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72章:干爹屠戮南海道场!射术爆满分
    (恭喜并感谢奇迹娱乐成为本书的第三个盟主)

    ……

    大宁帝国的藩王分为两种。

    第一种,谨小慎微之极,唯恐出了什么错处被人抓住了把柄。比如桂王,尤其是他的儿子宁充曜,何止是谨慎,简直是怯懦了。

    而这种藩王,往往被称之为贤王。

    第二种,胆大狂妄之极,虽然我没有权力,但我是皇室贵胄啊,除非我造反,否则谁也奈何不了我,反正我也不要什么名声了。

    另外一个地球历史明朝的藩王,谨小慎微和胆大妄为各占一半,大宁帝国也同样如此。

    这位靖江王就是第二种胆大妄为之极的那种,反正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穷奢极欲,跋扈到极致,甚至草菅人命,因为他不造反,也不出自己的领地,所以地方官员也无人敢管。

    这位靖江王之子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了,为人处事可见如何。

    他疯狂地追求祝玉双,但对方丝毫不理会他,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他当然要拼命表现,争取讨得美人欢心。

    “李文虺,你的耳朵是聋了吗?”靖江王之子宁充煜厉声道:“在我这个皇室贵胄面前,朝廷亲王之子面前,你还敢骑在马上?这是要造反吗?立刻滚下马来,下跪请安。”

    一边呵斥,宁充煜几乎忍不住朝着后面看去,希望心上人祝玉双能够看到自己这威风八面的一幕。

    李文虺顿时眉头一锁,他真的没有想到祝无涯会把宁充煜拉出来挡门。

    他对桂王世子宁充曜的软弱很不满,但是对靖江王一家的狂妄跋扈简直痛恨之极了,这完全是败坏皇室在民间的声誉。

    不过,宁充煜确实说得没有错,阉党都是皇室家奴,镇南公宋缺祖上是太祖皇帝的义子都算是阉党半个主子,更何况是真正的皇室贵胄?

    李文虺对皇室的忠诚是完全毋庸置疑的。

    顿时,他下了战马,道:“这位公子,我奉旨前来抓捕祝无涯,请你不要阻拦。”

    “奉旨?旨意拿过来。”宁充煜见到李文虺果然下马,顿时得意伸手。

    李文虺道:“陛下的旨意,臣无权拿给公子看。”

    当然,皇帝的旨意中并没有写抓祝无涯,而是说广西势乱,让李文虺彻查,便宜行事。

    而这种旨意杀伤力是最大的,尤其是便宜行事四个字,可见皇帝有多么气愤了。

    “臣?”宁充煜道:“你是太监,是阉党,是我宁氏的走狗鹰犬,应该自称奴婢,有什么资格自称为臣?在我面前你应该自称奴婢。”

    这话一出,李文虺面孔一阵抽搐。

    他不自称奴婢,而称臣,这是皇帝亲口允诺的,当时天允帝就当着许多人的面说过,李文虺乃朕的肱骨之臣。

    皇帝都没有把李文虺当成家奴,眼前这位靖江王之子倒是拿大。

    “来人,把这位公子架走。”李文虺一声令下。

    说罢,李文虺重新上马。

    顿时,两名东厂武士上前就要把宁充煜架走。

    靖江王之子宁充煜大怒,觉得在心上人丢了面子,顿时猛地拔剑指着李文虺厉声道:“李文虺你这条走狗竟敢以下犯上,想要造反吗?当我这个亲王之子杀不得你吗?还有你的那个义子杜变呢?总有一日我要斩下他的狗头为祝玉双小姐出气。”

    对于藩王家的纨绔子弟,李文虺一般都选择退避三舍,毕竟那是皇室成员,是主子。

    但是,对方竟然敢威胁要杀杜变,要动他的逆鳞?

    而且这个脑残为了讨好美人欢心,还真的会这么做。

    顿时,李文虺目光猛地一缩,一字一句道:“你是认真的?”

    “当然,他区区阉党学院的一个小学员,我杀他如同宰一条狗。”宁充煜道:“有我在,李文虺你休想前进一步,胆敢跨过我脚下这条线,我格杀勿论……”

    宁充煜的话没有说完。

    李文虺猛地纵马,冲踩了过去。

    “啊……”一阵凄厉的惨叫。

    宁充煜先被战马冲撞倒地,然后活生生被从身体上踩了过去。

    “咔嚓……”

    宁充煜的腿骨,肋骨纷纷断裂粉碎,胸肺部直接被踩得凹陷,大腿骨踩断之后,整条腿都变形扭曲。

    无比痛苦惊骇之下,宁充煜先惨叫出声,然后活生生被吓昏过去,屎尿齐出。

    塔头顶部,祝无涯猛地一颤,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文虺如此嚣张?

    这可是藩王世子啊?别看桂王世子宁充曜谨小慎微,不管文官还是集团都看不大上他,但也没有任何人敢动他一根汗毛,不管是祝无涯,还是骆炆巡抚见到宁充曜,都是要行大礼的,哪怕镇南公宋缺也不例外。

    李文虺作为皇室家奴,竟然直接纵马从靖江王之子身上践踏过去。

    这完全可以上升到造反的地步啊?

