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87章:践踏杜夫人!方青漪贞节
    杜禹先看着自己的断手,然后再出凄厉无比的惨嚎。

    “啊……啊……”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杜禹指着杜变拼命尖叫着:“来人,来人啊,杀了他,杀了他……”

    “按住他!”杜变道。

    李三捏住他的脖子,杜变上前左右开弓,耳光狂扇。

    “啪啪啪啪啪……”

    整整抽了他十个耳光,将杜禹那张漂亮的面孔抽得如同猪头一般。

    “道歉!”杜变厉声道:“向我萍儿姐姐道歉。”

    “做梦……”杜禹猛地吐出一口口水。

    杜变继续上前,继续狂抽耳光。

    “啪啪啪啪啪……”

    这次,活生生抽打了几十个耳光。

    这次杜禹的面孔已经完全没有人样,嘴巴一张,吐出了几颗牙齿出来。

    “道歉。”杜变道。

    “不……不可能……”杜禹道。

    “闷死他!”杜变道。

    顿时,李三拿出一张纸,喝了一碗水,对着这张纸猛地一喷,弄湿了之后直接蒙在杜禹的脸上。

    杜禹瞬间不能呼吸,越来越窒息,越来越窒息。

    这种感觉是最最痛苦的,甚至比任何酷刑都要痛苦。

    到这个时候,死亡的恐惧来笼罩他的精神。

    他拼命地抽搐,拼命地颤栗。

    然而,却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越来越近。

    这种纨绔之前的强硬可不是因为有骨气,而是因为无知者无惧。现在死神真正要来的时候,会把他所谓的硬气摧毁得干干净净。

    在杜禹痛苦到极致,几乎要窒息而死的时候,

    杜变揭开了他脸上湿纸,冷声道:“道歉。”

    恢复了呼吸之后,杜禹拼命大口地呼吸。

    “道歉,不然就弄死你。”杜变寒声道。

    足足好一会儿,杜禹才颤抖出声道:“对,对不起。”

    李三李四一用力,直接将他按着跪在地上,按着他向杜萍儿磕头。

    “对,对不起……”杜禹再一次道歉,然后大哭出声,浑身都在颤栗。

    无法无天的他从来没有吃亏,今天右手被斩断,也仅仅只是惊怒,根本还来不及害怕,

    后来被死亡笼罩,真的让他从灵魂深处感觉到颤栗。

    眼前这个杜变,之前随意被他欺负的人,现在竟然变得这么可怕。

    刚才目睹整个过程的吴夫人,此时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了,浑身颤抖道:“杜,杜大人,这可如何是好?这可是布政使大人的公子啊。”

    杜变道:“吴夫人你放心,这件事情既然我插手了,就会负责到底。布政使杜江住在哪里?”

    吴夫人道:“杜大人正在县城赴宴,你府尊和县令大人作陪,我夫君和炎铭出钱招待,不过不知道有没有位置。”

    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让大商人出钱招待就是给你天大的面子,至于座位基本上是不可能有的,能够让你敬一杯酒都算不错了。

    不过酒宴都没有让杜禹去,可见杜江对这个纨绔儿子也非常之不满意。

    “那现在吴宅中除了这个纨绔子弟,布政使大人还有那个家眷在?”杜变问道。

    吴夫人道:“还有布政使大人的夫人,架子更大,她一进来,就把我住的院子霸占了。把里面的被子床单,还有茶具器皿全部丢出来,换上全新的。”

    “带我去。”杜变道。

    吴夫人有些害怕,不知道杜变要做什么,所以一下子有些犹豫。

    “快!”杜变声音一冷。

    “是!”吴夫人道。

    吴夫人带着杜变来到庄园中最好的院子,杜江的夫人,杜禹的母亲就住在里面。

    “止步!”还没有到门口,便有一个仆妇喝止道:“我家诰命夫人住在里面,岂是你们能够叨扰了,立刻退开。”

    杜变带人直接闯了进去,那个仆妇直接一个耳光扇打过来。

    “咔嚓……”李三上前,直接将她的手腕扭断,顿时出一阵尖叫惨嚎。

    “吵什么吵?唯恐我能够好好休息吗?我这脑袋都要炸了!”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叱责,声音充满了雍容。

    这位杜夫人,也就是杜变的四婶,是朝廷勋贵之后,一位侯爵的女人,从小就养尊处优,嫁入了杜府之后,依旧维持着冷傲。

    其实,她家的侯爵府已经没落了,现在他最荣耀的身份就是杜江夫人。

    只不过她尤其喜欢摆架子而已,之前在杜府的时候,就对人爱理不理的,对杜变当然更加没有放在眼里。

    “杜夫人是吗?”杜变道:“恐怕您不能住在这里,请立刻离开吧,主人不欢迎你。”

