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76章:杜变逆天收获!创造历史(重要)
    距离李文虺把杜变抱回东厂镇抚使府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

    这段时间内,李文虺已经把整个桂林所有的炼丹师,所有的大夫都请来了,就算请不来的,也直接绑来。

    然而,所有人都对杜变的毒束手无策,不要说出手相救,甚至连中了什么毒都不知道。

    杜变依旧躺在床上人事不省,脸色越来越可怕。

    李文虺再一次不眠不休守着杜变。

    这一次,他已经更加消瘦了,而且胸前还有一尺多长的伤口,尽管已经经过了包扎和缝合,但依旧在外面渗血。

    从他开始对厉氏在广西据点大开杀戒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月左右,他始终都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几乎没有一天能够睡在床上,最多实在马背上打盹。

    比起杜变刚刚见到他的时候,李文虺已经瘦了二十斤,老了近十岁,整个人都形销骨立了,唯有两只充血的眼睛依旧炯炯有神,仿佛有两团火在燃烧一般。

    现代地球学生作文的时候,竟然把那种奉献自己的人比喻为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李文虺,应该就是用生命燃烧自己的人。

    这次在杜变醒来之前,他一步都不会离开,他唯恐自己一离开,杜变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几个时辰之前,李威已经骑着快马去了北风关请大宗师宁宗吾来救杜变。

    宁宗吾大宗师自己都重伤未愈,半个多月前刚刚被斩断了手臂,此时是休养的关键时刻,却又要再一次劳烦他出手,所以李文虺实在很愧疚。

    这里距离北风关有足足几百里,一来一回也要整整一天,李文虺只能向滿天神佛祈祷,希望杜变能够撑到大宗师的到来。

    然而……

    仅仅半个时辰之后,风尘仆仆的大宗师直接冲了进来,此时,他的右臂依旧被裹得严严实实。

    李文虺一愕,怎么来得这么快?李威才去了不到两个时辰啊。

    “我挂念着杜变的毕业大考,他还有炼丹,战斗武道没有学,所以急着赶回来。”宁宗吾道:“但是去了阉党学院才知道出事了,这才赶到你这里来。”

    李文虺长长松了一口气,然后朝着宁宗吾深深拜下。这位大宗师,真真的面冷心热,几乎和他一样关心牵挂杜变。

    大宗师来了他就放心了,在李文虺心中大宗师几乎是无所不能的。

    大宗师宁宗吾来到杜变的床边坐下,二话不说就为他把脉,本能伸出右手但是却发现伸不出去,心中稍稍一阵苦涩,然后伸出了左手。

    把脉之后,宁宗吾皱眉,杜变的脉象很不好,非常不好。

    接着,宁宗吾翻开杜变的眼皮,顿时他的脸色变得更差。

    最后,你掀开杜变的衣衫,看他胸前的伤口,靠近轻嗅。

    然后,宁宗吾的脸色彻底变了,仿佛被雷击了一般,面孔瞬间煞白。

    李文虺颤抖道:“宁师,情况很不好吗?”

    宁宗吾道:“刚看到杜变第一眼我就祈祷不是这种剧毒,但……没有想到真的是这种剧毒。”

    “什么毒?”李文虺几乎无法呼吸了。

    宁宗吾道:“断魂影。”

    然而,这种剧毒李文虺没有听过。

    这种毒非常稀有,它的名字也只在纯粹的武道宗师之前流传。

    宁宗吾道:“这个世界的毒物有很多,叫断魂两个字的也不少,但那都是比喻。唯有断魂影,是真正的断魂,这种剧毒虽然是一种荧光液体,但实际上是能量作用。”

    宁宗吾组织着措辞,想了一会儿道:“这种断魂影如果吃进肚子里面问题不大,在进入胃里的时候就会被直接破坏掉。但是一旦进入血液,这种剧毒随着鲜血运行到大脑,会释放出非常可怕的能量彻底扼杀人的大脑精神,几乎瞬间就可以彻底杀死一个人,这是世界上最最可怕的剧毒之一,也是最最稀有的剧毒之一。”

    李文虺道:“那,那还有解吗?”

