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93章:厉婠婠之吻!你穿越者吧(重要)
    (上一章标题党抱歉了,从凌晨3点写到早上10点实在写不完打脸剧情了,这章保证刺激实在)

    杜变望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杜炎。

    此时,这杜炎已经全无庶子卑微了,充满了世界在我手中的自信魅力,充满了文官的优越感,一上来就要把杜变这个六品东厂百户赶出去,给他和方青漪让地方。

    而那个杜变曾经的未婚妻,那个要将他逼死的女人,根本就呆在华丽的马车中不出来,她或许觉得杜变没有资格看她的脸?

    杜变笑道:“驿站很大,几个人住没有问题的。”

    事实上不要说三个人住在一个驿站,就算是三个人睡在一个被窝,杜变都没有意见。

    做人最重要的是要开心,要有胸怀对吗?

    可惜杜炎听不出杜变的流氓,他面孔正义冰冷道:“抱歉,我们不和阉党住在一个驿站,受不了那阉腐的气息。”

    你这青年文官的优越感爆棚了啊。

    像打脸杜炎和方青漪这种人就要讲究方式方法了,不能直接冲上去杀杀杀,再说对方上千人呢,如此巨大的排场你也杀不过。

    杜炎最得意的是什么?当然是他的才华,十七岁的二甲头名进士,不要太牛逼哦。

    所以打脸的最好办法,就是在他最有优越感的地方胜过他,让他在妻子面前丢脸。

    而且方青漪这种心高气傲的顶级贵族千金,一旦丈夫让她没有面子,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之后,那就不要怪我瞧不起你,甚至给你换一顶帽子了。

    而杜变要表现的则是,方青漪你看,我不管哪一方面都比你丈夫强!

    然而,还没有等到杜变出口,弟弟杜炎就出口了。

    大家是兄弟,果然想的是一样的啊。

    “杜变,听说你在广西阉党毕业的国学考试中夺得了第一名,真是了不起啊。”杜炎道,声音中充满了莫大的讽刺。

    他杜炎可是殿试的二甲头名,也就是全国第四名。

    而杜变只是一个行省阉党学院考试第一。

    如果用现代地球的话来比喻,那一个是奥斯卡金像奖,另外一个乡镇大舞台电影节奖。

    所以在杜炎眼中,杜变的这个第一名是充满了山寨味的。

    就在此时,方青漪从华丽马车走了出来,双手交错放在小腹部,玉手轻轻拽着长裙,低头款款走来。

    她的眼睛,始终望着脚下,没有朝杜变望来一眼。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确实极美,不愧是几乎和宁雪公主齐名的绝色佳人。而且她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无比优雅高贵的美感。

    从某些方面,她比宁雪更像是个公主。

    尤其她的身材,修长迷人,浮凸有致,充满了让人垂涎的美感,却又不敢亵渎之感。

    她走到杜炎身边,轻轻挽着丈夫的手臂,温柔娇声道:“夫君,就算面对阉党粗鄙之人,也不要丢了风度,就算赶人走也要优雅有品,不要粗鄙暴力。”

    杜炎一往情深道:“放心,就算和豺狼鬣狗,我也会保持风度的。”

    然后,他朝楼上望来:“杜变,听说你的诗词才华绝顶,不知是真是假?”

    看来,他听过杜变这方面的名声,非常之不忿啊。

    杜变耸了耸肩膀,表示有这么一回事。

    杜炎道:“这次我来百色府上任县令之职,带来了许多饱读诗书的大儒清客,他们正好可以做评判。我们临时出一道题做一首诗,谁做得更好,今天这驿站就归谁了。输了的人,滚出去如何?”

    果然是读书人啊。

    “好,好,好……”几个方家的大儒清客从其他马车下来,拍手道:“姑爷果然文雅,就算和阉党也保持如此风度,我等有耳福了,姑爷的文才连皇帝陛下都赞不绝口的。”

    杜变点头道:“好啊,赢的男人住在里面。输的男人,滚出去。”

    他着重男人两个字,可惜这个庶出的弟弟还是没有听出来。

    杜炎朝妻子方青漪柔声道:“夫人,就请你出题吧!”

    方青漪低头想了一会儿,道:“你们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此时却不共戴天,真是让人扼腕,不如就以这个同室操戈为题,各自做一首诗吧。谁输了,就主动离开吧。”

    杜变听到这个题目,不由得一愕。

    不会吧,送上门来打脸不说,连姿势都摆的这么别致?

