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04章:系统决裂!凤凰涅槃!(重要)
    顿时,杜变大脑内亮芒一闪,如果闪电划过。

    然后,他的整个大脑彻底一片空白,接着很快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和寂静。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仿佛过去了一秒,又仿佛过去了很久。

    杜变的大脑又亮起一道光芒。

    “感受到了吗?”梦境系统。

    杜变道:“感受到了,这就是死亡的感觉。”

    梦境系统道:“可怕吗?”

    杜变道:“可怕,仿佛陷入了无边无际的虚无,冰冷,黑暗。”

    梦境系统道:“那么以后还敢违逆我的命令吗?”

    杜变沉默了一会儿,道:“抱歉,我还是那句话。你规划的路线我会尊重,但选择权在我。我是单独的个体,我不是你的傀儡。”

    梦境系统道:“你不怕死?”

    杜变道:“怕死,但到了这个时候,如果我退缩了,那我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那我的人生就毫无意义。”

    梦境系统道:“你是不是仗持自己是我们最后一个希望,所以有恃无恐,觉得我们根本不敢抹杀你?”

    杜变道:“是有这种想法,但是现在决定我的行为是我的意志,我个人的自由意志。”

    梦境系统道:“我可以告诉你,你虽然是两个地球最后一个基因匹配的穿越者。但我们也未必是非你不可的,我们可以扶持这个世界土著。尽管他们没有受过现代教育,很多东西理解起来要慢很多,但我们不是非你不可的。”

    杜变道:“但这个世界的土著,对另外一个现代地球没有任何情感,也没有任何理解,这是致命缺陷。”

    梦境系统道:“杜变,没有我,你只是另外地球上的一个花花公子而已。就算在这个世界也只是一个小阉党而已,没有我,你算什么天才?我可以告诉你,在这个危机四伏的百色府,没有我你连三天都活不下来。”

    然后梦境系统道:“你又想利用我,又不想听从我的命令。没有这样的好事,你做出一个选择,要么乖乖听话,听从我的每一个命令,老老实实按照我规划的路线去走。要么我彻底陷入寂静,不会给你任何帮助,任由你愚蠢地去横冲直撞,任由你去送死。”

    杜变道:“要么做狗,要么失去你的任何帮助对吗?”

    梦境系统道:“对!到时候你就会彻底看清楚你这个所谓天才的真面目,你就会现没有我,你根本什么都不是。”

    杜变道:“那我就做一次愚蠢冲锋的唐吉可德。”

    梦境系统道:“此时的季飘飘已经走火入魔,筋脉近乎全毁,一身修为也几乎毁掉,对你已经没有什么帮助了。她的筋脉伤势,靠这个世界根本无药可救,只有依靠另外一个世界的圣元丹。然而这个圣元丹在哪里只有我知道,没有我你就休想救她。”

    杜变道:“我试试看,靠着我一个人的力量能不能救他。”

    梦境系统道:“百色府危机四伏,你身边只有区区不到十人,弱小得如同一只小鸡。没有我规划的路线,你根本得不到青龙会的支持。因为你愚蠢地选择了一个已经失去大部分武功的季飘飘,而放弃了整个青龙会。没有我的帮助,你也根本得不到莫氏故旧的效忠。你在百色府拉不起任何军队,靠着你身边那不到十个人,你根本活不过三天。”

    杜变咬牙道:“我想试试看,我非常渴望得到你的帮助,但如果代价是成为一条狗,那就算了。”

    梦境系统寒声道:“那如你所愿,接下来时间我会彻底从你的脑域消失。你会看到你这个天才愚蠢的真面目,希望你要死的时候,不要哭喊着求我出来,我会冷眼旁观看着你死,然后启动我们的备选方案,扶持这个世界的土著。”

    杜变道:“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究竟会不会死?靠着我自己的能力,能不能在百色府杀出一片天空。”