    宁宗吾摇头道:“此毒无解,因为作用于大脑,直接扼杀大脑和精神,已经不是丹药能够解救的了。”

    李文虺感觉到自己心脏几乎瞬间要迸裂,整个人朝着十八层地狱不断下坠。

    宁宗吾继续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中毒后的片刻,杜变就必死无疑?不知道有多少个大宗师级强者为了开宗立派,以身试毒,毫无例外都瞬间死去。为何几个时辰过去了,他却依旧还活着,尽管气息已经非常非常之微弱了,而且生机越来越弱。”

    这句话里面有很多信息量,这些大宗师活得好好的,为何要以身试毒断魂影呢?

    但李文虺完全不在乎这些了,他顿时感觉到了一丝希望,道:“也就是说,杜变能够救活?”

    宁宗吾道:“这种情形非常奇怪,因为这种剧毒不管你修为有多么强,基本上都是一击致命。我真的很疑惑,刺杀杜变的幕后真凶到底是谁?竟然用上了断魂影,完全是浪费。”

    李文虺道:“我只在乎杜变能不能救活过来?”

    宁宗吾道:“靠外力不可能,要靠他自己。因为这已经是他大脑内的事情,是精神的战场,我们只能给他服用一些丹药,阻止他生机的继续减弱。”

    “那请宁师赶紧。”李文虺道。

    宁宗吾拿出一颗丹药,用温水化开,然后喂入杜变的嘴里。

    李文虺死死盯着杜变的面孔,不肯漏过一秒钟,也不肯放过每一个细节。

    不过,服下丹药之后,杜变的脸色依旧非常可怕。

    几分钟后,李文虺不安望向大宗师,目光惶恐道:“为何没有用?”

    此时的李文虺已经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豪杰,而是和后世的那些父母没有任何区别,哪怕孩子只是发烧,都感觉天塌下来一半。

    宁宗吾道:“他生机不断地衰弱,是因为他的大脑精神在不断地消亡,人的身体完全靠大脑分配运行。如果仅仅只是部分大脑损伤,那会成为植物人。但是他是整个大脑的生机精神在消亡!”

    李文虺沙哑道:“没有任何办法可救?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任何代价!”

    说任何代价的时候,李文虺的声音非常重,表现出了绝对的意志。

    宁宗吾道:“外力再强大,也休想进入人脑,只能靠他自己。”

    ……

    杜变依旧人事不省,他的大脑深处,被一股黑暗可怕的能量笼罩着。

    这股能量,黑暗中透着淡淡绿色荧光,这就是剧毒断魂影。

    这股剧毒能量正在疯狂吞噬,疯狂压制着杜变的大脑生机,摧毁他的精神。

    这种剧毒来自一种叫作断魂兽的异变生物。

    它极度的稀有,一般只有在大地裂变的时候出现在地穴深处。

    它一双眼睛非常恐怖,被它盯住后,几乎是瞬间魂飞魄散。不过,它的身体却非常脆弱,也没有多少战斗力。

    所以,在地穴深处行走一旦遇到睡着的断魂兽,那就是走了天大的幸运,可以轻而易举将它杀死,然后挖出它的两只眼睛,至少卖上万两银子。

    而一旦遇到醒着的断魂兽,那有多快跑多快,因为你永远不可能战胜它,被它可怕的双眸看一眼就是魂飞魄散,必死无疑。

    所以,断魂兽又被称之为厉鬼。

    与此同时,杜变大脑内的那道诡异光影猛地散开,原本是一团大光影,散开之后仿佛变成了星空中的无数星辰,变成巨大的光晕。

    这些光晕开始捕捉这团黑暗的断魂影剧毒能量。

    中了断魂影剧毒,杜变本应该瞬间毙命的。

    但是,他大脑深处的诡异光影,也就是所谓的梦境系统守住了他大脑的核心生机,使得他的脑域没有瞬间被摧毁。

    此时,梦境系统的诡异光影正在一点点捕捉断魂影剧毒,确保将每一丝的断魂影剧毒都包围。

    这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中,断魂影剧毒依旧在吞噬杜变的大脑能量,就如同病毒细胞吞噬正常细胞一般。

