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03章:迎娶季飘飘!反抗系统(极重要)
    时间回溯到半分钟之前。

    “这里说话他们听不见。”季飘飘问道:“你不是云中邪,我见过他,还打过一架。你的年纪应该很小,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忽然,杜变脑子里面传来系统严厉的警告声。

    “宿主,绝对不可以告诉你的身份,绝对不可以。”诡异光影道。

    这还是第一次诡异光影在杜变清醒的时候出声,毫无疑问这是非常耗费能量,但梦境系统还是毫不犹豫这样做了。

    杜变脑中意识道:“那岂不是欺骗了?她未来和我的关系和我怎么样?”

    “很亲密。”诡异光影道。

    杜变道:“那岂不是一种欺骗?欺骗最亲密的人?”

    诡异光影道:“那又如何?你想要实现的是最终使命,关键时刻可以牺牲任何人,更何况只是一个女人,所有人都只是你的工具。”

    杜变道:“你说的任何人,也包括义父?”

    诡异光影沉默了片刻,然后道:“必要的时候,任何人都可以牺牲,因为你的使命前所未有的伟大,前所未有的重要。”

    此时,季飘飘美眸望着杜变,充满了绝对的真挚道:“我只听实话,而且我只听你一句话。”

    系统再一次警告:“绝对绝对不可以告诉真实身份。”

    杜变一咬牙,低声道:“我是百色府东厂试百户杜变!”

    顿时,脑子里面的梦境系统尖声道:“宿主严重违规,严重违规,后果未知!”

    就在此时,内间的房门打开,走出来一个女人,充满震讶地望着杜变,正是和杜变已经私定终身的血观音。

    她几乎第一眼就认出了杜变,因为这是他最最心爱的男人。

    她的目光先是震惊,然后悲痛欲绝。

    杜变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观音姐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季飘飘只是盯着杜变的脸色,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听到杜变这个名字之后,季飘飘还是颤了一下,然后道:“你是太监?”

    杜变点头道:“对。”

    季飘飘道:“那为何来提亲?你爱我吗?”

    脑子里面系统道:“告诉她,因为你对她绝对的仰慕,绝对绝对不要告诉她真实目的。”

    而此时,血观音也瞪大美眸盯着杜变,等着他的回答。

    如果杜变回答爱季飘飘,那么她会非常非常痛心,非常之失望。

    杜变可以娶其他女人,是因为她无法容忍杜变在感情的事情上撒谎,尤其还当着她的面说爱另外一个女人,而他明明不可能那么短时间内爱上季飘飘,哪怕季飘飘是如此的出色。

    而季飘飘美丽的大眼睛盯着杜变,完全没有眨动,仿佛完全不放过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杜变说过无数假话,而且每一次他说假话都是非常理直气壮的,甚至称得上是毫无破绽。

    但女人是有直觉的,哪怕在逼真的谎言她都能听得出来。谎言能够骗到女人,只是因为她们愿意被骗而已。

    “季飘飘是言出必行之人,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诡异光影道:“所以,绝对不要告诉你的真实目的,就算撒谎被她识破也无关紧要。她对你的价值,仅仅只是借用青龙会的力量,并且得到《六脉神剑》秘籍。”

    杜变脑域内的意识道:“你不是真正的生命,你可以做到最理智,但是你无法了解情感。”

    然后,他朝着季飘飘道:“我向你提亲,是为了东厂在百色府立足,是为了大宁帝国的利益!”

    这话一出,杜变脑海内的梦境系统诡异光影顿时一片死寂。

    但是血观音姐姐听到杜变的话后,眼睛瞬间亮起,整个人仿佛都活了过来,目光中的爱意完全无法抑制。

    杜变没有让他失望,这就是她爱的男人,这就是她崇拜敬仰的男人。

    而季飘飘听到这话后,眼睛也猛地一亮,变得非常之赞赏。

    季飘飘道:“那你救我?”

    杜变道:“那是偶然,也是必然。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如果再一次遇到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季飘飘望着杜变好一会儿,然后点头道:“我明白了,你告诉我这些真话,是不是后果非常严重。”

    杜变点头道:“非常严重。”

    何止是严重,因为他违抗了梦境系统的命令。

    他之前有预感这一天会到来,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突兀的到来。

    季飘飘拉着血观音道:“这是我的好友,血蛟帮的帮主血观音,你知道她是来做什么的吗?”

