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79章:巡抚骆炆之死!总督颤栗!满分
    杜变这次绝对当了一次特权阶级,因为他不回来,毕业大考就不能继续。

    太监是一个非常刻薄的群体,所以他觉得回到阉党学院的时候,一定会遭到很多白眼。

    然而……

    当他走入阉党学院的那一刹那,见到他的阉党学院学员先是一愕,然后露出惊喜,接着四下跑开高呼道:“杜变大师来了,杜变大师来了……”

    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围绕在他的面前。

    也不知道是谁开始鼓掌,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鼓掌。

    “恭喜杜变大人恢复痊愈……”

    “恭喜杜变大师恢复痊愈……”

    太监是一群最最虚伪的人,但此时杜变从他们的眼神,从他们脸上的表情,没有看到虚伪,只有真实。

    这里面的有些人,甚至欺负过他,甚至就是他同宿舍的那个几个,在他被子撒尿的几个,也被杜变报复自扇耳光的那几人。但此时他们也狂热地看着杜变,拼命地鼓掌。

    在这一刹那,杜变明白了。

    太监天生就是弱者,他们天生就依赖强者,攀附强者,渴望强者。

    在他们的内心中,特别特别希望阉党中能够出现一个大英雄,然后他们依靠上去,攀附上去。

    所以之前的唐严,成为了广西阉党学院所有人的偶像。

    而现在这个偶像变成了杜变,他们内心无比期待杜变能够痊愈,能够继续光芒万丈。

    太监是一个把人性优点和缺点都放大的群体。

    当恶毒的时候,他们尤其的恶毒势利。

    当忠诚的时候,他们会显示出近乎畸形的忠诚。

    在这一瞬间,杜变的内心接受了这些人,人不能一个人战斗,而是要一群人战斗。

    眼下这个年轻的太监或许拥有这样那样的劣根性,但或许有一天,他都会成为一棵超级大树,为这群人挡风遮雨。而这群人拥护在他的羽翼之下战斗厮杀。

    杜变站直身体,拱手朝着这群阉党学员行了一礼。

    顿时,这几百名学员整整齐齐,朝着杜变弯腰行礼。

    而汪宏和唐严在窗户上见到这一幕,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汪宏道:“人心如水,民动如烟。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毕业大考的最终成绩。只要你夺了第一,东厂那个位置就是你的,你的就会比所有人都高,所有人就会重新攀附到你的头上。”

    唐严点了点头。

    杜变还差他6.5分,这个分数光靠杂学肯定是追不上的,恰巧唐严的杂学也选择的是炼丹,而且他的炼丹学也极度之优秀。

    但是,他却不敢保证杜变炼丹造诣如何。

    他早就决定把最终的胜负放在战斗武道上揭晓。

    战斗武道,那就是比武。、

    他唐严是必胜无疑的,因为他是六品中等武者,杜变撑死了也不会超过七品。

    武道是一个非常残忍的科目,实力就是实力,完全没有投机取巧。

    杜变就算是再强大的天才,也绝对不可能在格斗武道上战胜唐严。

    所以,这场毕业大考,他唐严还是一定会夺得第一。

    就算炼丹考试,唐严也觉得自己不会输,因为杜变好像没有真正学过。

    汪宏道:“明日战斗武道考试,就是你和杜变的决战。记住,你不要杀他,但是可以重伤他,也一定要重伤他,一定要毁掉他的光环。这样,广西阉党的年轻太监才会重新攀附到你的旗下。”

    唐严道:“伤了杜变,那李文虺呢?”

    汪宏道:“李文虺是一个讲规矩的人,如果在正常比武中伤了杜变,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再说他正在走一条绝路。”

    ……

    上午时分,广西阉党学院毕业大考倒数第二科,杂学理论考试正式开始,杜变选择的是炼丹,所以考的是。

    这是一场非常中庸的考试,题目不难也不易。

    杜变和唐严都得了满分20,不止这二人,还有其他十几名考生也得了满分。

    闫世没有分数,因为他已经死了。

    杂学的理论考试满分是20,下午的实践考试才是重点,有30分。

    炼丹和骑射一样,是一个分数不高,但是难度非常非常高的科目。

    想要简单很容易,想要高分,难如登天。

    为什么?

    因为炼丹不仅仅是一个科学实验,更是一门艺术。

    材料,火候,配方,时间等等,全部要绝对正确,才能炼造出完美的丹药。

    一点点差错都不能有,否则可能前功尽弃。

    打个比方,里面的主角,制造出来的那玩意,就比所有人的纯度都要高都要好,因为他是一名化学大师,这里面靠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感觉,运气。

    而且,因为李文虺延迟毕业大考,使得几名主考太监非常不快。所以这次的炼丹考试会难到极致,偏僻到极致。

    一方面是要给李文虺义子杜变一点颜色看看,二来是想要测试杜变究竟有多么妖孽。

    ……

    下午,炼丹考试正式开始!