    梦境系统二话不说,诡异光芒直接熄灭。

    至此,梦境系统和杜变,至少暂时彻底决裂。

    ……

    “走,杜变弟弟,我们去你的东厂千户所。”季飘飘牵着杜变的手道:“我必须告诉你,因为走火入魔,我的筋脉近乎毁灭性损伤,我的武功已经损毁大部分,或许我没有什么用处的。”

    杜变道:“我看中的是你对大宁帝国子民的炽热之心,而不是武功。还有,你损毁的筋脉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你治好,我说到做到。”

    “哈哈哈……”季青主大笑道:“小阉狗无知者无惧,大放狂悖之言。你知道走火入魔是多么严重吗?只有背靠青龙会才有一丝治愈的希望,跟着这个小阉党,你就注定筋脉全毁。”

    季飘飘望着杜变,然后道:“我相信你。”

    然后,她牵着杜变走往外走去。

    “等等我。”血观音道。

    她在上面听得热血沸腾,此时也冲了下来道:“我和你们一起走。”

    季青主大喝道:“萧牧之侄儿,你进来!”

    萧牧之走了进来,目光望着季飘飘的面孔,神情充满了关切,躬身向祝青主道:“师叔,我看到飘飘师姐脸色不好,是不是受了内伤?”

    季青主道:“突破宗师的时候被人所害,走火入魔,筋脉几乎受到毁灭性损伤。”

    萧牧之道:“我的师尊是飘零岛主,他不但是南海诸国供奉的武道大宗师,而且被誉为第一炼丹师,当世医仙。我可以带着飘飘姐姐去海外飘零岛,让我师傅为你疗伤。”

    所谓南海诸国,就是现在东南亚的那几个国家。

    季青主道:“飘飘,听到了没有?飘零岛主虽然不是中原人,但他的大名你应该是知道的,被誉为天下第一医仙,只有他可以帮助你治疗筋脉,而不是这个狂妄无知的小阉党杜变。”

    他直接喊破了杜变的真实身份,顿时萧牧之朝着他望来一眼。

    杜变面孔一阵抽搐,从此之后,他在百色府至少就不能伪装成为云中邪了。

    季飘飘望着杜变,又说了一遍道:“你说你能治疗我的筋脉,我相信你。“

    杜变道:“我可以!”

    季飘飘道:“就算你做不到,只要尽力了,我依旧信你,走吧,回你的东厂千户所。”

    她牵着杜变离开,没有回头,没有停下脚步。

    季青主整个人都仿佛要炸开,在后面大吼道:“季飘飘,你走了就不要回来,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季飘飘道:“但你永远都是我的父亲。”

    季青主道:“你走出去之后,就再也不会是青龙会主的继承人。萧牧之从今以后就是我的养子,就是我的继承人!”

    萧牧之立刻跪下道:“师叔,牧之愿意认您为父。但我对青龙会主之位没有半分念想,这个位置永远都是飘飘师姐的。”

    季飘飘道:“我一直都在为青龙会战斗流血,奉献牺牲,但绝不是为了会主之位。”

    接下来,她再也没有说话,加快脚步带着杜变彻底离开。

    季青主在后面大吼道:“青龙会所有人听令,从今以后萧牧之就是我的义子,也是青龙会主继承人,听到了没有?”

    这个声音响彻了整个青龙会,所有人彻底静寂,没有任何回答。

    因为,他们都非常爱戴季飘飘,早就把他当成了未来的会主继承人。而且她对青龙会的贡献有目共睹,完全是最出色的继承人。

    “听到了没有,难道你们也要违抗命令吗?”季青主大吼道。

    “是!”青龙会的所有弟子,不管在那里都齐声喝道。

    季青主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愤怒到了极点,大吼道:“全部跪下来,拜见萧牧之少主!”

    他就是这么一个偏激之人,当年弃武从文如此,后来叛出北冥剑派也是如此,如今还是如此。

    听着季青主的命令,青龙会众全部整齐跪下道:“拜见少主!”