    杜变也非常好奇,血观音姐姐究竟是来做什么的啊,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季飘飘道:“因为因为安南王国那边的决战已经开始了,每天都有无数大宁帝国的士兵死去,伤药非常非常缺乏。血观音秘密来百色府,就是让我帮忙购买伤药。你也知道,西南土司联盟其中一项最大的产出便是药物。但是被厉氏严格封锁,不能卖给大宁帝国的军队,而我青龙会却可以大规模购买。但是我父亲坚决不允许我帮助大宁帝国,所以血观音每次都要偷偷摸摸的来。”

    血观音道:“季飘飘暗中帮助了我们很多次,义父大军的伤药,有一大部分都是季姐姐帮忙提供的,有了她的帮助,我们可以少死很多士兵,她和我们一样热爱大宁帝国。”

    季飘飘道:“不,我是热爱这片土地的所有人。”

    接着,季飘飘道:“我父亲坚决在大宁帝国和厉氏之间中立,只有这样他才可以保持超然地位。但是我非常非常不赞同他的立场,我觉得这样所谓的中立,总有一日会粉身碎骨。而且因为他早年在科举考试受到迫害,就彻底否定大宁帝国,就彻底和大宁帝国所有的子民决绝,这点我也不赞同,太过于偏激。”

    杜变再一次对这个女人肃然起敬。

    季飘飘朝着血观音道:“妹妹,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我们继续谈。”

    “好。”血观音道。

    季飘飘望着杜变道:“杜变,你没有让我失望,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然后,她直接牵着杜变的手下去了。

    此时血观音再也忍不住,对着杜变的背影狂吻。如果不是季飘飘在,她已经要扑上去和杜变疯狂亲热了。

    ……

    季飘飘牵着杜变的手来到季青主和萧牧之的面前。

    见到她牵着杜变的手,季青主脸色瞬间变了。

    “父亲,我和他已经有肌肤之亲,我打算从一而终。”季飘飘斩钉截铁道。

    而季青主目光瞬间就要炸了,在他的心目萧牧之才是真正的乘龙快婿,而云中邪完全是人渣,是武林的恶棍,女儿嫁给这种人,算是彻底毁了。

    而萧牧之听到肌肤之亲四个字,脸色也微微一颤。

    顿时,季青主颤抖道:“飘飘,你和萧牧之可是有婚约的。”

    季飘飘道:“我知道,但是我等了萧牧之弟弟超过十年了,也已经足够守诺了。我这辈子本来不打算嫁人的,但是阴差阳错之下,我和他发生了肌肤之亲,而且是我睡的他,我说过要对他负责到底,而且还留下了文字,我说到就一定要做到。”

    季青主道:“飘飘,你难道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而且你和这畜生发生了肌肤之亲,完全是因为你中了邪毒而已,根本就不是你自愿的。牧之贤侄,你不会在意这点的对吗?”

    萧牧之道:“小弟对飘飘姐姐的敬爱之心也不会有丝毫下降。”

    季飘飘道:“抱歉父亲,我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这无关感情,而是承诺。”

    季青主真的连喷血的冲动都有了。

    顿时他勃然大怒,猛地举起手掌,就要将杜变一掌劈死。

    然而,下一秒钟季飘飘挡在杜变的面前。

    季青主无比痛心地望着女儿,颤抖道:“宝贝女儿啊,你……你这是要气死为父吗?以前你是多么听话啊,为什么啊?”

    季飘飘道:“父亲,事实上你的很多立场我都不赞同,比如在大宁帝国和厉氏之间保持所谓的中立超然。现在你是超然了,但大宁帝国和厉氏真正开战的时候,就是我们青龙会毁灭之时,在两个庞然大物之前根本就没有中立这个词。只不过以前我都压抑自己的看法,今天被逼着说了出来。”

    季青主暴怒道:“放肆,什么时候轮到你质疑为父的最高意志了?”

    季飘飘昂首不语,却完全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季青主怒道:“好这件事情暂且不谈,你想要嫁给云中邪这个人渣绝对绝对不行。我这是为了你的幸福,他完全是整个武林的人渣,恶棍,臭名昭著。嫁给他你这一生就毁了。为父是为了你的一辈子着想,否则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季飘飘朝萧牧之道:“师弟,能够请你先出去一下吗?我有些话要和父亲说,你不方便听。”

    萧牧之躬身道:“好。”

    然后,他直接退了出去,而且直接退出了几百米之外。

    这个大厅内就剩下杜变,季青主,季飘飘三人。

    季飘飘望着杜变道:“弟弟,你相信我吗?”

    此时,整个房间的气场完全被季飘飘点燃,杜变也被彻底感染,点了点头。

    季飘飘道:“父亲,其实他不是云中邪,他是东厂百户杜变。”

    这话一出,季青主更是瞬间要炸了。

    而杜变脑子里面的梦境系统也几乎要炸了,现在已经完全偏离了它规划的路线了。

    之前要嫁给人渣云中邪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要嫁给太监?

    季飘飘道:“父亲,我知道杜变是太监,是东厂的百户。所以我是否嫁给他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青龙会的立场,为何不趁机站在大宁帝国这边,站在亿万子民这边?”

    季青主颤抖道:“大宁帝国已经腐朽不堪,当然为父受到的非人待遇你忘记了吗?我科举没有舞弊,却被无辜牵连下狱,要不是你师公相救,我早已经死了。”

    季飘飘道:“那是文官集团的为非作歹,但大宁帝国只有文官集团吗?它还有无数子民。你一直记得你被大宁帝国的官员牵连陷害,但是你忘记了,你的老师为了你拼命奔走辛劳致死。他难倒不是大宁帝国的子民吗?还有囚牢里面,有一个新来的狱卒因为同情你,为你向外传递消息让人营救你,结果被打断了右手,他难道就不是大宁帝国的子民?”