    主考官道:“实践炼丹的考试是,炼一颗九转金丹。”

    这话一出,全场惊呼,甚至包括唐严。

    这场开始,也未免太难太难了吧!

    九转金丹,听上去很牛逼,仿佛吃了之后就功力大涨是不是?

    而事实上,它不是用来吃的,它是一个非常非常昂贵的装饰品。

    皇帝的皇冠,亲王的王冠上,都会有一颗九转金丹。

    这种金丹不但要黄金的金色,还要琥珀的晶莹剔透,又要像夜明珠一样发出金黄的光泽,还要光晕流转,充满高贵王气。

    一颗五星的九转金丹,价值就超过同等大小的黄金。而一颗九星的九转金丹,几乎就是无价之物了,皇帝可以用来制作金冠,也可以当成珍贵的宝物赐给藩属国的国王。

    皇帝每年都需要相当分量的九转金丹,不是自己要用,而是要赐给地方的藩王,赐给藩属国的王室。

    这些亲王,国王家中生了儿子,或者册封了世子,都要赐给不同品级的九转金丹。

    但是九转金丹一直以来是由大内丹药局的炼丹大师专门炼造,普通的炼丹师都不会去碰这个东西,阉党学院的学员更是很少去专门学习九转金丹。

    真是一个非常非常偏僻的丹啊,甚至不属于丹药的范畴。

    没有想到,今年的炼丹考试竟然炼造的是这玩意,难怪所有人一阵惊呼。

    又是难倒极点的一次考试。

    唯独杜变例外,因为昨天在梦境中,他就知道了这次炼丹考试的内容。

    在梦境中,他足足炼了一个月的九转金丹。

    失败了几千次以上,掌握了无数次的失败经验,终于大功告成。

    “当!”炼丹科的考试正式开始,时间为三个时辰!

    ……

    九转金丹的材料并不极度昂贵,配方也不算很复杂,但是对火候,操作的要求高到了极点。

    因为每个人只有一份材料,所以也只有一次机会。所以所有考生都小心翼翼,几乎不敢开始,要想好每一步节奏才开始。

    唯有杜变,直接碾碎,点火,融化,混合,煅烧……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仿佛之前练习过无数遍一般。

    每一个步骤都绝对精确,每一份材料的分量都绝对精确,每一次火候都绝对精确。

    仅仅一刻钟后,杜变考试完毕,成功炼出了九转金丹。

    他不由得捧在手心,这就是代表皇室的九转金丹啊。

    真的是像黄金一样贵气,像琥珀一样晶莹剔透,向夜明珠一样光晕流转。

    难怪他能够彻底取代金珠,珍珠的地位。从不值钱的材料,摇身一变成为比黄金还要贵的九转金丹。

    杜变把炼好的九转金丹放入盒子里面锁好,然后盒子的外面贴上封条,封上蜡印,正式交卷。

    哦,是交丹!

    整个考试的时间是三个时辰,但杜变又是一刻钟完成。

    此时,所有阉党学院考生望向他的目光已经不仅仅是震惊,还有无限的仰慕了。

    ……

    晚上,三位从丹药局来的三个炼丹太监,为这场炼丹考试进行评分。

    成绩简直惨不忍睹!

    这都是什么啊?

    这是金色吗?明明是屎黄色,还带着一点绿色。

    这是金丹吗?表面坑坑洼洼的,竟然还有被火熏黑的痕迹。

    三个负责评分的炼丹太监真的是饱受折磨,这些考生炼出来的九转金丹实在是连一点模样都没有,差劲到了极点。

    忽然,打开了一个盒子,一道金光出现在眼前。

    顿时,如同在沙漠中见到了一抹绿色,发现了一处绿洲。

    那种感觉别提有多么美好了。

    拿出这颗九转金丹,金黄色没有问题,绝对纯正,堪比黄金。

    晶莹剔透也没有问题,只是稍稍显得有些木。

    光晕流转也有,但是有一点点不灵动。

    “大概是七星金丹。”一名炼丹太监道:“赐给地方藩王的儿子,差不多足够了。”

    “对,九转金丹如此偏僻,没有想到在广西阉党学院,竟然有人可以炼出这么出色的金丹,真是让人出乎意料。”

    “满分三十,这颗金丹应该可以打分24。”

    “同意24分。”

    “同意二十四分。”

    然后,众人掀开盒子里面的名字。

    唐严。

    “果然是这个全才啊,连炼丹学都如此优秀,真是难得。”一名炼丹太监道。

    “他应该是这次炼丹考试的最好成绩了,但是万寿节加考炼火丹的第一名好像也是他。”

    汪宏听到这些话,顿时长长松了一口气。

    果然,接下来打开一个又一个盒子,里面的九转金丹一颗比一颗差劲。

    就在这种近乎崩溃的心情中,一名炼丹太监漫不经心第打开了一只盒子。

    顿时……

    昏暗的屋子猛地一亮。

    一道璀璨夺目的金光迫不及待第倾泻出来。

    打开之后,一颗完美的九转金丹躺在里面。

    大小,色泽,通透度,光晕无不完美。

    三名炼丹太监顿时惊呆了,互相面面相窥。

    “这是弄错了吗?这是丹药局的那个大师出手了吗?”

