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75章:满分!干爹怒起屠刀!幕后真凶
    (恭喜外国妹子auy成为本书新盟主,她不懂中文每天用谷歌翻译看我小说,是我很特殊的一个读者。)

    ……

    这毒针毒性非常之烈,是一种极度罕见的神经毒素,直接一击必杀。

    想要杀掉一个人最快不是通过心脏,而是大脑。

    而这种神经毒素,几秒钟之内就可以瞬间灭杀一个人的大脑和精神。

    所以几乎是中了毒针后瞬间,杜变直接人事不省。

    但是在昏厥的瞬间,他本能第紧紧抱住马脖不让自己摔下去。

    而野马王迸发出所有的潜力,闪电一般冲了出去,使得那三个刺客想要补刀都没有机会。

    片刻后,三个刺客出现,他们身上穿着阉党学院工作服,但毫无疑问都不是太监,因为脸上都有胡碴子。

    阉党学院的毕业大考基本上都在学院内举行,唯有骑术因为赛道太长,所以出了学院的范围。但就算这样,基本上每一个地方都有阉党武士巡逻监控。

    这三个刺客,杀掉这座山上的五名阉党武士,然后换上了他们的衣衫潜伏于此处。

    “成了,去向主人复命吧。”

    “你知道主人在哪里吗?”

    “不要多事,立刻散了!”

    三个武功高强的刺客,每人简单交流一句话后立刻,立刻散开遁走,消失在山里密林之中。

    ……

    杜变在马背上完全人事不省。

    野马王失去了主人的控制,下坡的时候速度立刻慢了下来。

    拦在它面前的是一条河,如果此时有杜变的话,它可以毫不犹豫冲过这条河。因为主人会控制他绝对正确的方向,不会有任何危险。

    而此时,就要完全靠野马王自己了。

    它睁大眼睛,看着河水,回忆自己之前涉过的每一条河流,判断那里的水最浅。

    深深洗一口气,克服心中的不安,野马王驮着杜变勇敢地过河。

    尽管它的速度不快,尽管它的判断不是很准确。

    但是因为它比寻常战马强壮高大得太多了,就算进入比较深的河水中也不会冲走,因为他胆子很大,所以也不会有太多的害怕。

    尽管速度慢了不少,但是野马王还是比较快地冲过了河流,完成了骑术的第三关。

    而此时,后面的唐严已经追得越来越近了。

    毕竟,唐严是一人一马在合作,肯定比野马王自己更加快。

    冲过了第三关之后,接下来便是第四关,千米障碍。

    这一千米的赛道内,各式各样的障碍,高高低低的。

    如果杜变此时仍旧醒着,他就能在最快时间内挑选出最简单的路线,避开那些特别高特别复杂的障碍,跨越最少障碍,最低的障碍。

    但是野马王没有这个能力,它只能做出最简单的选择,那就是直线冲过去。不管遇到任何障碍,都直接猛地跃过去。

    然后,野马王开始了最疯狂的表演。

    猛地加速,然后疯狂地越过每一个障碍。

    他的力量和爆发力确实远远超过绝大多数战马,不管再高的障碍,他都猛地跃过。

    这个时候,昏厥的杜变本能死死抱住它的脖子所以不会掉下来。

    换成其他战马,早就罢工了,甚至直接把主人从马背掀下来了。

    但是野马王这半个多月都和杜变朝夕相处,而且绝大部分时候都是人马合一,那种情感根本就不是普通骑手和战马所能够比拟的。

    换成其他战马,接连跨越十几个障碍就精疲力尽了。

    而野马王尽管还没有恢复全力,但他的体力惊人,依旧远远超过了所有的战马,包括千里马。

    他就这样疯狂地跃过障碍,仿佛永远不知道疲倦一般。

    因为它心中有一股意志,我不能输,我不能输。

    此时,唐严已经追了上来,而且也开始跨越障碍。

    见到杜变和他的战马,唐严不由得一愕,他怎么还在这里?之前领先那么多,不是应该早就到终点了吗?

    而且,为什么不挑选精确的路线,硬是一条直线往前冲,专门跳最高最难的障碍跨越,杜变脑子是有病吗?

