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84章:杜变封官!未婚妻方青漪来
    “逆子?你现在还死吗?”李连亭问道。

    李文虺叩:“臣遵旨!”

    然后,他拱手接过了新的圣旨。

    从这一刻起,他就暂时脱离了东厂,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会在安南王国,成为安南国王的私人顾问,一是保护他的安全,二来是帮助安南王国的迁都事宜。

    说来,安南王国之前的国都一直都是升龙府,但是大宁帝国的前朝鞑靼帝国是外族帝国,曾经凶残地打下了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而且兵锋直指安南王国,为了避开鞑靼帝国的锋芒,所以把国都从升龙府迁到顺化,此次算是回迁。(升龙府即今日河内市,不过此处剧情是架空)

    安南王国这次迁都基本上是永久性地迁都,所以工程量非常巨大,大宁帝国会派出大量的人力相助,李文虺会成为这群人的领。

    而且李文虺和安南国王黎昌也算是还朋友,当时安南国王还是太子,在大宁帝国京城读书,和当今天允帝是同学,一起跟着宁宗吾学文习武,李文虺是皇帝的伴当。

    黎昌虽然是一国太子,但为人非常腼腆,心思敏感。在大宁帝国京城的时候,他就非常喜欢皇帝的妹妹宁晨公主。而宁晨公主怎么说呢,长着美丽的面孔,内心却住着一个纯爷们,和黎昌大大咧咧地称兄道弟,练武的时候下手不知道轻重,不知道多少次把黎昌按在地上揍。每一次挨打,他都喜不自胜。

    但只要宁晨公主和别的男子亲近一些,他就会难过得吃不下饭。而宁晨公主兄弟满天下,大大咧咧动作难免大一些,所以黎昌太子经常三天两头吃吃不下饭。

    这对欢喜冤家一直互相喜欢,但是谁也不敢表白,还是天允帝看破了,直接赐婚。

    有好友问宁晨公主,说你怎么会喜欢上黎昌这么一个腼腆柔弱的男子。她就反问那个彪悍跋扈的好友,那你为什么喜欢柔弱美丽的女子?黎昌长得漂亮不可以吗?以后生出来的小孩子漂亮啊,跟你这样丑男生出来的小孩不堪入目,刚生出来就不想要怎么办?害得那个兄弟回家后照了半夜的镜子,我有那么丑吗?小白脸就那么好吗?

    成婚之后,黎昌和宁晨公主之恩爱,简直让人无法直视,基本上走哪跟哪,哦,是黎昌跟着妻子啊。

    平民百姓都很难见到这么恩爱的夫妻,何况王室中。

    而这次安南王国内乱,国王黎昌几次御驾亲征,武功高强的宁晨公主不仅时刻伴随在夫君身边,而且几次披挂上阵。

    可以说,若不是军队和臣民对这对国王夫妻的拥戴,安南王国早就彻底被叛军占据了。

    毕竟,上两代安南王的昏庸那可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完的,把江山败坏至此,几乎人心丧尽。

    ……

    见到李文虺欲言又止,李连亭道:“知道你想说什么,杜变那孩子对吗?”

    李文虺道:“义父回京的时候,可以请您见一下这孩子吗?”

    李连亭道:“其实,我已经见过那孩子了。昨天晚上我刚到桂林,听说你不在,就朝着广州去了。结果半路上一个少年拦住了我的去路,鞋也没有穿,手上拿着两张图,一幅是这座山的图画,一张是这片区域的地图。否则你觉得我凭什么能够直接找到你这里来,能够在日出之前……”

    李文虺可以想象那个画面,可以想象当时杜变五脏俱焚的感觉。

    李连亭道:“那孩子有些妖啊,他怎么会知道你在这座山上?他怎么会知道你要自裁?”

    李文虺道:“义父,我坚信杜变是上天赐予我阉党的天才,甚至是匡扶大宁王朝,恢复帝国中兴的救星。”

    李连亭皱眉道:“你这个心气那么高的人,怎么也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了?”

    李文虺道:“义父不是跟我说过,就算最绝望的时候也不要放弃希望,哪怕是神灵。”

    李连亭叹息道:“李元那个孩子是我从小带大的,真的非常非常出色。好把,我拗不过你,就给杜变这个机会,让这两个孩子公平竞争好吧?”

    李文虺躬身道:“多谢义父。”

    李连亭道:“你我父子就在山顶上看一会太阳,然后你就直接南下去安南王国吧。也不要和杜变告别了,以后要再见面的,告什么别?不吉利!”