    然后,季飘飘牵着杜变,带着的血观音,在无数青龙会众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青龙会的大门。

    离开的一刹那,季飘飘依旧回头看了青龙会一眼。

    杜变道:“飘飘姐姐,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永远夺不走。”

    季飘飘道:“杜变弟弟,刚才在青龙会,是我带着你走,我走在前面。现在出来了,我加入你的麾下,你就走在前面,你带着我们走!”

    片刻后,季飘飘道:“而且夫唱妇随,观音妹妹,你说是吗?”

    血观音一愕,然后脸蛋彻底通红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和他?”

    季飘飘道:“今日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言语中充满了无限的甜蜜。而且你对杜变的眼神我一开始没有现,但我又不是傻子。”

    血观音顿时变得无比羞涩。

    季飘飘道:“观音妹妹,姐姐不会夺你所爱,一会儿回去我就做主,让你们拜了天地成为夫妻。”

    血观音望着杜变,猛地一咬牙道:“要拜一起拜,杜变是太监,所以这种拜天地更多只是一种仪式感,证明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季飘飘望着杜变,望着血观音道:“好,那就一起拜。用一个仪式把我们彻底捆绑在一起,从今之后并肩作战,去了东厂千户所后,我们三人立刻拜堂,从今以后互相依靠,战斗到底。”

    太疯狂了,杜变听着两个女人的对话,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太疯狂。

    今天生的一切也太疯狂了!

    杜变选择独立自主,你选择离开梦境系统的控制和庇护。而季飘飘选择脱离了季青主的控制,成为了独立自由的个体。

    从今以后,杜变和季飘飘都都要完全依靠自己了。

    “梦境系统,百色府虽然危机四伏,虽然我面临的困境近乎无解,但我依旧会杀出一片天空,我会证明你错了!”

    季飘飘望着青龙会的高塔,心中暗道:“父亲,我会和杜变杀出一片天空,我会用事实告诉你,你错了!”

    然后,杜变猛地揭下了云中邪的面具,露出杜变原有的真面目,朝着百色府东厂千户所走去。

    ……

    回到百色府东厂千户所。

    门口,依旧躺着十几个乞丐。

    里面依旧无比荒凉,彻底一无所有,连一张床都没有,座椅也没有。

    见到杜变回来,前梧州东厂百户林启年等人迎了上来。

    李三,李四,李威,陈平,左昂(前桂王府侍卫),林启年,张玉仑。

    这七个人,已经是杜变在百色府所有的力量了,如今再加上一个季飘飘姐姐,但是她筋脉损毁了,修为几乎不剩多少。

    他只有七个人,而敌人却有几万人。

    想要在这种局面下,杀出一片天空,真的是难如登天。

    而且,现在东厂千户所依旧断粮,外面十几个人依旧在乞讨,杜变等人的干粮也支撑不了几天了。

    “主人,您回来了。”林启年面带悲色。

    杜变在人群中没有见到陈平,不由问道:“陈平呢?”

    林启年道:“现在门口的那些东厂成员已经乞讨不到东西了,所以我们的干娘还要给他们吃,一下子多了十几张嘴,我们的干粮只能维持两天,之后就要断粮了。”

    门口老乞丐屠百户道:“他们这是逼着你们要么滚出百色府,要么留下来和我们一样乞讨。”

    杜变再一次问道:“陈平呢?”

    林启年道:“陈平不是太监,所以拿着银子使者去米店买粮,用十倍的银子买粮依旧不行。之后米店的人让他证明自己不是太监,几个人将他的裤子扒下来看有没有卵蛋。陈平不甘受辱还手,结果被打断了双腿!”

    瞬间,杜变胸前的怒气就要疯狂迸而出,眼睛瞪大到极致,几乎要让眼眶裂开。

    陈平是一个弱书生,为了去给大家买粮食,为了不断粮,竟然受到这样的耻辱,还被打断双腿。

    杜变顿时嘶声道:“区区一个粮店也敢如此欺我东厂?一个卑贱上任,也敢打断我幕僚的双腿?你们吃干饭的吗?为什么不报复?为何不抓人?”

