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83章:李文虺之结局!天下正道
    “你这个逆子,我骂你两句,让你滚回广西,让你不要再见我,你就去死啊?!”

    “你好高的心气啊,李文虺,你就骂不得了吗?”

    “你这个不忠不孝的东西!”

    李文虺看着破口大骂的义父李连亭。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义父,是如此的苍老,如此的狼狈。

    李连亭和宁宗吾不一样,虽然都是大宗师,但他从来都是一丝不苟,威严逼人的样子。

    而此时他头散乱,原本威严的面孔,此时风尘仆仆,饱经风霜,心有余悸的模样,完全不复之前的绝顶风范。

    李文虺直接跪了下来,没有任何解释。

    李连亭大骂之后还不解气,就如同父母打孩子一样,朝着李文虺的后背狠狠地捶打了几下。

    还不解恨,又踢了几脚。

    “你想死了就去毅然决然地去死,你把我这个义父当成什么?”李连亭怒道:“我这个李连亭就那么没用,我这个东厂之主就那么窝囊?连自己儿子都保不住?”

    李文虺依旧笔挺地跪在地上,一语不。

    天下无人能够救他,皇帝也不能,义父李连亭也不例外。

    李连亭骂够了,气喘吁吁地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

    李文虺立刻膝行,跪在义父李连亭的面前,整理义父碎乱的袍服。

    望着李文虺形销骨立的面孔,李连亭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你心气高得狠,那天我就不该逼着你表态的,也不该说你忤逆的,为父向你道歉,对不起。”

    李文虺听之,立刻跪伏在地,额头贴在李连亭的鞋面上。

    李连亭道:“若不是我说你忤逆那句话,之后你遇到事情做选择也不会如此决绝,你就是和我呕气,你就是想要向我证明你是对的。你还想用一死血谏,让我接纳杜变是吗?”

    李文虺泪水狂涌而出,没有出一句话。

    李连亭仰头,道:“你从小心气就高的很,从小我就不能说你半句,也不能骂你半句。当时陛下年轻,有一次不小心喊了一句奴才,结果你硬是半个月没有和他说话,使得后来他在你面前都不敢说奴才两个字了,哪怕对其他太监也不敢说奴才二字。”

    “陛下是你的主君,也是你的知己,所以士为知己者死。”李连亭道:“你一死了之倒是求仁得仁,求义得义了,但是你这样做将我和陛下置于何地?”

    李文虺泣声道:“儿子若不死,群獠一定会再一次逼迫陛下,作为人臣岂能让君王受辱,主辱臣死。”

    李连亭痛苦道:“但你有没有想过,你是我的希望,你是陛下的某种支柱,你是他的臂膀,你若死了,我们又当如何?我已经快七十岁了,你难道不想想,我能不能承受丧子之痛?你李文虺对杜变有舔犊之情,我李连亭就是铁石心肠吗?”

    李文虺再一次拜下道:“儿子在临死之前能够再见到义父,再无遗憾了,但儿子必死。若儿子不死,所有的压力都会碾向陛下,到那个时候儿子就算是粉身碎骨也无法挽回,到那时候儿子才是真正的不忠不孝之徒。”

    李连亭几乎咬牙切齿,恨不得再一次将眼前这个义子打得半死。

    这个儿子有多么出色,就又多么让人生气。

    他万里迢迢,好不容易将他救了下来,结果他仍旧死志坚定。

    从小就是这样,完全一根筋,谁也扭不过来。

    李连亭从怀中掏出圣旨道:“李文虺接旨。”

    李文虺一愕,依旧跪在地上,笔直腰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免去李文虺广西东厂镇抚使之职,贬去安南王国作为朕的私人代表跟随安南国王,帮助安南王进行迁都相关事宜!”

    安南王国有两个王都,现在的王都是顺化府,升龙府是陪都。

    而如今,顺化府被叛贼兵临城下,镇南公、安南王的几十万联军和几十万阮氏叛军,正要在顺化府进行一场决战。

    这一场决战不但决定安南王国的命运,也影响,甚至决定大宁帝国的命运。

    一旦叛王阮氏占领整个安南王国,就会和大宁帝国接壤,更会和厉氏接壤。到那个时候,帝国对厉氏的包围封堵就会彻底毁于一旦,未来厉氏造反,叛王阮氏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一定会率领几十万大军北上,在大宁帝国的腹部狠狠刺上一刀。

    皇帝把李文虺调离去安南王国,一来是帮助盟友安南国王,二来是为了保护他。

    “李文虺,接旨吧!”李连亭道。

    李文虺沉默片刻,摇头道:“不行,我不死的话,那些文武群臣不会放过陛下的,儿子死也不能再让陛下为了我而受辱,帝国可以没有我李文虺,但一定不能没有陛下。”

    李连亭望着这个儿子,叹息道:“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你放心吧,他们不会去欺凌陛下了,他们也不会逼着陛下杀你。”

    这话一出,李文虺色变,望向了李连亭。

    他绝顶聪明,立刻明白生了什么。

    顿时,他拼命地磕头,泪水狂涌而出,嘶声道:“义父不能啊,万万不能啊!”