    你出这个题目,让我想输都太难啊。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题目出得很好啊,非常贴近杜变杜炎这两兄弟的现实。

    杜炎构思了片刻,道:“有了!”

    然后,他的诗才喷薄而出。

    《同室操戈》

    桓山之禽别离苦,欲去回翔不能征。

    田氏仓卒骨肉分,青天白日摧紫荆。

    交柯之木本同形,东枝憔悴西枝荣。

    无心之物尚如此,参商胡乃寻天兵。

    这首诗一出,方青漪美眸大亮,每当这个时候她最最欣赏自己的丈夫,真正的才华绝顶,让她心悦诚服,让她与有荣焉。

    而几个方家的大儒清客也大声喝彩,拼命鼓掌。

    “好诗,绝顶好诗!”

    “如此诗才,整个大宁王朝都找不出几个啊。”

    “我们也算饱读诗书,但此时也自愧不如啊。”

    杜变听到这首诗,也不由得错愕。

    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果然是极度出色啊,难怪杜家会彻底抛弃曾经的杜变,而选择培养杜炎。

    难怪方家不嫌弃杜炎是庶子,依旧把方青漪嫁给了他。

    这个诗才绝对牛逼啊,关键构思的时间很短啊,不到五分钟而已啊。

    难怪他时时刻刻都优越感爆棚,这种天才就是这样的。

    杜炎面有得色,朝着杜变道:“该你了,要不要我回到马车上去等?半个时辰如何?”

    杜变道:“不用了,我这也有一首《同室操戈》,你听好了。”

    杜炎竖起耳朵。

    方青漪依旧低头,轻拽自己的长裙,但是晶莹剔透的耳朵却微微竖起,认真倾听。

    杜变深深吸一口气,用低沉的语气念道: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首诗一出!

    顿时,全场寂静!

    杜炎俊美的面孔瞬间红透,然后又变得青白,抬起头不敢置信望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而方青漪也一愕,抬起头望向杜变。

    十几名方家的大儒清客哑口无言。

    都说文无第一,诗句这种东西本来是分不出好坏的。但是有些诗就是那么牛逼,一念出来就是秒杀。

    杜炎那首诗已经极度出色了,但是和杜变(曹植)这首比起来,那真的是黯然失色了。

    杜变道:“青漪姐姐,我这首诗如何啊?比你丈夫的如何?”

    方青漪脸色一变,松开了杜炎的手腕,直接转身离去,回到马车中。

    杜炎感到自己被妻子嫌弃了,顿时脸色发白,站在原地不动。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丢人现眼吗?”方青漪低声道。

    然后,杜炎,方青漪一行人就要离去。

    杜变道:“青漪姐姐这就要走啊,这驿站很大的,你可以住进来的啊。我刚才说了,输了的男人滚出去,你这个大美人有特权的。”

    方青漪咬牙切齿,又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快速登上马车。

    杜变做成喇叭状,大喊道:“青漪姐姐,我不管哪方面都比我弟弟要强,不信掏出来比比。你啥时候要出轨,记得找我啊!”

    上了马车之后的方青漪,再也维持不住之前优雅的姿态,拔出宝剑大砍。

    但是心中又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丈夫杜炎容貌绝品,才华绝顶,武功高强都没得说。但是……仿佛总少了一点点。

    而此时,杜变刚刚做完一首百年不遇的诗之后,又变得如此粗鄙下流。

    这种复杂矛盾,给人感觉真是很复杂。

    ……

    在驿站住了一夜后,杜变继续赶路,傍晚时分,终于进入了百色府!

    这就是百色城?

