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86章:狂打脸杜家,斩杜公子
    这次李文虺在广西大开杀戒,清洗了整个行省大半高官。

    有一个人却没有死在他的屠刀之下,那就是广西布政使,因为他已经提前就下狱了,所以这个位置就空了下来。

    早先没有行省这个辖区称呼,都是统称为布政使司。

    鞑靼帝国入主中原之后,又改为行省辖区。

    大宁王朝太祖赶跑了鞑靼人,建立了大宁帝国,又恢复了布政司,当时一省的最高长官是布政使,接下来是按察使,都指挥使,巡抚也不是常驻地方官,而是朝廷派来节制监督地方官员的军政大员。

    后来国势越来越乱,于是巡抚就变成了常驻地方官,恢复了行省称呼。巡抚正式成为封疆一省的最高军政长官,布政使变成了二把手。

    从品级上说,巡抚是通常是正二品居多,而布政司是从二品。某种程度上,这两个官职算是平级的。

    甚至某些行省,那些强势的布政使甚至能够架空巡抚,尤其是那些靠山很硬的年轻布政使遇上了年迈的巡抚。

    而杜江,毫无疑问就是那种靠山极硬,来头极大的年轻高官。

    他在杜家排名老四,今年才四十三岁。

    广西布政使空缺下来之后,通过杜变便宜老爹杜晦的运作,方氏的肯,杜江从无数竞争者中抢走了这个二品宝座。

    崔岩四十三岁成为扬州知府,已经是文官中的栋梁之材,但那也是四品。

    而杜江也是四十三岁,已经是从二品了。

    所以未来杜家又要出现地方和中枢并立的局面了,杜江在地方做总督执掌军政大权,杜晦在内阁执掌中枢,到了那个时候,杜氏就成功晋级为帝国的顶级豪门权贵了。

    这次他乘船南下到广西赴任,却最终没有选择在廉州府登6,而是在广州府,先去两广总督府拜见过总督高廷,毕竟那是方氏在帝国南方的最高领袖,而杜家也在方氏文官集团之中。

    不过杜江并不是很喜欢高廷,稍稍坐了半个多时辰,他就离开广州府,走6路前往广西。

    这一日来到了梧州府的蒙山县,受到了蒙山县令前所未有的招待,因为县城局促怕委屈了杜江的家眷,而大海商吴正道的庄园宽阔豪奢,县令让吴正道空出了这个庄园,专门接待这位布政使大人一行。

    所以,才有杜变见到眼前的这一幕,杜府的武士守在了吴正道庄园的大门之外,并没有什么阴谋论。

    ……

    “说你们呢?立刻滚开!”杜府武士上前,拔出一半的刀子厉道:“否则当作刺探朝廷机密,全部抓起来。”

    杜家的底蕴还是不够,这些豪奴在京城还算谨慎,到了地方之后就嚣张之极。

    杜变一皱眉,直接就要下令李三,李四二人上前将这几名杜府武士拿下,此时杜萍儿的婆婆吴夫人无意经过大门口,见到了杜变一行人,顿时一愕,然后匆匆迎了出来。

    “杜公子。”吴夫人行了一礼。

    杜变道:“怎么回事?杜府的人怎么会在这里?里面是谁啊?”

    吴夫人道:“杜公子认识杜府的人?是新上任的布政使大人,县令觉得我们家气派,所以布政使杜大人一家住在我们家了。”

    言语间,吴夫人非常骄傲,自己的庄园竟然被布政使大人住过,这也算是一个海商莫大的荣耀。

    布政使?这个位置竟然被杜家的人夺走了,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接着吴夫人一拍额头道:“对了,您也姓杜,莫非是亲戚?没有听萍儿说过啊。廉州府的事情真是多谢杜公子了,这等天高地厚的恩情,我们一辈子也报答不完。来,来,快进家里吃酒。”

    然后吴夫人带着杜变朝着大门走去。

    “止步,任何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大门的杜府武士厉声喝道。

    吴夫人赔笑道:“两位军爷,这位也是官门中人,是我家的恩人,也是亲戚,通隆一下。”

    “通隆什么?你的丈夫和儿子都不能进入,更何况闲杂人等,惊扰了我主子的家眷,你承担得起责任吗?”杜府的武士厉声喝道。

    没等杜变作,吴夫人熟练地给两个杜府武士两锭银子。

    “进去吧,记住不要靠近后院一步,惊扰了我主子的家眷,你家就完了。”杜家武士道。

    这几个杜府武士应该是后进入杜家的,至少都不认识杜变。

    就这样还没有等到杜变作,就被银子开路,迎入了吴氏庄园。

    带着杜变来到会客厅,各式各样名贵的点心如同流水一般送上来。

    “这布政使大人的架子就是大,住进我家后,把我家的男丁都赶出去了,所以我夫君和炎铭不能招待您了。”吴夫人道:“公子稍候,我这就去叫萍儿来,她天天都念着你。”