    桂王府的前侍卫左昂道:“百户大人有所不知,整个百色府所有的粮食生意都被一家垄断,圣隆昌!总共有上百家店铺,它的背后就是红河会。”

    红河会,厉氏统治百色府,乃至整个西南土司联盟的商会,无比强大的经济组织。

    红河会长厉如枝,便是天道会主李道嗔的妻子。

    而天道会主,便是厉氏土司控制百色府的武道工具,论武功李道嗔未必比得上季青主。但是天道会的人数却远远比青龙会更多,在百色府就有六千会众以上,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接变成军队。

    左昂道:“不仅如此,这家圣昌隆粮号背后还有许多股东,比如百色府东厂千户,百色知府,百色参将等等。”

    杜变明白了,打断陈平腿的虽然只是一家粮铺的掌柜和伙计,但圣昌隆粮号是一个大型连锁集团,势力庞大无比,所以才能垄断百色府的粮根。

    杜变道:“那这几百家圣昌隆粮号的老板是谁?”

    左昂道:“天道会主李道嗔和红河会主厉如枝的女儿,李凌驭。”

    此时,门口的那个老乞丐屠百户道:“杜变小百户,认输吧,你斗不过他们的,干粮吃完之后,就乖乖和我一起在门口乞讨吧!”

    此时,杜变所有嫡系都望着他。

    陈平为了大家被打断腿,而且被一家粮店的掌柜和伙计打断腿,连一家粮店都能欺压到东厂头上来了。

    如果杜变不能报复,那所有的士气全部毁掉,人心也彻底散尽。

    杜变盘腿坐在地上闭目思考。

    他要做一个最最重要的决定。

    他还没有得到青龙会的支持,也没有得到莫氏故旧的效忠,手中仅仅只有这几个人。

    在这种情况下,要战斗吗?要杀出一条血路吗?

    战斗,可能就意味着毁灭。

    但不战斗,人心散尽,尊严散尽。

    战斗,战斗,只有战斗!

    置于死地而后生,战斗就如同一个硬币。

    正常情况下,它很难矗立在桌面上,只有它不断旋转的时候,才可以牢牢竖立。

    百色府是一个无解的困局,所有只有不断战斗,战斗,才能在这个困局中撕开一条血路,才能找到一丝机会。

    片刻后,杜变睁开眼睛,道:“我们只有区区几个人,而且快要断粮了,根本不可能买到粮食。在百色府,没有人站在我们这边。因为我们还没有出自己的声音,我们还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实力和意志,所以旁观者当然会看轻我们。”

    “买不到粮食,那就不要买了,直接去抢!”

    “日隆昌粮店那些卑贱的奸商竟敢伤我东厂之人,如果不报复,我们就被人打断了脊梁,再也站不起来。”

    “我不管这家粮店的靠山有多大,势力有多强。现在,立刻,马上就去将这家粮店全部抄了,把所有人全部抓捕,胆敢有拒捕者,格杀勿论!”

    这话一出,李三,李四,李威等人猛地大喝,激动得面孔通红。

    来到百色府之后,真的太憋屈太窝囊了。

    现在终于可以倾泻,哪怕只有区区几个人,也要战斗和厮杀。

    杜变来到门口问屠百户那些成为乞丐的东厂成员道:“你们也是东厂中人,跟着我去吗?”

    有两个人蠢蠢欲动,但屠百户冷冷道:“要送死你自己去,别带上我们。”

    杜变点点头道:“所有人,穿上东厂武士铠甲,去抄没圣昌隆粮店,抢劫粮食,抓捕奸商!”

    “是!”

