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88章:东厂少主威风!战就战!杀就杀
    杜炎温柔地朝着新婚妻子方青漪的小蛮腰搂去。

    “咯咯……”方青漪轻轻一阵娇笑,轻轻躲了开去。

    杜炎无奈道:“我们已经成亲了啊,你总不能让我做活寡夫吧。”

    方青漪手指轻轻划过杜炎的脸颊,娇媚道:“不要脸,说出这个词。”

    她绝美无双的脸蛋带着妩媚的微笑,但是目光却非常认真道:“你知道我正在修炼《玉女真经》,一旦破身了,修炼进度就会减缓很多的,你舍得啊?”

    北冥剑派几乎拥有天下最多,最厉害的武功秘籍。

    对于女子而言,《玉女真经》几乎是最高级的功法秘籍了,只有方青漪这样身份的女子才可以修炼,崔娉婷是没有资格的。

    厉芊芊也没能练《玉女真经》倒也不是因为她身份不够,而是他走的是剑宗路线。而《玉女真经》是气宗秘籍。

    这是一套最顶级的内功秘籍,用这套功法修炼内功玄气,绝对的事半功倍。

    所以方青漪虽然今年不满十九岁,但是内力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准,具体有多高是一个秘密,但是肯定比唐严要厉害很多很多。

    不管如何,北冥剑派在武道上的造诣是远远过阉党学院的。

    天下武功秘籍从一品到九品,通常来说一品已经是最高的了,然而总有一些秘籍是不排列在内的,被称之为绝品武功秘籍。

    而这套《玉女真经》便属于绝品秘籍,可见一般。

    那么如此说来,宁宗吾大宗师的《精神觉醒术》算是几品呢?

    应该是无法评定品级,因为从某种程度上它不属于武道秘籍,而更像是这个世界的武道科学理论。但是它的价值是无比之珍贵的,李连亭说宁宗吾是帝国的瑰宝,就是指这一点。

    杜炎无奈道:“这《玉女真经》是内功心法,一辈子都练不完的,难倒你要让我守寡一辈子吗?”

    方青漪道:“等我突破第七层之后,就成全你好吧,很快就到了了,看你猴急猴急的,也不知道羞。”

    杜炎道:“好吧,这次说定了啊,不能再更改了。”

    “你这是信不过我吗?”方青漪娇声道:“人家为了你离开了京城,来到广西这个穷乡僻壤。为了你赴任之后能够立足,足足带来了九百人。人家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这个没有良心的,还不信我。”

    看着高贵绝美的妻子一撒娇,杜炎的心都要化了,赶紧举手讨饶。

    接着,杜炎道:“路过桂林的时候,要去看看那个孽畜吗?”

    “不!”方青漪恢复高冷和傲慢,道:“他或许在阉党内混出了一点名堂,但还没有资格让我们去专门找他麻烦,哪怕是打脸他也不配。如果一条狗在你面前犬吠,你当然会打死他。但是你会专门去找他,并且把他打死吗?”

    杜炎笑道:“娘子说得对,说得好。”

    ……

    吴氏庄园。

    “东厂杜变,请出来一见。”外面传来声音。

    杜变走出了门。

    顿时,见到吴氏庄园外面灯火通明,足足有几百支火把。

    几十名杜府武士,上百名衙役,还有梧州府几百名驻军,上百名梧州府厉镜司武士,加起来一千多人马将吴氏庄园包围得水泄不通。

    不仅如此,吴正道父子也被捆绑起来,押着跪在地上,此时满心绝望。

    不过为的竟然不是布政使杜江,而是梧州知府和梧州参将,这二人是梧州地面上文武最高官员了,还有梧州府厉镜司千户。

    这次李文虺大开杀戒,梧州知府没有被波及,是因为他和厉氏的瓜葛不深,因为他是方氏权势集团的官员,和厉氏集团算是泾渭分明的。

    不像是前巡抚骆炆,和厉氏有合作,和方氏也有合作,被李文虺逼得走投无路之后才去拜见两广总督高廷,想要彻底投靠方氏,但已经来不及了,直接被高廷间接转手卖给了李文虺。

    此时向杜变喊话的,正是梧州知府李名郯,他的旁边站着充满恨意的杜四夫人,正充满得意和杀气望着杜变。

    方系真的算得上权势熏天,哪怕广西这种偏远省份,它也是最大的派系。

    两广总督高廷是方系在这里的旗帜,现在又来了一个广西布政使杜江,除此之外还有三个知府,几个同知,十几名县令,全部出身于方系。

    这还仅仅只是广西一省!