    所以,杜变的生机一直在不断衰弱,但是因为梦境系统的诡异光影守住他大脑最核心之处,所以他一直未死。

    诡异光影一点一点包围。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四个时辰……

    终于,梦境系统的诡异光影将断魂影剧毒彻底完全包围,没有漏掉哪怕一丝一毫。

    然后,诡异光影瞬间猛地凝聚,将断魂影剧毒压缩成为一团黑点,然后彻底捕捉。

    无比的飞快,几乎瞬间完成。

    包围的过程非常缓慢,但捕捉却非常快,不到0.01秒。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杜变的生机快速恢复,他的大脑精神被瞬间释放出来。

    呼吸粗壮起来,脸色红润,心跳也越来越雄浑有力。

    宁宗吾大喜道:“成了,赢了,杜变的精神在大脑战场内战胜了断魂影剧毒,他性命无忧了。”

    李文虺狂喜,脸色瞬间潮红。

    终于……终于他没有失去希望,没有失去杜变。

    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他内心的激动和喜悦。

    “那他为何还不醒来?”李文虺道。

    宁宗吾先是一愕,然后眼睛猛地大亮,瞬间无比激动。

    宁宗吾脸色通红,呼吸混乱,声音颤抖道:“我有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杜变正在做一件非常惊天的事情。”

    李文虺问道:“什么事情?”

    宁宗吾已经进入了自我的状态,答非所问道:“一旦他成功了,他就创造了一个历史。他将会有一个可怕的杀手锏。就算武功不够高,但是猝不及防下,能够瞬间秒杀比他更加强大的敌人。”

    接着,宁宗吾激动得走来走去,陷入了脑补之中不可自拔。

    “太疯狂了,太疯狂了……”

    “希望的猜测一定要正确啊,一定要正确啊。”

    “那样的话,杜变就创造历史了。”

    “上千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将断魂影剧毒揉合进自己的武功之中,制造出精神攻击,无数人前仆后继。”

    “因为这种精神攻击太可怕,太逆天了。你的武功就算再强大也没用,他一旦释放出来直接攻击你的大脑和精神,就算你武功再强也无济于事。”

    “上千年来,从未有人成功过。不知道多少武道宗师以身试毒,但唯一的结果只有魂飞魄散彻底死去。”

    “如果杜变成功了,那他就会成为世界上几乎唯一掌握精神攻击之人。这……这太可怕了。”

    “那样的话,就能够成为精神攻击的开派之祖了啊。”

    “如果他能够成功的话,接下来十年内,我一定要写出一本精神攻击术的秘籍。”

    “不,不行,这种功法太逆天,要妖孽了,绝对不能传播出去。”

    宁宗吾大宗师陷入了无比激动的喋喋不休。

    他没有说错,断魂影这东西被研究透了,发现和天地玄气一样,也是纯粹的能量,可以转化成为内力。

    得知了这一点后,不知道有多少武道宗师想要驯服断魂影剧毒能量,将它渗入自己的武道之内,发明出真正的精神攻击,进而开宗立派。

    但是一千多年过去了,从来没有人成功。

    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精神攻击,犬舍大师在犬舍寺内一举一动非常像是精神攻击。

    但那不是的,那只是利用强大的精神力和药物让你进入某种幻境,准确说是梦境。那不是精神攻击,更像是一种极度高明的催眠幻术。

    而一旦掌握了断魂影能量,那可是最直接的精神攻击,瞬间秒杀,根本不需要任何催眠的。

    那简直就是一个bug般存在。

    ……

    大宗师宁宗吾说得没有错!

    此时杜变大脑内的梦境系统诡异光影,就是要彻底捕捉断魂影剧毒能量,让杜变掌握精神攻击。

    一旦成功!

    那……那真的是逆天了。

    这这精神攻击将会成为杜变独门的保命之术,成为他绝对的秘密杀手锏。

    他将成为这个世界上,几乎唯一掌握精神力攻击之人!