    但他不知道,他不是和人在战斗,而是和一匹马在战斗。

    野马王很逆天,但是它不会挑选路线,接连跨越了几十个大型障碍也累的气喘吁吁,有些精疲力尽了。

    第四关,障碍关卡通过。

    “嗖……”

    唐严毫不客气地超过了杜变,朝着终点冲过去。

    最后这一段是八百米长的平地,是唐严千里马的优势。杜变的野马王因为体力没有恢复巅峰,此时更是精疲力尽,所以直线加速是它的劣势。

    一旦在平地落后,基本上就再也追不上了。

    野马王见到自己被超过了,瞬间就彻底怒了,彻底彻底暴怒了。

    一声凶狠的咆哮鸣叫,简直充满了杀气。

    它这一生,日过无数母马,踢死了无数公马,简直是马中吕布。

    这一声咆哮,活生生把唐严的那匹千里马吓了一大跳,猛地一哆嗦。

    野马王趁机猛地加速,疯狂地冲了上去。

    前所未有的爆发,前所未有的透支。

    “我是马王,我不能输,一旦输了就不是马王,不是马王就要死!”

    野马王不会说话,但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和虎王狮王一样,只要输一次就会从王座上跌下来,而一旦从王座上下来就只有一个结果,死亡!

    疯狂地爆发,爆发!

    明明已经到达极限的野马,竟然突破了自己前所未有的直线加速。

    不但超过了唐严的千里马,而且将它超得越来越远。

    唐严几乎要疯了,胜利就在眼前啊,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胜利溜走。

    他之前从来都舍不得鞭打他的千里马,此时拼命地抽打。

    千里马一声鸣叫,伤心之余也拼命地奔跑。

    但是……真的追不上了。

    八百米的直线赛道,不到一分钟就彻底结束了。

    野马王鸣叫着,驮着杜变,直接冲过了终点。

    终点的监考太监无比震撼,记录下杜变冲过终点的那一瞬间。

    破记录了,破记录了。

    杜变把骑术记录至少提高了五分之一。

    如果换算成现代地球时间的话,杜变骑术大考仅仅只用了22分钟,而之前广西阉党学院的最高记录是7分钟。

    仅仅几秒钟后,唐严骑着千里马也呼啸着冲过了终点。

    郎廷和汪宏痛苦地闭上眼睛。

    唐严的成绩也是非常逆天的,也打破了广西阉党学院骑术的历史记录。

    但是没有办法,谁让他遇到了一个更加妖孽的杜变呢?

    但是紧接着下一秒钟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惊呆了。

    因为野马王冲过终点之后,又跑了几百米,然后直接跪倒在地,整个身体滑着甩了出去,拼命地喘息,嘴里吐着白沫。

    它真的是透支了所有的力气,完全控制不了了。

    而马背上的杜变,直接横着飞了出去,狠狠摔倒在地。

    监考太监于万楼先是一呆,然后闪电一般冲了过去,将地上的杜变抱起来,发现他脸色发紫,嘴唇发黑,几乎全无气息了。

    再掀开他的衣衫看他胸口,十几个黑点伤口,触目惊心。

    杜变中毒了,杜变被刺杀了。

    顿时,于万楼脑子都要炸了。

    他指着汪宏和郎廷,厉声道:“你们做什么?做什么?李文虺不在,你们就当我这个东厂的老好人杀不得人吗?”

    汪宏脸色震骇地望着生死未卜的杜变,先是一阵狂喜,然后震惊,道:“我们没有啊,没有啊……”

    副山长郎廷颤声道:“真的不是我们啊,真的不是啊……”

    汪宏道:“老祖宗,这可是广西阉党学院啊,如果我们暗杀自己的学生,那……那阉党还有我们立足之地吗?”

    于万楼抱着杜变道:“告诉你们一件事情,李文虺官复原职了,而且昨天刚刚屠了南海道场。你们就祈祷杜变不要死吧,否则……不管是不是你们动手暗杀杜变,你们所有人都自求多福吧!”

    这话一出,汪宏和郎廷仿佛被雷击了一般,脖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那个杀神回来了?

    还屠掉了南海道场?这……这可是捅破天啊,他这是疯了吗?

    如果杜变死了,那……那整个广西又要彻底掀起腥风血雨了。

    李文虺会杀多少人?鬼知道啊,反正到时候所有有嫌疑的人,全部会被他屠得干干净净。

    唐严看到这一切后,也终于明白了!

    杜变竟然一直昏厥,他竟然是和一匹马在比赛。

    关键是,那一匹马还赢了!