    ……

    杜变率领六名心腹,血观音和季飘飘,全部穿着东厂武士的服侍,杀气冲天朝着圣昌隆粮号而去。

    顿时,无数人涌出来旁观。

    无数眼线纷纷前去汇报。

    陈平被打断腿的圣昌隆粮店距离东厂千户所大概三里路,仅仅一刻钟后就到了。

    果然是一个很大的粮店,足足有三层楼,有几十名伙计,还有十几名打手。

    但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一个女伴男装的女子,带着上百名天道会武士在门外列队。

    果然如同杜变所料,对方正等着他来呢。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就是圣昌隆连锁粮号的主人,天道会主李道嗔和红河会主厉如枝的女儿李凌驭。

    见到杜变率众前来,她也不阻拦,背后的上百名天道会武士整整齐齐列队,一动不动,冷冷盯着杜变一举一动。

    杜变带人冲进圣昌隆粮店中,寒声道:“圣昌隆粮店的伙计打手,竟敢攻击我东厂之人,而且有粮不卖。根据大宁帝国律法,该粮店彻底查封,所有动手攻击我东厂官员之人,全部抓捕!”

    “是谁?谁打断我的幕僚的腿?”杜变寒声道。

    这家粮店的掌柜走了出来,是一名油光亮的中年胖子,望着杜变不屑道:“是我下令动的手,这里所有人都参与了。你们谁扒掉了那个阉党走狗陈平的裤子?”

    顿时,在场几十名伙计,十几名大手全部举起手。

    “我,我……那个阉党走狗的鸡儿还挺嫩的。”

    “屁股也挺白,如果不是因为脸太吓人,我当场就把他日了。”

    “哈哈,屁股白,那个被我们打断腿的走狗该不会是小阉狗杜变的男宠吧。”

    “你想多了,杜变小阉狗被阉了,没有那本事了。”

    粮店掌柜寒声道:“看到本店招牌了吗?阉党和狗不得入内,立刻滚出去,否则我们就动手打人了。别说区区一个陈平,就算是你杜变被打断腿也无处伸冤,记住这里是百色府,不是你桂林府,阉党在这里连狗都不如!”

    外面,青龙会主女儿李凌驭依旧冷眼旁观,嘴角带着不屑之冷笑。

    “来人,将杜变这群阉狗赶出去,用棍子打出去,打断手脚不论。”粮店掌柜大声喝道。

    顿时,粮店的十几名大手,几十名伙计高举棍子凶猛地朝着杜变几人狠狠砸打过来。

    真是狗眼看人低,粮店的伙计都敢殴打东厂百户了。

    杜变大声喝道:“拔刀!”

    顿时,他身后几人全部拔出战刀,包括季飘飘和血观音。

    “再上前一步,格杀勿论。”杜变寒声道。

    粮店老板道:“这里是百色,阉党连狗都不如,上!”

    外面天道会主李道嗔之女,李凌驭终于开口了,咯咯笑道:“杜变,你敢动手吗?这家粮店的背后是天道会,是红河会,是你东厂千户,是百色知府,是百色参将。你敢动手,就等于想整个百色所有势力开战,就等于自取灭亡!”

    粮店老板大笑道:“色厉内荏的小阉狗,不但动手了,所有人上,将他们打出去,告诉他们百色府没有阉党的立足之地,除非做狗,哈哈哈!”

    十几名大手和几十名伙计,挥舞着棍棒朝着杜变等人狂打过来。

    “杀!”杜变一声令下。

    “唰唰唰唰……”

    他麾下六七人,包括他自己,战刀猛地狂斩。

    瞬间,一颗又一颗脑袋猛地飞上天空。

    一个又一个人,活生生被劈成两半。

    一个又一个人,被拦腰砍成两半。

    杀,杀,斩尽杀绝!

    区区只有几个人的东厂,在杜变的率领下,想百色府厉氏势力彻底开战!

    ……

    注:第二更六千字送上,今天虽然只有两更,但足足近一万两千字!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这几天拼命构思剧情,推翻了之前所有大纲重写,两天加起来就睡了五个小时,所以更新得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