    然后,吴夫人匆匆忙忙地去了。

    李三,李四,还有四名东厂武士本能地分散各处,守住门口。

    “陈平,坐。”杜变道。

    “是。”陈平在下坐了下来。

    陈双双小脸通红地为杜变沏茶,然后端了上来,低声道:“公子喝茶。”

    杜变一笑,接过喝了一口。

    “三,新的广西布政使,你知道是谁吗?”杜变问道。

    李三道:“小的不知。”

    他只负责打打杀杀的事情,其他是不大知道的。

    陈平却道:“学生倒是知道,是杜江。”

    杜变道:“原来是我那个便宜四叔啊,你如何知道的?”

    陈平道:“三天前他就来梧州府了,视察了书院,接见了梧州府比较杰出的书生。我算是院试魁,所以梧州府也通知我了。我尽管不知道这杜江的身份,但本能地拒绝了,所以也就没有去。”

    杜变皱眉,这个时候杜江来广西做这个布政使是什么意思?

    杜家虽然和阉党斗得不亦乐乎,但应该不至于和厉氏土司有什么勾结吧。

    这个时候的广西风高浪急,是一个险地,布政使的缺虽然宝贵,但也犯不着以身犯险吧。

    不过说起杜江他没有太多的印象,但是对他的那个儿子杜禹,绝对印象深刻。

    之前这具身体主人杜变在杜府中要说受到谁的欺负最多,不是杜炎,反而是杜禹。

    杜炎虽然夺走了杜变的一切,但他自恃天才,对杜变只是藐视鄙夷,倒也不屑来欺负。

    而这杜禹小他一岁,其父杜江常年在外面做官,这厮就养在老太太房里,但极受老太太宠爱,是杜家中的一霸,三天两头欺负杜变为乐,完全不知道收敛,拳打脚踢是小事,知道他是天阉之后,就一直想着看天阉究竟是怎么样的。

    而且,他在十三岁就立下了豪言壮语,等杜萍儿胸前有拳头那么大的时候就要把她睡掉。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吴夫人面孔变色冲了进来,惊呼道:“杜公子,快救萍儿,那杜公子不知道为何,竟然认得萍儿,正拉着她要进入他的房间侍候。”

    一听这话,杜变的心瞬间炸了,直接带着李三,李四,四名东厂武士冲出。

    得知住进来的是新的布政使杜江,杜变还打算敬而远之的。

    如果对方仅仅只是杜家的身份,杜变是要上去打脸的。

    但对方是布政使,杜变不知道他的来意,所以不能贸然接触,起码要等到杜江和巡抚张阳明见过,得知他的态度之后,再决定用什么方式对待这个杜江。

    往小了说,他是东厂百户。往大了说,他是广西东厂的少主,不能因私废公。

    现在没有想到他不去招惹对方,对方反而主动招惹他了,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

    杜萍儿听说住进来的是新的布政使大人,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叫杜江,更不知道是京城杜家的四老爷。但她还是本能地避开,不去接触。

    杜江这次就任布政使带了夫人还有最小的儿子杜禹。一是监督他读书,二是因为这个杜禹在京城被老太太宠坏了,完全无法无天,所以带在身边好好管教。

    杜禹离开京城正兴奋得不行,住进吴家庄园后也闲不住,带着几名豪奴四处游逛,一边指指点点这吴家的庄园是何等的低俗土气,一路上颐指气使好不威风。

    原本,主人家女眷住的院子,他作为男子是不能进来的,他毕竟也十七岁了。

    但是杜禹哪管这些啊?在京城他都无法无天,更何况是在广西这种偏远穷地的乡下土财主家?他可是布政使的公子,于是他直接就闯了进去,守门的仆妇稍稍拦了一下,直接被推开了。

    没曾想到,这杜禹进入这院子后见到了杜萍儿。

    一开始是被她健美的身材,艳丽的面孔所吸引,后来现有些眼熟,这才记起来这个女子竟然是杜萍儿。

    “杜萍儿,你竟然在这里?”杜禹哈哈大笑道:“在京城我就说过,等你胸前长到拳头那么大一些,我就要把你睡掉收入房中。没想到我才离开没多久再回家,你竟然不在了,你一家人竟然带着杜变那个天阉的傻子消失了。我还失落了好久,每天也不能欺负那傻子了,也不能把你睡了,没曾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杜萍儿见到杜禹也顿时惊呆了,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混世魔王。当时在杜家,杜萍儿最怕的就是这个混蛋,因为他欺负起杜变真的是没轻没重的。

