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85章:杜变官威!京城杜家来客
    百色其实是本地人对这个地方的称呼,在大宁帝国朝廷名册中它称之为田州府。(此处为架空,百色作为地名源自于清朝雍正年间。)

    在近十年前,白色府有整个西南最大的土司,莫氏土司!(此处也为架空,历史上有一个莫氏土司,但领地在如忻城)

    十几年前,莫氏最强盛的时候,曾经拥有整个百色府,还有文山府的两个县,拥兵六万。

    当年起兵谋反的主力便是莫氏,他率领西南十几家土司起兵十几万大军号称三十万,最厉害的时候曾经攻下了半个贵州,大半个云南,大半个广西行省。

    之后,因为厉氏的出卖,加上镇南公爵和安隆土司府的狼兵太能打了。这场叛乱被镇压了下去,莫氏土司灰飞烟灭,一小半的领地被厉氏占据,另外大半的领地被朝廷名义占领,置为田州。

    所以,厉氏完全是踩着莫氏的尸体上崛起的。

    不说别的,当时厉如海不顾镇南公宋缺的命令,率先攻入了百色府的莫氏土司府,抢到的金银就超过几百万两,镇南公宋缺让他交出莫氏的金银,厉如海仅仅交出了三万两,剩下全部私吞了。

    可以说,莫氏跌倒,厉氏吃饱。

    如今朝廷直接统制田州(百色府)已经超过七年了,然而这个府名义上属于大宁帝国,实际上依旧算是一个独立王国,算是整个广西最为鱼龙混杂的地方。

    这次李文虺血洗了整个广西行省,唯独没有百色府,因为这个地方他的兵进不去。

    哪怕王引担任广西东厂镇抚使,李文虺也基本掌握了整个广西东厂的势力,但依旧唯独百色府例外。

    这个地方李文虺耗费了非常巨大的心血,但始终没能拿下来,甚至东厂没能在百色府立足。

    “廉州府毕竟是镇南公府所在,而且巫千秋是廉州东厂千户,去那里你可以很安逸。”李连亭道:“在廉州府做总旗官最重要的任务是两个,合理地打击海上走私贸易。当然这看上去是市舶司的任务,但是参与海贸走私的那些帮派是归我们东厂管的。”

    选择廉州府总旗官何止是安逸,简直闭着眼睛都可以升官。巫千秋是廉州府的地头蛇,加上镇南公府的照看,血观音的血蛟帮的驻地也是廉州府。而且厉氏别院也被灭了,可以说杜变一去就是霸王。

    但是去廉州府,完全是坐享其成,就如同家后院的游泳池一般。

    “而田州那边,我还是叫百色府吧。”李连亭道:“我只能告诉你,这几年时间文虺派出了三波心腹想要在百色府扎根,全部都失败了,两个千户死了,一个千户被腐化了。到现在为止,东厂都没有在那个地方成功立足打开局面,去那个与鱼龙混杂的地方不能坐享其成,而是去开疆拓土的。”

    廉州府对于杜变来说是游泳池,舒适无比,连口渴了都有人递冰饮。

    而百色府对杜变来说,完全是波涛汹涌的神秘危险海域了,别说没有人侍候他,还需要一个人打天下,稍稍不小心就会葬身大海,难怪去了直接就封为试百户。

    杜变想要成为阉党未来的领袖,自然要在最危险的地方厉练了,否则怎么能够显示出能力来。

    “我选择成为百色府东厂所试百户。”杜变道。

    “好,果然是文虺的儿子,就这份胆气不差李元。”李连亭道:“李元被封为千户,独掌一个千户所,你知道在哪里吗?”

    杜变摇头,对于这个最大的竞争者,他还真的几乎一无所知。

    李连亭道:“辽东,抚顺府!”