    杜变昏迷了,依旧获得了骑术大考的第一名,得到了满分50分。

    他唐严的骑术成绩尽管很逆天,尽管也破了广西阉党学院的历史记录,但却只能屈居第二,45分。

    此时,唐严毕业大考的总分是35.5分,杜变总分是350分。

    原本落后3分,杜变疯狂追上了.5分,此时仅仅只差距.5分。

    距离毕业大考结束还有两科,战斗武道,杂学。

    但是,杜变却受到了暗杀,生死未卜。

    ……

    半个时辰后,李文虺一人一骑冲入了阉党学院,见到脸色发青发紫,生死未卜的杜变。

    瞬间,他整个脑袋,整颗心脏几乎瞬间就要炸了。

    跪下来,将杜变抱在怀里,这是他未来所有的希望啊,这是他最最痛爱的义子。

    他的眼眶,因为用力过度直接裂开,使得留下来的泪水混着血迹,是鲜红的。

    因为牙齿咬的太过于用力,使得牙龈裂开,满嘴的鲜血。

    “为什么啊?为什么?”

    “凭什么啊?”

    “他还是一个孩子,他从来没有主动去害过任何一个人。”

    “你们就容不下一个天才吗?”

    “有什么事情不能冲着我来,为什么要去杀他?为什么要去杀他……”

    “为什么不能冲着我来?”

    李文虺沙哑咆哮着,没说一句话,都喷出血沫,嘴角和眼角全是血。

    如同受伤的野兽,看上去让人无比的震撼和恐惧。

    汪宏上前道:“李,李大人,真的不是我们,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追查到底的!”

    李文虺嘶声道:“你以为我会在乎吗?就算将整个广西翻过来,我也会找到那个幕后凶手。所有有嫌疑的人,都要死!”

    他血红的眸子盯着汪宏,盯着郎廷道:“你们就祈祷杜变不要死,如果他死了,我就将你们全部斩尽杀绝为他陪葬。还有那个什么垃圾唐严,我将他活活凌迟处死,还有他背后的人,我不管他是司礼监的哪个大佬,哪怕是一品太监,我也要将他杀了。”

    这话一出,汪宏和郎廷都毛骨悚然。

    “你们就祈祷杜变不会有事吧,否则……我不将你们这个派系彻底血洗,我就无颜活在世上。”

    山长汪宏道:“可是……可是,真不是我们动的手啊!”

    然后,李文虺抱着杜变,走出了山长的公房。

    外面,拥挤着无数的阉党学院学员,他们都震骇望着生死未卜的杜变。脸上充满了哀伤和震惊,他们刚刚开始仰慕崇拜杜变啊,怎么就出事了啊。

    唯有闫世,无比的幸灾乐祸。

    “刺杀得好啊,刺杀得好啊。”

    “杜变这个孽畜千万要死掉啊,千万要死掉啊。”

    “你死了,毕业大考我就不用输了,我就不用成为杂役太监了。”

    “而且你得罪过我,就该死!”

    狂喜之下的闫世,几乎完全隐藏不了狰狞得有得意的笑容,整张脸都有些扭曲了。

    李文虺转身朝着汪宏和郎廷道:“杜变没有回来之前,大考暂停,等他回来之后再继续。”..

    “啊……”闫世听到这话后,顿时脱口而出道:“凭什么啊?他算得了什么啊?”

    他真的是脱口而出的,是一下子忘记了。

    “你说什么?”李文虺朝着闫世问道。

    闫世几乎要吓尿,颤抖道:“这样不合适,不能为了杜变一个人而耽误大家的时间,天下间难道没有讲道理的地方吗……”

    闫世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文虺猛地一脚踢出。

    顿时,闫世的身体如同稻草一般被踢飞出去几十米,狠狠砸在墙壁上。

    “砰!”

    一声巨响,他的全身筋骨全部断折,五脏六腑全部碎裂。

    连惨叫都没有发出,直接惨死。

    副山长郎廷见之,瞬间脑袋猛地一懵,他的义子啊,他的继承人啊,就这么一脚被踢死了。

    “李文虺,你不要太放肆,这里是阉党学院,此时你已经不是山长了。”

    “还有,闫世说得对,为了杜变一个人而耽误几百人的考试,你没有这个权力。”副山长郎廷怒道。

    换成其他任何时候,他都不会有这个胆气,过去几年他对李文虺都唯唯诺诺。

    前段时间李文虺捅破了天被罢官夺职,缉拿回京城。所有人都觉得李文虺完蛋了,郎廷无比幸灾乐祸,暗中不知道庆祝了多少次。也不知道拜了多少次菩萨,希望能够保佑李文虺死去。

    但没有想到李文虺竟然没事了,而且官复原职,郎廷是何等的不忿,何等之痛苦啊。

    此时,李文虺当着他的面踢死了他义子闫世,使得他一下子忘记了畏惧,直接将怒火喷薄而出。

    听到副山长郎廷的话,李文虺转身道:“你确定?”