    到了两江地面上,方系的官员更是遮天蔽日。

    可见大宁帝国方系文官集团,是何等之强大。

    这次李文虺把广西地面血洗了一半,把厉氏的官员全部杀光了。是阉党一系得利巨大,但可能方系得到的好处可能更大,毕竟空出来的那么多文官职位,阉党派不出几个人来填补,只能便宜方系文官集团。

    方系势力之前在广西的时候和厉氏土司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而现在阉党主要的目的,就是彻底封堵厉氏,所以甚至连方系都可以暂时联手。

    虽然没有人主动说出口,但是从高廷总督的选择就可以看出来。

    是他故意让李文虺杀入总督府,是他逼着李文虺杀掉骆炆。当时几百名东厂武士已经被几千驻军包围了,只要一声令下李文虺是走不了的,但他却放走了李文虺,让他继续在广西大开杀戒。

    那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借阉党之手把厉氏在广西收买的官员全部杀光,方系坐收渔利。

    这次老祖宗李连亭也说过,在封锁厉氏的战略目标上,阉党可以和方系文官集团进行有限的合作。

    方系对于帝国来说是更大的毒瘤,再和袁氏为的武将集团联手之后,几乎架空了皇帝,甚至要把皇帝当成傀儡。但是它至少现在并没有想要造反推翻大宁帝国。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杜变才对杜江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但没有想到杜禹这个纨绔子弟竟然试图非礼杜萍儿,这才使得杜变飙,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杀了杜禹。

    作为广西东厂少主,他要开始从大局考虑了。

    ……

    “杀了他,把吴氏庄园夷为平地!”杜四夫人江氏尖声道,现在她身后足足有上千人,完全称得上是兵强马壮了,足够可以碾压杜变许多遍。

    然而,梧州知府和梧州参将都没有下令动手。

    梧州知府李名郯继续道:“东厂试百户杜变可在,请出来说话。”

    杜变走到大门口,大声道:“布政使杜江大人呢?”

    杜四夫人寒声道:“你这个孽畜还没有资格见我的夫君,等着受死吧。”

    梧州知府李名郯道:“杜大人喝醉了,已经休息了,所以我们就没有打扰他。而且这件事情也不需要惊动布政使大人,我们之间就可以解决不是吗?”

    从这句话杜变就明白了,杜江是故意不露面的。

    一来,杜变的级别太低了,还不够资格让杜江出面。二来,杜江也不愿意和阉党翻脸。

    梧州知府道:“两个要求,第一,请杜变百户交出伤害杜禹公子的凶手。第二,商人吴氏一家冒犯了布政使夫人,罪无可恕,而且吴正道涉嫌非法走私,我们要对吴氏庄园进行查抄,要将吴氏一干人等全部下狱。”

    这话一出,吴正道父子,还有吴夫人瞬间失去了所有血色。

    没有想到倾尽所有接待布政使大人的家眷,反而遭到了灭顶之灾。

    还真是可笑,吴正道这个大海商走私,你梧州知府是第一天知道吗?

    梧州知府道:“杜变百户只是恰巧经过吴氏庄园,一切和你无关。伤害杜禹公子一事,也是东厂某些人被吴家收买私下所为,和杜变百户完全无关。”

    杜变完全明白了。

    对方这是逼迫他丢車保帅,只要他牺牲吴家全族,交出李三李四,那么他斩断杜禹右手,驱逐布政使夫人这个过节就算这么过去了。

    从某种程度上,杜江已经算是大方了,毕竟他儿子杜禹的手是杜变亲自斩断的,但是对方却装作不知道,就是不愿意和阉党翻脸。

    吴夫人吓得魂不守舍,直接跪在地了杜变面前拼命地磕头,希望他不要放弃吴家。

    因为,此时杜变只要一句话,吴家所有人都死无葬身之地,吴家的家产也会被彻底查抄,整个庄园会被夷为平地。

    这就是官府的威力,哪怕你这个大海商有几十万两的家当,说灭就灭,完全是待宰杀的肥羊。

    杜变道:“如果我不同意丢車保帅呢?”

    梧州知府脸色一寒道:“那我们只有自己去抄家,自己去抓人了。”

    那意思非常清楚,杜变一旦拒绝,那这上千人就直接冲入吴氏庄园抄家,抓走杜萍儿吴夫人,李三,李四等人。

    杜变如果答应了,那还能保留一丝体面,如果他拒绝了,那就直接动用武力。

    当然,他们依旧不会对杜变怎么样?但是杜变的脸面算是被扔在地上践踏了,杜萍儿,李三,李四,吴家就全部保不住了。

    杜变一字一句道:“如果你们胆敢动武冲入吴氏庄园,那就视为方系对阉党的全面开战,你们可以试试看。”

    梧州知府脸色一变,然后朝着蒙县县令说了几句话。

    蒙县县令快步过来,走到杜变的面前,低声道:“东厂的武士事后可以放走,但是杜萍儿一定要死,吴家也一定要查抄,吴正道一家也一定要死,否则堂堂布政使大人颜面何存?”

    杜变道:“如果我答应了你们,又颜面何存?”

    虽然杜变这个东厂百户是六品,但蒙县县令完全没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双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武将集团是很牛,但武官不到三四品那也叫官?像杜变这种六品武官,也就比河里的王八高贵一些,哪里比得上他堂堂进士出身的县令?

    他唯一忌惮的只有杜变是李文虺义子的身份,但现在李文虺都完蛋了,杜变还有什么仗持?