    这完全是天大之好处,难怪梦境系统没有提醒杜变这次刺杀,而是坐观其成,就是为了让他掌握逆天的精神力攻击。

    而断魂影剧毒能量,是精神力攻击的唯一武器。这也算是让杜变以身噬虎,置于死地后生了。

    大脑深处,杜变道:“这精神力攻击,应该是最最逆天的奖励,为何你只字不提?”

    诡异光影:“你要记清楚,这个世界不受我们的控制。骆炆派人来刺杀你,而且用断魂影来刺杀你,完全是一场偶然事件,他只知道这是最强的剧毒,却不知道他是何等的稀有。而我给你所谓的奖励,也是在为你规划主要的路线,并且让你得到某种成果。这些奖励不是我给你的,而是你自己赚来的。”

    杜变道:“明白了。”

    诡异光影道:“接下来,我会将这团断魂影剧毒能量逼出你的大脑,你需要控制着它,通过你的筋脉,将他移动到你的丹田之内。”

    杜变道:“存在丹田内?”

    诡异光影道:“当然,它和天地玄气一样,也是一种能量,也可以成为你内力的一部分。当你施展内力的时候,这断魂剧毒能量也随之疾射而出,对敌人的精神和大脑进行攻击,瞬间秒杀。”

    杜变恍然大悟,然后道:“你最后一次计算我毕业大考夺魁的概率是85%,那剩下的这15%就是这断魂影剧毒能够成功转化为我的内力,能否让我施展精神攻击对吗?”

    “对。毕业大考最后一科是战斗武道整整100分,所谓战斗武道就是比武,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诡异光影道:“你是七品下等武士,唐严是六品上等武士,正常情形下,你是绝对绝对不可能是他对手的。而且你也不可能再一次引来雷电劈死他,你也不可能再得到九头蛇神赐予的能量宝珠晋升武道修为。所以你这一科考试必输无疑,那这场毕业大考也必输无疑。”

    杜变道:“所以,断魂影的精神攻击是唯一击败唐严的机会,是唯一让我夺得毕业大考第一的机会。”

    “对。”诡异光影道:“事实上远远不止如此,成功激发精神攻击不仅仅是你夺得毕业大考头名的唯一机会。而且也是你完成这个世界使命最重要的一把钥匙。”

    稍稍停顿片刻,诡异光影继续道:“事实上,你之前的几任宿主很多都死在这一关上,他们哪怕已经突破了大宗师,却依旧无法俘获断魂影剧毒能量,反而瞬间魂飞魄散死去。而这次我冒了天大的风险,让你这个武道菜鸟去捕捉,却反而成功了。这次你能够成功,要感激之前的许多次失败,要感谢前几任宿主的牺牲。”

    杜变咂舌。

    好残忍的事实,但是完全无法指责。

    成王败寇,不仅仅是和敌人的战争,也是自己和自己战争的结果。

    接下来,杜变如同控制玄气内力一般,控制着这团断魂影能量沿着筋脉移动,从大脑转移到丹田之内。

    “嗖……”

    这股可怕的断魂影剧毒能量最终完全进入了丹田之内。

    然后,如同一团黑暗涌动的火种一样,在他的丹田之内涌动。

    整个过程非常顺利,没有任何阻碍。

    “成功了吗?我能攻俘获了断魂影了吗?我激发了精神攻击了吗?”杜变问道:“我是不是百分之百能够战胜唐严?百分之百夺得毕业大考第一名了?”

    ……

    与此同时!

    东厂千户巫千秋冲了进来,跪在地上道:“主上,我们抓到一个刺客了。”

    李文虺猛地站起道:“审问,立刻动用一切手段审讯,问他幕后的黑手是谁?”

    巫千秋道:“他已经招供,刺杀少主人的幕后真凶是广西巡抚骆炆,他此时正躲在广州两广总督府内!”

    李文虺目光迸发出无限的杀气,一字一句道:“骆炆,你死定的!”

    ……

    注:第一更五千字送上,拜求月票啊。这一场刺杀就是为了激发主角精神攻击这个牛叉金手指,结果当时剧情还没有写完就被骂惨了,下回兄弟们温柔轻喷啊,呜呜!

    另外本书不会有能量攻击,就算精神攻击也几乎是主角一人独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