    冲到大门口,李文虺高声喊道:“祝无涯,你煽动广西参将林肴私自调动地方驻军,罪大恶极,立刻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

    塔楼之上的祝无涯冷笑道:“李文虺,你分明是公报私仇。说我煽动广西参将私调军队?证据呢?你想要抓我?皇帝的旨意呢?”

    李文虺拿出圣旨,念道:“广西势乱,令李文虺彻查,便宜行事。”

    祝无涯大笑道:“圣旨中,我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祝无涯三个字啊?”

    便宜行事,可以包含任何人的名字,只不过这种话李文虺是不能说出口的,有损皇帝的英名。

    李文虺寒声道:“祝无涯,你现在束手就擒,还不会牵连家人。你若反抗,那就不要怪我动你全族了。”

    祝无涯面孔猛地一抽搐,然后厉声道:“李文虺,你看看清楚,我这南海道场如同堡垒,固若金汤。我有三千学兵,全副武装。想要抓我?先打败他们,攻破我南海道场的城墙吧!”

    这话一出,李文虺脸色越发严肃凝重。

    此时拦住他抓捕祝无涯的,可都是南海道场的学生,而不是正规的军队。

    如果是军队,李文虺可以毫不犹豫地下令攻击。

    但面对几千学生?而且这可是广西行省三个最高学府之一。

    对南海道场学员开战,那大概就相当于特务机关对广西大学的学生开枪,这种后果不需要多说都知道有多么严重。

    这种严重程度,在政治声誉上甚至超过将厉氏在广西行省的据点连根拔起。

    而且,在南海道场学习的学员通常都是非富即贵,是整个广西,乃至整个帝国南部权贵子弟。

    所以,李文虺一旦下令动手攻击,一旦造成大规模伤亡。那……那后果大概又是再一次捅破天了。

    李文虺再一次下马,朝着南海道场的三千名学兵,环环拱手道:“诸位,祝无涯煽动广西参将私自调兵,形同谋反,诸位青年俊杰万万不要助纣为虐。”

    “呸!”

    回应他的是从墙头上吐出的口水。

    “阉狗,祸国殃民,滚!”南海道场学员痛骂。

    李文虺大声道:“祝无涯担任广西总兵期间,贪污军粮以次充好,吃空饷,贪墨士兵的饷银超过五十万两,纵容家丁欺压兵卒致死上百人。纵容子弟霸占军中士兵妻女,致使上吊坠井七人。这样的人,难道你们也要维护吗?”

    静静无声。

    片刻后,又有一句回复。

    “阉党,祸国殃民,滚!”

    李文虺无比痛心,怒吼道:“祝无涯勾结厉氏土司,每年将大量的军粮卖给厉氏,并且和厉氏合伙将大量的盐铁卖给敌国。如此行径,为了荣华富贵而不惜卖国,你们难道也不在乎,难道还要维护他?”

    依旧是那一句回答。

    “阉党,祸国殃民,滚!”

    李文虺痛苦地闭上眼睛,这就是广西最高学府之一的青年俊杰吗?都如此毫无立场吗?对卖国行径如此熟视无睹吗?

    睁开眼睛,李文虺骑上战马,望着墙头上南海道场的这些学兵,沙哑痛心道:“南海道场虽然不是官办,但是你们吃的每一粒粮食,你们穿的每一件衣服,都是帝国赋税来的。每年从内库,国库拨给你们的银子不下十万两,你们的万亩学田也是朝廷拨给的。你们就这样回报帝国?回报皇帝陛下?你们这群天之骄子,心中可还有一点点忠君爱国之念?”

    如果是平民出身的子弟学员,听到李文虺的话会有羞愧之心。

    但是南海道场的学员非富即贵,世界观已经早熟,在家庭的熏陶下,家族和自己的利益早就凌驾于帝国之上了。

    王朝末年,礼崩乐坏,爱国已经变成一件蛮傻逼的事情了。

    “你们对得起陛下?对得起帝国吗?你们爱国忠君之心呢?”李文虺大声吼道。

    然后,城墙上传来一句幽幽的声音。

    “昏君!”

    这话一出,李文虺整个人几乎要炸了!

    如今他的生命中两个人最重,甚至超过他自己。

    一个是义子杜变,因为他视为帝国的未来。

    另外一个便是皇帝陛下,那是他终生为之效忠奋斗的君主。

    昏君?昏君?!

    你见过一顿饭只吃一碗粥,几颗青菜的昏君?

    你见过内衣穿破都舍不得换的昏君?

    你见过都被臣子欺负到床上吐血,却依旧强忍杀心的昏君?

    如果不是陛下苦苦支撑,这个帝国早已经分崩离析,要么鞑虏再一次践踏中原,要么帝国内部烽烟四起,早就民不聊生,天下大乱,死伤千万,人间惨状了。、

    你们这群人早就家破人亡了,还有时间在这里吃香喝辣?

