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77章:杀骆炆全家!杜变必夺第一
    杜变又问道:“我成功了吗?我激发了精神攻击吗?”

    诡异光影道:“一半吧。”

    杜变道:“为何说一半?”

    诡异光影道:“现在你想要攻击敌人的精神和脑域,依旧需要用传统的攻击方式,将断魂影能量用内力攻击的方式释放出去,比如用剑气或者拳罡。而真正的精神攻击,则用松果体激发,用眼神凝视便可以!”

    眼神凝视?

    看敌人一眼就就释放出强大的精神攻击,让人的灵魂和精神受到致命损伤?

    这也太太逆天了吧,在大宁帝国这个止步于内力和剑气的武道世界中,简直是个bug啊。

    想到那个画面,杜变几乎都要毛骨悚然啊。这种强大,简直让人发指啊。

    这几乎都和厉鬼(断魂兽)一样牛叉冲天了啊!

    杜变道:“需要什么条件才可以到达那个级别,真正的精神攻击。”

    诡异光影道:“当你的精神力达到90        的时候,修为也到一定级别时。”

    九十?

    杜变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知道得越多,就知道有些目标越遥远。

    九十精神力?

    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在云端,在天上。

    大宗师宁宗吾如此之牛逼,他的精神力也只有77而已,而且已经是百万中无一了。

    杜变道:“以后,还会有提升精神力的任务对吗?”

    诡异光影道:“对,但这种任务非常稀有,并不是我想给就能给,而是要看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懂。”杜变道:“比如,犬舍大师的死。”

    接着杜变道:“对了,犬舍大师把精神力传承给我的时候,还给我脑子里面注入了一段记忆。”

    诡异光影道:“是否阅读这段记忆完全由你自己决定,但是我奉劝你现在不要看,因为里面有些内容非常之颠覆,你现在看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杜变道:“就算我现在掌握的不是真正的精神攻击,但依旧可以击败唐严,百分之百夺得毕业大考第一名对吗?”

    “对。”诡异光影给出了绝对肯定的回答。

    接着诡异光影道:“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告诉你,你丹田内的断魂影剧毒能量是非常珍贵稀少的,不可再生的,用一次少一次。所以不到关键时刻,千万不要用。”

    对于这个结果,杜变早就有了思想准备。

    “好,这个东西可以补充吗?”杜变道。

    诡异光影道:“可以补充,但是断魂影剧毒极其珍稀难得,基本上完全靠运气。但一旦有机会我绝对不不会让你错过的,因为它将会成为你最重要的东西,几乎和内力玄气不相上下。”

    杜变道:“我有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诡异光影道:“我知道你什么感觉。”

    杜变道:“这个世界的武道依旧处于刀剑的级别,没有超过剑气和内力范畴,和我之前看过的武侠小说差不多。但是我一个人却仿佛步入了玄幻武道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

    没错就是这个感觉。

    诡异光影安静了一会儿,道:“如果不是这样,你又怎么能完成这个艰难而又伟大的使命?而且你之所以有这个强大的开局,能够单独一人进入类似你说的玄幻的能量世界,那是因为之前有许多宿主牺牲铺垫出来的。”

    杜变道:“能不能告诉我,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是什么?难道就是拯救大宁帝国吗?”

    “那只是其中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诡异光影道:“我能够告诉你的是,你的使命非常伟大。伟大到远远超过你的想象。而且……你几乎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一旦你失败了,那就彻底失败了,我们无力再找来下一个宿主了,而且……时间也不够了。”

    “好了,我能够告诉你的只有那么多。”诡异光影道:“你只需要知道,你的使命非常伟大,知道得更多对你没有好处。还有以后一旦我说出如果完不成任务就要放弃你的时候,你不要动怒。因为一旦放弃你,最绝望的反而是……我们。”

    杜变忽然问道:“你们……还活着吗?”

    诡异光影沉默了片刻,道:“应该算是……死了。”

    然后,诡异光影道:“好了,今天已经说得太多了,这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就到此为止,不要再打听任何事情了,专注于接下来的任务吧,夺取毕业大考第一名,享受胜利之成果,别忘记了你还差唐严6.5分。”

    ……

    书中自有颜如玉这句话,在这个世界是绝对存在的。

    哪怕你出身贫寒,只要读书出人头地了,一旦你考中了进士。你就会发现你家里多了一个女人,一个武功高强,身材窈窕,容貌美丽的女人,各方面都堪称女神级别。

    只要你点头,这个女人从今以后就属于你了,不需要任何聘礼,还自带丰厚的嫁妆,还保证是纯洁无瑕的处子。

    “你有未婚妻吗?”