    顿时杜变佩服不已,那个地方可是对抗建虏的前线,是比百色府更危险的地方。

    比起厉氏来说,建虏更是帝国的心腹大患,这些年帝国和建虏的大战,十战八输,沦陷的国土已经超过千里了。

    李文虺是如今阉党第二代接班人,那杜变和李元就是第三代,所以这两人都放到了最最复杂危险的地方去历练成长。

    李连亭道:“你去了百色府,知道最最重要的事情什么吗?”

    杜变道:“扎下根去,真正建立东厂势力,未来大事发生的时候,使得百色府有人可用。”

    “对。”李连亭来到地图面前,道:“未来几年时间,厉氏一定会再次谋反。你父亲李文虺很果断,几乎用生命的代价把广西血洗了一遍,这给我们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大好局面,厉氏银根断了一半。接下来百色府会成为棋盘上的焦点,会成为我们封锁进攻厉氏前沿阵地。你在这里扎根下去,要成为厉氏的一根鱼刺,让他吞不进去,也吐不出来。”

    “给你定下一个任务目标。”李连亭道:“两年之内在百色府开拓势力,并且掌握一支不少于两千人的武力。这支武力要你自己在本地找,我们不可能提供给你,以为那样会激起百色府本土势力的逆反,”

    听到这个任务目标,杜变心中不由得一惊,这已经超过东厂百户要做的范围了。

    “对,你不要把自己拘泥于东厂百户的身份。”李连亭道:“百色府的官场几乎全部烂了,那个地方也不是官府说了算,你就把自己当成是帝国在百色府的势力代表。”

    “以东厂的名义,成功扎根于百色府,成为几股势力巨头之一,并且掌握两千人的武装。”李连亭道:“两年之内,不管什么时候完成这个目标,我直接给你晋升千户。”

    听到这句话,杜变彻底惊了。

    这位前东厂大都督还真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就算两年后杜变也才二十岁啊。

    晋升千户?那可是正五品!

    “我要告诉你,我们是把你当成一支尖刀刺入厉氏最脆弱,也最重要的地方。”李连亭道:“这支尖刀用得好了,可以深深扎入敌人体内不断放血。但是用得不好刀刃可能会折断,是会有性命之危的,你决定之前可要想好。”

    杜变道:“我早就想好了,前几日和宁师聊天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了毕业之后去百色东厂千户所。”

    李连亭道:“宁宗吾把你视为继承衣钵的弟子,他会跟着你一起去,一边指点你的武功,一边保护你的安全。但是他右手毕竟断了,你万万不可让他陷入险境,他是帝国的瑰宝。而且纯粹的个人武功在百色府不见得管用,想要在那里打下一片天地,最重要的是权谋和智慧。”

    “是!”杜变道。

    李连亭道:“招兵买马要钱,建立势力也要钱,在百色府这种鱼龙混杂的中立区域尤其需要金银,但是你也知道你义父一直很穷,上一次查抄了厉氏发了一笔横财,但是一部分交给陛下,一部分交给了镇南公,另外相当一部分给了公主殿下,毕竟她要从无到有建立一支万人大军。如今还剩下六十万两,你要带走多少?”

    杜变想了一会儿道:“三万两。”

    李连亭一愕,本来还以为杜变说要带走十万两呢,三万两实在太少了。

    杜变道:“我现在去百色府势力还很弱,带的银子越多越危险。而且直接给人金银,远远不如共享利益,这样的关系才可靠。”

    “好……好!”李连亭大喜道:“果然是聪明的孩子,一下子就抓住了核心要害,这样我就放心了。你跟我说说看,你去百色府第一件事做什么?”

    杜变在几天前就决定去百色府,所以好好研究了一番。

    这几年,义父李文虺派了三波心腹去百色府建立东厂千户所。

    这三个千户都采用了不同的手段,但全部都失败了,两个选择立威的死于非命。而另外一个选择寻找靠山,结果自己腐化,成为了别人的走狗。

    杜变道:“我去百色府,第一件事就是交朋友。”

    李连亭道:“交哪个朋友?”

    杜变道:“青龙会首,季青主!”