    李文虺放下了对这些人所有的希望,痛苦地垂下头,调转码头,回到东厂武士的阵列之中。

    “纵容阉党祸国殃民,不是昏君是什么?”墙头上,那个南海道场的学员不屑冷笑道:“这样的昏君,早就应该可以视之为敌寇了。”

    孟子的话,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亚圣的话,他们倒是会活学活用。

    李文虺回到军阵中的时候,眼睛都已经通红了,低声沙哑道:“就算有天大的责任,就算再一次被押到京城斩首我也认了!”

    “杀,杀,杀!”

    “攻打南海道场,有任何阻挡着,格杀勿论!”

    随着李文虺一声令下。

    “嗖嗖嗖嗖……”

    一千多名阉党武士箭雨齐发。

    李文虺率领上百名东厂高手,组成了最精锐的冲锋队,挥舞刀剑,朝着南海道场猛地冲杀过去。

    因为这里是南海道场,所以李文虺没有动用投石机。

    而是他亲冒箭矢,冒死冲杀。

    墙头上,那个南海道场的导师厉声道:“我南海道场为国培养贤才,你们竟然敢在此动武?竟然再次动刀?上天啊,如此祸国殃民的阉狗,你就劈下一道闪电,雷亟了李文虺这条贼狗吧!”

    “唰……”

    李文虺战刀猛地斩下。

    瞬间,这个导师活生生被竖着劈成两半。

    “你竟敢杀我老师,你知道我是谁……”后面一个南海道场学院嘶声道。

    “唰……”李文虺猛地懒腰斩断,直接将他横着劈成两半。

    李文虺率领上百名精锐武士冲杀进入,大开杀戒!

    ……

    广西阉党学院!

    基础武道第三科考试,固定靶射击正在进行。

    考试的排位通过抽签进行,杜变和闫世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抽到了第一组进行考试。

    第一组十个人,每人站在自己的格道上,前面九十米处,便是全新的箭靶。

    杜变抽到了最中间的位置,而他的右边就是闫世。

    “杜变,别忘记我们还有另外一个赌约,毕业大考总分如果你输了,就要沦为屎尿太监了。”闫世寒声。

    杜变道:“抱歉啊,我还真忘记和你有另外一个赌约了。因为我眼中的对手只有唐严,你还不配,我早就将你忽视了。对了,你总分多少来着?”

    这话疯狂打脸了,闫世红肿的面孔瞬间变色,嘶声道:“你休要嚣张太早,我的箭术在整个学院都名列前茅,而你呢?”

    杜变道:“我说过了啊?固定靶射击我学过一天。”

    闫世道:“那你就等着我虐你吧,你就等着成为屎尿太监吧。”

    “各自检查弓箭!”监考太监喊道。

    然后,用最快的时间检查各自的弓箭,确定毫无问题。

    上百个人再一次围观,他们的目光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杜变,还有他的标靶。

    这场毕业大考已经沦为了杜变和唐严的战场,剩下的都是配角和路人甲。

    杜变还落后唐严3分,想要追上来难如登天。

    而箭术也是最难取得最高分的科目,固定靶射击这一科,广西阉党学院有史以来的最高分数是3.5分。

    唐严死死盯着杜变的箭靶。

    所有人都关注杜变的箭术成绩,而他最甚。

    “预备!”随着监考太监一声令下。

    第一组十个考生,整齐地弯弓搭箭!

    固定靶射击,一石弓,九十米距离,在一炷香时间内连射十五箭,满分十五分。

    射中靶心(直径一寸)为分,射中靶圈(直径两寸)为0.5分。

    “开始!”

    顿时,所有人屏住呼吸,看杜变的射箭。

    第一组十名考生,全部屏住呼吸瞄准。

    “嗖!”

    众多考生纷纷射出了第一箭,包括闫世,他第一箭极度出色,直接命中靶心。

    所有人都射完第一箭了,杜变例外,他还在瞄准。

    闫世一阵冷笑,心中暗道:“蠢货。”

    谁都知道,射箭不能瞄准太久,要第一时间瞄准射击,瞄得越久越不准。

    所有人大失所望,至少在射箭上杜变是个水货,他的天才之名止步了。

    而杜变真的不是在瞄准,而是在凝聚精神。

    凝聚精神于松果体!

    瞬间,九十米远的靶子几乎瞬间到了眼前。

    锁定靶心!

    此时,闫世弯弓搭箭,准备射出第二箭了。

    而杜变精神力凝聚,锁定目标完毕,凝神射击!

    “嗖嗖嗖嗖嗖……”

    第一箭,第二箭,第三箭……..

    他毫不停歇,完全不瞄准,如同潮水倾泻一般,瞬间就将十五箭全部射完了。

    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整整十五箭。

    所有人彻底惊呆了!

    这,这也太快了吧。

    别人射完第一箭,杜变还没有开始射。

    别人第二箭还没有射出,杜变已经射完十五箭了。

    杜变射完之后,连结果都没有看,将弓放下,直接转身离开。

    所有人望向箭靶。

    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十五箭,全部命中靶心,完全拥挤成一团。

    又,又是满分?

    逆天啊,妖孽啊,不是人啊!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一万三,真的彻底到极限了!

    兄弟们,拜月票了,给俺补补呀!