    “没有,那恭喜你,从今以后你有未婚妻了。”

    “什么,你已经有妻子了?那有没有想过休掉换一个新的,更加美丽动人的呢?”

    “什么?糟糠之妻不客弃?那简单,你有没有想过多一个妻子呢?”

    “平妻不可以?那你有没有想过多一个小妾呢?能暖床,什么姿势都能做,还能做保镖,带的出去还带的回来。”

    只要你是贫寒子弟,而且一举跃龙门考中了进士,就一定会听到这样的对白,然后你的身边就多了一个美丽之极,武功高强的女人,她们统统都是北冥剑派的女弟子,而且全部孤儿出身,北冥剑派是她们唯一的娘家。

    久而久之,北冥剑派就成为天下文官集团的姻亲了。

    不仅如此,任何豪门贵族的子弟,都欢迎来我北冥剑派习武,保证名师贴身传教,保证教会成为高手。

    几十年几百年过去了,北冥剑派就变成了权势熏天的一股强大势力。

    只手遮天都不足以形容北冥剑派的强大。

    不过一般而言,除非文官集团主动开口要求出击,否则北冥剑派一般不愿意和官府产生激烈的冲突,包括东厂。

    广西巡抚骆炆的宅邸内。

    骆炆巡抚就有一个很漂亮的小妾,武功也很高,是北冥剑派的女弟子。

    当然,她的武功再高也高不过李文虺,所以此时已经被废掉了双手筋脉,跪在了地上。

    不止是她,还有骆炆的三个儿子也跪在地上,最大的28岁,最小的18岁。

    骆炆的大儿子已经成亲了,还生了一个女儿,今年三岁,此时抱在儿媳妇的手中。

    骆炆的儿媳妇,广西武将豪门林氏的嫡女,一个为非作歹比崔娉婷更甚的千金小姐。

    广西巡抚一家十几口跪满了一院子,还有几个都是骆炆的兄弟和侄子,算是他的白手套,许多事情骆炆不方便去做,就让这些侄子去办。

    “骆炆刺杀杜变用的断魂影剧毒,是你们北冥剑派给的?”杜变问道。

    骆炆小妾,那个北冥剑派的女弟子道:“这份剧毒是我有一次在秘市中无意发现,用三千两银子买下来的,本来打算交给北冥剑派。但是夫君看到了之后问我这是什么,我就说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剧毒,然后就被他拿走了。”

    李文虺柔和道:“夫人,我非常厌恶你们北冥剑派,简直称得上是大宁帝国的黑洞,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恨不得将你们彻底剿灭。”

    李文虺的小妾听到这话,目光一狞,却又飞快掩饰消失。

    她对北冥剑派的忠诚是无以复加的,任何想要灭北冥剑派的人,都是他的死敌。

    不过很快她的内心充满了鄙夷,眼前这个东厂阉狗口口声声说要灭北冥剑派,真是可笑之极。

    他根本不知道北冥剑派是何等之强大,岂是你区区一个四品太监能够灭的?

    李文虺仿佛没有看到这个女人的目光一般,继续温和道:“我和你,还有骆炆巡抚所有的家人都无冤无仇。”

    “那就放了我,让我回北冥剑派。”骆炆小妾道:“你应该知道我们北冥剑派的强大,不是你区区一个东厂镇抚使能够得罪得起的,等你做出了伤害我的事情,就后悔莫及了。”

    “也放了我。”骆炆的儿媳妇,武将豪门林氏的千金小姐喊道:“我林氏家族掌握的军队不下数万,广西,广东,云南有四分之一军队掌握在我们林氏手中,也不是你区区四品官能得罪得起了,立刻将我放回林氏。”

    这位骆炆巡抚的儿媳记得清清楚楚,每次她家老太爷做寿的时候,那些四品武官在他家连座位都没有,只能站着。

    而眼前这李文虺,仅仅只是一个四品官而已,她知道公公骆炆被公开抄出了百万两脏银,已经完蛋了。但是这不代表着她会把李文虺这个四品官放在眼里,谁让骆炆平时也不会跟她将李文虺有多么可怕呢?