    杜变错愕,非常非常繁华啊,简直堪比桂林和南宁府了。

    这里的街道,简直每一处都流淌着金银的味道啊。

    而且,看上去完全井然有序啊,没有一点混乱的味道。

    杜变顿时想起了左昂的话,百色府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但是水面之下却黑潮汹涌。

    否则,也不会有几任知府,几任知县,两任东厂千户死在这里,而且死得不明不白了。

    而且这里的地下水沟要定期去掏的,否则很快就会被尸骸堆满堵住。

    而且刚刚进入百色府城,杜变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被上百双眼睛盯住了。毫无疑问,那是厉氏的眼线,一旦进入了这里,东厂对他们就毫无秘密,就如同没有穿衣衫光溜溜一般。

    ……

    又走了一段距离,杜变来到一个院落面前,顿时惊愕。

    这,这里就是梧州东厂千户所?杜变这个百户,也在这处官邸办公。

    桂林府,梧州府的东厂千户所虽然谈不上鼓励堂皇,但也是威风八面的,每一个官邸都占地几十亩以上,而且都有十几名武士站岗,看上去就森严逼人。

    而眼前这个东厂千户所,就是一个破落的院子,没有一个站岗的,门口躺着几十个乞丐正在晒太阳抓虱子,见到杜变来了,挡住门口的老乞丐懒洋洋睁开看一眼,把抓到的虱子丢到嘴里一嚼。

    鸡肉味,嘎嘣脆,老乞丐闭目享受。

    杜变走进千户所,发现整个院子空无一人。

    千户呢?东厂番子呢?

    另外两个百户呢?

    百色东厂千户所就算再落魄,也有几十个人啊。

    现在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

    杜变不由得大喊道:“人呢?”

    没有人回应,空旷的院子只有回音。

    “张千户呢?”杜变又喊道。

    没有人回应。

    “任百户呢?杜变又喊道。

    还是没有人回应。

    “屠百户呢?”杜变又喊道。

    “这,这呢?”外面门口的那个老乞丐举起手,他的虱子吃完了,还在回味着。

    顿时……

    杜变懵逼了。

    这,这个抓虱子吃的老乞丐,就是百色府东厂百户屠千里?就是那个武功高强的老英雄?

    这……这见鬼了?

    杜变道:“那,东厂的武士,番子呢?”

    老乞丐指着门口的那十几个乞丐道:“喏,都在这里?三个总旗,十个小旗都在这里了。”

    杜变真的惊呆了。

    知道百色府的东厂很惨,但……但也没有想到会惨到这个地步。

    从百户到总旗,到小旗,全部沦为了乞丐?

    东厂百户可是六品官啊,总旗也是七品啊。在其他地方完全是威风八面,掌握生杀大权的。

    就算在百色府无法立足,但也应该维持表面体面啊,也不至于沦为乞丐啊。

    杜变颤抖道:“为,为何会如此?”

    老乞丐百户道:“愿意投降的,都去享受荣华富贵了,去厉氏为他们建的千户所了,和李道嗔的天道会在一起。我们不愿意投降,他们也不杀我们。但是买不到吃的,买不到穿的,买不到药,买不到任何东西,有银子也买不到。对方告诉我,要么滚出去,想要驻守这千户所,就当乞丐在门口讨一口吃的,这样可以活下来。”

    老乞丐百户又找到了一个虱子,扔进嘴里大嚼,美滋滋。

    “我当然要驻守千户所,不能投降,也不能做逃兵,所以只能做乞丐了。”老乞丐百户道:“太监做乞丐,也不算丢人。”

    顿时,杜变肃然起敬,然后掏出一块大饼,恭敬地递了过去。

    “你是新上任的试百户杜变吧?”那老乞丐百户接过大饼,分成了十几份给手下十几人。

    “是我。”杜变道:“我这里还有很多大饼,足够分的了。”

    杜变又拿出了十几张大饼,本来是做干粮用的,都是细面粉摊的,然后油炸出来,香喷喷。

    就这样,杜变还觉得这一路上吃得不好。

    老乞丐反而拒绝了,道:“如果你不愿意投降,不愿意去享受厉氏的荣华富贵的话,那这些饼就省着点吃,几天后你也要跟着我在门口做乞丐的。”

    接着,老乞丐百户拍了拍右边的位置,道:“来来,帝国的小忠臣杜变,你的官职第二,我右边的位置给你,你先适应一下,几天后我们一起乞讨。”

    这老头是个忠臣,但现在杜变想喷他。

    杜变无语,道:“您老人家慢慢乞讨吧,我进去了。”

    ……

    进入千户所后,杜变找到了自己的官所,真的是穷到什么都没有了。

    前梧州东厂百户林启年到处搜刮,好容易才给杜变搜刮了一套桌椅,还有床铺。

    这个局面比想象中要艰难得多啊。

    “奴才出去买点东西回来。”林启年道。

    杜变递过去了几十两银子。

    片刻之后,林启年回来了,跪下请罪道:“主人,奴才没用,买不到任何东西,没有一家店铺和我们做生意。”