    “是。”李文虺道。

    然后,父子俩静静坐在山顶上看太阳。

    不是用眼睛看,而是闭上眼睛,用精神去感应。

    “这次去安南国,你的事务也没有那么多了,可以潜下心来练武,尽早突破宗师,这样才能够守护陛下。”李连亭道。

    “是。”李文虺。

    “下山吧,然后你我父子就告别吧。”

    下山后,李连亭西去。

    李文虺跪在地上,直接看到义父背影消失不见,然后在地面上叩了一头,直接步行南下,奉旨前往安南王国。

    ……

    李连亭刚刚走出了一百多里,迎面就撞上了杜变。

    “厂公,我义父呢?”杜变问道。

    李连亭看着杜变一愕,然后道:“你们还真是父子连心啊。”

    接着,李连亭道:“李文虺南下去安南王国了,你也不用追了,有不是娘们,难倒还要泪流满面告别吗?跟着我走!”

    杜变一愕,然后道:“是!”

    然后,杜变跟在李连亭的后面,越走越偏僻,越走越荒凉,到了一个贫困之极的乡村。

    下马后,刚好看到一个孩子背着书包去上学。

    这样穷的乡村还有书念?

    李连亭下马,递给孩子一块糖道:“孩子,知道张阳明住在哪里吗?”

    那孩子看到李连亭手里的糖垂涎欲滴,但是却不伸手,道:“你是张爷爷的朋友吗?”

    李连亭道:“对,我是张爷爷的朋友。”

    那孩子道:“张爷爷教我们念书,您跟我来。”

    他始终没有接那块糖。

    跟着这孩子,来到一个破败的祠堂,现在已经变成一个简陋的学堂。

    已经有十几个孩子坐在这里念书了,每一个孩子都没什么衣服穿,甚至有几个男孩子还光着屁股。

    一代大师张阳明,一脸慈爱严肃地坐在上,监督这些孩童晨读。

    这是大宁帝国几十年来学问最好的人,曾经的帝师,曾经的封疆大吏,曾经的正二品大员都御史。

    此时,穿着麻布衣衫如同老农,但依旧是一代宗师的气度。

    见到李连亭和杜变进来,张阳明一愕,然后起身迎接。

    “外面聊,不要耽误孩子们念书。”张阳明道。

    ……

    “张某之前还没有谢过李公救命之恩,这次正式拜谢了。”张阳明躬身拜下。

    上一次,他见到李文虺也说谢他的救命之恩,可见他多会得罪人啊,天天有人想要弄死他。

    李连亭是不会寒暄的人,直接道:“张公,陛下让我来问你,是否还愿意出仕,做一任广西巡抚?”

    张阳明一愕道:“骆炆做得好好的,他升官了?”

    接着张阳明道:“我心志已灭,心中失去了希望,无力再做官了,就在这小乡村教书育人,了此残生。”

    李连亭道:“骆炆被杀了,被我儿子李文虺杀的。不仅仅他,广西布政司也被下狱了,按察使也被杀了,桂林知府,廉州知府等等十几个高官全部被杀了,整个广西广场被他屠了一半。厉氏在广西的据点被他连根拔起,所有潜伏的人员也被杀尽。”

    顿时,张阳明不敢置信地张开嘴巴,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情有多大,真的把天都捅下来了。

    “文虺死也。”张阳明痛呼道。

    “没死。”李连亭道:“我把这件杀人的差事接了过去,一会儿还要将这些死去的犯官重审一遍,然后我再将他们重新杀一遍。然后我向陛下辞去东厂大都督一职,孑然一身,成为一闲人。所以滥杀无辜的那个人是我,文虺不会死,去安南王国了。”

    顿时,张阳明震惊地看着李连亭,杜变也震惊地看着李连亭。

    他终于知道义父李文虺为何能活下来了。

    片刻后,张阳明朝着李连亭躬身拜下。

    李连亭道:“我儿文虺把广西血洗了一遍,现在是广西最干净的时刻。厉氏正在飞快地整合西南土司联盟,在圣火教的神权加成下,这个度会很快。不久之后,一个统一的厉氏王国就会诞生,几年之后几十万大军就会倾巢而出,整个帝国西南都会沦陷。而一旦厉氏和安南叛贼联手,前后夹击镇南公宋缺,那对于帝国是灭顶之灾。我们必须打乱,阻止这种节奏。广西是重心,厉氏的贸易银根,有一半是从广西海贸走的。”

    张阳明拼命点头。

    李连亭道:“如今,广西和厉氏勾结的官员被杀尽了,正处于真空。文官集团一下子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我们要去占领这个真空,彻底占领广西,封堵厉氏。这个广西巡抚,你做不做?做的话,你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任被杀死的广西巡抚。”

    “做。”张阳明道:“走,现在就走。”

    李连亭这才拿出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册封张阳明为广西巡抚,钦此。”

    念完后,李连亭道:“这可是没有通过内阁的中旨,张公接下来之后会被千夫所指,臭名昭著,成为文臣之耻。”

    张阳明道:“无所谓,我连祖坟都被人挖了,还担心什么。”

    然后,张阳明跪下道:“臣遵旨!”