    “这差不多已经九星级的九转金丹了啊,已经足够赐给太子殿下,作为冕冠上的金珠了啊。”

    “这是广西阉党学院学员炼造出来的?这怎么可能?”

    “满分三十?”

    “满分三十。”

    “满分三十!”

    掀开盒子里面封住的名字,两个字印入眼帘。

    杜变!

    果然又是他?

    天才,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于是,最炼丹学考试的成绩出来了,杜变理论考试满分,炼丹考试满分,总分五十。

    唐严炼丹理论考试满分20,实践炼丹24分,总分44。

    至此,杜变毕业大考的总分是四百分,到现在为止,依旧保持满分。

    唐严毕业大考总分是400.5分,依旧比杜变领先0.5分。

    ……

    山长汪宏:“炼丹学考试成绩出来了,你44分,杜变满分50,你仅仅领先他0.5分。”

    唐严脸色猛地一阵抽搐。

    汪宏道:“你的武功比他高出很多,明日最后一科考试,比武的时候不要给他任何机会。一击必杀,一点点时间都不要给他,要绝对秒杀!”

    唐严点头道:“我会的!”

    此时,一道绝美的身影由远而近,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北冥剑派,宗师级强者李道真。

    “你修为如何?”李道真问道。

    唐严道:“六品中等!”

    李道真递过来一只盒子道:“里面有一颗丹药,服下之后,会在短时间内瞬间提高你的内力修为三成左右,时间很短暂,只有一刻钟,之后要养伤一个月。”

    唐严正要开口说不必了,因为他的武功确实比杜变高出许多,必胜无疑的。

    但是李道真没有让他有开口的机会,继续道:“我传你一套剑法,仅仅只有一招,远距离攻击,可以瞬间摧毁对手的丹田,可以让杜变永远失去练武的机会。”

    唐严不解,他武功比杜变高出那么多,还有必要这样吗?

    汪宏道:“杜变太妖了,务必要百分之百,瞬间击败他,甚至摧毁他,锁定胜局。”

    “我们要的不是百分之百的战胜杜变,而是百分之二百,百分之三百!”

    “我们要的是万无一失!”

    ……

    广州城,两广总督府。

    两广总督高廷淡淡笑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李文虺拿出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广西势乱,命李文虺彻查,便宜行事。”

    然后,他不给高廷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下令道:“进入总督府,抓人!”

    顿时八百名东厂武士直接就要冲入总督府。

    “这里是总督府,你们胆大包天,想要谋反吗?”防守总督府的是一名四品武官,率领二百名军士在总督府站岗。

    此时,他集结这两百名士兵守在总督府大门口。

    “立刻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这名四品武将大声喝道。

    然后,两百名军士整齐拔出武器。

    与此同时,从总督府涌出了上百名权贵,有豪商,有官员,有帝国贵族,总之都是在南海道场被杀学员的家属,来到两广总督府找高廷总督,请他抓捕李文虺先斩后奏。

    这上百名权贵冲到李文虺面前,将他团团包围。

    “阉狗,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李文虺,你还敢来?真是自寻死路!”

    几百名东厂武士将李文虺保护其中,和这数百名权贵隔开。

    此时,骆炆得知李文虺竟然来两广总督府抓他,顿时彻底惊呆了,然后立刻简单收拾,要从后门逃走,立刻出海!

    李文虺大声喝道:“任何人等,胆敢阻止东厂抓捕朝廷钦犯,格杀勿论!”

    “我倒数三个数,你们立刻退去,否则别怪我刀下无情!”

    “三!”

    “二!“

    上百名权贵死死围住李文虺等人,完全不让他脱身,而且纷纷拔出刀剑,甚至准备借机趁乱将李文虺诛杀,到时候法不责众。

    “一!”

    李文虺倒数结束。

    两广总督高廷寒声道:“李文虺,在你面前的这上百人,可都是在南海道场被你所杀学员的苦主。他们中有豪商,有官员,还有朝廷勋贵,你想要做什么,可要想好了。”

    “还有,率军冲击我的总督府会是什么后果,你也要想好了!”

    李文虺深深吸一口气,朝着两广总督高廷道:“我走出这一步,就没有打算回头,总督大人又不是不知!”