    杜变对这个局面并不意外,他一行人还没有进入百色府就被盯上了。

    对方也不杀你,也不打你,就是让你买不到任何吃穿用的东西。

    李三道:“粮食物资,可以从桂林运来。”

    杜变摇摇头,这条路走不通的,对方一定会劫杀的,桂林东厂的东西绝对运不进百色城。

    厉氏这个手段也真是歹毒啊,人家也不杀你,也不打你,就是让你买不到任何吃穿。就是让你活生生饿死在这里。

    你要么投降做狗,要么滚蛋,要么沦为乞丐给东厂和朝廷丢人。

    百色府这个龙潭虎穴,还真有诡异啊。

    必须尽快破局了,否则没吃没穿的绝境维持十天半个月,什么士气都丢得干干净净了。

    破局的关键,就在青龙会主季青主。

    只要得到他的认同,杜变可以直接在百色府立足。

    大宗师宁宗吾道:“徒儿,你在这里呆着,今天委屈一夜,我去青龙会探探季青主的口风。”

    杜变点了点头,季青主是大宗师,宁宗吾也是武道大宗师,肯定是要给几分面子的,让宁师先去探探风头也好。

    “大家今天晚上就吃吃干粮,没有床铺就先睡地上,一切明日再说。”杜变道。

    “是!”众人道。

    ……

    晚上,夜幕渐深。

    大宗师宁宗吾还没有回来。

    其他人已经席地而睡,唯一的一张床让杜变睡。

    躺在床上,杜变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该如何破局,心中谋划着步骤。

    忽然之间……

    空气中传来一阵无比迷人的香味。

    整个简陋的房间,瞬间都变得梦幻魔力起来了。

    但是,却又什么都没有。

    杜变眨了眼睛。

    顿时,眼前多了一个艳绝人寰,绝世芳华的美人。

    一个几乎要比宁雪还要美丽女人。

    圣火教传说中的圣火魔女,厉婠婠!

    那个所谓死而复生的厉芊芊。

    她曾经见过杜变一次,但是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直接走了。

    然后,她带着三千人,仅仅用了不到两天,就打败了沙隆硕。

    而现在最新的消息,沙隆硕已经加入西南土司联盟,做了副盟主。

    也就是说,西南土司联盟除了安隆土司府,已经完全统一了。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圣魔女做到的。

    这次距离得很近,杜变更加确定这个女人不是厉芊芊。

    她比厉芊芊更美丽,这不仅仅是面孔五官,更是一种感觉。

    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都充满了魔一般的魅惑。

    她身上那种魔力,是任何女子都没有的,包括宁雪和玉真。

    美丽妖媚到极点,也神秘危险到极点。

    真的到了勾魂摄魄的级别。

    尤其身材曲线,更像是魔鬼艺术,充满梦幻感。

    只不过,上一次她已经见过杜变了,这次又来做什么?

    她勾魂美眸望着杜变足足两分钟,然后款款走了上来,伸出玉指轻轻勾起杜变的下巴。

    玉指冰凉滑腻,芳香怡人。

    杜变顿时觉得,自己被狐狸精勾住,被鬼魂缠住。

    她就是不说话,根本看不穿她想要做什么。

    忽然,圣魔女厉婠婠开口了,檀口张开的时候,呼出的香气更加迷人。

    然而,她说的话直接就是石破天惊。

    “杜变弟弟,人家这几天晚上都梦到你呢,折磨得人家睡不着觉。”

    “对了,亲爱的杜变弟弟,你是穿越者吧?!”

    杜变全身的汗毛几乎都竖起来了。

    但是他很快收拾所有的惊骇,露出笑容道:“宝贝,难道你也是穿越者吗?”

    圣魔女厉婠婠娇滴滴道:“不,人家不是的。”

    厉婠婠美丽青葱一般的玉手,轻轻抚摸杜变的脸蛋。

    然后,她张开小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还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

    然后,她用更娇媚的口气道:“但我的师傅是穿越者,只不过他已经被抹杀了,成为了行尸走肉!”

    (杜炎那首诗也是地球历史上的,借用一下,就当作是他原创吧。)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三更一万六,求大家的支持和月票了。

    谢谢天罪v的万币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