    至此,一代大师,刚正不阿的张阳明,成为新的广西巡抚,成为朝廷抵抗厉氏土司扩张最前线的旗帜。

    ……

    当天,杜变,张阳明,李连亭就用最快度返回桂林府。

    张阳明甚至来不及换衣衫,直接套上官服,这位新的广西巡抚就直接走马上任了。

    广西东厂镇抚使府。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免去李玉堂云南御马司使之职,封为广西东厂镇抚使。”

    李玉堂跪下叩道:“臣遵旨,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连亭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前李连亭也是和其他太监一样自称奴婢的,但听到李文虺自称臣之后,他也改口了。

    总之,他事事都要和李文虺比,绝对不愿意落后。

    起身之后,李玉堂道:“爹,司礼监冯宝宝那老货竟敢抢了你的厂督之位,我们去弄死他。”

    “滚!”李连亭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好,儿子这就滚,这就滚……”这条疯狗在李连亭的面前,就成为了一条哈巴狗。

    李文虺没死,李玉堂心中欢喜,他坐上了广西镇抚使的位置,心中也欢喜。

    此时,杜变和李连亭才有独处的时间。

    李连亭确实不太说话,生气激动的时候话很多,平常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李元是我养大的孙子,我让文虺认他做义子,并且作为他的继承人。”李连亭道:“结果李文虺不同意,我骂了他,闹了好大的不愉快。”

    这件事情杜变还真的不知道,李文虺从来没有提过,顿时心中更加感动万分。

    李连亭道:“他这次自裁,不但是为了保全陛下,也是为了向我血谏,想要让我认同你。”

    杜变顿时更加说不出来话。

    李连亭道:“他就是这样执拗的性格,这一点你不要学他。”

    杜变道:“是。”

    李连亭道:“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你和李元谁表现得更加出色,谁就是未来的东厂之主,知道吗?”

    李连亭这一句话,就等于直接肯定了杜变作为未来阉党领袖继承人的资格。

    尽管没有庄严音乐烘托,也没有在恢宏的大殿内,也没有一群大人物见证,缺乏一些仪式感。

    但是在阉党内,李连亭几乎就是金口玉言的。

    他既然认定了杜变成为阉党领袖继承人的候选者,那他就有这个资格。

    说完后,李连亭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和杜变的关系从某种程度上是很亲近的,但是又有一点点间隔,李连亭这个巨头又没有聊天的天赋,所以就没能强行尬聊。

    “你在毕业大考的成绩我知道了,非常非常出色,让我震惊。”

    “但是,李元已经是千户了,而且都是一刀一剑立下来的功劳。这场竞赛,你已经落后不少了。而且一旦走上官场,和学院就完全不一样了。你的那些时文,诗词,甚至武功都没有用处了,考验的是心志,权谋,人格。”李连亭道:“所以在官场上,你要迎头直追,不要被李元落下得太多了,那样以后和他竞争那个位置的资格都没有了。”

    “是。”杜变道。

    “毕业大考你得了第一名,会分配到东厂。”李连亭道:“有两个位置,一个是廉州府东厂总旗官,另外一个是百色府的试百户,你选择哪一个?”

    试百户?杜变一阵惊愕,竟然直接封百户官?

    刚毕业就封这么大的官?

    东厂试百户,是什么品级呢?

    从六品!

    尽管这是武职的从六品,没有文官六品的含金量大,但是也非常惊人了。

    刚刚毕业就封六品官,多么吓人?

    这就是阉党学院毕业的考试的魅力,这也是第一名的魅力。

    ……

    与此同时!

    一艘华丽的大船正在南下,目的地就是广西廉州府。

    船上的主人,就是新任广西行省布政司杜江,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杜变父亲的亲弟弟,杜府的另外一个大人物。

    船头上,一个英武俊美的少年公子迎风而立。

    他就是抢走杜变一切,包括未婚妻的庶子,杜炎。

    一个绝美无双的女子,走了出来。

    海风吹着她的裙子,使得她的身材更加显得惹火曼妙,仿飘飘欲仙。

    她,就是杜变曾经的未婚妻方青漪,那个逼死杜变的方氏千金,那个在京城仅次于宁雪公主的绝色美人。

    他走到杜炎的身后,道:“想什么呢?”

    杜炎虎目中露出温柔和爱慕,道:“快到广西了。”

    方青漪道:“是啊,快到广西了,快要见到你的那个哥哥了。”

    杜炎道:“不,是快要见到杜变那个孽畜了。”

    ……

    注:第三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