    郎廷身躯一颤道:“几个老祖宗都在,你想要做什么?我是朝廷册封的副山长,而且你已经不是阉党学院的山长了,已经无权干涉我阉党学院的政事了。”

    李文虺缓缓走进郎廷。

    李文虺曾经的山长,大太监于万楼道:“文虺,你想要做什么?立刻退回去,不要干糊涂事,你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三个司礼监大太监道:”李文虺,你适可而止!“

    郎廷见到几个老祖宗相护,顿时多了一份胆气,望着李文虺冷道:“我早就说过了,杜变被刺杀完全不关我们的事情,是他得罪的人太多,或者是你得罪的人太多。没有理由为了他一人而推迟大考,他没有这个资格,你也没有这个资格。”

    走到郎廷的面前,李文虺握紧拳头,猛地一拳击出。

    郎廷大惊,也握拳格挡。

    “砰!”

    两个人倾尽全力,两只拳头猛地撞击在一起,一声巨响。

    顿时,郎廷的整个拳头砸裂。

    他整根手臂彻底被撕裂,整个人飞了出去,在空中鲜血狂喷,如同麻袋一般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再说一遍,杜变回来之后,大考再继续。”李文虺淡淡道,然后离去。

    “好,我们同意!”二百名阉党学院的考生忽然有人大声高呼。

    然后,二百多人也跟着一起高呼。

    ……

    “所有人都派出去……”

    “翻遍杜变被刺杀地点方圆几里内的每一寸土地,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刺客抓到。”

    “抓不到刺客,你们不要活着回来见我!”

    “不管幕后凶手是谁,哪怕躲到天涯海角,我都要将他抓住,碎尸万段,我都要杀他全族。”

    震怒之下的李文虺,声音冰冷地下了一道道命令。

    “是!”

    广西东厂的几名千户咬牙切齿,恨不得立下军令状。

    得了李文虺的命令,立刻离去。

    片刻后,一千多名东厂武士,几千名东厂控制的帮派成员,纷纷出动,疯狂地搜捕桂林府的每一处地方。

    整个桂林府都感受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又出大事了!出了天大的事情了?

    街道上,一队又一队的东厂武士穿梭。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连街道上的狗够不敢大声犬吠。

    可怕的杀气,在整个桂林府上空凝聚。

    仿佛下一刻钟,就会有无数人头落地,就会有血气冲天!

    就在几个月前,他们刚刚见证过一场大杀戮。而那一次的气氛,还没有今天这么恐怖。

    ……

    此时,千里之外的广州,两广总督府内。

    前广西巡抚骆炆翘首以待。

    快了,消息肯定快来了!

    他最心腹的三个四品武士出手,杀区区一个阉党学院的小阉狗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更何况,用了是最最可怕,最最稀有珍贵的毒素,只要沾上一点点,瞬间毙命。

    只要得到杜变已死的消息,他就立刻出海,前往方氏在海外的领地,继续做他的官,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李文虺,你把我害得如此之惨,我若不报复,岂是大丈夫?”

    “你口口声声说义子杜变是你的逆鳞,是你所有的希望,现在我将他杀了,你又能如何?”

    “我马上就要出海离开大宁帝国呢,你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我在两广总督府内,你能奈我何?你义子被我杀掉了,很痛苦吧?我却感到很爽快啊!”

    ……

    与此同时,杜变依旧人事不省。

    杜变大脑深处的诡异光影再一次亮起。

    “你能够预知这场刺杀吗?”

    诡异光影:“可以。”

    杜变:“那为何不预先警告我?”

    诡异光影:“因为这刺杀对你有天好处,是你最后一科大考武道格斗战胜唐严之关键,甚至远远不止于此,会成为你的武道上的秘密杀手锏!”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三更近一万七,真的将自己压榨到极致。兄弟们,有月票的赶紧投啊!

    谢谢雨夜苍穹的万币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