    如今百色府名义上是朝廷直属的州府,但是被厉氏渗透得千疮百孔。

    厉氏在百色府势力最大,却也不是一言九鼎。有两股势力,就不是厉氏能够控制得了的。

    第一股,莫氏土司的故旧势力。第二股,青龙会。

    第一股势力很容易理解,莫氏土司兵败,虽然被斩杀了无数,但是他的那些故旧也不可能全部被杀完,而且莫氏统治百色超过百年,虽然几乎被连根拔起,但在地下还是有很大的势力。

    第二股势力青龙会,是整个广西行省,乃至整个西南最大的武林帮派之一。

    青龙会首季青主,武道宗师,帝国西南名义上的第一高手。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物,在年轻的时候曾经考过科举,也中了举人,后来弃文习武,曾经作为上一代北冥剑派宗主最得意的弟子,但后来又叛出了北冥剑派,选择百色府开宗立派。

    北冥剑派对他下了十道追杀令,但是去杀他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

    如今,季青主已经成为帝国西南的武道巨头,北冥剑派也仿佛忘记了他曾经叛出门户一事,和他井水不犯河水。

    当时莫氏土司统制百色的时候,这位季青主就巍然不动。

    莫氏土司覆灭之后,他依旧巍然不动。

    厉氏全面渗透百色府,几乎执掌了百色府黑白两道大部分势力,但是季青主依旧巍然不动。

    如今,这位武道宗师俨然成为了百色府最大的地头蛇,哪怕厉如海去了,也躬身喊一句季师兄。

    李连亭道:“这位季宗师可傲慢得很,当年可是将皇帝陛下的旨意都扔出来的。你义父也去拜见过他,结果活生生吃了闭门羹,你想要和他交朋友,大概他不会正眼瞧你。不过你只要跟他交了朋友,也就成功在百色府立足了,别人也基本上不敢动你了。”

    杜变充满自信道:“晚辈自有办法。”

    “好,我拭目以待!”李连亭道:“你想好带几个人去了吗?去那种天高皇帝远的混乱之地,人带多了不行,带少了也不行。”

    杜变道:“我打算带六个人去!”

    李连亭道:“刚好,不多也不少。给你十天时间准备,然后便走马上任。”

    接着,他拿过一份东厂官碟,盖上了广西东厂镇抚使大印。

    从这一刻开始,杜变就再也不是广西阉党学院的学生,而是东厂百色府千户所试百户。

    ……

    杜变要带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曾经的骑术教官李威,专门为他练兵的。

    “老师,您曾经是帝国最年轻的骑兵千户官,而现在却要跟着我去百色府,屈居我这个试百户之下,甚至连官职都没有。”杜变道:“实在太委屈你了。”

    “不敢。”李威躬身道:“李威,拜见百户大人。”

    顿时,杜变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李威道:“去了那里,真的能够练兵吗?”

    练兵是他李威的梦想,他的心中始终住着一个军人的魂,哪怕已经成为阉党一员,他依旧想要做将军。

    杜变道:“只要我们成功在那边打下一片天地,就可以练兵,而且我们一定会成功。”

    ……

    杜变要带走的第二,第三个人当然是李三和李四,这两个东厂高手一直都是杜变的贴身保镖,这次去百色府,他们依旧不担任任何职务,只负责杜变的安全。..

    杜变要带走的第四个人是陈平,他即将担任百户所的文书,全面负责杜变的文字工作。

    为了让陈平安心,杜变打算把他的父母接到桂林府来,结果他们离不开家乡。

    于是,杜变请求梧州东厂千户钟亭,让他为陈平父母盖一栋新房子,并且直接给了三十亩地。

    陈平母亲高兴得欢天喜地,然后欲言又止。

    “您有什么话就说,还有什么要求吗?”杜变问道。

    陈平母亲怯怯道:“你,你这个东厂百户什么的,是几品官啊?”