    “晚了,知道你这个逆子不同意,所以我也先斩后奏。”李连亭叹息道:“我已经正式向陛下辞去东厂大都督之职了,从此之后我只是陛下身边的一个闲人,专职保护陛下的人身安全。文官和武将集团都非常满意,不会再去逼宫陛下,欺凌陛下了。”

    这话一出,对于帝国几乎天崩地裂。

    李连亭执掌东厂过十七年了,这十七年他呼风唤雨,他让文官武将集团心惊胆战。

    这位帝国巨头跺一跺脚,整个帝国都会震颤,无数人都会从睡梦中惊醒。

    这十几年,阉党其他派系,文官和武将集团不知道使出了多少阴谋手段,不知道付出了多大代价,就是想要将李连亭赶下台。

    但没有一次成功,反而死人无数。

    这些年,死在李连亭手下的官僚,简直如同过江之鲫。

    而这一次,李连亭主动辞去了这个位置。

    这么一份惊天筹码交出去,足够和文臣武将集团做交易了。足够换取他们不杀李文虺了,足够他们不再逼迫欺凌皇帝了。

    这是他们垂涎三尺,做梦了好几年的事情,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了。

    至于被李文虺杀死的那些人,有十几名高官,几百名南海道场的学员,还有几十名权贵。

    用好听的话说,斯人已逝生者如斯。

    用难听的话说,只要能够换来天大的好处,你们死了也就死了,我们会在心里纪念你的。

    但对于整个阉党来说,李连亭的去位几乎是天崩地裂。

    听过之后,李文虺顿时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儿子不孝,儿子不孝,儿子不孝……”

    李连亭抚摸义子的头顶,柔声道:“你是不孝,但不是在这件事情上。我就是想要告诉你李文虺,不是你才有舔犊之情。你的不孝就是在你寻死之前,没有半分考虑我这个做父亲的感受。我们这些人不爱钱,我已经六十几岁了,我生命里还有几样东西啊?你就要夺走一大半?我这颗苍老的心还能经得起这样的摧残吗?”

    “儿子不孝,儿子不孝……”

    李连亭道:“我执掌东厂权势熏天,所有人都觉得我肯定无比贪恋权势,恋眷不去。然而我呆在这个位置上,实在是因为有太多人需要我的庇护。我如果离开了,就如同没有了屋顶了,这一屋子的小鸡仔还不被冰雹大雨给浇死了?原本再过五年等你成长起来后,我就要退位,你接上这个位置。结果出了这档子事情,那我就提前五年退下来,也没有什么。”

    李文虺依旧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

    李连亭道:“早先我根本不在东厂,我是一个武痴,只爱练武,不爱权势。当年先帝驾崩,陛下登基还年少。先帝弥留之际,拉着我和宁宗吾的手,让我们一定要有一个人去东厂,只有绝对的心腹执掌东厂才能保护年少的陛下,才能让陛下手中有一支利剑可用。”

    “你也知道宁宗吾这个人,武功高得吓人,但心思却和娘们一样。听到陛下这话后立刻就哭了,没有办法只能我来接这个位置了,一接就是十七年。”李连亭道:“从一个中年变成了一个快要七十岁的老头,大好的年华都消耗在这个位置上,结果让宁宗吾的武功赶了我,尤其你还去向他请教武道,真是让人好气啊。”

    “文虺,为父和你不一样。你天生领袖气度,杀伐果断,隐忍狠绝,拥有绝对的魅力让人追随。而我就永远只会板着一张脸,所有人都说李连亭这个东厂之主吓人啊,一年到头都不说两句话,一张脸仿佛没有表情一般,所有人称之为不怒而威。”

    “然而实际上,我是真不会说话啊,我怕说错话会造成严重后果。脸上没有表情也是先帝教的,他说李伴伴,你只需要板着一张死人脸让人害怕就可以了,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号施令就可以了,结果我就板着这张死人脸十几年。”

    “别的我也没有什么本事,就是有识人的本领,收了三个出色的义子,收了几个出色的手下,有事情让你们去做就行了,结果竟然做得不错。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你这个逆子,每次做的事情都让我震惊颤。”

    “在东厂之主位置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十几年,总算没有出大的差错,如今提前退下来也好。而且我也没有吃亏,在下台之前,灭了六部的两个侍郎,把一个尚书赶回老家了,一到家中没几天就吞金自杀了,还把御马监的那个老混蛋给弄死了。”

    “如今,东厂大都督让一个司礼监秉笔给兼任了,五年之后那个位置依旧是你的,你要相信为父,你也要相信陛下。”

    “逆子,现在你还死吗?”李连亭最后问道。

    ……

    注:第二更送上,半个标题党,以后还会有干爹剧情。这一章尽管是对白,但是却耗费了我很多的心血和情感。

    拜求月票,拜求支持,谢谢大家!谢谢无耻肥鸭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