    “天真,愚蠢,被洗脑的蠢货。”季青主大怒道:“你知道什么?你根本不知道政治有多么肮脏,我青龙会只有保持中立才能强大,否则将有灭顶之灾。”

    季飘飘道:“不,恰恰相反,趁着厉氏还没有统一西南土司联盟,我们立刻和大宁帝国结合在一起才是我们唯一的活路。否则等到厉氏统一西南土司联盟之后,我们青龙会要么向厉跪下,要么毁灭,而到那个时候,大宁帝国就算想要帮我们,它也没有力量了。因为今天我们没有站在它这边,使得帝国在百色的力量全部被灭了。”

    季青主一下子无言以对,只是指着季飘飘发抖。

    季飘飘道:“选择和谁结盟,和谁敌对非常简单。大宁帝国不会吞并青龙会,它容得下我们。但是厉氏容不下我们,它要么吞并我们,要么消灭我们。”

    真是女中豪杰啊,这一番言论完全是振聋发聩。

    季青主目光如电,朝着杜变射来,寒声道:“你这阉狗,给我女儿吃了什么迷魂药?”

    然后,他目光望向季飘飘道:“飘飘,这个小阉狗处心积虑接近你,本身就是居心叵测,就是阴谋诡计,这样的人难道可以信任?”

    季飘飘道:“他冒着生命的危险来救我难倒也是假的?他差一点点就被岳厉那个畜生杀了,这难倒也是假的?要不是他,女儿早就受尽凌辱而死了。你不想我嫁给一个太监也可以,青龙会选择和大宁帝国结盟,青龙会选择支持东厂,一来是选择立场,二来是报答杜变对我的救命之恩。”

    “不可能!”季青主厉声道:“我青龙会绝不选择站队,更加不会站在大宁帝国一方,除非我四了。”

    季飘飘道:“父亲,那对杜变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他是太监!”季青主厉声道。

    季飘飘道:“我知道,但是你也知道之前我压根没有打算嫁人,我对男女之情不感兴趣。我说的嫁给他,更加是一种仪式,并肩作战的战友仪式!”

    季青主寒声道:“你要是敢站在他这边,站在大宁帝国这边,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从今以后你我父女恩断义绝。”

    季飘飘绝美的脸上一阵决绝,美眸望向杜变道:“杜变,我愿意和你私奔,我愿意和你并肩作战,我愿意为了大宁帝国,为了这片土地的子民而战。你救了我,我以身相许,哪怕你只是一个太监,你愿意娶我吗?”

    此时,杜变脑子里面的系统尖声道:“绝对不要答应,安抚她,让她留在青龙会从长计议。否则可能彻底失去《六脉神剑》秘籍,彻底失去青龙会的支持。比起她而言,青龙会和《六脉神剑》更加重要,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工具,只是一个工具。”

    杜变脑域内神识道:“不,在我看来,并肩作战的战友最最重要。一个真心的战友,远远超过了一群同床异梦者。”

    梦境系统道:“你一旦答应她,将彻底偏离我为你规划的路线,后果自负。”

    杜变脑域意识道:“系统,我是你的宿主,我不是你的傀儡。你许多次救了我,我非常感激。你无数次把我置于险境我也不怪你,你规划的路线我可以参考,但你不能主宰我。”

    梦境系统道:“你只是一个普通人类,是短视的,容易受到情感的左右,所以才会犯下愚蠢不堪的错误,会导致使命的彻底失败。”

    杜变道:“系统,之前每一任宿主都按照你规划的路线去走,为何没有一个人成功?为何全部都失败了?你聪明绝顶,但你不是真正的生命,你没有感情,这个世界是没有一件事情可以靠完全的理智完成的,还需要靠非凡的热情。所以之前的你们才会一次又一次失败。”

    这段话,简直是非凡之打击。

    梦境系统沉默片刻,寒声道:“凡是违逆我命令的人,都会被我彻底抹杀,不信你试试看。”

    杜变寒声道:“系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是你们最后的希望了,所以你想要抹杀我?请便!但是有些事情,我要自己做主!”

    系统寒声道:“宿主一旦违抗命令,立刻抹杀,最后一次警告。”

    此时,季飘飘伸出手朝杜变道:“杜变弟弟,我愿意和你私奔,你愿意接受我和你并肩作战吗?你愿意接受我和你相濡以沫吗?”

    杜变脑子再一次道:“系统,有些事情我要自己做主,你要想抹杀,请便!”

    然后,杜变朝着季飘飘伸出手道:“我愿意!”

    顿时,他大脑内亮芒一闪。

    ……

    注:不破不立,我把之前写好的稿子废掉了,爬起床重新写了这一章。我不愿意主角成为系统的傀儡,系统是辅助者,而不是主宰者。

    兄弟们请支持我,拜求月票,谢谢日后我再说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