    然后,他猛地一声令下:“杀!”

    顿时,几百名东厂武士上马,加速,冲锋!

    几百骑猛地冲了过去,碾压了过去。

    挡在李文虺面前的上百名权贵,纷纷被战马踢飞,践踏。

    瞬间,血肉横飞,惨嚎不绝。

    几十名权贵,瞬间死于非命。

    “杀!”

    一阵刀光剑影,几百名东厂骑士趁着可怕的速度,瞬间撕开了总督府二百名士兵组成的防线。

    为首的那名四品武将挥刀,直接朝着李文虺斩来。

    李文虺战刀一横,刀罡如同彩虹,那名总督府四品武将的脑袋,直接飞上空中。

    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当着两广总督高廷的面,李文虺率领八百东厂骑士,如同潮水一般冲入了总督府内。

    “奉旨抓捕朝廷钦,胆敢阻拦者,格杀勿论!”

    “奉旨抓捕朝廷钦,胆敢阻拦者,格杀勿论!”

    ……

    几分钟后,正要翻墙逃跑的广西巡抚骆炆被抓捕,押到李文虺的面前。

    “李文虺,你疯了,你疯了,竟敢冲击总督府来抓我,你这是谋反,你死定了,死定了!”

    “你竟敢屠杀南海道场的学员,你死定了。”

    “你知道你刚才杀死的那些权贵是谁吗?有几个朝廷勋贵?有几个退休大臣吗?你死定了!”

    骆炆高声狂呼。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密密麻麻的兵甲之声。

    几百名厉镜司武士保护着两广总督高廷涌入了总督府,厉镜司的兵马终于来了,而广州府的驻军也在路上。

    几百名厉镜司武士,和八百名东厂武士,冰冷对峙。

    两广总督高廷缓缓道:“李文虺,骆炆是广西巡抚,就算他贪赃枉法,也应该交给厉镜司处置。立刻交出人犯!”

    广东厉镜司镇抚使厉声道:“来人,抓捕贪赃官员骆炆,有任何阻挡着,格杀勿论!”

    “是!”

    顿时,几十名厉镜司高手上前,要抢走广西巡抚骆炆。

    一旦骆炆落入他们的手中不要说死不了,甚至忽然有一天就会消失,远遁海外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两广总督高廷道:“李文虺,广州府的三千驻军很快就到,你交出骆炆,我可以让你离开,冲击总督府的事情,我也可以大事化小。如若不从,你就休想离开广州了。”

    此时几十里之外,三千广州府驻军全副武装正在赶来。

    高廷寒声道:“李文虺,交出骆炆,不要自误!”

    厉镜司镇抚使道:“还带着干什么?立刻去把骆炆抢过来,有任何阻挡者,格杀勿论!”

    李文虺望着两广总督高廷,微笑道:“总督大人,你心里在想什么我知道,你想要我这样做,却又觉得我不敢这样做。然而我在想什么,我要做什么,你却不知道!”

    然后,他将广西巡抚骆炆按在地上跪下,缓缓道:“骆炆开始忏悔吧!”

    “忏悔你不该辜负父母的期望,不该辜负陛下的隆恩,不该辜负广西万民的期待。”

    “忏悔你不该贪赃百万银子,忏悔你不该勾结厉氏,不该出卖帝国利益。”

    “最后,你应该忏悔,不应该派人去刺杀我的义子杜变!”

    听到李文虺的话,骆炆开始颤抖,他开始有种不详的预感。

    “李文虺,你,你想做什么?我还是广西巡抚,我还是帝国的封疆大吏,我是朝廷二品官员,你四品官敢对我怎么样?没有皇帝的旨意,任何人都杀不了我,任何人都杀不了我……”骆炆厉声道。

    李文虺的战刀放在骆炆的脖子上,锋利的刀刃甚至划破了骆炆的脖颈,使得他感觉到刺痛。

    骆炆开始颤抖,开始颤栗,屎尿齐出。

    两广总督高廷目光闪过一道精光,厉声道:“李文虺,骆炆可是朝廷二品官员,你当着我这个总督的面,杀掉一省巡抚,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李文虺道:“我当然知道,比我诛杀厉氏在广西几千人还要严重几倍。”

    两广总督高廷嘶声道:“你若敢当众杀掉骆炆,那就是把天彻底捅塌了。”

    李文虺道:“在我攻打南海道场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也不需要任何退路!我还是那句话,你根本不知道我想做什么。你们觉得我疯了,但我却前所未有的冷静。”

    李文虺举起战刀,猛地斩下!

    “不要杀我……”骆炆一声惊呼。

    然后,血光迸现。

    广西巡抚骆炆的脑袋,活生生被斩落。

    ……

    注:第一更六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