    所以,蒙县县令根本不想来和杜变谈判的,觉得身份不对等,但知府大人的命令他不得不服从。

    此时听到杜变的话后,蒙县县令笑道:“你一个试百户在一众高官面前谈颜面,是不是有些可笑?你又不是你的义父,而且我们有上千人,你区区六人,螳臂当车而已,见好就收,不要自取其辱!”

    “啪!”杜变一个耳光狠狠扇过去。

    蒙县县令是文官,没什么武功,顿时直接被杜变扇飞了出去。

    “你去转告李名郯,我已经非常忍让了,否则早就宰掉杜禹那个畜生了。”杜变寒声道:“他要做什么?如果能够承担得起后果的话,随便!”

    蒙县县令不敢置信望着杜变,对方竟然众目睽睽之下扇打他这个七品县令?而且他的背后还有知府大人,还有梧州参将,还有上千兵马。

    “你,自寻死路。”蒙县县令寒声道,然后无比愤怒地回到军阵之中。

    杜变的回应,让梧州知府李名郯勃然大怒,厉声道:“杜变,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将吴氏庄园践踏为平地,抓捕伤害杜公子的凶手,任何人等胆敢阻拦,格杀勿论!”

    “是!”他身后上千兵马拔出兵器,就要冲出。

    杜变厉声喝道:“谁敢?梧州知府,梧州参将,只要你们的兵马越过我身后一步,我就视为方系在广西对阉党全面开战!”

    梧州知府气极反笑道:“镇抚使李文虺已经负罪去职了。广西阉党的战略,又岂是你区区一个百户能够决定的?”

    “少主人当然可以决定!”不远处,传来梧州东厂千户钟亭的声音。

    片刻后,他率领的一百多东厂起兵飞快而止,挡在杜变身前,集结列队。

    钟亭大声道:“杜变是我广西东厂少主,他说的任何话,都是梧州东厂的绝对意志。想要抓人,就是对我东厂开战,我随时奉陪!”

    “拔刀!”

    “准备作战!”

    钟亭一声令下,一百多名东厂武士拔出战刀,杀气冲天。

    这下子,梧州知府和梧州参将为难了,和东厂开战的责任,他们担当不起。

    而就在此时,传来一张纸条,上面是布政使杜江的字迹。

    “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打了再说,否则我方系颜面何存?!”

    杜江这话再对没有了,此时已经不是要为儿子报仇出气的事情,而是关系到方系颜面。

    如果就这么被东厂吓退了,那作为广西最大派系,方系尊严何在?

    “准备!”梧州参将手高高举起。

    他身后上千兵马弯弓搭箭,只要一声令下,就箭如雨下。

    东厂武士只有一百多名起兵,只有对方十分之一,一旦开战肯定是要吃亏的,绝对死伤惨重。

    谁也没有想到,因为一个纨绔公子的脑残举动,竟然引得广西最大的两个势力集团爆武装冲动,而且可能直接开战。

    要知道,双方在打击厉氏上是有合作空间的。从中可见杜江之强硬,绝对不愿意被东厂讹诈,宁可战斗也要逼退东厂夺回方系颜面。

    梧州参将大声喝道:“我倒数五个数,尔等若还不退开,那格杀勿论!”

    他身后上千名士兵弓箭瞄准了东厂一百多名武士。

    “五,四,三,……”

    钟亭焦急地望向杜变,这一开战真要吃亏的,东厂在梧州府的势力太薄弱了,他这个千户已经把所有骑兵都带来了。

    如果这一战,这一百多名东厂起兵全部死在这里,那钟亭也只有以死谢罪了。

    然而,此时杜变是绝对不可能退缩的。

    退缩,就代表着整个阉党妥协。

    杜变闭上眼睛,释放精神力感应,心中暗自计算,应该快到了。

    忽然他眼睛一亮。

    “来了,果然赶到了。”

    梧州参将继续倒数:“三,二,一……”

    倒数结束,梧州参将寒声道:“是你们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们。”

    然后,他大手猛地落下,就要下令攻击。

    “嗖……”黑暗中,一支箭射来,直接将梧州参将的手臂射穿。

    “谁敢动手,谁敢动手?”

    李文虺另外一个义子,桂王府副总管太监李陵骑着战马,从黑暗中飞奔而至。

    梧州知府和梧州参将见之大怒,你一个藩王府的太监,也敢来管这事?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李陵,你找死吗?”梧州参将厉声吼道。

    “梧州参将,你那一箭是本王射的,你是说本王找死吗?”另外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一个身穿金黄王袍,头戴金冠的威武男子,骑着白马从黑暗中飞驰而出,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李陵高呼道:“桂王殿下驾到,所有文臣武将,放下武器,跪迎!”

    顿时,所有人色变!

    梧州知府,梧州参将,梧州厉镜司千户,东厂千户钟亭,百户杜变,东厂武士,以及在场所有士兵,全部放下刀剑弓箭,单膝跪地。

    “拜见桂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与此同时,身后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桂王府的几百骑兵轰鸣而止。

    ……

    注:第一更五千字送上,拜求支持啊。月票很紧急呀,兄弟们糕点叩拜求了,真真请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