    这话一出,吴夫人顿时一阵哆嗦。

    这话一出,里面传来一片安静。

    紧接着,一个雍容丰腴的妇人走了出来,绝对的风韵犹存。

    她,便是杜江的夫人,濮阳侯府的江氏。

    见到了杜变,她脸色顿时一变,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这个孽畜。

    别人不知道杜变的事情,她终究是知道的,不过也不是很放在眼里,毕竟杜变的靠山也就是一个四品镇抚使,而且已经倒了。

    “杜变,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杜夫人冷道。

    杜变道:“你住在别人家,把主人家赶出去也就罢了,你的那个纨绔儿子,竟然想要非礼主人家的少夫人,而且那个少夫人还是我的姐姐,杜萍儿!”

    杜夫人听到杜萍儿的名字,顿时一皱道:“那个小贱人?若是知道她在这里,请我们进来住我们也不会进来,她还不配。”

    杜变道:“你的儿子欠管教,抓了我姐姐的手腕,所以他的那只手我剁掉了。他不听话,我就扇了他一百个耳光,现在他很听话了,不用谢我的管教之恩。”

    这话一出,杜四夫人江氏脸色一变。

    杜变一挥手,后面杜禹被推了出来,一张脸肿得像猪头一般,而且右手还齐腕被斩断了。

    “啊……”顿时,杜四夫人江氏出一阵惊呼,几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杜变那个孽畜竟然敢这样做,这……这可是布政使的儿子,这可是杜氏的嫡孙子,尽管没有出息是个纨绔子弟,尽管地位远远比不上杜炎,但那也是杜氏的少爷。

    杜变竟敢斩断他的手,凭什么?

    “孽畜,你敢?”杜四夫人江氏指着杜变惊呼。

    杜变道:“吴氏庄园不欢迎你,现在立刻滚出去吧!千万不要等我动用武力驱逐,那样就不好看了。”

    杜四夫人目光充满了怨毒,嘶声道:“杜变,你死定了,你死定!等老爷回来后,就把你这个孽畜杀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杜变冷声道:“动手!”

    李四和几名东厂武士上前,进入楼阁之内,把属于杜夫人的所有东西全部扔出来,把她带来的所有瓷器器皿全部仍在地上砸碎。

    李三和几名东厂武士上前道:“杜夫人,是你自己离开,还是我们将你扔出去?”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杜四夫人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耻辱,漂亮的面孔顿时狰狞了,咬牙切齿道:“杜变孽畜,你死定了,死定了……”

    “走!”杜四夫人带着十几名仆妇,怒气冲天离开了吴氏的庄园,抬起已经昏厥的杜禹,捡起了他被斩断的右手。

    登上马车之前,杜四夫人江氏望着吴氏庄园,咬牙切齿喊道:“杜变,你给我等着,今天不杀了你,我不姓江。不把这个破院子践踏为平地,不把杜萍儿这个小贱人凌虐致死,我誓不为人。”

    然后,杜夫人一行人,朝着县城而去。

    而杜变,就等在吴氏庄园里面,等着新任布政使杜江的到来。

    “少主人,要不要去梧州千户所调兵?”李三问道。

    杜变想了一会儿,道:“应该用不上,但还是去吧。”

    “是!”李三,李四立刻拿出几个笼子,用信鸽传书给梧州东厂千户所,让他们立刻带领东厂武士前来。

    ……

    方青漪是一个极其傲慢的女子,在她的心目中,她的地位是不亚于宁雪公主的。

    她的家族是千年豪族,比起只有区区二百多年的宁氏皇族,更加贵气。

    更何况,此时的方氏是天下文臣之,掌握着惊天的权势能量。

    虽然嫁给了杜炎,但是在她眼中,是杜炎入赘了方氏。

    杜江去参加梧州府的酒宴,她不会去,也不会让杜炎去。

    杜江的家眷住在当地官府安排的庄园中,她也不会去的。方氏在梧州就有庄园,她只住自己的家里,杜炎也要住进来。

    总之,除了同船南下,方青漪和杜炎二人始终单独赶路,没有和杜江在一起。而且那艘船也是她方式的。

    这次来广西,方青漪和杜炎足足带了九百多人!