    “正好,正好,你这奴婢去我的房间侍候我,离开我的时候我把你带上,这些年我还念着你,现在果然很壮观了,手感肯定不错。”杜禹哈哈大笑,直接上来一手牵杜萍儿的手腕,另外一手朝着她胸前抓去。

    这位纨绔就是这么浪荡的,在京城他还只是在青楼这样。但这里是广西,而且对方还是杜府家奴之女,这种人全身上下都是主子的,别说摸一下,就算是杀了也没什么。

    杜萍儿猛地挣脱,二话不说直接就要逃跑,她知道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是立刻逃得远远的,因为讨不回公道的。

    “哈哈,还想跑?”杜禹哈哈大笑道:“今天你重新落入我的手中,就休想逃跑了!”

    接下来杜禹就追逐杜萍儿,如同猫戏老鼠一般。

    不过他武功一般,追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直接命令几个家奴道:“抓住她,按在墙上。”

    顿时,四名习武的家奴快上前,直接抓住了杜萍儿的手腕,将她按在墙壁上。

    杜萍儿拼命挣扎,却无法动弹。

    “跑啊,你能跑到哪里去啊?”杜禹笑道:“这些年你吃的什么啊,胸前竟然长得这么大了,跟吹气了一样,也不经过我同意就长那么大,像话吗?”

    如果仅仅只是乡下土财主,杜禹还不会这样放肆,比较不能给他爹丢脸,但见到杜萍儿这个曾经家奴之女就忍不住了。

    杜萍儿冷道:“杜禹,你不要碰我,我弟弟杜变现在是大人物了,你敢碰我,他一定打算你的手。”

    杜禹顿时大笑道:“杜变?那个天阉的傻子?我知道他拜了李文虺做干爹,但现在李文虺都要死了,杜变这个傻子算个屁啊?我爹是布政使,他区区一个小阉狗,我还正想要找他的麻烦呢?当年一声不响就跑了,也不经过我同意。他消失了,我回家后欺负谁去啊?等到去了桂林,我第一时间就打上门去,扒掉他的裤子,看他这个天阉这几年有什么变化不?”

    “不过现在,来叙叙你我之间的旧情,还有你到底吃什么长大的。”说罢,这个纨绔的爪子朝着杜萍儿抓去。

    “杜禹!”后面响起了杜变的声音。

    杜禹一愕,手定格在半空中,回头看到了杜变,顿时大喜道:“天阉的傻子?你也来了?正好正好,让我看看你这天阉有没有变化。”

    杜变望着这个纨绔,不久之前他刚把杜一鸣阉割了,难倒杜禹不知道啊?不然为何还表现得这么脑残?

    杜禹还真的不知道,甚至杜一鸣被阉割一事他都不知道。回京之后,杜一鸣直接被雪藏了。而杜变则成为了杜家的一个禁忌话题,只有少部分人知道他。

    而这个杜禹是个纨绔,也只是从长辈那里听过只言片语,完全没有把他当回事的。

    接着,杜禹下令四个家奴道:“去,去抓住这个傻子,扒掉他的裤子,让我好好检查一下。”

    顿时,这四个家奴还真的朝杜变冲了过来。

    “杀了。”杜变一声令下。

    “唰……”李三李四出刀,直接将这四个家奴一刀刺死。

    “抓住这个纨绔。”杜变道。

    李三上前,一把掐住杜禹的脖子。

    杜变上前安抚杜萍儿道:“姐姐,他没有将你怎么样吧?”

    “还没有。”杜萍儿小脸苍白,紧紧搂住杜变,真的是心有馀悸。

    杜变道:“他碰过你吗?”

    杜萍儿道:“没有,只是他抓了我的手腕。”

    杜变道:“那只手腕。”

    杜萍儿道:“右手。”

    杜变上前,拔出弯刀朝着杜禹道:“伸出右手。”

    杜禹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顿时嘶声道:“杜变你这个傻子,你竟敢杀我的奴才?你吃了豹子胆了,你死定了,死定了!”

    杜变一皱眉,旁边的一个东厂武士上前,一把抓住杜禹的右臂伸出。

    杜禹惊呼:“杜变,你要做什么?你敢碰我?你敢?!”

    杜变道:“傻逼!”

    然后,他一刀斩下,直接将杜禹的右手直接斩断下来。

    鲜血飙射。

    ……

    注:第二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啊!

    谢谢燕霜浓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