    再她贪婪而又粗鄙的世界观中,都是以官员品级来看人的,区区四品官她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这点是没有错的,然而她对骆炆这个四品官确实不太了解。

    李文虺也没有理会这个林氏千金,继续道:“但是,骆炆派人去刺杀我的义子杜变,这完全是碰了我的逆鳞。我必须再一次用鲜血的代价告诉天下人,动我的义子,碰我的逆鳞,唯一结果就是全族被斩尽杀绝!”

    这话一出,骆炆的小妾,儿子,儿媳等人全部惊呆了。

    “我是北冥剑派的人,你敢杀我,北冥剑派一定将你碎尸万段。”骆炆小妾冷声道。

    “我是林氏的人,你区区一个四品官也敢动我?一定灭你全家。”骆炆儿媳,林氏千金尖叫道。

    李文虺声音更加温和道:“我真的不想杀你们,但是我别无选择!”

    接着,李文虺站起,转过身道:“把那个三岁的女孩抱走,动作温柔一下,不要吓到她。你和媳妇生不了孩子,以后她就是你的女儿了。”

    “是!”巫千秋上前,把骆炆儿媳旁边仆妇怀中的三岁小女孩抱走。

    “伯伯带你去吃糖好不好?”巫千秋哄道。

    巫千秋捂住小女孩的耳朵,将她抱走,不让她看到听到一切。

    骆炆再一次拿出骆炆全家的资料,看他家人这些年的恶迹。

    果然是劣迹斑斑啊,尤其是骆炆的儿媳和小妾,谁能想到这两个娇滴滴的女人手中有这么多条人命,杀的大多数都是骆炆和他儿子的情人。

    这些人跟着骆炆狐假虎威,作恶多端,已经足够杀两次头了。

    “这个骆炆的侄子拉走,送到矿场去劳作一生,到死为止。”骆炆指着名单上的其中一个作恶不是大的侄子道。

    “是。”骆炆那个十九岁的侄子被拖走了。

    “剩下的十一人,签字画押后,全部杀掉!”李文虺道。

    “是!”

    顿时,骆炆小妾,儿媳纷纷破口大骂,出言威胁。

    “我北冥剑派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不但会杀了你,还会将你那个义子杜变碎尸万段的。”

    “我林氏一定灭你全家,灭你全家!”

    在痛哭和厉骂中,骆炆的这十一个家人被按在地上。

    “唰!”

    手起刀落。

    十一颗人头滚落,广西巡抚骆炆的小妾,儿子,侄子,弟弟全部被杀得干干净净。

    谁动我逆鳞,谁动我义子,我一定要杀他全家。

    这是李文虺再一次对天下的警告和震慑!

    上一次冈弦没有得到厉芊芊的同意,私自射杀杜变,结果他和哥哥全部被李文虺斩杀。

    这次骆炆刺杀杜变,他的全家被李文虺杀光。

    “带上这十一颗人头,集结最精锐的八百武士,随我去广州府两广总督府,杀广西巡抚骆炆!”

    “是!”

    李文虺回到镇抚使府,看到杜变尽管依旧在昏迷中,但脸色已经恢复红润,呼吸已经非常有力了。

    而且,旁边还有宁宗吾大宗师守护,他可以放心了。

    李文虺握着杜变的手,缓慢道:

    “吾儿,为父要去广州府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哪怕是虎穴龙潭,为父也要将骆炆揪出来跪在地上承认错误,后悔不该杀你,然后我会斩下他的脑袋。”

    “我会警告天下人,不要用卑鄙的手段动你半根汗毛。我会证明给天下人看,你是我的逆鳞,谁碰谁死全家。”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都要替你讨回公道,等着我回来!”

    李文虺俯下额头,在杜变的头发上轻轻碰了一下。

    然后,他直接转身离去。

    外面,广西东厂八百名最精锐的武士已经集结。

    “出发!”李文虺一声令下。

    八百名武士,全部骑上战马,朝着东边广州府的方向奔驰而去。

    李文虺刚刚回到桂林,还来不及休息片刻,又要再一次千里跋涉。

    而这一次,他要杀的是一个在职的广西巡抚。

    他要面对的是帝国伯爵,一品高官,文臣巨头,两广总督高廷。

    这是一个真正通天的巨头,一个敢于操纵皇帝的大手之一。

    ……

    两天两夜后!

    李文虺率领东厂八百名精锐武士到达两广总督所在地,广州城!

    他要杀的人,广西巡抚骆炆,依旧在两广总督府,这个帝国南方权力的巅峰核心之所。

    ……

    注:第二更四千多字送上,兄弟们继续月票,继续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