    没有看错,足足九百多人,光方氏的武士就有五百,四品以上武者高手,便有几十人。

    剩下是师爷,文书,幕僚,仆妇,丫鬟等等。别说马夫,厨师,就连园丁也带了。

    宁雪公主出行都没有九百个随从。

    方青漪的派头比起布政使杜江要大得多了,对于杜江她也并没有多少尊重,毕竟那也只是方氏权力集团中的一个官员而已,这个布政使官职还是他方氏家族给的。

    尽管表面不会表现出来,但是在方青漪眼中,杜江也只是他家的一个家臣而已。

    也就是对两广总督高廷,方青漪才有几分敬重和亲近,因为那还是他的姑父,算是方氏的半个主子。

    方青漪为何会嫁给杜家?

    杜家原本只是一个二流的豪门而已,是根本高攀不上千年豪门方氏的。

    当年方青漪降生的时候,传言手中握着一块金子。于是赶紧找来最著名的占卜师询问,这是为何?

    这个名扬帝国的占卜师见到方青漪后大惊,道:“怎么会这样?她的命格明明贵不可言,问鼎女子身份至尊。为何却又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会消失呢?”

    方青漪父亲赶紧问,那该怎么办保住这个高贵的命格。

    那个占卜师算了一下道:“方圆九里之内,还有一个男婴诞生,权贵之家,比这女婴小半个时辰。只要二人联姻,便可保住高贵命格。”

    方氏赶紧去探听,结果半个时辰后,杜家的嫡子杜宪诞生。恰巧,庶子杜炎也几乎同一时间诞生了。

    方氏当然只认嫡子,而恰巧杜氏家族蒸蒸日上,而且家主杜晦手段高深,前途远大。尽管杜家还高攀不上他方氏,但把杜家拉入方氏权力集团,也是一个助力。

    尽管对那个占卜师的话将信将疑,但各种原因巧合之下,方青漪从小和杜宪(杜变)结亲了。

    然而没有想到,杜变竟然是个天阉。方青漪受不了这个羞辱,逼着杜家让杜宪人间蒸。

    而恰巧杜炎也是在她半个时辰后降生的,尽管是庶子,但非常出色,年近十五岁就考中了举人。

    于是,属于杜变的一切就给了杜炎,包括她方青漪。

    去年,仅仅十七岁的杜炎又高中会试,殿试,成为了这一届最年轻的进士,尽管是二甲第二名,但也极其了不起了。

    杜炎先在翰林院镀金了一年半,今年又放了外任,担任七品县令。

    年近十八岁,就已经是七品县令,可见牛逼?

    而且他这个七品县令,论含金量可比杜变的六品百户高得多了。

    从官制上,杜变这个东厂百户管几百个人,而杜炎这个县令直接管十几万人,被称为百里侯的。

    出京之前,杜氏和方氏给两人办了一场宏大之极的婚礼,场面几乎比太子成婚还要大,毕竟天允帝俭朴惯了。

    婚礼当天,整个帝国大部分的文武高官,朝廷勋贵都全部到场。

    皇帝钦赐了百年好合的牌匾,太子亲自驾临。

    这场婚礼,可谓是荣耀之至,方青漪和杜炎都成为了万众的焦点,成为无数年轻男女妒忌的对象。

    对于杜炎,方青漪还是比较满意的。

    长得英俊不说,关键文武全才,而且对她一往情深,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如意夫君了。

    但是,她还是稍稍有点觉得,杜炎暂时还配不上她。

    他还需要进一步蜕变,变得更加出色,更加强大。

    所以洞房之夜都是分房睡的,理由是她月事来了。

    梧州府,方氏庄园之内。

    杜炎正静静地看书,看了看天上的弦月,收起书本。

    这个杜家最出色第三代子弟脸色有些红,内心有些激动。

    因为今天这个庄园的管家,给他和新婚妻子方青漪安排的是一个房间。

    对于这个绝美无双,身份高贵的妻子,杜炎是爱慕之极的,成婚之后无一日不想着成为真正的夫妻,成就鱼水之好,那种感觉大概和神仙一般吧。

    这么美的妻子,身上的肌肤每一寸都跟雪一样,每一处都是香喷喷的。

    能够娶到她,真的是几世的福气,整个天下的男人都在妒忌他。

    走到房间之内,杜炎柔声道:“青漪,夜色晚了,该睡了。”

    然后,他自然地伸手朝着新婚妻子小蛮腰搂了过去。

    ……

    与此同时!

    杜变在吴氏庄园内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激烈的马蹄声。

    他的便宜四叔,广西行省布政使大人杜江来了。

    紧接着,外面传来声音。

    “东厂杜变可在里面?请出来一叙!”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三更一万四。兄弟们有月票吗?非常急需月票啊,拜托大家了。

    剧情保证让你们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