阴阴望着杜变的面孔,缓缓道:“刚才你在犹豫,显然你最后一句话,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是什么?”

    杜变道:“我可以想办法将你冰封起来,这样等到解救的办法时,在将你解冻复苏。”

    纪阴**:“这最后的机会,你为何没有选择这句话。”

    杜变道:“我赌你不愿意这些人跟着你陪葬,我赌你重视这些人,过你自己。”

    纪阴**:“曾经有许多人游说我,都说要让我怎么样怎么样?要如何帮助我,救治我,只有你这个蠢货例外,说要解脱拯救我的这些童军!”

    纪阴阴又问道:“你是什么身份?”

    杜变道:“东厂试百户。”

    纪阴**:“好小的官啊。”

    然后,她深深吸一口气道:“你赢了,这支天魔军交给你了,我不愿意他/她们跟着我陪葬!”

    杜变心中激动,他的第一支军队就这么到手了,杀回去的时候到了,逼着系统做决定的时候到了。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