    杜变道:“六品吧。”

    顿时,陈平母亲吓了一大跳,心中更加狂喜,但是之前自来熟的态度完全不见了,立刻恭谨无比跪在地上磕头。

    “民女有眼不识泰山,拜见大老爷,拜见大老爷……”

    杜变赶紧上前将这对夫妻扶起。

    老天爷,她知道最大的官就是县太爷了,听说那也只是七品官。眼前这个少年看着和陈平一样大,竟然是六品了。

    他儿子陈平毁容了,本以为这辈子完了,没有想到竟然可以成为六品大官的幕僚,这可了不得了。

    顿时,她心里真的要高兴炸了。

    她当然完全没有想到,那个在他家吃饭的老头还曾经是皇帝的老师,她一直以为宁宗吾是一个游走江湖的老郎中呢。

    知道杜变是六品官的后果就是,杜变带着陈平离开梧州府时候,还另外带了一个人,他的妹妹陈双双,那个羞涩到极点的小美人。

    按照陈平母亲的说法就是,杜变那么大的官身边怎么能没有人照料呢?陈双双温柔体贴,针线活做得好,饭也做得好,刚好可以侍候杜变大人的日常起居。

    当然,陈平母亲的想法很简单了,那就是让陈双双成为杜变的妾侍,让陈家鸡犬升天。

    她甚至连杜变是太监都不知道,她也不知道东厂是阉党的官职。

    “学生才疏学浅,但一定为主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陈平年少老成,一丝不苟给杜变下跪行礼。

    杜变赶紧将他扶起,道:“你我携手共进,施展心中抱复。”

    旁边的小美女陈双双脸蛋始终是红透的,一直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却始终竖着耳朵听,听到杜变说话,偷偷瞥来一眼。

    杜变朝她望去,她立刻躲闪目光,秀气美丽的小脸蛋更是红得要滴血一般。

    她是有多么害羞啊。

    “你如果不愿意的话,就不用跟我去,就留在家中陪伴父母。”杜变尽量温柔道,免得吓坏了这个小鸟一般胆小女孩。

    “我愿意的。”陈双双低声道:“爹娘身边还有姐姐和妹妹,我可以侍候公子的。”

    她对杜变也是非常非常崇拜的,因为杜变代替他哥哥去参加科举院试夺得了魁首。不仅如此,当日他在莲花寺射箭英姿,不但让玉真郡主惊艳,也彻底折服了陈双双。

    加上杜变的长相绝对一流,而她对太监这个概念也似懂非懂。

    像她这样十五六岁的少女,正是春心初动的时候,她一直在乡下,除了陈平之外,最出色的少年也就是财主家那个跋扈土少爷。她一下子见到杜变这样出色的少年,而且还对她家有恩,所以她这纯洁的少女芳心就系在了杜变心上。

    活生生的暗恋。

    她母亲让她去侍候杜变,她嘴上不说,心理是非常雀跃的。

    “只要公子不嫌弃奴奴,我,我愿意侍奉公子。”她用完了所有的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

    听到她说出奴奴两个字,杜变心中瞬间蠢蠢欲动,而这两个字也是她母亲教的。

    要死了,要死了,她这样柔弱乖巧的小白兔样子,真的是很容易让人忍不住变成大灰狼的。

    不过,百色府太危险,他是不会让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孩跟着去的,但可以带到桂林府给奶娘做伴。

    ……

    杜变带着陈平和陈双双返回桂林府,顺道经过蒙山县,正好可以去吴家庄园,看看姐姐杜萍儿,顺便做一个告别。

    来到吴正道的庄园外面,却发现大门口几个武士镇守在那里,神情傲然,绝对不是吴家的家丁。

    “我家主人在内,闲杂人等,立刻离去,不得驻留。”几位武士上前驱逐杜变。

    京城杜府的人?他认出了这些武士的衣衫。

    杜变眉毛一竖,冤家路窄?

    杜家的人又来了?他的那个便宜老爹又派谁来了?但为何会在吴正道的庄园内?有些古怪啊。

    那几个杜府的武士见到杜变等人还不走,顿时将刀子拔出一半,厉声道:”说你们呢,立刻滚开,否则我们就动刀了!“

    ……

    注:第一更五千字送上了,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